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岳家军第四次北伐突显骑兵的重要性《参赛》

立石000206 收藏 16 3493
导读:一、金国南侵 骑兵历来为兵家重视,攻城略地不可或缺,尤其与骑兵作战,公元一一二五年十月,金太宗下诏伐宋。谙班勃极烈完颜杲为都元帅,统领金军。完颜宗翰为左副元帅,与完颜希尹、耶律余睹等,自西京攻太原。宗望为南京路都统,与阇母、刘彦宗等自南京(平州)攻燕京。北宋,在徽宗、蔡京集团统治下,极度腐朽。新建的金朝正处在奴隶制向上发展的时期。腐朽的北宋王朝自然难以抵挡生气勃勃的金朝奴隶主以骑兵为主的攻击。十二月,宗望军到白河,大败宋军,宋燕京守将郭药师等降金,宗望进而围攻汴京。一一二六年正月,宋徽宗退位逃

一、金国南侵

骑兵历来为兵家重视,攻城略地不可或缺,尤其与骑兵作战,公元一一二五年十月,金太宗下诏伐宋。谙班勃极烈完颜杲为都元帅,统领金军。完颜宗翰为左副元帅,与完颜希尹、耶律余睹等,自西京攻太原。宗望为南京路都统,与阇母、刘彦宗等自南京(平州)攻燕京。北宋,在徽宗、蔡京集团统治下,极度腐朽。新建的金朝正处在奴隶制向上发展的时期。腐朽的北宋王朝自然难以抵挡生气勃勃的金朝奴隶主以骑兵为主的攻击。十二月,宗望军到白河,大败宋军,宋燕京守将郭药师等降金,宗望进而围攻汴京。一一二六年正月,宋徽宗退位逃跑,钦宗继皇帝位,派使臣向金朝求和。宗望提出宋割让太原、中山、真定三镇,派亲王作人质,宋对金称侄,钦宗一律接受,金兵胜利回师。宗翰军围攻太原,太原军民坚决抵抗。二月,宗翰军攻下隆德府。三月,宗翰回兵西京,银术可围攻太原。八月间,金太宗再次发兵南侵。宗翰为左副元帅,宗望为右副元帅,分别自西京和保州南下,计划在开封会合。九月,宗翰军猛攻太原,宋太原知府张孝纯在城破后降金。宗翰经隆德府、泽州向开封进军。宗望军攻占真定府,又渡河攻下临河、大名等县。十二月,宗翰、宗望两军会合在开封城下,宋钦宗投降。一一二七年四月,金军俘掳宋徽宗、钦宗,并掳掠大批人口、财物而回,北宋宣告灭亡。时任河北兵马大元帅的赵构南渡,于公元1127年被众将拥立为皇帝,在南京即位{今商丘},是为南宋。金兵没有给予南宋喘息的机会,同年八月再次出兵攻宋,赵构望风而逃,弃南京奔建康{今南京},又弃建康逃到杭州。金兵一路追击,攻击杭州,赵构再次逃跑,直至乘船逃到海上,金兵捕获不得,把杭州洗劫一空后回师攻略江苏。赵构君臣得以喘息,上岸后收复杭州并落脚,中原是回不去了,也便做为临时首都使用,改杭州为临安,意为临时安定之意,待北伐成功之后还都中原。

