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什么制度才能产生文明的领袖?――再论“民主”的非文明性

玄海拾贝 收藏 549 5720
导读:[B]什么制度才能产生文明的领袖? ――再论“民主”的非文明性[/B][size=16][/size][center][/center] 许多人对“民主”很是好感,理由是“民主”是“独裁”、“专制”的反义词。根据后来者居上的自然规律,后来乍到的“民主”自然要取代老去的“独裁”、“专制”,成为近百年名噪一时的世界新宠,也自然成就了“多数人暴政”的“民主选举”,“多数人”的“暴君”也就成了当今文明世界新的“独裁”者,新的“专制”者。有人认为,“民主”即代表“人民的最大利益

什么制度才能产生文明的领袖?



――再论“民主”的非文明性





许多人对“民主”很是好感,理由是“民主”是“独裁”、“专制”的反义词。根据后来者居上的自然规律,后来乍到的“民主”自然要取代老去的“独裁”、“专制”,成为近百年名噪一时的世界新宠,也自然成就了“多数人暴政”的“民主选举”,“多数人”的“暴君”也就成了当今文明世界新的“独裁”者,新的“专制”者。有人认为,“民主”即代表“人民的最大利益”,更有人认为“民主”有“两面性”――“对内公平性”与“对外侵略性”。这些混乱的概念本身已经说明了世界新宠“民主”并非人民心目中完美的“救世主”,更非对每个人都是公平、公正、公开的利益天平,而是一种哗众取宠,骗取民意,玩弄人民感情的统治阶级的政治伎俩,其以华丽的包装而达到统治集团新贵新富们随心所欲屠宰对手的“封神大棒”,其并非具备为广大人民群众牟取最大利益的属性。

本来,产生于一个文明时代中的一种制度,本该不负于这个文明的时代,可是由于人认知的局限性,因此便衍生了有辱于文明时代的野蛮制度。中国远古的文明曾经诞生了几位“禅让”的领袖,中华祖先的头领――,此说明了文明产生于人类的社会活动,文明领袖的诞生也同样来源于人类的社会活动。“禅让”产生的领袖绝不像“民主选举”所信奉的“丛林法则”野蛮世界的“猴王火并”,而是从日常的社会活动中自然筛选的领军人物。西方所推崇的“民主选举”,实质上是继承了“丛林法则”野蛮世界的“猴王争霸”,“多数人暴力”征服了“少数人的抵触”,继而是统治集团盗窃了“多数人暴政”的成果,“多数人”与“少数人”一样都没有在这个社会活动中获得利益的最大化,而成了利益集团朝代更换或者妥协的工具。当然,借用“丛林法则”的“民主选举”制度,有时由于时势的影响,也有可能选拔出个别的精英领袖,例如“二战”时期英国的首相邱吉尔美国总统罗斯福等。这些精英人物在“二战”时期的所作所为,为维护世界和平,维护人类各民族利益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从当时对世人认知世界的指导与社会效果来论,这些人物确实具备了洞察世界事物的素质与引领世人精神文明的效果,因此这些人也成为了当时引领潮流的世界领袖。然而,领袖人物同样不是“圣人”,其行为与思维并非全部属于具备了领袖性质的,引领潮流的属性。例如在美国金融危机”中的总统奥巴马,其果断地采用了宏观调控的国家行为,对金融行业实施“救助”,这些行为的性质符合美国人民的最大利益,且对遏制美国今后的“无政府主义”,与“极端自由主义”,均有深远的意义。从引领精神文明的角度来论,奥巴马这次的拯救美国经济的抉择堪称为美国经济宏观调控的“开国”领袖。可是奥巴马在世界事务中的思维与行为,又与一个领袖人物所需的素质格格不入。从美国妄图通过控制、争夺伊*斯*兰世界一箭三雕的美伊冲突中,奥巴马所表现出来的智慧与精神素养连一个普通人的素质都没有,更无所谓什么领袖了,因为领袖是文明的产物,而非野蛮的代表,领袖的作为应该代表着这个时代的文明走向,而非将这个文明的世界带回到野蛮杀戮时代。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美国的总统奥巴马在这次的行为中的智慧与精神境界吧!美国妄图利用伊朗核能的利用作为全部控制中亚石油的继续,此乃强盗的逻辑。其二,其怂恿欧盟对伊朗进行制裁,而达到其打击摇摇欲坠的欧盟经济的恢复,这种以邻为壑的歹毒心理已经丧失殆尽了一个正常人的起码良知,更无从谈起什么引领世界精神文明的潮流了。其三,如果美伊开战,会给正在走向低微的世界经济带来什么的效应?如果美伊开战,给世界带来的不是福祉,不是安宁,不是发展,而是油价的飞涨,以及世界经济的倒退,会使得世界增加无数的嗷嗷待哺的饥民甚至白骨。从这些效果来说,奥巴马不仅不能称之为领袖,而是一个犯了“反人类罪”的罪魁祸首。美国的开国领袖华盛顿将军,其率领美国人民推翻了英国殖民主义者的统治,开创了美国一个时代的文明,从其能够引领美国乃至世界“民主”潮流的角度来说,其堪称为这个时期的领袖。当然,由于时空的局限,其不可能洞悉“民主”的全部内容与后来对世界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更不可能看到因为其倡导的“民主”会导致数以亿计的生灵涂炭,但是从当时相对于殖民主义统治来说,其对世人在精神上的影响可谓具有时代的意义,因此其也不愧于领袖的称谓。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在引领中国人民推翻半封建半殖民地制度的成就以及其不畏强权,独立自主的精神一直是中国人的精神支柱,而且其这种成就与精神使得中国在近几十年的世界和平维护中起到了非常的作用,因此,其同样不愧为一代文明的领袖。当然,由于时代的局限,个人某些见解的偏颇,也同样给中国的崛起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此不足以影响其成为中国开国领袖的称谓,其后期的一些思维失误更加凸现了领袖并非“圣人”的文明论说。

