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将国家海岸警备队的职责定义为:保卫国家的内海水域、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及其海洋生物资源,并对海洋生物资源保护领域的活动实施国家监督和保护。

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

罗援说,目前中国海上执法维权力量,除海军外,还有九股力量,号称“九龙治海”,他们分别是:“海警”部队隶属于公安部边防管理局;“海事”隶属于交通部,“海救”隶属于交通部港监局;“渔监”“渔政”隶属于农业部渔政渔港监督局;“海监”隶属于国土资源部国家海洋局;“海关缉私”隶属于海关总署缉私局;“边防派出所”和沿海县乡政府;还包括“搜救中心”和打捞部门。

罗援表示,中国海上执法和搜救力量分别隶属于多个部门和各级政府,存在职责重复、职责分散、设备(船艇、飞机)重复购置以及人员队伍重复建设等诸多问题。如果能够统一管理,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则可改变“九龙治海”现状,整合战略资源,形成拳头力量。

罗援说,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将使中国在领海的执法维权斗争中有更大回旋余地和有为空间,同时也与国际接轨。

罗援将国家海岸警备队的职责定义为:保卫国家的内海水域、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及其海洋生物资源,并对海洋生物资源保护领域的活动实施国家监督和保护。

罗援认为,国家海岸警备队属于准军事部队,与国家的海军力量在任务上既有重合又有分工。前者主要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后者主要执行军事威慑和反侵略作战军事行动;前者主要担负领海执法任务,后者主要担任领海维权任务;前者活动区域主要在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后者活动区域可延伸至大陆架以外,担负维护海上战略通道安全和海外国家利益安全的任务。“应像抓航天航空事业一样重视海洋事业,成立国家级的海洋规划、协调、指挥机构,全国人大应制定相关的法律。”

南海

罗援强调,解决领土问题,不能完全依靠军事解决,但军事可以做后盾。罗援建议,用五个存在突显主权归我。

设立南海特别行政区

针对南海问题,罗援表示,目前中国政府的表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态度,这是按照国际法和海洋法提出的。

罗援强调,解决领土问题,不能完全依靠军事解决,但军事可以做后盾。罗援建议,用五个存在突显主权归我。

第一个就是行政存在,罗援建议,在南海地区设立特别行政区,同时在东沙、西沙、南沙设县,任命行政官员,而全国人大代表或者全国政协委员要到南海巡视,这能体现我们的行政管辖权。

第二个是法律存在,南海九条断续线,要尽快确立其法律地位。

第三个是军事存在,中国要在能够驻军的地方驻军,不能驻军的地方要设立我们的主权标志,比如立权碑、国旗等,同时要让我们的军舰对这些地方进行巡逻。因为这是中国的边疆领土,应该有国防存在。

第四个是经济存在,罗援建议,鼓励中国渔民,到南海去渔业作业,居民要去南海生活生产,中海油和中石油在南海开展勘探平台。罗援说,现在的主权概念也要拓展,除了领土领海岛礁外,还要有海上的浮动国土,勘探平台就是浮动的国土。触犯不太重刑法的罪犯可以流放到南海无人岛上,提供居住设施,并适当减刑。无人岛可以有条件给个人开发,居住权,进行房产开发旅游发放,有50年使用权。

第五个就是舆论存在,一个岛屿的归属,国际法上明确具备四大要素,谁最先发现,谁最先命名,谁最先管辖,国际上是否予以承认。罗援说,最先发现这个方面,中国有历史记载,最早在中国的汉朝志上就有“千里长沙”的字句。最先命名方面,中国在1932年、1935年,对南海的132个岛礁给予了命名。实施管辖方面,中国抗战结束以后,根据开罗宣言等,当时有高级官员去南海巡视,这个人就是林则徐的后代。国际认可方面,从统计来看,国际社会有200多个权威百科全书和地图,都把南海南沙划入中国的疆土之内。

所以,我们有充足的把握和依据,证明南海是中国的领土。

罗援建议,中国应该发布一个南海白皮书,把这些内容公之于众,包括当初越南怎么说的,菲律宾怎么说的。包括美国大百科全书都是怎么写的,都在白皮书上说出来。

对于目前中国军队是否能打仗的问题,罗援表示,部队肯定要做好准备,职责使命所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要时刻做好准备。“不是说好战,要想打仗,而是军人部队就要会打仗。但对于南海的问题,部队还是要根据中央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