杜聿明被俘后感慨:陈赓不离开老蒋也是我这个下场

杨伯涛 收藏 25 17272
导读:核心内容:他说何止认识啊,我们是黄埔一期同学,陈赓这个人很活跃,也很调皮,也会打仗,太好了,这个人很好。后边又哼了一下,“可惜呀,他要不离开老蒋就好了”。 凤凰卫视《中国记忆》以下为部分文字节选: 讲述人苏荣:淮海战役 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机要参谋 地点:北京 解说:1948年年末,淮北平原大雪纷飞,在苏荣的记忆中,当时的天气异常寒冷。他还记得就在国民党黄维兵团被全歼之后,部队接到中共中央的命令,暂时停止了对国

核心内容:他说何止认识啊,我们是黄埔一期同学,陈赓这个人很活跃,也很调皮,也会打仗,太好了,这个人很好。后边又哼了一下,“可惜呀,他要不离开老蒋就好了”。



凤凰卫视《中国记忆》以下为部分文字节选:



讲述人苏荣:淮海战役 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机要参谋



地点:北京



解说:1948年年末,淮北平原大雪纷飞,在苏荣的记忆中,当时的天气异常寒冷。他还记得就在国民党黄维兵团被全歼之后,部队接到中共中央的命令,暂时停止了对国民党军的进攻。



苏荣:这个时候就是杜聿明集团已经突围出来了,已经被我们11个纵队,华东野战军的11个纵队包围在永城陈官庄附近。当时把杜聿明集团围起来的时候,正好平津战役开始,所以中央军委的指示就是把杜聿明集团围起来以后,现在要围而不打,为什么?因为平津战役防止敌人从天津,蒋介石从天津把部队,把他们的部队从海上运走。



解说:此时的苏荣正在华东野战军第四纵担任机要参谋,四纵是华东野战军三大主力之一,善打硬仗。在淮海战役的第一阶段,全歼黄百(伯)韬兵团就是四纵担任主攻。



苏荣:四纵一直是主攻,这个战场上情况发现,我亲眼看到这个黄百(伯)韬兵团,他有些是陕西的这些人吧,打的还是比较顽强的。在这个烟雾中间,看到那个敌人炮火互相射击的时候,我到了现场,到了现场看到我们的战士非常的勇猛,非常勇猛,不顾一切,不怕牺牲。淮海战役这一段时间呢,我到前线去的时候,在开始发起战斗之前,我还专门从那个壕沟里,不是近迫作业吗,搞那个壕沟,在壕沟里头,我正好这个时候,我先去挖陶勇四纵队的首长指挥所。



解说:在华东野战军的战将之中,“叶、王、陶”三个人是陈毅、粟裕手下的三员虎将,其中陶指的就是四纵司令陶勇。在新四军时期,作为高级指挥员,陶勇就经常亲自挥战刀上阵,人称“拼命三郎”。



苏荣:就这个指挥所究竟挖在什么地方?陶勇的特点就是要越前越好,就是靠在敌人前面。那么我原来选了三个点,一个点在里面一点,一个点是中等一点,一个点是最前面,最后我还是选了最前面。这个地方离敌人我看也就是千把米吧,很近很近,敌人,从看上去,看到敌人不用望远镜看,也就是有大半个人这么高的这个长度,这就说明很近了。



解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担任主攻的华野四纵不负使命,一番鏖战,黄百(伯)韬兵团全军覆没。苏荣回忆说,就在中原野战军解决黄维兵团的同时,他所在的华东野战军也把杜聿明的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苏荣:杜聿明集团是30万人,有三个兵团,其实在这个中间呢,孙元良兵团,到了我们最后总攻的时候,已经剩下不多了。实际上只有邱清泉和李弥两个兵团人数多一点,但是他们消耗也不小。就在我们围而不攻的这段时间里面,包括那些天天下大雪,还冻死冻伤很多人,还冻伤很多人,大概我们总攻的时候减掉10万人,有10万人,我们最后总攻的时候剩下来大概有20万人左右。



