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消费风波:哥抵制的不是茅台而是“公款茅台”


茅台消费风波:哥抵制的不是茅台而是“公款茅台”

新闻背景


贵州省委书记:作为中国人不应该抵制茅台。“有的地方说不能上茅台,但不上茅台,上一瓶进口的拉菲,会比茅台高得多。上一碗鲍鱼多少钱,上一碗鱼翅多少钱?国家一定要始终贯彻勤俭节约,不倡导过度公款消费,但必要的、正常的、合适的市场消费、市场经营行为,我们是不反对的。”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说。


资料图


记者调查


区政府一年接待用掉100箱


茅台内部人士透露,每年直接销售给政府部门的茅台酒占总销量的15%左右,茅台酒在贵州的销量也占到总销量的10%左右。


贵阳市下属一个区政府办公室的负责人表示,该区政府办一年的接待大约最少需要100箱以上的茅台,每箱12瓶,一年消耗大约是1200瓶以上。如果算上党委、人大和政协四大班子中其他三家单位,消费总量还应高于这个数字。


另一个区的工作人员提供了一份向茅台酒厂调酒的申请。该申请显示,该区政府部门一次就要120箱茅台酒。这位人士还表示,每年该区政府打报告向茅台酒厂要酒大约2到3次,每次都是100多箱,算下来每年要酒300箱左右。该人士还表示,由于茅台酒的涨价,该区也曾经想更换接待用酒,用本地的老土酒来代替,可是客人来了还是不认(别的品牌),没有办法还是只能喝茅台。


在茅台酒的产地贵州仁怀市,一名副市长表示,对仁怀来说,来的都是客,如果客人来了不拿地方最好的酒来招待,客人就会说主人不真诚,商务谈判也可能会进行不下去。该副市长介绍,该市招待重要的客人用的主要是茅台酒。而重要客人的标准,就是地位在仁怀市之上的党政部门。


微言大义


@严明之围脖嘲讽道:如果是花他自己的钱,当白开水喝都不关我事。


@影师方明子质问:有本事你卖到国外去,赚外国佬的钱,国内有多少人喝得起你的酒,还骄傲?


@simbaflower愤恨地表示:消费心态也要逐步成熟,不是个人行为,跟社会文明经济繁荣都相关。对茅台的跟风不成熟,茅台这种不接地气的做法也不配称做国酒。不喝茅台会死人吗?


@烟花漂流客则认为:茅台本身就是没有错,一定程度上来说确实如伏特加之于俄国,龙舌兰之于墨西哥波尔多之于法国。但错就错在茅台被腐败亵渎,被权利糟蹋。错就错在腐败无监督的权利。


@博思广益坦言:一个真正喜欢酒的人,他可以独饮,可以与家人共饮,可以与酒友尽兴地饮,而在所谓的应酬场合堆着笑脸、说着客套、吵吵杂杂,如何品酒?茅台拉非只是道具,人际功力才是目的。


媒体言论


人民网:哥抵制的不是茅台,是“公款茅台”


文/乔志峰


众所周知,现如今茅台之所以名声不佳,是因为它已经成了公款吃喝的“标志物”——全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在受访时表示,现在公款吃喝多数都有茅台,这些资金都是通过做假账解决的,政府节俭点一年可省几千亿。随着公款吃喝风的日益猖獗,茅台也水涨船高不断涨价,甚至出现了国内茅台价格高于国外价格的怪相。这难免让公众生出“茅台是否在借腐败牟取暴利”的怀疑。


有几个问题想请教领导。其一,公款吃喝属于“必要的、正常的、合适的市场消费、市场经营行为”吗?其二,公款消费一定要上酒吗?一定要上鲍鱼和鱼翅吗?茅台和拉菲是“非此即彼”的必须选项吗?其三,喝瓶酒动辄数百元甚至上千元,如果不算“过度公款消费”,难道是在“贯彻勤俭节约”?


官员力挺茅台,甚至不惜为此替公款消费辩护,其实一点都不难理解。茅台对贵州意义非凡。2011年,茅台集团销售收入240多亿元,利税180多亿元,上交税费94多亿元,在贵州财政收入中占7%,增加了就业,带动了农民增收和服务业发展。官员当然要护着茅台。据媒体报道,栗战书的话让在座的全国人大代表季克良鼓起掌来。季的另一个身份是贵州茅台集团名誉董事长、技术总顾问。但是他却没有回应中国青年报记者的另一个问题:“到底有多少茅台酒被各级政府采购走了?”


