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生物工程——一场新鸦片战争

yyyyylllllttttt 收藏 4 1050

转基因生物工程——一场新鸦片战争




您手中的这本书向您展示了一项既荒唐可笑又令人厌恶的宏大计划,尽管您不愿意相信,但很不幸,它的确是真的。本书真实地记录了一小撮英美“精英分子”意欲控制整个世界粮食链条的种种图谋。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追逐利润,而是以一种新的生物战争形式,实行种族灭绝和“人种改良”,以实现其大规模消灭几十亿人口尤其是亚洲人口的长期目标。


在我为本书中文版撰写前言的时候,世界正处于一场新的大规模粮食危机之中。自20世纪70年代初粮食大危机爆发以来,由于世界粮食库存达到历史最低点,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对冲基金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大肆投机,致使国际上小麦、大米、玉米和其他基本粮 食作物的价格翻了一番多。我可以毫不夸张地将其称为“一场新鸦片战争”,这场战争比起19世纪英国印度公司对中国发动的那 场鸦片战争更加恶毒,更具破坏性。


其实,我们早就可以预料到这场粮食危机必然会发生。由于嘉吉、ADM和邦基等美国跨国农业巨头的不断施压,美国和欧盟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输出地政府决定,彻底取消沿袭多年的粮食储备制度。在战争或粮食歉收的时候,粮食储备作为蓄水池是防止出 现灾难的重要保障措施。欧美各国政府之所以取消粮食储备,完全是因为国际粮食卡特尔不断鼓动的结果,即“以市场为导向的农 业”可以让私营的全球化公司 “更有效”地储存和供应粮食,通过“提高效率”来替纳税人节省每一分钱。这样一来,被粮食卡 特尔不怀好意地称为“粮山”的各国粮食储备便逐渐消失了。


粮食储备一经取消,人类便走向了依靠私营公司的粮食“零”库存模式,如丰田汽车生产公司的“即时库存”一般,这为未来埋下 了危机的种子。正是这群主张废除政府粮食储备的粮食卡特尔鼓噪说,汽车发动机排放的二氧化碳经过某些复杂过程造成了北极冰层融化、城市洪水泛滥。其实这并没有科学依据,但华盛顿和欧盟的政客们却对此言听计从,并着手对将农作物大规模转换成汽车 燃料进行补贴,发起了臭名昭著的“生物燃料革命”。


在整个欧洲,无论是德国、奥地利还是法国,到处可见成片成片的玉米和其他作物亭亭玉立,长势喜人。但是,这些粮食不是用来吃的,而是作为生物燃料用来烧的。农民们的内心深处虽然明白这种做法不对,但是在多年歉收之后,好不容易盼到市场需求旺盛 ,他们也就不再言语了。消费者受农业综合企业御用的纽约麦迪逊大街宣传机器的蛊惑,也就轻信了这帮子人从玉米中提取汽车燃料以替代汽油,有利于改善环境、减少污染的谎言。


总之,他们说服了美国农民改种玉米和其他作物,目的不是用作口粮,而是当作燃料烧掉。2006年,美国通过了一项新的法案,将大笔大笔纳税人的钱用于补贴种植燃料玉米。从此,这股改种风潮席卷了美国。


当前世界粮食市场正处于和平年代从未有过的紧张形势之中,数以百万公顷计的粮田却改作他用,用来生产汽车燃料,而这种燃料的排放物的毒性,比起汽油来还要大得多。这正是当前世界范围粮食危机的祸根。


这绝对不是一场粮食危机,而是一场政治危机。面对国家安全最基本层面的粮食安全所遭受的危机,各国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却坐视不管;应当担负起责任的媒体却屈从于实力强大、财力雄厚的资助者的威压,误导世界舆论,让人们相信这场危机不可避免;深 知内情的科学家们往往因为要从生物燃料行业拿到研究经费,也不得不保持沉默。有史以来,粮食价格第一次与石油价格挂上了钩。


尽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粮价飞涨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由于整个欧洲将大片农田用来种植生物燃料用作物,但是欧盟的委员们仍然拒绝重新考虑其生物燃料配额。世界银行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近期粮食价格的上涨至少有75%的原因直接与生物燃料有关,但这 份报告因美国的干预而没有发表。目前,从非洲到亚洲,由于粮价飞涨,抗议和骚乱此起彼伏,日益高涨。在这种情况下,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授权监管粮食储备的机构)近期在罗马召开了一次有关国际粮食危机的会议。会上,联合国粮农组织负责人将这 场危机归咎于“过度肥胖的美国人”,这些美国人比正常需求多消费了价值100亿美元的食物。2008年6月,在联合国粮食峰会上,一个又一个机构“尽职尽责、煞费苦心”,想出各种招数来无视这些显而易见的因果关系,他们这些丧心病狂的言行似乎无穷无尽,简直令人发指。伦敦《经济学人》在其封面文章中甚至带着兴高采烈的口吻宣称:“廉价粮食时代终结了”。