二、组建岳家军

金兵之所以进兵神速,攻势猛烈,与骑兵的快速机动分不开,以步兵为主的宋军行动缓慢,难以在短时间内集结重兵集团与之对抗,往往是宋军的援兵还未到城池便被金军攻下,即使到了一部分援军却被金军的骑兵冲击击溃,教训可谓深刻。在此期间,历练出一代名将岳飞,其亲手创建的岳家军是金兵的克星,以步骑结合的战术赢得了郾城大捷、颖昌大捷、朱仙镇大捷,消灭了金军主力,收复失地,直捣黄龙指日可待,可悲的是被赵构扼杀了,收复的失地重又被金军占领。岳飞,字鹏举,自幼习武,24岁时于公元1123年投军,历练成马上勇士,1126年金国大举伐宋,河北地区局势混乱,时年在刘浩军中效力,刘浩命岳飞招安吉倩,岳飞不负众望,招降吉倩及其部属三百八十人,因此补承信郎一职。1126年十二月,康王赵构接到宋钦宗的蜡书,在相州开河北兵马大元帅府。赵构为河北兵马大元帅,陈亨伯为元帅,汪伯彦、宗泽为副元帅。元帅府下编前、后、中、左、右五军,其中前军统制为刘浩,岳飞属刘浩前军。按蜡书的命令,康王元帅府的任务是火速赶往东京(今开封),解京师之围。岳飞奉命带领三百铁骑,前往李固渡侦察,与金兵相遇发生战斗,大败金兵,跟随刘浩解了东京之围。之后岳飞北上,入河北招讨使张所军中,借补“正八品修武郎”,充中军统领。张所很赏识岳飞,很快升岳飞为从七品武经郎,任统制。1127年,张所命岳飞入王渊部抗金,岳飞作战英勇,数败金兵,声威大震。王彦保守怯战,使得岳飞只能孤军奋战,岳飞缺军粮时又不肯相助。遂与之有隙,后复归宗泽,为东京留守司统制。宗泽死后,杜充代之,岳飞官复原职。三年,杜充将还建康。金军攻建康,杜充命诸将迎战,其他将领均失败,唯岳飞获胜。建康失陷,杜充降金,岳飞收拢本部人马及不愿降金的官兵,得人马三千余,其中骑兵八百多,自成一军,投入到抗金之中。兀术趋杭州,岳飞追击至广德境中,六战皆捷,擒敌将王权,俘叛军首领四十余。岳飞劝服王权,是指为己所用。岳家军驻扎在钟村,军中缺粮,将士们宁愿挨饿,也绝不扰民。金所籍汉军相谓曰:“此为爷爷军”,争相来附。岳飞军越战越勇,广筹钱粮,招降纳叛,官兵人数扩展到一万多人,其中骑兵一千多人。1130年七月,宋廷因原有的正规军“禁兵”已被战乱打散,重新编组新的正规军。将张俊所部组建为“神武右军”,韩世忠所部组建为“神武左军”,两人均为都统制。王所部组建为“神武前军”,陈思恭所部组建为“神武后军”,两人均为统制。岳家军在张俊所部,军号定名为“神武右副军”,岳飞为统制,屯驻洪州。原神武右副军统制颜孝恭的兵马拨属江南东路安抚大使司,空缺由岳飞填补。十二月,“神武副军”都统制辛企宗因镇压福建范汝为之乱不力而被削职,岳飞的“神武右副军”改名为“神武副军”,并升迁为都统制。1132年正月末,岳飞被任命为知州、兼荆湖东路安抚使、都总管,统率军马前往潭州。二月,主战派头号人物李纲被起用为荆湖、广南路宣抚使,岳飞等将领划入李纲部下,讨伐湖东路的盗匪曹成。岳飞以二千人驻守吉州(今江西吉安市),以其余的一万多人进攻曹成的部队。战斗中岳家军尽占优势,但曹成部下悍将杨再兴骁勇异常,先是攻入岳家军第五正将韩顺夫的营地,将韩砍折一臂而死,后又杀死了岳飞的胞弟岳飜。但杨再兴最终被岳家军俘虏,被岳飞收服而成为日后岳家军的著名悍将之一。李纲称赞岳飞“年齿方壮,治军严肃,能立奇功,近来之所少得”,断言他“异时决为中兴名将”。闰六月,讨伐曹成后,岳家军兵力增一倍,达二万三千到四千人左右,与韩世忠、刘光世、张俊等军相差不多。南宋初年,赵构任用李刚、吕颐浩、赵鼎等文臣,任用韩世忠、岳飞、张俊、吴玠等武将,励精图治,江南地区政治经济形势趋于稳定,南宋的国力不断增强,国家财政收入逐年增加,为宋金对峙以及南宋政权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金军在南宋军民的不断打击下于1130年被迫撤军。为稳定后方,相继浇灭了范汝为、李成、曹成等危害江南的军匪游寇势力。1133年九月,岳飞第二次朝见宋高宗。宋高宗亲笔书写“精忠岳飞”四字,绣成一面战旗,亲授岳飞。同时任命岳飞任江南西路舒蕲州制置使,将驻守蕲州的统制李山,屯扎江州的统制傅选两支部队并入岳家军,将淮南西路舒州和蕲州的防务并入岳飞的防区,岳家军的军号也由“神武副军”升格为“神武后军,兵力达到三万五千人”。

