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硝烟之(三):有关中东经济发展的三点看法

前两篇挑拣了两个中东地区的热点,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硝烟,作为大漠系列末篇把焦点放到了经济发展上面。古语有“天育物有时,地生财有限,而人之欲无极。”可见经济不发展是不行的,那中东发展经济需要做些什么?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在此抛砖引玉了。

一、中东地区经贸合作组织

中东区域内各国经济实力不能一概而论,对于推动地区经济整体发展的一种有益形式,地区经贸合作组织的真正作用被发达国家有意无意的误导了,欧洲美国虽然都在中东地区推动地区合作但其政策出发点比较自私,对于地区可持续性发展欠缺考虑。而中东本土各国或顾及整合的困难或受制于历史积怨,在推动地区经济合作方面动作缓慢。

一个广义上的地区要获得内部发展动力,至少要在政治、经济、军事三个层面上的两个有持续性合作关系。这方面欧盟走在前面,其次是南美洲,而东盟(对东盟内部而言)、非盟、阿盟一个层面上的合作为主导是垫底的。近年来中国积极推动的中国——X地区合作论坛相当于推广了一种合作形式,希望对中东诸国有所启发,事实上即使不涉及工业化问题中东经济合作也有很多值得考虑的潜力可挖,比如地区农业发展补贴、防治荒漠化、水治理、旅游线路合作等。

二、工业化

理论上发展任何产业都能使国强民富,然而充满矛盾的现实世界却提供了诸多反面教材:没有一个强国是靠房地产起家的,而种满了经济作物却不一定能填饱肚子的非洲国家一抓一把。因为的国际贸易并非简单的物物交换,而是充满了垄断霸权和不公平条款,以强大的国家实力作支撑才能保证在贸易中相对优势地位,而工业化则是强国的必由之路。发展工业化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具有优势:第一、能很好的吸收新增人口就业,这对中东地区具有现实意义;第二、工业化能很好的利用科技进步优势并孕育科技滚动发展;第三、工业化体系比其它路径更优越的自维护能力,说简单点能依赖工业成果取得维持工业发展的必要资源。

而工业化之路前人大抵有两条,一条是先行者从农业、手工业→农产品加工业→轻工业→消费品工业→重工业的顺步升级之路,另一条由暂时牺牲农业以农补工,先发展重工业再向下发展。至于阿拉伯国家如何选择异或走出一条中东特色的工业化之路,就让历史来评判了,不过欧美庞大的游说集团不是盖的,中东富国要搞工业化比前面那个问题更困难些。

三、经济制度

经济制度这一术语的定义需要进一步厘定,事实上在西方主流经济学说和主流经济学家编撰的经济学辞典里面,你不一定能找到这条词条的解释。经济制度连同本节末尾结论部分的两个词条一直被主流经济学说刻意地掩盖起来。从经济学史学分析角度有关经济制度的一个直观理解,是视生产力和社会发展水平,采取一定的经济政策就能对接下来的发展产生正面或负面的作用,有那么点看菜下单的味道。

那么发达国家一直对外宣教的经济制度是什么呢?一条是由新古典经济学引申的自由放任路线,强调私有化、国家不干预经济。反正欧美自身对这一理论的实践结果是十年一次大危机五年一次小危机,期间还夹杂着两次世界大战。现在谁要是按这条路线走到底结果那是很明显的。前不久佐利克拿着私有化的结论来中国宣讲,结果被一个有文化的喷子当场扇脸。第二条由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引申的美英模式(阉割版本),这一模式更强调资本市场对资源的调节作用。如果没有世界霸主美国的首肯或者你的实力强大到可以无视,按这一模式构建国家经济很可能刚把资金聚拢到资本市场就会被国际炒家拐走了,实施金融“剪羊毛”比如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第三条由新古典经济学引申的西欧模式(阉割版本),这个模式重视国家支持的由银行向实体经济扶持政策。之所以后两个模式加上括号,因为大师们把制度的真谛藏着掖着,如果把一整套制度比喻成若干模块构建的话,发达国家是不希望其中几个关键模块被被后来者模仿的。

处于“谨慎”的态度中东地区把美英的资本市场运作搬过来,又把西欧的福利保障拿过来,两者杂糅构成了中东模式(如果可以这样称呼的话),以目前的实践这个模式如果没有稳定的外汇来源,经济状况就不能用危险来形容了,眼下就面临着人口膨胀对福利制度的直接冲击。但是如果要探索另一条道路,先不说被发达国家派遣至中东各国众多的智囊团、顾问、经理就够诸位国王头疼了,关键是要扭转人们的思想是极不容易的。也许中东地区更好的经济制度应该是从重商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混合经济,这是一个值得仔细探讨的话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