不管承认不承认,茅台酒跟公款吃喝早就结下了不解之缘。这对茅台而言确实有点“冤”。而茅台应该做的,是老老实实造酒、老老实实做生意,不要刻意去迎合某些畸形需求,更不要借机自抬身价赚公家钱。这两天,茅台酒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之一,全国政协委员林嘉騋还向大会提交了《关于禁止使用公款消费茅台酒的提案》。很显然,大家抵制的不是“茅台”,而是“公款茅台”,是公款吃喝、贪污腐败的丑陋现象。请不要偷换概念,请不要将两者混为一谈以期“浑水摸鱼”。靠公款支撑的暴利是难以持久的,“为老百姓造酒”才是健康发展之道。


广州日报:不该拿公款吃喝替茅台解围


如果问今年两会“植入”了什么广告,非茅台莫属。在一个严肃的政治盛会上,一个白酒品牌被如此关注,堪称史无前例。几天来,围绕茅台话题,数个回合,渐成两大“学派”:茅台政治学与茅台经济学。前者以林嘉騋、李金华为代表,后者阵容有栗战书、慕德贵等。


政协委员林嘉騋先下“战书”《关于禁止使用公款消费茅台酒的提案》,帐外高呼“遏制公款吃喝,要用茅台酒做突破口”,贵州省副省长慕德贵应声“接招”,称“三公消费高不是茅台的错”。全国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再“添柴”:“现在我们公款吃喝,有几个不喝茅台的?这些钱从哪里来?”这次轮到一把手“上场”,为茅台解围。


一些地方是不是“不上茅台就上拉菲”不得而知,但以偏概全,以“没有最贵,只是更贵”的逻辑替茅台开脱是经不起推敲的。谁规定公款吃喝不上茅台就一定要上比茅台更贵的,而不是更便宜的,甚至是“无酒席”?至于政府采购与个人消费,根本就是两个不同概念,个人买茅台,哪怕不喝拿来泡脚,也是他的事,谁也管不着,政府采购茅台为什么老百姓有意见?很简单,政府采购花的是纳税人的钱,纳税人有权要求官员厉行节约,廉洁从政。


凤凰网就“你认为应该禁止公款消费茅台吗”进行了一项调查,截至8日19时40分,有89668人参与,其中73.7%的人认为“应该禁止”,18.0%的人选择“无所谓,不喝茅台也会喝别的”,而认为“不应该”的,只有7.6%。在公款吃喝达3000亿元规模,“省一省、紧一紧”一年就能“省下几千亿元”(李金华语)的语境下,民意指向是十分明确的。


官员背悖公众认知与政治逻辑,替茅台解围,恐怕更多基于这样的事实:茅台是当地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2011年该集团销售收入240多亿元,利税180多亿元,上交税费94亿多元,占该省财政收入的7%以上。茅台是一位“财神爷”,应该敬护,只不过基于官员的身份,对茅台只谈经济不讲政治是不合适的公众有理由相信,对公款吃喝态度暧昧,制止公款吃喝就无从谈起。


据媒体报道,贵阳市的一个区,仅仅政府办一年的接待用茅台最少需要1200瓶以上。如果再考虑其他几套班子,数字将会更加惊人。按1099元/瓶的专卖店价格计,这个区政府办一年就要喝掉131万元的酒!面对此等情势,单位采购茅台还“无可非议”吗?


吃喝可怕,更可怕的是对公款吃喝的严重性认识不足。许多官员认为,只要不装入个人腰包,公款吃喝不犯法,正是思想意识上的麻木,才有了中央三令五申也刹不住的歪风。但愿此番借茅台这个道具引发的政治话题,能够取得共识,为下一步治理扫除思想障碍。


支招


遏制公款消费 审计是“杀手锏”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扶贫开发协会执行副会长、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专家委员会委员林嘉向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禁止使用公款消费茅台酒的提案》,并列出了禁止公款消费茅台酒的四点具体建议。一时间,该提案引起了舆论关注。


林嘉认为,现在茅台酒实际流入市面上的不多,更多的则是流向政府、央企、国企。白酒类近年来价格涨速如此之快,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公款消费这个渠道没有被堵住。要从源头上禁止公款高档消费,审计就是一个杀手锏。如果不审计,则完全可以用公款消费报销,相关文件也只是一纸空文。从审计上来讲,应该加大力度,最好有文件出台,规定多少价值的高档酒不能消费,如果消费则由个人出钱,不能报销。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认为,茅台这些年价格上涨,公款消费占据了主流,因此应该限制公款消费茅台。


一名高端白酒业内人士表示,“在公款消费中明确禁止喝茅台”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我国的财政预决算制度不够合理,存在随意支出都可报销的弹性,那么就算禁止了公款消费茅台,也会有其他奢侈白酒代替。


一位酒类商贸公司销售人员说:“每月销售额都很大,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客户向我们反映茅台酒相应发票无法报销的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