三、前三次北伐

后方基本稳定,南宋朝廷北伐,1134年五月,岳飞率本部人马进行第一次北伐,收复了襄阳六郡,回师后顺带消灭了盘踞在荆湖一带的杨么割据势力,收编降兵五六万。为了再次北伐,住节鄂州,经营襄阳六郡,岳飞召集流散民众,发给种子农具,予以耕种荒废的农田,所得政府只按正常税收计征既筹措了经费又安置了流民。对于官田实行军垦,在军垦区里辟建养马场,一边耕田养马,一边教荆襄子弟骑马舞枪,培训骑兵力量,1135年朝廷加封为营田使、招讨使,提调荆湖兵马。1136年七月,岳飞第二次北伐,攻克商州、虢州,缴获粮食十五万石,又向东攻之西京略阳附近,轻取顺州州治伊阳县,进而攻取长水县,缴获粮食二万石,并夺取了一个伪齐马监,得马一万五千匹。接着顺州另外两县永宁县和福昌县也被攻克。李纲在接到岳飞的捷报后写信说:‘屡承移文,垂示捷音,十余年来所未曾有,良用欣快。’但此时在陕西附近的山区作战,后勤供应线过长造成粮草不足,只得班师,留王贵等戍守。但商州的全境和虢州的部分地区从此为南宋所控制,邵隆在年底赴商州就任知州,“披荆棘,立官府,招徕离散,各得其心”,逐渐将商州建设为要塞和下一次进攻的后勤基地。同年九月,伪齐皇帝刘豫纠集部众南侵,号称七十万众,进攻刘光世驻守的淮南西路,左相赵鼎调动岳家军去江州、池州支援。岳飞走到江州,刘豫已被刘光世击退,只得退回鄂州。刘豫不甘心失败,转攻长江中游的岳家军。岳飞率部抗击反攻,是为第三次北伐,十一月十日,王贵以少击众,以一万人马在离唐州何家寨不远的大标木大败伪齐刘豫的弟弟刘复率领的十万伪齐主力,刘复仅以身免。十一月十五日,岳飞刚从江州返回鄂州,亲自出兵反攻伪齐,张宪以一万兵力击败了伪齐西京留守司统制郭德、魏汝弼、施富、任安中等人,俘虏郭德、施富等一千人,俘获战马五百余匹,魏汝弼等逃回西京洛阳。在唐州,牛皋、王刚等人以步兵八千于方城县击败伪齐军,斩马汝翼,并俘虏一千人,俘获战马三百多匹。岳飞到达唐州前线时,大败刘复的王贵一军已经追击伪齐进入蔡州,岳飞决定带上十天的粮草跟进,打败伪齐李成部,俘虏战将几十元,几千名士兵,缴获战马三千匹,胜利班师。

经过三次北伐和经营荆襄六郡,岳家军的实力大增,建成骑兵、步兵、水兵三位一体的重兵集团,官兵十余万众,且训练有素,战斗经验丰富,共有十二军:一、背嵬军、二、前军、三、右军、四、中军、五、左军、六、后军、七、游奕军、八、踏白军、九、选锋军、十、胜捷军;十一、 破敌军;十二、水军。每军八千多人,背嵬军是岳飞的亲信,装备精良,官兵素质俱佳,精锐中之精锐,有骑兵八千人,步兵五千人。游奕军、踏白军为骑兵部队,只背嵬军、游奕军、踏白军就有骑兵两万五千余人,其余步军均配有少量骑兵,岳家军的骑兵占整个兵员的四分之一,大约三万余人,在南宋初期的中兴五将中实力最强。这十二军由二十二名统制,五名统领和二百五十二名将官分别率领。王贵任中军统制、提举一行事务,张宪任前军统制、同提举一行事务,指挥其他统制作战。王贵、张宪、牛皋、徐庆、董先五人是岳家军诸统制的中坚人物。军一级的长官为统制、同统制、副统制等名目还有统领、同统领、副统领等。将一级的长官有正将、副将、雕准备将等名目,总称“将官”。将官之下为训练官、部将、队将、队官等等。最小的军事编制单位是队,每队—般有五十人。幕僚编制如下:一、参谋官一员;二、参议官一员;三、主管机宜文字一员;四、书写机宜文字一员;五、干办公事六员;六、准备差使八员;七、点捡医药饭食二员。

四、第四次北伐

随着南宋国力的提升,金国南侵损兵折将,南宋北伐大有斩获,再加之金国统治区内的人民不堪金国奴隶主的残酷压榨,人民纷纷揭竿而起,严重地动摇了金国的统治基础,金国统治者力不从心,其扶持的伪齐政权摇摇欲坠,不但没有为金国起到战略缓冲,却每战必败,防不胜防,成为负担,接连失却战略要地,失却战略物资,尤其是战马,无异于资敌,在此情况下宋金两国达成了第一次协议,即:金国将原来由伪齐统治的北宋沦陷区归还给南宋,南宋向金国称臣, 南宋每年向金国贡纳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 和议总算达成了,这一结果是南宋三次北伐的成果,伪齐统治区域几经收复,之所以没有巩固得住,是因为南宋统治集团意志不坚定,没有总体战略之故,南宋赵构、秦桧认为占了大便宜,看不到自身的实力与金国统治区内人民的反抗,更深怕金国反悔以及由此激怒金国,声言大金国“信义甚著”,严令南宋军队不得北进,原地住防,伪齐各级官员原职不动,新收复的州县只派文职官员,名义上收回了河南、陕西等失地,实际上是不设防的收复,不变更原任官员的收复。即便如此,金国的主战派也不答应,很快内讧,主战派右副元帅完颜兀术(汉名宗弼)、领三省事完颜斡本(汉名宗幹)等发动政变,先后诛杀领三省事完颜蒲鲁虎(汉名宗磐)、领三省事完颜讹鲁观(汉名宗隽)以及由左副元帅降任行台尚书左丞相的完颜挞懒(汉名昌)等主和派。之后,完颜兀术(宗弼)升任都元帅、领行台尚书省事,兼掌军政大权,决定再次发起对宋的侵略战争。公元1140年五月,完颜宗弼(兀术)在“盟墨未干”、“口血犹在”的情况下,撕毁和约,兵分四路南侵,再次兴兵大举攻宋。完颜宗弼(兀术)亲率金兵主力攻入开封,完颜撒离喝(杲)攻陕西,李成攻西京河南府(今洛阳),聂黎孛堇攻宋之京东路。金人打来时,原来伪齐的官吏纷纷迎降,不设防等于不攻自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占领了原来根据和议由金归还给宋的陕西、河南之地,继而进兵威胁淮河以南,进攻南宋首都临安。

