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党人误辽事的典型代表之一袁应泰,熊廷弼到底有无过错

秦陇复国军将士 收藏 27 3510
导读:1,熊廷弼的前期作为 万历四十七年,在与后金军的萨尔浒之战中,经略杨镐指挥的大军惨败,从此明朝力量大衰,在辽东失去优势,不得不由进攻转为防御。战后,经廷议,擢升熊廷弼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代杨镐为辽东经略,至此熊廷弼便开始了在辽东的军事生涯。 其时开原、铁岭相继失陷,沈阳军民纷纷逃奔。熊廷弼到任后,逮捕了准备逃跑的知州李尚皓,斩杀逃将刘遇节等,以求稳定军心。辽东经略杨镐被熊廷弼逮解进京下狱,前辽东总兵李如柏(李成梁之子,萨尔浒大败中唯一没有被歼灭的一路总兵)被召回北京后自杀。熊廷

1,熊廷弼的前期作为

万历四十七年,在与后金军的萨尔浒之战中,经略杨镐指挥的大军惨败,从此明朝力量大衰,在辽东失去优势,不得不由进攻转为防御。战后,经廷议,擢升熊廷弼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代杨镐为辽东经略,至此熊廷弼便开始了在辽东的军事生涯。

其时开原、铁岭相继失陷,沈阳军民纷纷逃奔。熊廷弼到任后,逮捕了准备逃跑的知州李尚皓,斩杀逃将刘遇节等,以求稳定军心。辽东经略杨镐被熊廷弼逮解进京下狱,前辽东总兵李如柏(李成梁之子,萨尔浒大败中唯一没有被歼灭的一路总兵)被召回北京后自杀。熊廷弼的策略是以守为主,反对浪战,并联合朝鲜牵制后金,卓有成效,使后金军一年多内不敢轻进,努尔哈赤也陷入进退两难之境,熊廷弼把防线守得严严密密,他根本讨不到好处,再也无法大规模的攻城略地,只能带着他的八旗四下进行半抢劫的军事行动。据说努尔哈赤气得给熊廷弼取了个外号——“熊蛮子”。这个外号是否真的存在,只能问努尔哈赤了。


2.东林党误国导致辽事恶劣和败坏

可惜的是,正当局面大好时,熊廷弼却被撤职了,原因是他生性彪悍,向来不肯吃亏,与同僚关系相处极差,遇事便骂,不管何人,哪怕是兵部尚书,他都照骂无误。因此很自然的便得罪了他的顶头上司——东林党人。于是,东林党内阁决议,将熊廷弼给免了,派另外一个人去接替他,此人也是东林党,名字叫袁应泰。袁应泰是个好官,也是个杰出的水利专家,可以说,在东林党中,他很优秀,不过他有一件事情不会,那就是打仗。

袁应泰到任后,一改熊廷弼之前的做法,将城外大量蒙古流民放入城中,结果一个月后,努尔哈赤便率兵进攻,沈阳守将贺世贤拼死抵抗,关键时刻,那些被招抚的蒙古流民开始露出真面目,他们大肆在城中进行破坏,攻打守军,与后金军里应外合,贺世贤战死,几万大军覆没,沈阳沦陷。好像努尔哈赤在关外辽地攻克的城池,很多是依靠这种奸细混入的办法;看来不是努尔哈赤攻城强——(事实上如果守军积极抵抗在没有大炮的情况下攻克一座较高大的城池的代价相当大,野猪皮时代后金的人口根本就消耗不起),而是明军将领或者说明军指挥官愚蠢,多次让奸细混入城中里应外合。

攻陷沈阳后,努尔哈赤一刻也不停,又攻辽阳。辽阳堪称辽东第一重镇,比沈阳城还要高大坚固,壕沟围绕,又有红衣大炮,按理努尔哈赤的八旗兵凭借双手是无法攻进城中的。但因为袁应泰轻敌,自视能文能武,对付区区后金蛮子小菜一碟,因此逼迫守军出城与后金军野战。战斗结果:三万人的辽阳守军被后金六万骑兵全歼,无一人生还,战况之烈!后金军进城时,袁应泰尽到了大明臣子的职责,并未惊慌,从容穿好官服,佩带宝剑,面向南方,自缢而死。

袁应泰死得像个烈士,像个忠臣,但这不足以掩盖他的无能!也不能掩盖东林党人在辽东边事的混帐所为!辽东边事毁于东林之手!这个历史真相绝不容篡改!后来关于东林党人的误国,更是多得数不清了。


3,熊廷弼迁民如关是否是重大过错?

辽阳失陷后,辽东虽然乱成一团,但主力尚在,其时明军在辽东的兵马据说仍有十万以上(可能是包括那些根本不能打的吧),百姓70多万,辽西走廊仍被明军牢牢控制着,局势还未崩溃,只要稍做整顿,努尔哈赤仍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东林党也想到了这一点,因此他们再次启用“邪党”熊廷弼,将他再次派往辽东。而这次出关,熊廷弼却未能再有作为,最后同东林党的巡抚王化贞一起被下到了诏狱,起因只缘于他同王化贞呕气!王化贞主战,熊廷弼主守,战守不合,王化贞自视有强硬后台,不理会熊廷弼,结果战败,这是他咎由自取,自大所致。而熊廷弼为了对王化贞的那口气,索性把辽东全部弃舍,这是他自寻死路!仅仅为了一口气,而不顾大局,拱手将广袤土地让于异族(当时明后金双方而言,显然已经反明廷的后金,对于明而言是异族),这等行径与自毁长城有什么不同,熊廷弼死得不冤,他这牢做得更不冤!

——以上关于熊廷弼有罪的观点是一些网友所言。

此外另外又有一些网友说,熊廷弼将边民迁入,反而可以收缩防线,减少大量军费(后来的袁崇焕花了大量明廷的军费在大兴城堡);只需要辅以毛文龙之类的在后金后方的辽东开辟敌后战场(努尔哈赤在辽东的残暴行为,导致辽东大量民众投入毛文龙的东江军,而东江军发展最好的时机恰恰就是努尔哈赤在辽东最残酷的时期),牵制住后金,正面依托山海关等地挡住后金入关抢劫,在联合不臣服的蒙古来打压臣服后金的漠南蒙古以防止漠南蒙古更多力量倒向后金,再加上朝鲜。这样就能困死后金了。拖个几年后,在将经过积极训练的士兵开出关外一举击垮后金,这是另外一些网友所说的观点。

听上去两种观点都有道理,不知道这两种观点哪种更正确?知道的朋友可以来谈谈。


此外,王化贞不是那些史书所说的那样是阉党,相反,他是东林党!而且,他的老师是东林内阁首辅叶向高!要知道天启元年时,魏忠贤在内廷中都没甚地位,谈何网罗党羽控制朝堂,组织“阉党”呢?要知道,天启元年的朝堂之中可都是东林党人,是谓“众正盈朝”……因此将辽东边事崩坏归咎于“阉党”无能,指鹿为马,硬说王化贞是“阉党”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