因此,鄙人还要强调,一个政府到底应该如何产生?鄙人认为这倒不是问题的关键,而是政府首脑人物的更替应该具备的素质以及肩负的义务。鄙人认为,政府的责任应该是服务、管理和指导。如果一个政府没有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缺少为民办事的精神,那这个根本不可以称为政府,而是官僚。如果这个政府的领军人物缺少足够的洞察世间事物的能力,缺少引领世界精神文明建设的素质,不管其身居东方还是西方,其都不能称为领袖。


本文内容于 2012/3/13 17:28:37 被玄海拾贝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不屈的江南 在第10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10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不屈的江南 在第104楼的发言:
......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不能完全说服我,革命恐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外国进行干涉前还是干涉后?(我真的对那段历史不熟悉)

我倒是觉得革命恐怖是加剧外国干涉的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原因),处死玛丽·安托瓦内特必然会引起奥地利的极大愤慨(尽管我知道这时候奥地利已经干涉过了,但是这种行为确实是火上浇油)。

另外,利用所谓的外国势力干涉的谣言或者所谓的国家处于危机状态作为借口来进行恐怖行动,这样的例子更应该提起我们的警惕(比如WG比如纳粹)

从理论上讲,革命恐怖在立宪派倒台、路易十六一家被杀后就开始了。但外国入侵的深化让法国革命恐怖急速升级,最终变成一种全民狂热。而全民狂热导致的暴民政治必然成为新专制主义的基础。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雅各宾派对海地的干涉,雅各宾特派员在这片法国前殖民地上的疯狂杀人行为甚至让卢维图尔都无法理解,因为他们的行径最终演变成了对全岛的白人居民和黑人伏都教信徒的有组织灭绝,而理由仅仅是白人都曾经是奴隶主,伏都教很反动。值得庆幸的是,当时法国仅仅开始了第一次工业革命,没有极权主义的诞生土壤,如果这一切发生在20世纪,法国走向极权主义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一切走向全民狂热的暴民政治最终会剥夺每一个人的自由,这也是WG和拳匪对中国最大的危害。

我对法国历史不太了解,受教了。

您的意思是否是革命恐怖一开始就存在,外国入侵只是加剧了这一情况?