庆幸的是,并不是所有国家对美国粮食卡特尔的颐指气使都唯唯诺诺。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一直对维护国家粮食安全持非常慎重的态度。这是完全正确的,希望能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


至此,一出真真切切、令人毛骨悚然的戏剧即将拉开下一场帷幕。在这场粮价飙升的危机中,游说集团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 谎言”宣传攻势。它们宣称,转基因生物是解决世界粮食危机的唯一途径,这纯粹是无稽之谈。这个游说集团是由孟山都、先正达、杜邦先锋良种、陶氏益农、巴斯夫以及一小撮专利种子公司亲自领导授意的,专利种子又称转基因生物种子(GMO),或者好听 一点叫做“生物技术”种子。


正是这伙农业综合企业宣称,法国、德国,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由于转基因作物还未经真正独立的、长期可控的研究和测试,至今仍对种植转基因作物心存疑虑,但它们现在可以毫无顾忌地种植转基因玉米和其他作物,因为这些作物是用作燃料,而不是食用。这 简直是弥天大谎!由于农田里的转基因生物燃料玉米会随风将其种子传播到任何一块玉米田中,灾祸之源的潘多拉魔盒由此打开了。


“基因革命”


通过对各国政府和梵蒂冈当局施加巨大压力,农业综合企业清除了对动植物申请专利的障碍。它们的论点是,转基因生物能够持续提高全球粮食产量,减少除草剂和农药使用量。这纯粹是捏造的事实。


在过去40年里,粮食文化经历了全球化和工业化的“洗礼”,但很少有人认识到,这是一项长期宏伟计划的一部分。其根本战略就是将粮食生产转变为全球商业巨头们的卡特尔式农业。这个计划的设计师们甚至发明了“商业化农业”(agribusiness)这个术语来 描述他们消灭传统家庭式农户——世界粮食健康体系的核心,用大规模工业化粮食生产取而代之的狼子野心。


商业化农业“皇冠上的明珠”是一种人们称为“终结者”的专利种子,这是以阿诺德·施瓦辛格主演的渲染暴力流血的好莱坞电影命名的,这种种子具有特殊的专利特性。他们说服全世界的农民在购买孟810玉米、转基因大豆、转基因水稻等孟山都转基因种 子的同时,也购买转基因除草剂“农达”——草甘膦,这种除草剂会污染地下水,并具有致癌性等毒副作用。一旦落入孟山都等农业综合企业巨头的圈套,农民们将终身成为孟山都之流的新封建制度的附庸,为了获得新种子而听任其随意摆布,因为“终结者” 种子在一个收获季节之后会自我毁灭。


四家转基因巨头中有三家是美国跨国化学公司——孟山都、陶氏和杜邦。它们数十年来一直参与研发五角大楼绝密的生化武器。在越南播撒橘剂、二英与多氯化联二苯污染,以及事后故意隐瞒真相、推卸责任,凡此种种令人触目惊心,所有这一切都是这些公司 所为。现在,它们又来要求我们将人类赖以生存的种子遗产交由它们管理。


20世纪70年代,基辛格曾展望美国地缘政治的长期目标是:“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所有的人。” 到2008年,通过这三四家美国公司的不懈努力,它们正接近这一目标。这就是我将转基因生物的传播称为21世纪的“ 新鸦片战争”的原因。


转基因生物计划,正如本书所力图揭示的,并不是某些人花言巧语所宣扬的解决世界饥饿、推动科技进步,而是一小撮美国私营公司企图控制世界人口、控制人类粮食链条,进而最终控制我们日常生活的大阴谋,而这些美国私营公司在促进社会福利、人类进步 方面所留下的记录并不是无可挑剔的。


转基因生物计划直接牵涉美国政府,它是这一计划的发起者和积极参与者。它与孟山都共同持有终结者技术的专利。转基因生物计划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全世界,而不是为了让人类获得更好更多的粮食。中国和很多国家一直致力于抵制转基因生物的全球扩散, 已经成为抵制由转基因生物 “四害”控制全球粮食链条的中流砥柱。我深深地祈望,本书的出版能够在中国乃至中国以外的地方就我们面临的粮食危机掀起一场高水平的讨论,以防患于未然。即使不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应该也必须这 样做。




威廉·恩道尔2008年8月于德国威斯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