如此态势对于沉浸在收复美梦的赵构无异于当头一棒,无奈再无奈,原先声言的金人“信义甚著”改口为“夷狄之人,不知信义”,同时发布文告,痛陈兀术罪状,并拟定赏格,声言“有能生擒兀术者,封为节度使,赐银帛五万匹两,田千顷。”。1140年五月底至六月上旬,宋将刘锜率领两万多八字军拒敌,充分利用暑热天气,在顺昌府(即颍州,今安徽阜阳),以逸待劳、凭坚城死守,找机会趁雨夜偷袭金军营帐,金国骑兵发挥不了作用,步战对步战,击杀金兵五千多人,击伤金兵一万多人,击杀战马三千多匹,大败金国精锐的骑兵部队,也是从宋金交战以来第一次大规模歼灭金国的骑兵部队,取得了顺昌大捷,遏制了金兵的攻势,双方处于胶着状态。金国兵力部署的重点在东路,金兀术亲自督战,妄图直捣临安,消灭或者平迫使赵构投降。当顺昌大战进行之时,宋高宗惊慌异常,深怕刘锜所部被歼、顺昌失守而致金国军队长驱直入,故频催岳飞“多差精锐人马,火急前去救援”“不得顷刻住滞”。但是宋高宗却又不想让岳飞乘机大举北伐,故命令他“重兵持守,轻兵择利”,“候到光、蔡,措置有绪,轻骑前来奏事”。宋高宗还规定光州(今河南潢川)和蔡州(今河南汝南)为岳飞进军的极限,不但黄河以北,就是黄河以南的土地,包括东京开封府、西京河南府和南京应天府等战略要地,都准备一概放弃。“穷边指淮淝,异域视京洛”,夺取蔡州,即可为两年前的屈膝求和遮羞,这是苟且偷安的宋高宗和卖国求荣的奸相秦桧当时的基本战略方针。岳飞闻知金军毁约南侵的消息,一则以愤,二则以喜,以公文通知各路宋军,准备大举反击。顺昌大捷的消息传到了鄂州,准备救援的岳飞认为直接攻击金国的军事重镇西京洛阳、开封对战局影响重大,一则金军在东路受阻,朝廷不会再催促,劳师救援已没有必要。二则从中路攻击成效直接,既可重点打击敌人,又可缓解东部的压力。

公元1140年六月初,岳飞正式出兵北上抗金,下蔡州、汝州,兵锋直逼郾城并拿下,岳飞住节于此。在接连获胜的形势下,岳飞派出小股部队度过黄河联合义军进行游击战,予以打乱金国后方,进而乘胜收复中原。与此同时,进攻陕西、京西、淮东的金军分别为宋将吴璘、韩世忠所部击败,各路宋军相继向北挺进,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胜利。形式急转直下,金国从开始的大举进攻到胶着状态,再到失败退却,不得不改变战略,金国统帅严令各路金军死守城池,急忙返回大本营开封,调集十万步骑对付岳家军。闰六月十九日,在离颍昌府四十宋里的地方,前军统制张宪指挥傅选等将击溃金国汉人万夫长韩常所部。张宪追击并在第二天夺取颍昌府城。张宪留董先的踏白军和姚政的游奕军守颍昌府城,自己会同牛皋、徐庆等军,东进淮宁府。二十四日中午,在淮宁府城外十五宋里,击败金骑三千多人。又追击到城外几宋里的地方击破金方翟将军的列阵,占淮宁府城。金将王太保等人被俘。二十五日上午,韩常企图夺回颍昌府城,和女真邪也孛堇率六千余骑回攻踏白军和游奕军,被击败。至此,保卫开封府的三个金军战略要点,几天之内就被岳家军拔除了两个。而剩下一个南京应天府,是张俊的行营中护军的战区。另一方面,一十五日,王贵所部将官杨成等击败金军万夫长漫独化率领的五千余骑,攻克郑州。二十九日,准备将刘政又在开封府中牟县(今河南中牟县)夜袭漫独化的营寨,基本消灭了这股金军,夺得三百五十多匹战马。七月一日,在离河南府城六十宋里外扎营的中军副统制郝晸,击败了金河南知府李成所部,第二天攻占了西京河南府。