另外:“值得庆幸的是,当时法国仅仅开始了第一次工业革命,没有极权主义的诞生土壤”,

首先,什么是极权主义?罗伯斯皮尔和拿破仑不算极权主义吗?

其次,极权主义和第一次工业革命有什么联系?听您的意思,似乎第二次工业革命是“极权主义的诞生土壤”?

听起来很有点中学历史教科书“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阶段后...(此后略去整个现代史)”的味道。

其他完全赞同!

不算。极权主义是一种有别于军事独裁和专制主义的极端反动制度,是现代文明催生出的超级利维坦。这种制度不仅仅实行政治垄断,而且垄断每个人的思想,国家权力借由技术手段无限扩张,完全吞并社会,每个人绝对丧失自由。在19世纪初,由于科技不发达,极权主义尚无法产生,罗伯斯庇尔集团是一个狂热的暴民政治集团,拿破仑是军事独裁者,二者至少在目的和原则上拥护个人自由并保护私有制(如拿破仑的《民法典》就是代表),而极权主义是反对一切自由和私有财产的(只有控制了社会财产,才能保证每个人都只能依附于国家机器)。

极权主义必须符合几个标准:高度专制的警察国家、通过科技手段对每个社会成员实行监控、禁止一切异端思想并且强迫每个人“自愿”参与权力意志发起的种种“运动”,这种制度是人类历史上危害最大的制度,因为其在发展过程中将依次摧毁社会道德、思想、文化、经济,最后将一切社会凝聚力都破坏殆尽,最终才是自身的崩溃,其败亡后留下的道德破产、经济崩溃、社会动荡、思想混乱将影响一代乃至几代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极权主义的灭亡仅仅是其危害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以下是引用不屈的江南 在第10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10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不屈的江南 在第102楼的发言:
......

很同意这个政治定律。

但是不完全同意有关种族的说法,说是民族可能跟好一些,因为西方民族也不一定就表现的很好。

比如法兰西民族,他们在法国大革命中的表现也极其糟糕,不亚于我们的WG,完全符合你所说的“思维单一化、不懂妥协为何物,因此爱走极端、缺乏理智”。不过,这也完全符合你所说的:“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政治定律:当政治风向标长期被强力压在一侧时,怀有改革意愿的人就会更加渴望转向另一侧。”

但是还有另一个问题,原文不记得了,大致意思是:革命并不是在情况最糟糕的时候爆发,而恰恰是在改良刚刚开始的时候爆发,因为这之前人们不知道事情变好是个什么样子,现在人们感到了希望,会更迫切的要求变革。

我一直支持TG,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中国走向自由,必须坚持D的领导,一定要防止法国大革命式的暴民政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是中国走向民主的康庄大道,至少现阶段如此。

法国大革命走向暴民政治并不完全是国内因素,专制主义强大只是原因之一,外国干涉才是根本原因。

在外国干涉军入侵下,法国社会迅速由革命激情陷入恐慌,然后由恐慌陷入愤怒——巨大的外在威胁往往会促使社会内部矛盾爆发,因此“革命者”们开始将每一个人都视为潜在的敌人、叛徒和特务。而为了抵抗外敌侵略,革命者得以建立了庞大的军队和秘密警察,并有了利用暴力机器对付公民的可能。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不能完全说服我,革命恐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外国进行干涉前还是干涉后?(我真的对那段历史不熟悉)

我倒是觉得革命恐怖是加剧外国干涉的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原因),处死玛丽·安托瓦内特必然会引起奥地利的极大愤慨(尽管我知道这时候奥地利已经干涉过了,但是这种行为确实是火上浇油)。

