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奶奶的目光

竹韵墨香 收藏 52 569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457/14578451.jpg[/img] 小镇也许在十年前是宁静的,两条小河,河边水草繁盛,三五个市场零散在街镇的头尾处,几处住宅区小院林立,简单几笔就可以勾画出来它的神韵,远游的人回忆起家乡也自然地浮现出浓淡落笔处的家园,不招摇也不黯淡,总是在梦里遥望着。 随着行业竞争的激烈,新兴事物的蓬勃发展,外来人口的增加,小镇仿佛在一夜之间拥挤起来,没有人能把自己关在世俗之外,卷在那片喧嚣中再强大的人也会在静默处一声叹息,一盅


奶奶的目光


小镇也许在十年前是宁静的,两条小河,河边水草繁盛,三五个市场零散在街镇的头尾处,几处住宅区小院林立,简单几笔就可以勾画出来它的神韵,远游的人回忆起家乡也自然地浮现出浓淡落笔处的家园,不招摇也不黯淡,总是在梦里遥望着。

随着行业竞争的激烈,新兴事物的蓬勃发展,外来人口的增加,小镇仿佛在一夜之间拥挤起来,没有人能把自己关在世俗之外,卷在那片喧嚣中再强大的人也会在静默处一声叹息,一盅小酒,三两知已,道不尽人世的艰辛。

午后的小巷,没有咂踏的脚步声,阳光静静地在这里酣睡,这是一条被经济飞奔的脚步遗忘的角落,没有人记得这里是小镇曾经最辉煌的老街,低矮的土围墙,杂乱的四合院,仅够两辆三轮车险险地擦肩而过的逼仄的巷道,但正是这里孕育了早期小镇的繁荣,没有人记得,我们连祭祖都恨不得省去,对那些有些年代的老物件,更是不愿去拾起。

我们的心因为追求新奇异所以缀满了跌痛的补丁,这有什么关系呢,这本来就是一个补丁的民族,连天也是补过的。

一个手捻念珠的老妇人坐在自家屋前看着满街的荒芜,捻着经年累月不离手的念珠,也数着所剩无几的岁月。午饭不用准备了,孙女刚打来电话说有人请她吃饭,老妇人叮嘱几句后,孙女就匆匆挂断电话,她也懒懒的不想去准备午饭,就这么跟活力四射的阳光对话,是的,阳光永远不老,它能把一个人从刚出生的苞蕾变成一株苍老的枯枝,它却永远朝气蓬勃。

孙女李曼还不到十三岁就开始工作了。想到这里,老妇人的思绪就随着往事飘了好远。

十年前,小镇刚开始开发,许多的投资项目蜂拥而入,中小型的加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小镇的各个角落,不知道人们是从哪里来的这般勇气,投入了所有的资本,把一个家庭式作坊砸成一个小工厂,再兄弟连襟几个人合资扩展成大工厂,做得再大些,又分散起来各自掌控一方财权,彼此竞争又相互关照。这就是小镇企业的特色,他们齐心协力排挤外来资产的入侵,却想方设法的四处淘金,希望从别的地方挖来更多的人才,他们有了硬实力,却缺乏软实力。

李曼那年还不到十三岁就在叔叔的一家工厂里工作,小女孩和她的祖辈父辈一样,书读的不多,虽然那时候读书的机会成熟了,其时镇上已有两家公立学校,一家私立学校,但是意识还没有成熟起来,在家里人看来,女孩子是不用读太多书的,认得几个字,能算得清简单加减乘除,在家里理点小财就可以了,不必花那么大功夫去培养一个在学习上看不出任何天赋的女孩,这也太奢侈了,再有钱也是奢侈。何况,李曼,一上学就头疼,疼得无法安静地坐在课室里,老师思虑再三,给家长说带孩子去看看吧,看着挺聪明一个小女孩,能治的话把她治好,应该是个好苗子。