解说:经过了20天的休整之后,华东野战军在1949年1月6号发布了总攻击令。苏荣说,用“兵败如山倒”这几个字,都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国民党部队。



苏荣:有一个人跟我说,好像有个战士,前面那个,敌人有一个师是一个团,他要投降。跟我们的战士讲说要跟着你走,他说那不行,我不是领导,你不是领导我跟着你后面走也可以啊,那时候就成群结队的跟在后面。



解说:河南永城的陈官庄,距离江苏徐州不足100公里。当年杜聿明率部从徐州突围,刚刚走到这里就再也寸步难行。



苏荣:就是有两个小战士,他就找到一个小战士,跟这个小战士说,他说外面有11个国民党,他还问我有没有解放军,我告诉他周围几十里路都有解放军。结果他紧张了,他送我一金戒指,叫我不要说,我现在交公,把这个金戒指交公,所以他说你们赶快去把他抓起来。那个小战士就赶快去,他说我一个人怎么抓,想这个事情,就跟那个包扎所所长讲,包扎所所长忙得不得了,包扎伤员,哪有工夫讲这个事。就是说那你就把他抓起来就行,你负责去抓嘛。他说我一个人怎么抓?人家国民党都有枪啊,那你们两个小鬼,一人拿一支卡宾枪,那是我们缴获来的,也是黄百(伯)韬那里缴获来的那个卡宾枪,他说你们一人拿一支去。



这两个小战士很聪明,先侦查地形,他向哪个方向走,然后预先在他走的这个路前面找了一个障碍物,比如说有个什么草啊,或者一个什么草堆啊,或者一个什么东西,靠近路边的地方,然后呢他们两个人就在那里埋伏。等到走到很近的时候,前面的一个战士跳出来,叫他们放下武器,缴枪不杀。这个小家伙很机灵,一下把这个卡宾枪对着一个当官的,实际上就是那个副官,对着他胸膛,顶着他,叫,统统放下枪,向后退。结果这个副官就只好叫他们向后退了,因为他老命要紧,这个地方一射就穿过去了,他知道这个厉害。那么另一个战士马上跳出来,他们两个呈梯形,枪对着,掩护前面这个战士,他们一面向后退,那个加拿大手枪都丢在地上,丢在地上以后呢,他们这个11个国民党就向后退。



解说:杜聿明在后来的回忆文章中,也提到了这两名年轻的解放军。他还写道,这两名战士一喊,副官卫士都放下了武器,“我觉得左右都变了,凶顽气又来了,企图自杀”。不过,他的副官眼疾手快,从旁边将手枪夺了过去,扔在地上。



苏荣:他们一个战士,集中力量枪对着他们,还有一个也对着他们,但是都不敢用手去碰这个枪,用脚,两个人都用脚把这个枪都弄在一堆。然后这个时候有一个战士叫,他说你们通讯班快过来,实际上哪有通讯班,没有通讯班。可是那个老百姓一直在那里隐蔽,隐蔽在那里观察,他一听这个战士一叫以后,他马上去找包扎所的人。把所长叫来了,医生护士叫来了,老百姓也来了,轻伤员也一起上,把他们11个人抓起来,赶快向11师师部报告。报告以后呢,他们派了人来,把他们押走,当时并不知道他们中间有什么重要人物,谁也不知道。



陈晓楠:1948年12月25号,就在淮海大战激战正酣的时候,《新华社》播发了一条消息,公布了中共中央确定的国民党战犯名单。这个名单基本上囊括了当时国民党政府党政军的大员,在43个国民党战犯当中,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名列第36位。杜聿明后来回忆说,他被俘之后,身份其实并没有暴露,解放军也优待有加,不但送水送饭,让他们饱餐一顿,在随后的询问当中,也并没有为难他们。不过战犯这个罪恶的名称一直缠绕着他,而更让杜聿明感到心惊肉跳的是,当他被带到一个广场,从大批俘虏的面前经过,看见很多熟悉的老部下的时候,他感到既惭愧又恼火。惭愧的是对不起老部下,而恼火的是解放军对他的身份其实已经开始怀疑,总有一天会被认出来的。



