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袖珍战列舰覆灭三部曲

孙毅君 收藏 45 20757
导读:60多年前,正当盛年的“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风光无限。它凭借33门火炮和8具鱼雷发射管,独自扼守南大西洋的水面交通要道,成为二战初期恶名远播的“海上杀手”。虽名为“袖珍”,但其火力却大大超过了一般的重巡洋舰。厚重的装甲使它能抵挡203毫米巨炮的轰击。一旦失手,它又能开足马力,以28节的高速溜之大吉。对盟国海军来说,这艘袖珍战列舰就是一头凶恶、灵活的“海上鳄鱼”,神出鬼没地威胁着海上的运输船只。   1939年12月2日,南大西洋海域,“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沉重的舰艏划开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0多年前,正当盛年的“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风光无限。它凭借33门火炮和8具鱼雷发射管,独自扼守南大西洋的水面交通要道,成为二战初期恶名远播的“海上杀手”。虽名为“袖珍”,但其火力却大大超过了一般的重巡洋舰。厚重的装甲使它能抵挡203毫米巨炮的轰击。一旦失手,它又能开足马力,以28节的高速溜之大吉。对盟国海军来说,这艘袖珍战列舰就是一头凶恶、灵活的“海上鳄鱼”,神出鬼没地威胁着海上的运输船只。


1939年12月2日,南大西洋海域,“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沉重的舰艏划开波光粼粼的海面,无声无息地寻找着下一个猎物。舰长朗格斯道夫上校直直地盯着远处的海平线,默默地想着心事。从8月底离开家乡威廉港进入南大西洋阵位后,“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频频袭击英国的海上运输船队,击沉船只总吨位4万余吨。“到底是7艘还是8艘?”朗格斯道夫上校心里有些拿不准。不管7艘还是8艘,这几条永沉海底的运输船让“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名声大噪。只要这艘袖珍战列舰出动,在它航程之内的任何运输船只都不再安全。一时间,“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的恐怖阴影笼罩着整个南大西洋。


恼羞成怒的英国海军派出一支大舰队,在“艾克塞特”号、“阿贾克斯”号和“阿基里斯”号3艘重巡洋舰率领下对“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展开围追堵截。想到这里,朗格斯道夫上校心中微微一沉:在冰冷的南大西洋,自己毕竟势单力孤,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个疏忽就被敌人缠上了。


空中的轰鸣声打断了朗格斯道夫上校的思绪,一架单翼的阿拉道Ar-196水上飞机正准备降落,那是早些时候从舰载弹射器上发射出去的侦察机。


“难道有什么发现?”朗格斯道夫上校嗅到了战斗的气息。


飞行员带回来的情报让舰上的人员又一次品尝到了战前的紧张:前方不远处发现目标。经过比对照片,这是万吨级货轮“多尼克星”号!那可是一条从未遇到过的“大鱼”呀!德国战舰上顿时警报声大作。


十几分钟后,“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的左舷方向果然出现了“多尼克星”号巨大的身影。朗格斯道夫上校命令信号兵发出灯光信号,命令“多尼克星”号上的人立即弃船,同时命令己方救援兵放下救生艇,接应货轮上的人。朗格斯道夫的作战信条是很“绅士”的:我们的目标是船,不伤人命。


“多尼克星”号的船员们湿淋淋地挤在救生艇上,呆呆地注视着越来越远的“多尼克星”号。德国战舰上的3联装280毫米主炮将黑洞洞的炮口缓缓地对准自己的猎物。伴随着低沉的发射声,数枚304公斤重的炮弹齐齐击中了“多尼克星”。巨大的爆炸几乎把它撕成两段。几分钟后,这艘万吨巨轮就消失了身影,水面上只留下一滩油渍。在“多尼克星”号船员的泪水中,“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在战绩簿上又风风光光地添了一笔。


厄运


猎人也有成为猎物的时候。“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的风光很快就到了头,紧随而来的是无法逃脱的厄运。1939年12月13日,一直紧追不舍的英国舰队终于将它围了起来。


得到瞭望哨的报告,朗格斯道夫上校长叹一声:“上帝站到他们那边去了。”他抬头看看高大的主桅,那上面本该有一部雷达天线,能探测到15公里外的目标,那是“元首”亲自下令安装的。“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是第一艘享受如此待遇的德国战舰。在侦察机不能起飞的黑夜,雷达能清楚地勾勒出敌人的方位,帮助自己尽早作好或打或逃的准备。但为了保密,雷达天线在白天是要卸下来的。“要是有雷达,这几艘英国巡洋舰又能奈我何!”