五、郾城大捷

岳家军进攻神速,不足一个月收复了河南大部,占领颖昌、洛阳、郑州,尤其是颖昌与郑州,是拱卫大本营开封的军事重镇,中牟县的攻克,直接威胁着开封,距离开封仅只六十宋里,一天的急行军即可到达,兵锋直逼开封。与此同时,岳飞致书韩世忠、张浚、刘琦,邀其在自己的防区大举进攻,拿下东京商丘予以配合,合围并拿下开封,河南失地即可尽复。金兀术如坐针毡,一时难以集结重兵,原本计划调集的十万军兵迟迟不到,岳家军又在咫尺,时间不等人,迟延到合围了开封一切玩完,不得不一面调兵,一面对岳飞驻节的郾城准备攻击,擒贼擒王,便命步军死守开封。据探马告知,岳家军战线过长,兵力分散,郾城空虚。亲率精骑一万五千奔袭郾城,郾城大战由此展开。由于岳飞进兵神速,战线拉得过长,造成兵力分散,金兀术的先头部队虽然只有一万五千骑,却有后续部队源源跟进,在绍兴十年的反攻北伐中事实上形成了东中西三线,西线的吴璘、杨政、郭浩所部虽然努力战斗,但却处于胶着状态。东线的韩世忠所部在攻下了徐州之后止步不前。中路有岳飞、张俊、刘琦担当,面对的是金兀术亲统的金国主力,但是,张俊几乎兵不血刃拿下了宿州和亳州,不知为何却放弃了战略要地亳州,部队紧邻的商丘发动攻击,予以剥除拱卫开封的最后一个据点。统帅八字军的刘琦在取得了顺昌大捷后止步不前,反而又撤走了一部分兵力,岳飞所期望的协同作战的想法没有实现,形成了独自面对金国主力的局面,形势严峻。守卫岳家军大本营的守军只有背嵬军马军八千,步军三千,游奕军马军一千余,兵力显然不足,在探知金兀术率领一万五千精骑进攻郾城之后,岳飞作了如下部署:步军守城,岳云统带八百亲兵精骑忡阵,大队马军待命。众所周知,骑兵行动迅速,根本来不及调动兵力回援,只得勉为其难。七月初,完颜宗弼领龙虎大王完颜突合速、盖天大王完颜宗贤、昭武大将军韩常等将出动,绕过岳家军占领的城池,斜刺里向郾城本来,目的是摧毁岳家军总部,达到彻底解决岳家军的战略,导致了主力与主力的骑兵大决战。八日,探马报告岳飞:金国骑兵神速出现在距郾城只有二十多宋里的路上。岳飞冷静分析,金兵以骑射为主,兵力调动迅速,如果大队人马赶来,郾城威矣,必须速战速决,虽然兵力不足,但有城池做为基地,进退自如,打败劳师远来的金军不成问题,命令长子岳云带领八百精骑迎击,说:必胜而后返,如不用命,吾先斩汝。

