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台湾战地妓院:“小姐”也要政审查三代

jiwuy 收藏 23 8248
导读: [B]“抚慰”官兵设战地妓院[/B]   1949年,国民党军全线溃逃到台湾后,部署了10多万人马驻守在金门各岛屿上。除少数高级军官可以把眷属带在军中以慰寂寞外,绝大部分官兵都是“孤家寡人”,终日以碉堡为家,与枪炮厮守。据1998年5月23日台北出版的《中国时报》载文透露,军方为“调剂官兵生活,安抚他们的心灵”,自1950年初就策划设置了战地妓院。在胡琏担任司令官时期,只有大、小金门各一处,到刘玉章继任司令时便大肆发展,先后在金城、安岐、东林、小径、庵前等6个岛上设置分院,妓女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抚慰”官兵设战地妓院


1949年,国民党军全线溃逃到台湾后,部署了10多万人马驻守在金门各岛屿上。除少数高级军官可以把眷属带在军中以慰寂寞外,绝大部分官兵都是“孤家寡人”,终日以碉堡为家,与枪厮守。据1998年5月23日台北出版的《中国时报》载文透露,军方为“调剂官兵生活,安抚他们的心灵”,自1950年初就策划设置了战地妓院。在胡琏担任司令官时期,只有大、小金门各一处,到刘玉章继任司令时便大肆发展,先后在金城、安岐、东林、小径、庵前等6个岛上设置分院,妓女达200多人。


战地妓院存在40年之久,金门岛的“军乐园”于1990年9月30日宣布废除,为避免单身官兵突然适应不了,还特地转由民间经营了一段时间,直到次年的11月底相继关门。


妓女争聘难过政审关


战地妓院的“小姐”,40年间从未曾短缺过。


40年前,军方当局敲定设立“军乐园”后,由一个有特殊家庭背景的杜先生全权担负招聘“小姐”的任务,从台湾省各地“风化区”里的公娼和私娼中挑选,年龄在20至25岁之间,要求容貌不一定妖娆美丽,但“身家必须清清白白,审查十分严格,从本人往上推三代,不得有任何反动嫌疑”(台北《中国时报》原话)。此外,本人如有过赌博、吸毒、偷盗等方面“足以影响军队纪律的不良前科”者,也一概不予录取,因此,并非任何阿猫都去得了“军乐园”的。


由于金门各岛官兵多达10万之众,不少风尘女子预料生意必定兴隆,都兴冲冲争先恐后报名应聘,希望去捞一笔。然而,许多人都经不起三代审查而被刷了下来。杜先生在军方的全力支持下,出手大方,凡被录取的“小姐”,每人发给安家费1万元,这在当时是足以令人两眼发呆的可观数额!


妓女也换防


在“军乐园”担任管理员11年之久的袁喜晋是山东青岛人。他介绍说,“军乐园”服务的对象,起初是没有阶层区别的,后来才划分为军官与士兵两个阶层,分别购票入园,军官15元,士兵10元,逐渐涨价为校官300元,尉官250元,士兵200元。购票后按票上的编号去“小姐”的房门口排队,等候召唤入内。


由于招聘来的“小姐”只强调素质,不注重容貌,一些阿兵哥被召唤入室后,看到“小姐”的容貌过于“抱歉”,顿失“性趣”,返身要求换票,极大地伤害了“小姐”的自尊心,乐园于是决定取消对号入室的办法,让他们自由选择,并让“小姐”们像军队换防一样,定期在七个分园和总园之间进行轮换。传说许多阿兵哥上操时记不清左脚和右脚,对“小姐”换房的时间和地点却记得一清二楚,让长官们气歪了脖子!


如果哪天放假单位多,“小姐”们便十分繁忙,早上一打开房门,只见阿兵哥们有的手拿报纸,有的用钢盔或军便帽摆在地上排队,等候召唤入内。“小姐”无论与他们熟不熟悉,都要寒暄几句,培养一下气氛,这才迎进一人,关起门来成为短暂的“前线鸳鸯”,让阿兵哥圆一个不长的“战地春梦”。


培养军、妓共同语言


走红的“小姐”一天可卖出30张票,一般的也有10来张,月底各自拿着积攒起来的票与管理员结算,百分之三十交伙食费和房间费,再按一定的比例扣除初来时借去的款项,其余全归自己。


“小姐”们每月集体到东沙医院接受军队医官的身体检查,预防疾病,确保健康。每星期放假一天,早上看电视,接受政治教育,目的是为了提高她们的“素质”,以免她们在床上与阿兵哥小聊时,出现“鸡鸭对话”,没有共同语言而导致破坏气氛、草草了事的局面。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