沮丧的朗格斯道夫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有条不紊地下达了准备战斗的命令。“凭着‘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的装甲和速度,这次也许还能摆脱这帮讨厌的家伙。”舰上水兵忙碌的身影让朗格斯道夫上校仿佛找到了依靠,冰冷的心慢慢地暖了过来,“希望还是有的。”


德国战舰和英国舰队终于在乌拉圭港口蒙得维的亚附近的普雷特河**上了手。“艾克塞特”号、“阿贾克斯”号和“阿基里斯”号重巡洋舰布成“品”字形战阵,向“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猛烈轰击。德国人也不甘示弱,前、后两座主炮塔的6门280毫米大炮和船舷的8门150毫米副炮全力还击,舰艉甲板上的两座4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也频频向敌人发射鱼雷。海面上一时炮声隆隆,水浪冲天。


厚厚的装甲救了德国战舰一命。“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硬碰硬地抗住了几发直接命中的英国炮弹,舰体虽然受伤,但影响不大。水兵们奋力抢修、开炮。他们都清楚,自己是没有后援的,除了拼命,就只有祈祷上帝网开一面了。


又一发203毫米炮弹击中了德国战舰的前甲板。迸飞的弹片擦破了朗格斯道夫上校的额头,一缕血丝缓缓地流下来。“看来这次凶多吉少。”朗格斯道夫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中暮色渐起,黑夜在不知不觉中临近了。上校心里一喜:“我们还有机会!”


这是一个真正的黑夜。乌云和硝烟把交战的区域包裹得严严实实,海面上黑漆漆的。朗格斯道夫下令严禁灯火。英国人失去了目标,只是偶尔盲目地开上几炮。德国人在雷达的引导下,找准英国舰队的缝隙,居然钻出了包围圈。但舰体的几处重伤让他们的战舰步履蹒跚,跑是跑不远的,那又到哪里去呢?看着海图的朗格斯道夫盯住了不远处的蒙得维的亚港。


自沉


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是一个中立港口。根据国际法,英国人是不能进入港口攻击德国人的。受伤的“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似乎找到了不错的避难所。


但德国人的高兴是短暂的。维修人员报告,修好“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需要两周时间,可是国际法规定交战方舰船只能在中立港口停留72小时!英国人的军舰在港外转来转去,就等着德国人出来。“72小时后该怎么办呢?”朗格斯道夫心焦如焚。


不得已,朗格斯道夫舰长穿戴上全套的军礼服,上岸去见蒙得维的亚市长。他放下帝国军官的架子,乞求乌拉圭人延长停留时限,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了。“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的全体舰员停下了手头的工作,默默地目送自己的舰长。中午时分,舰长脚步沉重地回到了舰上,木然地扫视了一下忙碌的水兵,向舰长室走去,往日挺拔的背影显得有点佝偻和沧桑。大家心里明白,乌拉圭人拒绝了舰长。


一天,两天,三天,德国人虽然知道没什么希望,但还是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奇迹终究没能创造出来。12月17日,“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进入蒙得维的亚港的第4天,也是72小时期限的最后时刻,舰伤修复工作大部没能完成。


朗格斯道夫上校把手下官兵召集到甲板上,作最后一次训话,随后又为阵亡的官兵举行葬礼。面对白布包裹的年轻尸体,朗格斯道夫上校抬起右手行了他一生中最后一次德国传统海军军礼。几位细心的军官注意到,他们的舰长没有行纳粹的举手礼。


葬礼过后,朗格斯道夫舰长宣布船员遣散。大家一片哗然。德国人内心的骄傲让他们无法就这么离开自己心爱的战舰。朗格斯道夫待大家安静下来,简洁地说道:“这是命令!”


遣散工作迅速而有条理。除阵亡的38名官兵,余下的近1000名舰员分乘小船上岸,向阿根廷等地散去。


12月18日清晨,“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驶出蒙得维的亚港。8时44分,站在救生艇上的朗格斯道夫上校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战舰,按下了遥控起爆器。早已装在舰上的炸药轰然爆炸。遮天蔽日的浓烟瞬间吞噬了不可一世的“海上杀手”。纳粹德国海军的“皇后”自沉了。


第二天晚上,朗格斯道夫上校给德国驻阿根廷大使写了一封诀别信,托付他妥善安排散入阿根廷的“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战舰上的水兵。写完信,朗格斯道夫上校掏出手枪,呯然自毙,追随他的战舰去了




“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袖珍战列舰覆灭三部曲

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4楼yuyuku

死也要死的有尊严。这点真是值得赞颂。如果他们不是纳粹。。。他们没准会流芳千古。但是历史不容假设,他们始终是站在了非正义的一面。可惜了。。。一群颇具骑士精神的军人,却服务于一个失去了理智的国家和一个丧心病狂的国家元首。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