家里人并没有说太多,与有文化的老师讲话,在那样闭塞的地方,不亚于与村镇上的干部领导讲话,多少带着几分敬重。虽然嘴上唯唯喏喏,但是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朗,这孩子大概是没治的了,小时候跟在父母身边,时常挨打,在那样一个经济文化都很落后的地方,毗邻着别的镇区的繁荣与开放,更多了一层愤懑,所有的怨气都无形地扩大,一个小石子就成了一座过不去的坎,无处发泄,最便宜最无害的就是把气撒在孩子身上,何况这女儿也太不省心,时常惹些小事来让人心烦,生气时就打,没挑地点儿打,很多时候都落在她的头上,小小的孩子,似乎被打傻了,看不得书认不得字,其他方面倒还伶俐,眼看着漂漂亮亮的长大了,却还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得。

因为李曼不识字,所以即使在自己亲叔叔的工厂里工作,也捞不着半点好处,与其他员工一样朝七晚十的工作,加班是常事,一到旺季赶货的时候,没日没夜的两班倒的工作,车间里的灯彻夜不眠,流水线上的工人熬红了双眼,加班加点,是李曼对打工的最初印象也是最深的印记。所幸年纪小,再累只要有好吃的饭菜,有喜欢她的叔叔阿姨逗她玩,很快她就会忘了那些身体上的疲倦,神采**地劳作在流水线上。

三年后,她做了质检员。

质检员对于当时的小李曼来说就是最高追求了,她不敢再往上想,相较于流水线的工人来说,质检员是一份美差,那悬空于大车间的小楼阁,终年保持着恒温状态,工资待遇提升了一个档次不说,单是服装就与一般的员工有所不同,穿在身上美滋滋的。李曼就是这样美滋滋的心情走进了那个空中楼阁的门里,一切都如她想象中的那样,干净温暖舒适,几个并排着的工作台,四个经常见面却很少打招呼的漂亮的姐姐,她们都很认真地检测着一台台顺着传输带流过去的产品,并没有多看她一眼,她小心翼翼地坐下,直到送她上来的质检组长离开小楼阁,几个姐姐才开始对她嘘寒问暖,很是热情,她觉得这才是她要的生活。

小楼阁的窗外是一个大草坪,除了几块草地种了些青菜,蕃茄以外,还有几棵杨梅树,玻璃是密封的,只能看得到外面春去秋来,寒暑交替,却无法伸出手去触摸一下季节的温度,室内永远保持那样的恒温,不冷不热,象同事间的友谊,亲热着却永远有走不近的距离。

杨梅渐渐成熟,紫黑的果实沉甸甸地缀满枝头,采一些来泡在酒里,就成了本地特产,杨梅酒。

白昼被夏天的脚步拉得很长,知了在未知的角落扯破了嗓子嘶鸣,在这样的季节,在这样一个仿佛没有黑夜的沿海城市,一过午时眼皮就沉重得不愿意睁开,十五六岁的孩子,应该坐在教室里午睡的时分,却守在工作台前工作,眼看着一台台机器从眼前流过,取下一台挂在自己的工作台上,接上电源,产品的暇疵就会在这个时候显山露水,也格外的让人痛恨。

吊扇的扇头,不可以有嗓音,不可以转动不匀,这两种都只是质量上的小暇疵,帖上不合格的标签打回车间再做处理就可以了。另两种就要命了,一种是漏电,另一种是反转,这两种都令李曼谈虎色变,每次回到奶奶家讲起今天又被电了一下,伸出指头让奶奶看被电黑的指尖,奶奶心里很疼却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小小年纪就自已打拼的孙女,只是听着孙女讲着在工厂里的事,李曼很少在奶奶面前哭,撒个娇就很满足了。

而扇头逆转也是一个恶梦,一个扇头少说也有五六斤,本来是顺时针旋转的却逆向旋转,几圈下来还没等人反应过来,扇头就重重地砸在工作台上,或者直接砸在她的手臂上,虽然这样的情况很少发生,但只要经历过一次,就足以让人胆颤心惊,何况她那个年龄的孩子。