另外,利用所谓的外国势力干涉的谣言或者所谓的国家处于危机状态作为借口来进行恐怖行动,这样的例子更应该提起我们的警惕(比如WG比如纳粹)

从理论上讲,革命恐怖在立宪派倒台、路易十六一家被杀后就开始了。但外国入侵的深化让法国革命恐怖急速升级,最终变成一种全民狂热。而全民狂热导致的暴民政治必然成为新专制主义的基础。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雅各宾派对海地的干涉,雅各宾特派员在这片法国前殖民地上的疯狂杀人行为甚至让卢维图尔都无法理解,因为他们的行径最终演变成了对全岛的白人居民和黑人伏都教信徒的有组织灭绝,而理由仅仅是白人都曾经是奴隶主,伏都教很反动。值得庆幸的是,当时法国仅仅开始了第一次工业革命,没有极权主义的诞生土壤,如果这一切发生在20世纪,法国走向极权主义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一切走向全民狂热的暴民政治最终会剥夺每一个人的自由,这也是WG和拳匪对中国最大的危害。

 以下是引用不屈的江南 在第10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10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道无及 在第100楼的发言:
......

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网上看到中国自由派人士很多而且他们的一些观点甚至比西方右翼更激进?

而象西方那样的民主社会主义左翼的观点却很少看到?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政治定律:当政治风向标长期被强力压在一侧时,怀有改革意愿的人就会更加渴望转向另一侧。

苏联灭亡时的情况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出于对长期低效的计划经济的深恶痛绝,俄国经济学家制定的方案甚至让萨克斯都感到惊讶莫名。另外,种族原因也是其一,东方人的思维单一化、不懂妥协为何物,因此爱走极端、缺乏理智。

首先,谁能解释一下什么是“民主社会主义左翼”?我觉得他的意思应该不是戈尔巴乔夫那套,似乎是指德国的DieLinke那种东西?

中国左派绝对比右派激进,看看乌有之乡,再看看猫眼看人,很明显,前者胆子更大,更加胡说八道。

虽然我常常被骂作美分,其实,按照铁血的标准,骂我欧分更合适,实际上我对美式民主既不了解,也不支持,我比较喜欢的是德式民主,左中右相对平衡,而且什么颜色的都有,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政党(别的不说,光德共就有两家分号,不过老百姓不支持,Die Linke 算是半拉德共,在议会弄给百分之十几的席位还是很容易的)。

在德国政坛,政治上的平衡,不是靠观点的激进程度来平衡,而是靠支持的人数来平衡。比如,美国那帮占领华尔街的小愤愤们不过是要将银行国有化,而人家德共不但要求将一切大的康采恩国有化,而且干脆要求结束资本主义制度,这个够激进吧?但是老百姓不支持他们,德国人经历过东德,知道这帮家伙上台了会是什么下场,德国人又喜欢反省历史,不像咱们中国人这么记吃不记打,自然不会再选这帮杂碎。

现在德国的例会,中右的CDU基民盟有237个议席,中左的SPD社民党有146个议席,自由派FDP自民党有93个议席,东德留下来的左派DieLinke有76个议席,搞环保搞和平的 Die Gruenen绿党有 68个议席,我觉得这就挺好的,当然了,SPD的议席相对有些少了,不过这也与德国经济状况不错有关,如果德国经济糟起来,SPD超过CDU也是很正常的。

