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典当

我系胡永兆 收藏 3 18

他快五十岁了,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大名叫什么,没几个人知道,就连他的老婆也包括在内。因为他既不是什么经纪人、经理什么的,更没有下馆子随便签个名就能吃饭的资格,所以,除了孩子填学籍和普查户口要用到外,别的场合能用到大名的就少之又少。但是他也有名字的,那是他的父母为他起的,大概是希望他的身体能长的很结实吧——叫驴娃。驴娃不会干别的,除了种地之外,就是在农闲的时候到城里打打工;一年到头也攒不了几个钱。

驴娃的老婆是个极普通的农村妇女——其实,说她普通都有点勉为其难呢,因为她多少还有点儿痴呆——虽然称不上傻,但在人群中,总让人能一眼看出来有某些特别的地方。比如,她在看某一样东西的时候,目光总会长时间地盯在一处,好像非要把它看出个窟窿不可似的,而且是眼珠子里总是泛白的比发黑的部分多。还有就是,她不会小声说话,每一开口,都像是把音量开到了最大的音箱。也许是在她看来,别人的耳朵好像都不大好使。因此,有人就以此判断,肯定她的耳朵有点毛病。但是,她却是驴娃不可或缺的助手。有了她,驴娃和孩子们才能吃得上虽然称不上可口,但却很按时的饭菜,衣服才有人洗晒。尤其是在驴娃外出打工的时候,有她在,驴娃就不用再操两个孩子上学的心。

驴娃夫妇有一儿一女:大的是女儿,读者高中,小的是儿子,初中马上就要毕业了。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聪明,学习成绩都名列前茅。别人都在背地里说驴娃的闲话,“没想到歪脖树还能结出这么甜的李子!”

按说,这也算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虽然不富裕,但也其乐融融。可是,突然有一天,这个其乐融融的家庭遭遇了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暴——驴娃的老婆得了重病!

一天,驴娃老婆觉得难受,驴娃就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一检查才发现得了重病。这种病很奇怪,驴娃好像连病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医生说了几遍驴娃都没记住。医生当即就对驴娃说,赶紧准备钱,需要尽快到省级医院动手术,而且还特别叮嘱他说,手术越迟成功率就越越低。驴娃低声下气地询问那位医生,手术大概得多少钱,医生很不以为然地对驴娃说:

“总是得个十来万吧!”

驴娃听完,顿时觉得浑身像灌了铅似的。驴娃心想,十来万啊,可不是闹着玩的,光数一遍他就得半晌啊!我上辈子是造了哪门子的孽了,上天要让我受这样的煎熬?!病啊病啊,你也是狗眼看人低,那么多有钱人你都不去找,偏偏要朝着我这根穷棍来!

牢骚终归是牢骚,毕竟不当一分钱花,这个驴娃明白。虽然十万块钱对驴娃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但驴娃也上过学,也懂得困兽犹斗的道理,总不能就这样耗着,让老婆去等死吧?何况这个家要是真没了老婆,还真就不成其为家了。于是,驴娃决定着手筹集手术费用。

筹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尤其是对于穷人而言。最简捷的办法是去银行贷款,可是,银行可不是慈善机构,你需要钱他就给你。银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追求利润。更何况中国的银行是专为有钱人开的,你越有钱,银行就越喜欢贷钱给你,你越没钱,银行就离你越远。驴娃跑了几天,感到腿都快要跑断了,可贷款的事还是八字没一撇。驴娃想来想去,看来这条路是行不通了,于是就死了贷款这条心。

那就借钱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同样是另一回事。“富居深山有远亲,贫居闹市无人问。”穷人是没有亲戚的!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公理。可驴娃还是不死心,掰着指头把亲戚和熟人滤了一遍,竟没有找出一个可能借钱给他的人。这些人中,不是已经借过人家的钱,就是半生不熟的,没有金钱来往。驴娃知道,自己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怎么去说服别人呢?于是,借钱这条路也成了死路。

要是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拿去典当一下就好了,驴娃想着,不觉又兴奋起来。可是,当他在屋里耐心地检视了一圈,竟没找到一件价值超过一千块的东西的时候,他像一只被雨水浇透的土坯,彻底瘫了。