虽然这两种情形都不多见,却让李曼坚持不下去了,一年后,她去了一家电子厂工作。也是经过几年的磨练,最终当上了质检,这次当质检,她没有了以前的兴奋,虽然还只是十七八岁的姑娘,但见过的事情比一般的同龄人都多,真实的小社会在她心里已经很清晰了,不再兴奋也不再失落,平平常常地接受着生命带给她的曲曲拐拐的经历。

李曼的初恋也是在她做电子厂质检的第二年悄悄萌芽,男孩是同车间的一个小组长,是隔邻村子的人,两家相距只有几十里地,君住源头我住源尾,但是若说起这段恋情的起源处,却是谁也说不清,好象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突然发现了彼此的存在,又好象是经年累月的相处,有了依赖的甜蜜,不在乎谁先动了情,反正两个人是在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开他们玩笑的时候就公开了恋人关系。


奶奶的目光


李曼把男朋友带回奶奶家给奶奶过目,奶奶看了心里不是很满意,觉得这男孩太花哨,总是觉得有些靠不住,而且讲话做事都浮,唯一可取的是两家距离不算太远,如果有一天嫁过去了也不会隔山隔水的没有个照应,奶奶嘴上没说什么,还是乐呵呵的送走了两个小恋人,她坐在屋前的小凳子上,手里捻着快被指痕抹得失去颜色的念珠,目送着孙女儿的背影,那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将要走进别人的家了,心里多少的不舍,也说不出口,只是默默念叨着不知是经文还是祝福的话。

李曼不识字的秘密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只是知道她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在厂里也是老员工级别,还带过几批新手,如今新手都一个个的提升了上去,唯她却原地踏步老老实实地做着质检,许多人心里纳罕着,私底下也议论许多,当面背面也问过,李曼只是笑而不答,似乎很乐衷于现在的工作状态,一副安于现状的满足,久了大家也不多说什么。但是她们同一工作室的人却知道她这一无可弥补的缺憾,不屑和排挤是在所难免的,但庆幸的是,她们并没有把李曼这一难以启齿的事情拿出去对外人讲,李曼于是适当地与她们保持距离的同时,还是心存着一些感恩,对于她来说,能替她保守秘密就是天大的恩德了。

男孩也知道李曼不识字,他不以为然地说,反正我也没多少学历,刚好,以后彼此不嫌弃,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一定要让他好好读书,让他去读大学做个有文化的人,不要象他的爸妈一样吃没文化的亏。男孩在说这些话时也许只是顺口说说,但是李曼却甜甜蜜蜜地记在了心坎上,她觉得这就是一生一世的承诺,如果没有长相厮守的企望怎么会有生儿育女的规划?

恋情一旦公开,双方家长都有了来往走动,过年过节还相互礼尚往来,似乎这门亲事是敲定了下来,就等两个孩子到了结婚年龄去办那张结婚证了,得到许可的恋情是可以张扬的,两个人俨然小夫妻的亲密,大大方方地出双入对。男孩花了两个月的工资给李曼买了一部手机,而李曼用这部手机仅存了三个人的电话,一个是奶奶家的,一个是男朋友的,一个是质检部组长的。男孩还给她申请了QQ号码,而好友里也只有他一个,因为不识字,所以每天只是将QQ挂在手机上,看着他亮起的头像就觉得很幸福,原来,彼此相爱时幸福就这么简单,那些太繁复的过程,玫瑰雨丝,月影烛光就好象是衣服上累赘的花边,看着好看,用得太多就俗了。到是远不如这样清清甜甜的感觉,只要看见你在,我心里就很安定了,这样挺好。

但是让他们尴尬的是,李曼不识字还是在这样文化已经普及的社会有些举步维艰,她出门不识路牌,不识招牌,吃饭也不会点菜,只一味的由男孩做主,若只是两个人的世界到也罢了,有了外人在场多少会有些难堪,别人也无意揭短,只是自己拙劣得无处可藏,自己嫌弃自己时就更多了层敏感。两个人常常会因为这些事情起些磨擦,那些刚开始互不嫌弃的誓言已经渐渐的站立不稳,随时会坍塌下去。