八百骑兵对一万五千骑兵不难想见,但却这八百骑兵是岳飞的亲兵,精锐中的精锐,无不以一当十,目的不是消灭对手,而是趁对方正在行进中给予迎头痛击,不使对方有喘息的机会,吸引其兵临城下,尽快决战,如果等对方扎下营帐,积聚后续兵力,面对的将是十万大军。金军如常行进,岳云一马当先,在距离郾城十宋里的地方双方遭遇,迅速突入行进中的金兵,斩杀金兵数百,金兵大乱。金兀术起初以为遭遇了岳家军的主力,但也深知郾城的兵力不足,胜算在握,立即催动人马包剿,却越包剿越乱,冷静之后发现只有区区几百人马,便大笑,更确认了郾城的空虚,命完颜突合速解决岳云部,亲统大军急进。下午,金兀术率领大队金军赶到郾城,岳飞不等金军摆开,即命五千骑兵冲击,双方战在一起。岳家军悍将杨再兴声称要活捉金兀术,单骑冲入金军队伍中,杀金军将士数十。完颜突合速虽然勇猛,兵员是岳云的几倍,战之数合也没有消灭之,反而损兵折将。岳云也不恋战,突出去向金兀术的后队攻击,金兵阵脚大乱,岳飞指挥骑兵猛攻,斩杀金兵两千余,战役的第一阶段结束。双方收拢军马,岳飞带四十名亲军突出军前,欣慰有加,对兵马进行了部署,以便再战,适时攻击。不多时,一队金兵突击奔来,岳飞命一千游奕军摆开两翼,岳云率五千背嵬军迎击,其实,这一队金兵并不多,很快击溃,正要追击,但见大队的铁浮屠迎面奔来。铁浮屠者,金兀术惯用的攻击兵种,犹如现在的坦克,有高大粗壮的战马组成,战马披挂铁甲,三马之间用铁锁相连,对步兵、轻骑兵进行冲击,杀伤力巨大,两翼配属拐子马护卫。步兵暂且不论,单个的骑兵挡不住三匹马的合力冲击,射箭伤不着,近距离刀砍枪刺穿不透,往往造成人马的伤亡。岳云早有耳闻,也曾经研究过,即指挥部署散开。岳飞看的明白,其实早有准备,分四队全副武装待命,一挥手冲出四队步兵,手持长把大斧和扎马刀,大斧砍马蹄,扎马刀砍落地的金兵的脖子,手持大斧的兵士照着马蹄子猛砍,一时间人哭马嘶鸣,铁浮屠动弹不得。可以想见,三匹马十二个马蹄子,只要砍掉一个马蹄子,相连的三匹马及马上的人便失去控制,失去进攻的能力。再者,后面的铁浮屠仍在冲进,必然自相践踏,乱作一团,只要砍去五分之一的马蹄子,整个攻击集团就可瘫痪。岳家军训练有素,很快就把前边的和两翼的马蹄子砍掉一部分,事半功倍。此时,在两翼的游奕军趁势掩杀,金兀术的铁浮屠覆灭。一计不成,又使一计,铁浮屠被歼灭,还有拐子马,用机动快速的轻骑配合拐子马冲击,金兀术重又派出马队攻击,意在吸引岳家军骑兵,出其不意将其歼灭。岳云会动马队迎击,又被击溃,只见拐子马与轻骑冲出。拐子马者,每两匹用皮条马连在一起,一名兵士骑在其中的一匹马上,人马均披挂重甲,冲击力强,一般部署在步兵或者拐子马的两翼,起到保护己方步兵的作用,再用以适时冲击对方骑兵与步兵。此战双方对垒的是骑兵,此举主要用以冲击岳飞的中军,是斩首行动。岳飞明白的很,重又命令步兵上阵,金军轻骑不等宋军步兵接近拐子马,便催马前击,宋军步兵溃败。此番与打击铁浮屠不同,此中配属的有轻骑,对步兵杀伤力巨大,岳飞摆动令旗,部署在两翼的游奕军出动攻击,金兵轻骑并不接战,拨马脱离并护卫在拐子马两翼,后面的拐子马直冲游奕军,游奕军前队骑兵被撞翻十几骑,拐子马骑手顺手补上一刀结果宋军士兵性命。岳飞看不能取胜,鸣金收兵,拐子马并不理会,继续前冲。危急时刻,岳飞命令岳云带领背嵬军绕过拐子马攻击金兀术的后队,命令中军步骑准备好弓箭,快速向两侧移动,予以避免与拐子马直接接战,用弓箭射杀保护拐子马的轻骑。岳飞亲带四十名亲兵精骑射手跃马前奔,一起拉弓放箭,金军轻骑被射落马下十几骑,又一排弓箭射出,又几十名金兵跌落,一挥手步兵向前,抡大斧砍向拐子马马蹄,一时间人仰马翻,鬼哭狼嚎,岳飞一马当先,拿枪照着落地的拐子马骑手的咽喉便刺。众兵将见到主将奋不顾身,个个争先,如法炮制。一侧被撕开了口子,另一侧的攻击更猛烈,拐子马和护卫的轻骑并不多,经过一番攻击激战,几乎全歼,只一部分轻骑逃回。岳飞带队追杀,与岳云带领的背嵬军交战的金军得知拐子马被破,与背嵬军交战不能取胜,又见宋军杀来,心理防线一下子崩溃了,无心恋战,拨马溃退,岳家军趁势追杀。金兀术看到铁浮屠军被歼灭,拐子马军被歼灭,岳家军势头正猛,原以为偃城空虚,其实不然,惟恐被歼灭,命令部队撤退。岳飞自感手头骑兵不多,难以实现追击歼灭,见好就收,打扫战场,俘获战马三百多匹,兵器帐篷无数,击毙金兵五千多人,取得了郾城大捷。

此战意义重大,是一场骑兵与骑兵的决战,是宋金交战以来的第一次在中原旷野中的骑兵大战,金兀术意在急战,岳飞更急,击溃金兀术率领的骑兵关乎全局,双方对垒,一天结束战斗。十几年来,金国铁骑横扫华北中原,如入无人之境,主要原因是宋军没有相应的骑兵部队与之抗衡,虽然南宋在南方战场取得了一定的胜利,那是金军缺乏水军之故,优势的骑兵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从历史上看,五胡乱华,蹂躏中原,在于胡人骑兵的优势,但却对南方无能为力。西晋之后的二百多年,没有骑兵优势的南方政权也曾北伐过,均以失败告终,北方胡人也曾南侵过,终未取胜,双方一直对峙着。隋朝的建立,不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真正对决,而是统治集团内部的政变,代表农耕民族的杨坚上位了的结果,也可以这么说,农耕民族只要控制了中原,正所谓得中原者得天下,南征易如反掌,北伐相对困难,西汉准备北伐用了七十余年,南征几乎没有用多少时间,打败项羽一举拿下,隋唐同样如此,因为中原的农耕民族具有骑兵优势以及步兵优势,组建水军比较容易,骑兵、步兵、水兵兵种齐全,南方的农耕民族不可比翼,游牧民族只有骑兵优势,没有步兵优势,组建水军难度很大,只能望江兴叹。赵匡胤政变拥有中原,南征获胜,其本人以及后继者的北伐连连失败,以之沦落到屈辱赔款的局面。金国南侵,北宋灭亡,威胁南宋,兵锋直逼杭州,距离彻底亡国为时不远,好在金国的铁骑失去优势,南宋军民坚决抵抗,才保住了半壁江山。名将岳飞此前三次北伐,攻击的是金国扶持的伪齐军队,大多为步兵与步兵的交锋,几乎没有与金军骑兵正面对决,源于自身的骑兵力量弱小,不得不班师,如果不班师必然受到金军骑兵的反攻,胜算不大。第四次北伐是前三次北伐的再造,前三次北伐虽然班师了,但却俘获了大批战马,再加之拥有荆襄六郡,开辟了养马基地,自身拥有的战马加上俘获的战马,组建了一支两万多人的骑兵部队,步骑结合,横扫中原,兵锋直逼金国的军事大本营开封,打败了金兀术的反扑,取得郾城大捷。

