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红军时期并未抛弃战友 陈毅好友牺牲与他无关


目前林彪铜像至少有五处。湖北黄冈林家大湾林彪纪念馆,山西灵丘平型关大捷纪念馆前的将帅广场,陕北某处,黑龙江双城四野前线指挥部,武乡县城西面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广场上的将领塑像。(来源:凤凰…[详细]

编者按:“9.13”后陈毅元帅曾经揭发林彪在大庾城战斗之后,抛弃了身受战斗中重伤的战友何挺颖。陈毅元帅的这一说法广为流传,并成了林彪红军时期的重要罪证,但根据张际春同志的回忆,何挺颖同志的牺牲与林彪没有关系。


核心提示:不久,军部副官处通知伙食担子和担架集合,先行出发,但是第二天天亮以后,跑回来的炊事员同志传来了不幸的消息:他们昨晚走错了路,遭到敌人的袭击,何挺颖同志牺牲了。


张际春简介: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长期从事军队政治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西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中共西南局组织部长兼纪监委书记、农村工作部部长、西南局第二书记,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国务院文教办公室主任等职。1968年9月12日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迫害致死,1979年中共中央为其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林彪红军时期并未抛弃战友 陈毅好友牺牲与他无关


林彪红军时期并未抛弃战友 陈毅好友牺牲与他无关



本文摘自《星火燎原》 作者:张际春 出版:解放军出版社


进军之前


红四军从井冈山向赣南、闽西进军的行动,是在一九二九年一月中旬开始的。


一九二八年十二月间,湘、粤、赣三省的敌人联合组织了对井冈山的第三次“围剿”。这次“围剿”敌人数量多,准备时间长,规模超过了以前的两次。为了在更广大的地区展开游击战争,调动敌人,粉碎敌人的“围剿”,红四军决定,主力打到外线去,选择和开辟新的根据地。


进军的准备是在毛泽东同志亲自领导下进行的。记得行动以前,毛泽东同志曾经在干部中传达党的第六次大会的方针,他着重说明了现时革命是民主革命的性质,和推翻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官僚买办三大敌人反动统治的任务及其具体政策。毛泽东同志还亲自主持会议,讨论反“围剿”的方针问题,分析局势,研究开辟新根据地的方向,路线,和保持老根据地的措施。在这个会上,他反复说明红军主力在更广大的地区内展开游击战争,来调动敌人和粉碎敌人的重要意义。他亲自起草了红军第四军进军宣言和有名的四言体布告。宣言和布告通俗地解说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当前的任务、政策,号召工人、农民、士兵群众为推翻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军阀、地主、官僚买办的统治,实现民主革命的任务而斗争。为了使留在井冈山的部队和后方人员有必要的物资储备,全军干部和士兵还积极地参加了运送粮食至大小五井的工作。彭德怀同志率领的红五军部队是在这次行动之前不久到达井冈山的,这次决定红五军和红四军的一部,由彭德怀同志统一指挥,留在井冈山坚持当地斗争,而以红四军军部、特务营、独立营和二十八团、三十一团主力组成进军部队。


大庾城战斗


进军部队在井冈山茨坪和东南麓的小衡州等地集结之后,经大汾、左安等地出动。部队经营前、杰坝、铅厂之线,迅速进占了大庾县城,并在大庾城附近展开了群众工作。


在大庾城待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江西敌军二十一旅李文彬部从遂川方向向大庾城进犯了。我军依据大庾城东北高地迎击敌人,展开了激烈战斗,给了敌人以迎头痛击。战斗到傍晚,我军主动撤出了战斗,向城东南上下杨梅和梅岭关东北地区转移。第二日我军进到乌径、大塘铺一带。在这次战斗中,我独立营营长张渭同志、二十八团特务连连长郑特同志、三十一团第三营营长周访同志英勇牺牲,二十八团党代表何挺颖同志也负重伤。


部队在大塘铺集结休息,抬着何挺颖同志的担架亦随队到达了。这时已经天黑,我和几个同志走进一间屋子,在烛光底下见到何挺颖同志。我们看了他的伤口,扶他坐起来,给他喝了开水,还略略谈了几句话,他当时精神还好,很清醒。不久,军部副官处通知伙食担子和担架集合,先行出发,但是第二天天亮以后,跑回来的炊事员同志传来了不幸的消息:他们昨晚走错了路,遭到敌人的袭击,何挺颖同志牺牲了。何挺颖同志原是三十一团党代表,陕南人,上海大学学生,是个优秀的共产党员。他是在部队行动之前从宁冈县城调来二十八团的。他来二十八团以后,积极整顿党组织和开展对群众的宣传工作。大庾战斗快要发动的时候,他一面擦着手枪,一面说:“马上要打仗了,今天要狠狠地揍敌人一下!讲毕他就立刻随团部出发了。何挺颖同志那种勇敢、刚毅、生气勃勃的形象,至今还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转战闽赣边境


从大塘铺继续东进,不久便进入了“三南”(龙南、全南、定南)地区。这期间,几乎每日行程都是八、九十里甚至一百里。这样紧张的行动,不但使尾追的敌人疲于奔命,而且扩大了我军的政治影响。记得当部队进到鹤子墟地区时,由于红军在那里的影响比较小,加上反动派造谣宣传,群众大部分都逃避到山上去了。但是我军即使在这样紧急行军的情况下,仍然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取得了群众的谅解和同情。这点在后来我们和俘虏的谈话中得到了证明。他们说:“我们每天和你们的距离刚刚相差一天的行程,你们昨天的宿营地,就是我们今天的宿营地,累得我们腰酸腿痛,很多人掉队;你们如果不停下来,我们是永远也赶不上的。”当我们问到沿途群众的情况时,他们说:“我们到时,老百姓大部都逃了,只有几个老弱在家,老百姓说:‘红军与你们不同,他们走的时候把住房、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借了的东西送还,讲话和气,不打人骂人……’”


部队离开三南地区后,即经过吉潭、项山、罗幛,向福建武平和江西会昌边境山地前进。这时正值隆冬之际,山区更是寒冷;又逢天气突变,雨雪交加。有些路旁的枯草上,挂着一根根半透明的冰柱,风吹着一摇一摆,有的被行人撞落在草丛中滚动着。我军下山时,衣服装备就很不充实,又加上连日行军作战,敌人紧紧跟追,不能及时解决衣着问题。有的同志没有鞋袜,赤着脚翻山踏雪。这一时期部队处境是极其困难的,但全军上下,团结一致,同甘共苦,终于支撑过去了。


走出了山地,进到武平县东流后,又折向江西会昌、瑞金境内行动,经武阳围到达瑞金城北约二十里的黄柏墟、隘前一带宿营。当天正是夏历十二月三十日大年节。


延伸阅读:9.13后陈毅对林彪的揭发:红军时期抛弃何挺颖 摘自《共和国元帅:陈毅的非常之路》 作者:罗英才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大余(大庾)战斗后,当晚在距大余四十里的扬梅整顿队伍时,发现二十八团党代表何挺颖在战斗中负伤。


主席要我去告诉林彪要很好照顾何,设法把何抬走。


我找林彪传达了主席的指示,并说明何是从三十一团调来的好同志,无论如何要照顾好把何挺颖抬走,否则会影响两个部队的关系。


林贼当时满口答应,但事后何挺颖竟被抛弃。


其实当时把何抬走不是不可能的。


何挺颖被抛弃,林贼负有很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