李曼开始学习识字,这是她为爱勇敢的最大一步前进,她去买了一些有声读物和识字卡,并央得熟人教她,虽然识字时仍然会头疼,但是却没有幼时那么明显,学认字不是想象中那么难以攀爬的高峰,认得几个常用字后,她开始有了信心,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惊喜,这是李曼得知这个消息的所有感觉。

惊惶,这是男孩得知这个消息的所有表现。

那一年,李曼二十一岁,男孩比李曼大一岁,二十二岁,在那样的村镇上,这样的年龄恰是谈婚论嫁的好时机,她没有同学,所以不能去攀比别人,她只有同事,那些叽喳着的小姐妹也都在谈论着婚期了,现在,她是不是也要结婚了呢,婚后生一个小宝宝,照着当初的企盼这样,好好的培养孩子,让他成为一个有学识的人弥补父母的遗憾,然而,这些都是李曼的一厢情愿,男孩却不这么认为。

他一开始例举现在经济很窘迫,家里也不能扶持多少,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出生显然是不幸福的。其次是他父母也颇有微辞,还没有结婚就怀孕,虽然是自已家的血脉但多少有些伤了风俗,这样的女孩会不会轻浮了些。最后,他点明了自己的观点,再等两年,等有些积蓄了自己做点生意再结婚。

那小孩怎么办?李曼问了句废话,她已经知道男孩弦外之音,只是她不甘心,没有听到他亲口说出来,她还侥幸地以为他另有妙计。

不要了吧,以后有机会的。冷冰冰的几个字,封冻了她所有的希望。

一个未婚女子去医院做人流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虽然现在这样的事也屡见不鲜,但是李曼还是不想让自己走在别人的议论中,更重要的是,她已经不确定他们两个以后还能走多远,这的确是让她很难堪的一次手术,他们两个懵懂无知地在医院里走来走去,不知道要去哪里才能把这事办妥,整个过程滑稽又心酸,更让她酸的是,男孩把她送回奶奶家后,就再也没有时间来看她。

几十里路的距离真的有这么遥远吗?

一个车间的小组长真的忙得日理万机了吗?

奶奶看着憔悴的孙女,也没有更多的言语。虽然孙女没有把事情的真像告诉给奶奶,但是以老人的阅历可以看得出孙女经历了什么,她尽自己的力量给孙女做着可口又有营养的饭菜,每天都给她煲汤,更多的时间,老妇人就这么坐在门口磨擦着手中的念珠,看着永不凋零的阳光,屋内是孙女儿沉睡的孤独,只有她一个人,那个花哨的男孩不知去向,象南飞的雁不知归途,许是迷失了吧。

李曼返回工厂上班不久,就失去了识字的兴趣,那个时候她的手机里存着两条短信,一条是她发给男孩的,几个字:我们可以永远不分开吗?另一条是男孩的回复,那些字李曼看着很陌生,费尽心力的几十个字在李曼眼中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她只认得最后两个字,再见。

李曼想,干脆不识字得好,这两个字给她的识字生涯画了一个血淋淋的句号。

小镇越来越繁荣,已经不是几笔就可以勾勒出来的简洁了,许多商业化的街道与建筑抹去了最初的朴实,急于发展的街道横七竖八,很容易让人迷路。而在它不远的别处风景里,还是有旧旧的屋檐,无香的海棠,静谧的夜里能听到猫狗的嘶咬,老妇人听不见离她不远的喧哗,她还是固守着那份宁静,每天与阳光对话,有时候她的孙女儿会路过她的门前大声叫,奶奶,我今天不回来吃饭了,你不要等我。老妇人就笑着点头,然后也懒得动,连眼神也慵懒了。

阳光还是静静地与老妇人对话,从朝起到夕落,推磨着年华的齿轮,老妇人嘴里嚅喃地望着孙儿,觉得很满足,在她日渐混浊的目光所极之处,除了这条老巷和手中的那捻佛珠,就只剩下在她的注视下成长的小孙女,其他的都远在她的世界之外,消失、静默。



奶奶的目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