六、颖昌大捷

金兀术不甘心失败,溃逃后收拢人马等待援军,强攻并拿下岳家军占领的临颍县,妄图切断驻节郾城的岳飞与驻守颍昌府张宪的联系,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强攻临颍并拿下。铁浮屠被全歼,一时难以组建,拐子马相对容易一些,重又组建了拐子马军。援军逐次到来,金兀术有了底气,十日下午,金兀术组织一千余人的骑兵进攻郾城县北的五里店,岳飞率军马出城,命背嵬军将官王刚带五十多骑前往侦察,王刚冲上去砍死带队的金将阿里朵孛堇,金兵溃散。十三日,张宪带领背嵬军、游奕军、千军等主力赶到临颍县,再次寻求与金军决战,将官和王兰、高林、罗彦、姚郁、李德等前锋三百骑抵达临颍县南的小商河时,与金兵主力相遇,双方激战,杨再兴带队几进几出,斩杀金将万夫长、千夫长、百夫长百余人,士兵上千,不料杨再兴的坐骑陷入泥中,金兵箭如飞蝗,三百将士全部战死。小商河一战,重创了金国骑兵,金兀术迫于背嵬军的气势,放弃了与岳家军的主力决战,留下八千人守临颍,带领余部转攻颍昌府。十四日,张宪攻占临颍县,残余守军溃逃。恰时岳飞委派的援军赶到,会同张宪所带军兵追击逃兵,一直追到颍昌府,爆发了颖昌大战。金兀术虽然一败再败,但其调集的援军源源不断,集结之后计有马军三万余,步军九万余,共有十二万兵力,绵延数十宋里,占有绝对优势。岳家军越战越勇,连战连捷,士气大震,加之坚固的颖昌城在岳家军手里,凭城坚守或者野战自可选择。在颍昌府的岳家军共有五个军,除踏白军是全军外,其余都只是一部分或者一小部分,共有兵力不足三万人,形势严峻,但也不得不战。七月十四日,守卫颍昌府的统帅王贵令统制董先率踏白军、副统制胡清率选锋军守城,命岳云率八百背嵬军做为先锋冲击,自己与姚政率领中军与游奕军出城决战。两军摆开,金兀术命拐子马护卫步兵出击,岳云策马直冲中间的步兵,几进几出,金军队形被打乱。王贵指挥大队人马攻击两翼的拐子马军,双方站在一起,甚是艰难,不了金国轻骑象蚂蚁一样压过来,王贵胆怯,被岳云劝止,合力指挥步骑对付拐子马,大破之。战之中午,守城的董先和胡清分别率踏白军和选锋军五千人出城增援,金兀术搞不清岳家军究竟有多少人马,生疑溃败逃走,岳家军取得了颖昌大捷。颍昌之战的战果是辉煌的,岳家军将士当阵杀死金军统军使、夏姓金吾卫上将军(兀术的女婿),还先后杀死金军千夫长五人,杀死金兵五千多人,擒获金兵大小首领七十八人,俘获金兵两千多人,缴获战马三千多匹,缴获的金、鼓、旗、枪、器甲等器物更是多得不计其数。金军副统军粘汗孛堇身受重伤,抬回开封府后死去。打仗打的是气势,金兵虽众,但却连连失败,全无斗志,破了赖以炫耀与攻击的拐子马,便如惊弓之鸟,作鸟兽散,再加之岳家军的出城增援,攻击并迷惑了金军,做为统帅的金兀术不得不考虑,自身有骑兵,岳家军也有骑兵,今非昔比,尤其是将官的大量阵亡,继续攻击可能指挥不灵,溃逃的败兵难以收拢,只得随着败兵溃逃。