还有别的办法吗?没有了,确实没有了。驴娃自己清楚,唯一的一张金穗卡里还有不到三千块钱,可那是留着给孩子们的生活费啊!打死也不能动的!话又说回来,为了救老婆的命,可以动,可是,那连杯水车薪都称不上啊,连龇牙缝都不够用的。

驴娃彻底黔驴技穷了。驴娃心想,要是有人典当生命就好了。也许在他看来,他的命在他的家里是最值钱的。

办法没想好,但饭不能不吃,觉不能不睡。一天晚上,驴娃累得精疲力竭的,刚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刚睡着,驴娃就做起梦来。驴娃上街去赶集,在一条街道上,驴娃忽然看见一家门店,招牌做的煞是醒目。驴娃感到好奇,就往前凑了凑,终于看清楚了,是一家典当行。门口站着两个迎宾小姐,一个比一个好看。驴娃就禁不住多看了两眼。一个小姐叫着驴娃的大名,热情地向驴娃打招呼,而且做着“请进”的手势让他进店里去。小姐能叫出驴娃的大名,驴娃感到好生奇怪,虽说自己也能感到自己的穿着和那里的气氛很不协调,可不知怎地,驴娃还是走了进去。一个业务员热情地迎了上来,给驴娃搬了凳子,又倒了杯开水,随后拿出一份精美的宣传材料来,开始给驴娃介绍典当行的业务。驴娃心里有事,哪有心听这些啊,就开口问道

“你们典当命吗?”

在驴娃想来,业务员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可是,驴娃错了,业务员不慌不忙燕语莺声地说:

“当然典当啊!这是我们开展的一项新业务啊,而且还是主打业务呢。”

她好像怕驴娃不相信似的,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这项业务一般的典当行还开展不起呢,他们连这样的执照都办不到的!”

看她信誓旦旦的样子,驴娃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于是,驴娃就决定把自己的生命典当一段,用这笔钱给老婆治病。做了这个决定后,驴娃就开始向业务员询问有关细节。原来,不同身份的人,同样长的寿命的价钱有很大差别的。驴娃初闻有些意外,但仔细一想,也算符合常理,不同身份的人身价确实有差别的。不然怎么有的人是贵人,而有的人是贱人,有的人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有的人整日食不果腹呢?驴娃有自知之明。驴娃知道自己站不到贵人的行列里去。可是,驴娃咋也没想到自己的命竟贱到如此地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驴娃用二十年的生命换来了十万块钱。

虽说驴娃也觉得有点亏,可是,救老婆的命要紧啊。还说什么呢?驴娃带着这十万块钱,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驴娃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难免有点激动,一激动,驴娃就醒了,这才知道是夜里做的一个梦:驴娃还睡在自家的床上,身旁还他病恹恹的老婆。

接下来怎么做呢?驴娃自己也不清楚。卡里不是还有几千块钱吗?走一步说一步,那就先取出来吧。驴娃就去农行取钱。到了ATM机上一划拉,驴娃惊呆了,卡里竟是十万两千多块!驴娃连想都没有想,就往家里跑。跑到家里,简单收拾一下,带着老婆就往省城赶。

手术做的很成功。不过,手术费也很可观,十万块所剩无几了。在住院的日子里,驴娃细心照料着老婆。半个月后,老婆痊愈出院了。驴娃带着老婆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回家后的第三天晚上,驴娃的老婆也做了一个梦:她接到一个通知,内容是说驴娃在某典当行典当了二十年生命,按照约定期限,驴娃早已违约,典当行有权处理这段生命,现已将这段生命拍卖,一个寿命将尽的企业家觉得驴娃很结实,已将这段生命竞拍到手。因此,驴娃将很快死掉,请您尽早准备善后事宜。

驴娃的老婆吓得满身大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拉开灯看看,还是自己的家啊,她和驴娃都在睡觉呢。这才知道是做了一场噩梦,但还是感到有点害怕。于是就去推驴娃。可怎么也推不醒他。

驴娃真的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