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毛泽东蒋中正二人“同居”两夜一日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一场在中国近代史上称得上是最高层的宴席,只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便宣告结束。天色已晚,主人“盛情”地留毛主席等人住在林园。

林园有几幢在当时称得上豪华的楼房,毛泽东被安排在二号楼,周恩来、王若飞住在三号楼。

未等毛泽东等人走进房间,陈龙等人已经把住房的一切陈设都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接着周恩来又进房间检查一次,他看了床上、床下,连枕芯也取出来看了看,嗅了嗅,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

“从现在起,你们要保证这里不要离人,”周恩来严肃地作交代,“也不要让别人进来。”

陈龙对警卫工作做了认真的分工,在警卫毛泽东住处的同时,还要派人去警卫周恩来和王若飞的住所。

毛泽东来到屋中风趣地对大家说:“我们真是深入虎穴了,看这次能不能弄点儿‘虎子’回去。”大家都笑了。周恩来朗声说道:“我看只要努力,总有可能。”

“在老虎身边睡觉,你们怕不怕?”毛泽东环顾大家问道。回答这句话并不难,喊一声“不怕”比什么都容易。可是要说真心话--大家都有点儿七上八下的。

“我原来是有点儿怕的。”毛泽东语气轻松地说,“既然人家如此‘热情’招待,我觉得跟老虎挨得近了,反而有安全感。这叫‘旅途劳顿,休息一日’,就住一两夜吧,以后还是要回红岩村去。”

“跟老虎挨得近了,反而有安全感”,这是一句充满辩证和哲理的话,陈龙觉得心里受到鼓舞。

“住就住!看看他敢怎样。”陈龙看毛泽东已经上床,便把龙飞虎叫到房外,愤愤地说道。舒光才被安排在毛泽东房间打地铺。

颜太龙、齐吉树重点照顾周恩来、王若飞住的那幢楼。陈龙和龙飞虎就在毛泽东房间外面的沙发上假寐。假寐就是闭着眼睛,让耳朵来捕捉四周可疑的声音。

半夜时分,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几名巡逻宪兵走到楼前。陈龙和龙飞虎微眯双眼,装着打鼾,双手都慢慢地伸到衣中,摸到了顶着子弹的枪柄。

脚步声停止了,宪兵们隔窗驻足向里面观望。偏偏这时,一群蚊子飞到陈龙和龙飞虎的脸上,尽管咬得令人难以忍受,为了表明睡得香甜,却不能用手去轰。

脚步声渐渐走远了,陈龙和龙飞虎长吁了一口气,睁开眼睛,驱赶着成群的蚊子。天快亮的时候,又走来一队宪兵,两个人又装了一阵熟睡,直到宪兵离去。

天终于亮了,不眠之夜总算熬了过去。毛泽东走出房间,信步向院心走去。

陈龙陪着毛泽东踏着小路,向埋葬着国民党政府前主席林森的那片树林深处走去,龙飞虎、舒光才在距离十多步的后边跟随着。

刚走过林森墓,前面走来几个人,为首的是蒋介石,他也是早晨出来散步,呼吸新鲜空气的。谁也未料到这两个人会在这条狭路上相逢。

起初,双方都因突然和意外而显得有些尴尬。但是,两位政治家很快掩饰了这种情绪,向对方伸出了手。

不远处有一个圆形石桌,几个石礅,两个人互相谦让几句便走过去坐了下来。

陈龙和跟随蒋介石的三个卫士都退到两侧,相互留神地注视着对方。他们成了国共两党领袖首次谈判的目击者。

毛泽东和蒋介石先谈天气,都说天气很好。接着又问对方起居情况,都说昨夜睡得很熟(这两个观点双方倒是完全一致)。

接着蒋介石说起今天的日程安排,上午由张治中来商谈会谈程序。下午他将率政府谈判代表与中共代表首开谈判……

因为29日下午的谈判结束得很晚,毛泽东仍然住在林园。

陈龙和警卫人员在白天没有机会合眼,夜里只能假寐,还要巡逻,只要毛泽东在这里住一天,就要坚持这样做一天,至于这样下去,身体是否能够支持得了,谁也未去考虑,因为这是保卫主席安全的需要。

吃过晚饭,毛泽东在灯下看报,陈龙坐在主席对面,从这里还可以望见楼前的院子。突然,电灯灭了,整个楼里一片漆黑。陈龙立即站到毛泽东身边,在外面警戒的龙飞虎、舒光才也疾步跑进屋中,环站在主席的周围。

来到重庆,陈龙就听说过,重庆是“天不晴、路不平、灯不明”,但是,在总统府里停电,这倒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刚刚点上蜡烛,窗外便闪过几道手电光,影影绰绰看见几个彪形大汉朝这边走来。陈龙低声命令:“注意!”几个人同时伸手握住了腰间的枪柄。

有人在门外粗声粗气地喊了声:“报告!”