解说:杜聿明等人被安排在一间磨坊中休息,此时,他死意已决。就在卫兵离开之后不久,杜聿明找到一块石头,猛击自己的头部。



苏荣:这一砸呢,血流的蛮多的,满脸都是血,结果那个副官呢,他没有什么经验,他就突然叫起来,看到血他就叫,他说,不好了,不好了。门口战士就看看什么事不好了,他说我们杜长官头砸破了,他叫杜长官,那些人说杜,杜是不是杜聿明啊?因为全军当时发了照片,他是一个八字胡的,照片发下去了,全军都要抓杜聿明。这个战士就问,他说你说他是谁啊?他说杜长官。什么杜长官?叫什么名字?杜聿明。好,这一下子赶快向师部报告。



这个时候因为我给他们两个首长报告以后,他们立即向粟司令报了,粟司令给陶勇死命令,就是你必须送到我这个华野前指的时候,应该送这个是个活的杜聿明,而不是送一个死的杜聿明给我。那么这样的情况下,所以陶勇就给11师的谭知耕师长也下了死命令,你必须保证他的安全,首先让医生检查他这个伤有什么问题,然后抢救,包扎好,不得在路上死了,你送到我这里也必须是个活的杜聿明。这个讲好了以后,那么他们11师就派专人押送杜聿明过来。



解说:苏荣还记得,命令下达之后,司令陶勇和政委郭化若亲自交给了他一个任务。他说,司令、政委两个人同时找到他布置任务,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苏荣:陶司令讲,我和政委来了以后,我们见他,见完了以后,你负责看管。我当时听了蛮紧张的,这家伙自杀了,在我手里自杀掉了那还得了啊,这个是个大问题啊。那么陶司令讲了大概三条,而且讲了三条都很重要,但是后两条更重要,意思就是,不是,不是做思想工作,说服他,不要自杀什么东西,估计是这个意思,我领会大概可能是这样,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你。郭政委补充说,他说我们这个淮海战役已经取得了完全的胜利,抓到了杜聿明那就更圆满了,特别抓到个活的杜聿明更圆满,他说你懂这个意思吧?所以这个任务为什么交给你,所以你的责任很大,你的任务很重,在你手里绝对保证不能出问题,而且也保证送到华野粟司令那里的时候,他还是个活的杜聿明,这话反正说的已经够清楚了。



解说:在苏荣的记忆中,杜聿明是被担架抬到华野四纵的司令部的,尽管苏荣已经通过照片认识了杜聿明,不过这第一次见面还是让他印象深刻。



苏荣:他伤也不是很厉害,但是砸得比较深,所以血流得很多,我看这个大衣上基本上都是血了,就在路上他包扎了以后还有血,还有血流。他这个大衣上面血很多,不能穿了,结果当场我把我的大衣脱给他穿,脱给这个杜聿明穿。



解说:苏荣很快就找到了一所民房,以便单独看管杜聿明。事关重大,除了在房门外安排哨兵把守,苏荣还派出了暗哨。



苏荣:那个地方的墙都是土墙,全部土墙,一个炕,炕上也是土的,把里面所有东西检查了以后,就放了一条席子,再找来一条被子,然后把所有的上面凡是可能自杀的东西全部把它清除干净。那么来了以后呢,他还是不说话,因为他不是睡在这里吗,那么我就靠在床边,一看他这个胡子啊,从上面胡桩高,下面胡桩低,看样子临走的时候,把这个胡子用刮胡刀刮的,从上头往下刮,靠鼻子这地方刮不到,越靠鼻子越长。我说你这个胡子什么时候剃的?(杜聿明)一下子跳起来,我这个地方差一点碰了,把我的头碰到我的头,我说看样子这个家伙身体挺好的,身体反而很好,流了那么多血还有那么大的精神,一下跳起来。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有胡子啊?我说我认识你,他说你怎么认识我?