党派相对多一些(但是也不要搞得像民国初期和魏玛共和国初期那么夸张),比较容易平衡社会各个方面的意见,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可以逼迫几个政党联合执政以获得绝对多数。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戈尔巴乔夫确实是推行民主社会主义的,但在819叛乱后,右翼激进派(激进民主派)迅速坐大,将中间派(民主社会主义派)从政治进程中排除,导致了苏联的最终崩溃。如果没有819,新联盟条约将在8月20日签署,苏联将进行的是相对温和的改革,而非高度激进的休克疗法(休克疗法事实上也仅仅在俄国才激进,在波兰、委内瑞拉和爱沙尼亚都很成功)。在戈尔巴乔夫的计划中,私有化将在国家调控下缓慢完成,从出售中小型企业、向国企员工发放股票开始,逐渐建立现代自由市场。但819叛乱导致了俄国民众完全丧失了对苏共政权的信任,这一计划自然无法实施了。而激进右翼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彻底抛弃了国家干涉。

在德国国内的政治光谱中,原西德的社民党才算是标准民主社会主义(维利.勃兰特曾经是社会党国际领袖),从东德前执政党脱离出来的政党相对西德社民党更左一些。不过统一社会党本质上是旧德共残余与社会党媾和的产物,在冷战中走向更加激进的“左”侧完全是苏联影响。

 以下是引用不屈的江南 在第10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10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道无及 在第100楼的发言:
......

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网上看到中国自由派人士很多而且他们的一些观点甚至比西方右翼更激进?

而象西方那样的民主社会主义左翼的观点却很少看到?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政治定律:当政治风向标长期被强力压在一侧时,怀有改革意愿的人就会更加渴望转向另一侧。

苏联灭亡时的情况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出于对长期低效的计划经济的深恶痛绝,俄国经济学家制定的方案甚至让萨克斯都感到惊讶莫名。另外,种族原因也是其一,东方人的思维单一化、不懂妥协为何物,因此爱走极端、缺乏理智。

很同意这个政治定律。

但是不完全同意有关种族的说法,说是民族可能跟好一些,因为西方民族也不一定就表现的很好。

比如法兰西民族,他们在法国大革命中的表现也极其糟糕,不亚于我们的WG,完全符合你所说的“思维单一化、不懂妥协为何物,因此爱走极端、缺乏理智”。不过,这也完全符合你所说的:“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政治定律:当政治风向标长期被强力压在一侧时,怀有改革意愿的人就会更加渴望转向另一侧。”

但是还有另一个问题,原文不记得了,大致意思是:革命并不是在情况最糟糕的时候爆发,而恰恰是在改良刚刚开始的时候爆发,因为这之前人们不知道事情变好是个什么样子,现在人们感到了希望,会更迫切的要求变革。

我一直支持TG,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中国走向自由,必须坚持D的领导,一定要防止法国大革命式的暴民政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是中国走向民主的康庄大道,至少现阶段如此。

法国大革命走向暴民政治并不完全是国内因素,专制主义强大只是原因之一,外国干涉才是根本原因。

在外国干涉军入侵下,法国社会迅速由革命激情陷入恐慌,然后由恐慌陷入愤怒——巨大的外在威胁往往会促使社会内部矛盾爆发,因此“革命者”们开始将每一个人都视为潜在的敌人、叛徒和特务。而为了抵抗外敌侵略,革命者得以建立了庞大的军队和秘密警察,并有了利用暴力机器对付公民的可能。

 以下是引用道无及 在第10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9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理想中国人 在第95楼的发言:
西方叫民主政治,我们叫群众路线。

二者不能等同。

“群众路线”与民主政治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往往是缺乏规范、具有先天暴民政治倾向的(至少在实践中往往出现这种倾向),后者则是建立于法治与公民社会之上的。

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网上看到中国自由派人士很多而且他们的一些观点甚至比西方右翼更激进?

而象西方那样的民主社会主义左翼的观点却很少看到?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政治定律:当政治风向标长期被强力压在一侧时,怀有改革意愿的人就会更加渴望转向另一侧。

苏联灭亡时的情况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出于对长期低效的计划经济的深恶痛绝,俄国经济学家制定的方案甚至让萨克斯都感到惊讶莫名。另外,种族原因也是其一,东方人的思维单一化、不懂妥协为何物,因此爱走极端、缺乏理智。

5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