七、朱仙镇大捷

金兀术收拢兵马,驻扎距离开封南边四十五宋里的朱仙镇,计有骑兵两万余,步兵八万余,企图凭借坚固的城防拒敌。朱仙镇,开封南面之门户,水旱码头,军事重镇。古时但凡首都,都有一处军事重镇拱卫,长安的军事要塞是潼关,安史之乱时叛军攻下潼关,很快就拿下了长安,洛阳的军事重镇在虎牢关,北京的军事重镇是天津,英法联军、八国联军都是攻下天津后直取北京,宋时的开封北边有黄河,从南边攻击开封必须拿下朱仙镇,朱仙镇当时是水旱码头,一条汴河北上直通开封,南下通淮河水系,交通江南,水陆并进一天可到开封,与开封成犄角之势,遥相呼应。开封地处豫东平原,北面有黄河天险,东西南一马平川,无险可守,外围凭借郑州、颖昌、商丘拱卫,岳家军攻占了郑州、颖昌,又取得了郾城大家、颖昌大捷,打败了金军骑兵主力,拿下开封收复黄河以南地区指日可待。岳飞下达了全线出击的命令,合围开封。命牛皋部从中牟县东进攻取开封,张宪部从临颍出发攻取朱仙镇。七月十七日,路遇流散的金兵数千,将其击溃,横尸满野,缴获战马一百多匹。王贵部从颖昌出发攻击朱仙镇,自己亲率大军斜刺北上,在行进途中接到了班师的诏书,不予理会,沿途长葛县、鄢陵县、尉氏县不战而降,先头部队伍佰骑在朱仙镇与金兵接战,大败金兵。由于金兀术派往鄢陵哨探的六十余骑未回,不知虚实,龟缩城内不出。又一日,岳飞率大队人马赶到,扎下营寨,获知金军十万余众,又有城池做为屏障,即命牛皋部改道朱仙镇,共同围战,消灭金军主力。金兀术获知岳飞兵力只有五万余众,且新到疲惫,你岳飞曾经趁我远道而来打了个措手不及,此次我也打你一个,亲率骑兵八万步兵六万出击。岳飞严令步兵守卫营寨,命岳云率三千骑迂回金军后卫攻击步兵,张宪率三千骑攻击左翼步兵,王贵率三千骑攻击右翼步兵,自己亲率六千骑迎战骑兵。金兵精骑迫近,一排箭雨射出,金兵死伤无数,又一排箭雨射出,金兵又死伤一批,再迫近,岳飞率领撤出迂回之左侧,与王贵部协同攻击金军步兵。金军步兵本为金国籍没的汉人签军,与金国统治者面合心离,战斗力也不假,岳家军一冲击便四散奔逃,更进一步双方骑兵战在一起。前突的金军猛攻岳家军营寨不克,发现左侧翼乱作一团,回兵时又自相践踏,与此同时,岳云部、张宪部已经突入进去与金军骑兵交战,混乱中双方骑兵践踏金军步兵,金军步兵又是一番逃散,几乎失去战斗力,金兀术看大势已去,鸣金收兵,岳家军追击到城下,被箭雨射住,也便回营。金兀术清点人马,损失骑兵三千余,步兵大多死伤逃散,六万步兵只一万余返回城内。岳家军接战告捷,打扫战场,收获兵器无数,俘获战马六百余匹,斩杀金兵六千余。第二天岳家军叫战,金兀术坚守不出,转而攻城,被箭雨射住,无奈返回。牛皋部赶到,见过岳飞,喜出望外,声言必杀金兀术,即率兵攻城,被岳飞劝止。探马回报,金国援兵一万余骑赶到,岳飞即命一万步兵守营寨,两万步兵攻城,命张宪率领一万骑截击,亲率一万骑防范金兀术出城接应。援兵赶来,金兀术大喜,率领两万骑兵出城接应,正与岳飞率领的骑兵相遇,战在一起,岳云带领八百精骑绕过前锋攻击金军后队,前后夹击,顿时乱作一团。岳家军步兵趁机攻城,不时突入城内,砍杀一通,金军守城部队或逃或死,岳家军占领朱仙镇,把赵构亲书的“精忠报国”的大旗插上城头。张宪与金国援军遭遇,奋勇杀敌,斩将十几员,杀却兵士数千,援军溃逃,回军增援岳飞。金兀术获知朱仙镇被攻破,援军大败,亲自率领的骑兵又被合围,仰天长叹;“撼山易憾岳家军难。”率领残部突围逃回开封。岳飞收兵,进驻朱仙镇休整,准备进攻开封,进而渡过黄河,直捣金国老巢黄龙府。不料,也在预料之中,赵构连发十二道金牌命令岳飞班师,岳飞无奈,十年之功化为泡影。抗旨不尊难以做到,即使决心北伐,后方不支持孤军深入危险之极,更何况韩世忠、张俊、刘琦早已班师,孤掌难鸣徒叹奈何。

郾城大捷、颖昌大捷、朱仙镇大捷,以及一系列遭遇战,均为岳家军骑兵与金国主力骑兵的对决,做到了每战必胜,骑兵力量不强难以想象,步兵的血肉之躯抵挡不住铁蹄的践踏与攻击,纵观岳飞的四次北伐,前三次只是与伪齐的军队作战,大有斩获却不敢继续深入,源于骑兵力量不足,不能进行大规模的野战,自动班师成为必然。第四次北伐却不同,岳家军已经建成步骑结合的十多万人的重兵集团,战之能胜,攻无不克,打败金军骑兵主力,如果南宋朝廷授予岳飞指挥部队的全权,已是惊弓之鸟的金军不堪一击,收复失地,灭亡金国不是问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