毛泽东轻轻挥了下手,陈龙应了一声:“请进。”一个全副武装的侍卫官阔步走了进来,敬了个举手礼:“蒋主席来看望毛先生。”

毛泽东微微一笑:“欢迎!”说着站了起来。可是这位侍卫官还不退回,他站在那里打量着陈龙等人:“毛先生在这,请其他各位回避一下。”

陈龙不满地盯了他一眼,身子却向主席靠近了一步。毛泽东泰然地向龙飞虎和舒光才挥了一下手:“你们出去吧。”

龙飞虎和舒光才对毛泽东的话有些不解,迟迟不动。毛泽东又挥了一下手,笑着说:“你们不出去,人家可能不敢进来。”

显然,他们已经知道这些警卫人员都是身带双枪的神枪手。龙飞虎又望了望陈龙,陈龙暗暗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只得怏怏退出。

陈龙一直站在毛泽东身边,作为秘书,他是有理由留下的。窗外、门外已经站满了警卫宪兵,几个侍卫官簇拥着蒋介石走了进来。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就像方才突然熄灭一样,电灯又突然亮了。陈龙明白了,这是蒋介石(要不就是他手下的人)有意搞的一套鬼把戏,无非是给毛主席一个“下马威”!

“卑鄙!”陈龙在心中暗骂一句。

30日早晨,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等人乘车离开林园前往市区。两天一夜,警卫人员没打一个盹,他们是靠着耐力、意志和对领袖的忠诚才熬过来的。

脑袋发沉,干涩的两眼起了红丝,两夜一天,陈龙一直处在极度紧张和担心之中,说来倒也奇怪,直到现在仍毫无困意。他觉得睡觉这个生理需要好像已经不存在了。

林园,留在陈龙的印象中是一座危机四伏的魔宫。

延伸阅读:陈龙小传

陈龙陈龙,原名刘汉兴,1910年生于抚顺。10岁随全家迁移到东宁,幼年读过几年私塾,熟悉《岳飞传》、《杨家将》等小说的人物,从小就立志为将,杀敌报国。1926年,中学毕业后。即参加东北军,在二十一旅六五九团当兵,不久即选送吉林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军事。1928年毕业后,当过排长、连长,一直驻守在牡丹江和附近的铁路沿线。

“九·一八”事变后,刘汉兴目睹大好山河沦入敌手,心中已萌动抗日雄心。1932年,刘汉兴率部参加吉林自卫军,被任命为第二旅第三团第二营营长,后升任第三团团长,旋即奉命在镜泊湖与日寇展开一场恶战。经过半年多的血战,他以军人的思考意识到,没有充分后勤补给的尴尬处境,心中十分苦闷。他的部下甚至劝他落草为寇, 当一名山大王。刘汉兴当然不为所动,他难以想象,一旦成为乌合之众,如何将日寇逐出中华。恰于此时,他的部队与救国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周保中所率部队相逢。从此,刘汉兴走上抗日正途。

刘汉兴指挥过几次漂亮的战斗,显现了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因此,被周保中将军派往原救国军将领柴春荣部任参谋长。1934年,经周保中、王润成介绍,刘汉兴光荣地参加中国共产党。1935年,刘汉兴调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参谋长。1935年,根据第二军的部署,刘汉兴带领三团、四团,离开东满向吉东的东宁、安宁进发,协同周保中领导的五军对敌作战,开辟游击区。1936年,中共东满特委书记、第二军政委魏拯民自苏联归国,在安图召开会议,将原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刘汉兴仍任参谋长。

安图会议后,刘汉兴率第二师继续在绥宁与第五军配合作战,多次重创日伪军。1936年,刘汉兴被派赴苏学习。刘汉兴进入莫斯科东方殖民学院学习后,根据陈潭秋的建议,将名字改为陈龙,此后,沿用至逝世。1939,陈龙以优异成绩毕业,归国后,被分配至延安,任中央社会部治安(侦察科长)肩负反奸防特保卫党中央及领导人的重要任务。

1945年,陈龙担任中央社会部第三室(除奸) 主任。同年,他与龙飞虎扈从毛主席飞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谈判其间的43个昼夜陈龙寸步不离毛主席。“二龙护驾”的故事留很久。回延安之前,周恩来曾希望他出任南方局社会部长,他婉言辞谢,一心想回到魂牵梦萦的东北大地。毛主席得知后,十分赏识陈龙的想法,打破一向不送礼品的习惯。破例将在重庆时,郭沫若送给他的欧米加手表转赠给陈龙。

在东北,陈龙先后担任北满分局社会部长、北满军区社会部长、松江省委常委、哈尔滨市公安局长。在他们的领导下,一举扑灭了国民党第二十七军、东北先谴军与反动会道门勾结策划的“八·二八”暴动,受到党中央和社会部的通电嘉奖。1949年12月,陈龙担任南京市公安局长。在此期间,南京市公安局破获了国民党撤离南京时留下的庞大的特务网,取得重大成绩。

1950年11月,担任公安部政治保卫局(一局)局长。在这一重要岗位上,陈龙提出了侦察工作“立足国内,着眼海外”的设想,得到罗瑞卿部长的赞同和支持。按照该设想,陈龙深入研究,在全国大力开展了海外派遣工作,先后部署指挥上海市、北京市、天津市等地方公安部门侦破了一系列大要案,使得海外潜入和国内潜伏的敌特分子纷纷落网,一举摧毁了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民党保密局苦心经营多年才建立起来的海外间谍网。

1952年4月,升任公安部副部长。1954年6月,去苏联治病。同年秋返回北京。后去大连疗养。1958年10月不幸病逝,时年仅48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