解说:为了缓和杜聿明的紧张情绪,苏荣在当时并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回答说,自己是国民党42军参谋长的勤务兵,参谋长被俘后,他参加了解放军的部队。



苏荣:那么后来我就第二个问题,我就问他,我说陈赓你认识吧?因为我知道黄埔一期他们两个是同学,他说何止认识啊,我们是黄埔一期同学,陈赓这个人很活跃,也很调皮,也会打仗,太好了,这个人很好。后边又哼了一下,“可惜呀,他要不离开老蒋就好了”。我说他,我看他不离开老蒋好不了吧?我说假设跟了老蒋到现在,不同你差不多吗?最后他说,他说这个,这一点我同意,跟着老蒋也是我这个下场吧,也是我这个下场。所以在这个时候呢,情绪,他因为一直想自杀,他说我这个脚趾甲长了,你能不能跟老百姓借把剪刀?



陈晓楠:苏荣还记得杜聿明被押解到华野四纵司令部之后,司令员陶勇和政委郭化若曾经招待他吃饭。苏荣回忆讲,郭化若政委是黄埔四期的毕业生,席间,郭政委还曾经向杜聿明这位黄埔一期毕业的学长提起了一些军校的往事,但是,杜聿明那个时候似乎并不感兴趣。杜聿明在晚年回忆道,被俘之后,他萌生死意而且非常坚决,他说,我自己觉得腰腿酸痛,行动维艰,逃出去走不动会死,被解放军发现也会死,那么与其被处死,不如先自杀,倒还可以做蒋介石的忠臣。



苏荣:这个人是看样子自杀念头非常强烈,既然他有这样强烈的自杀念头,就是一般地跟他谈谈什么事情,恐怕不能解决。不但不能解决,这个危险性很大,即便送到粟裕那里,他也可能自杀,所以我有责任,要从思想上把它改变过来。所以这个时候考虑从哪里下手,最后我想了一个办法,就从他借剪刀,借剪刀明确很自然嘛,就是为了要自杀嘛。我就问他,你借剪刀剪趾甲,是真的要剪趾甲吗?他不吭,那么我说你这个头怎么砸破的?开始不回答,后来他说,他说军人就是这样,军人就是这样,反反复复讲了,你再问他还是军人就是这样。我说我没有听说过军人用石头砸自己的头,难道这就是军人的标准吗?



解说:苏荣回忆说,也许是在他的反复追问下,杜聿明感到难以招架,终于道出了他心中的实话。



苏荣:他说原因很清楚,一个我惨败了,打败了,全部打败了,损失这么大,几十万人。再一个,我又被俘了,被生俘了,我所谓军人就是这样,就是军人的耻辱,你在战场上打死了这都没关系,被俘了这是军人的耻辱。



解说:战败的耻辱让杜聿明心中备受煎熬,不过,细心的苏荣发现,在杜聿明的心中,还有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苏荣:他说我不是不相信你们的政策,他说我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你们可以优待,怎么样怎么样都可以,我是被你们宣布为战犯,不一样吧?我后来给他说,对,你是战犯,而且是头号战犯,放在头号战犯这个系列里面,因为你顽固到底。但是今天我要告诉你,我们没有把你作为战犯的待遇,比如说今天给你六个菜一个汤,这是陶勇司令、郭化若政委给我交代的,特别优待。你们其他的高级将领,我们抓俘虏来了,我们也有优待,但是我们四菜一汤。我说我告诉你,我们的司令政委一顿饭也就是两个菜一个汤,了不起了,有的时候一个菜。



解说:经过这番交谈,杜聿明绷紧的神经似乎稍稍松弛,两个人谈话的主题也逐渐增多。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