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狙击手——在车臣(转)

罗斯的狙击手



——在车臣的群山和城市里



原文为美国步兵》杂志上的文章,感谢Allan_yan的悉心翻译并允许我转载,本译文版权仅归他本人所有。



-------------------------------------------------------------------------------------------------------------------------------------------------------------



在现代战斗的革命中,大多数武器的有效射程有了戏剧性的增长。榴弹炮可以准确的命中28公里以外的目标,坦克可以杀伤4公里以外的目标,武装直升机可以攻击8公里外的目标。而步兵轻武器最大射程的重要性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下降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些步兵步枪可以射出1,800米,而且步兵甚至被训练去射击的一些射程以外的目标。但是,随着小口径,高速的5.56毫米子弹被一些国家的步兵采用,大量的训练内容是用步枪射击330米甚至更近的目标。



而且,在两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步枪通常是手拉枪栓或是半自动,而今的突击步枪全都可以全自动射击。轻武器的快速射击在现代战斗中往往是进行压制的而不是射杀敌人。各种各样的数据来源表明,在现代战争中,20,000到50,000发子弹才能造成一个人员伤亡。然而,有些步枪手在1,000米甚至更远的地方攻击敌人,并且用一发子弹或两发子弹就能造成敌人的伤亡。这些战士就接受特殊训练并拥有特殊装备的狙击手,他们对现代战斗的影响正变得越来越大。俄罗斯的军人近来证明了狙击手在现代战场上的价值和作用。



俄军狙击手的一些历史



在俄军中,狙击手是由服役期中的优秀射手担任。而在西方军队,狙击手是由优秀的特等射手(maskman)担任,他们有着特殊的武器并接受过特殊训练来进行远距离射杀。狙击手的惯例来自于俄罗斯军队的传说。俄罗斯最早的狙击手是一个莫斯科的居民,名叫阿达姆。在1382年八月二十四日,蒙古鞑靼人的军队包围了克林姆林宫的外墙,并且他们很小心的呆在俄国人箭矢的射程(200步)之外。阿达姆,一个裁缝(?),拿起他的弩,爬到一个在佛罗乌大门的一个塔楼上。他小心的瞄准,射击,并看着他那致命的箭头穿入鞑靼指挥官(一个鞑靼可汗的儿子)的锁子甲。鞑靼人是呆在200步以外的距离,但是俄国重弩的射程是650步(450米)。



俄国和苏联军队在战场上广泛地运用狙击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沙俄把土地作为奖励征招了一些西伯利亚的猎人,耐心和准确是挑选狙击手的要求。在1924年,红军建立了一系列的狙击手学校,在整个苏联教授体育和战场射击的技术给平民和军人。优秀的射手被送往区里进行训练,成绩好的送往省里,最好的射手最终被送往国家级的狙击手学校,最顶尖的毕业生将被授予“狙击手教员”证书。红军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已经拥有一定数量的狙击手。



在战争的开始阶段,红军有两种类型的狙击手,一种是最高指挥部(RVGK)预留的狙击手,另一种是在一般步兵部队的狙击手。RVGK狙击手被组织起来成立独立旅,还有一些RVGK狙击手独立旅还有女性。整排,整连,甚至整营的RVGK狙击手被派往前线和军队去支援重要的部门。狙击手作为步兵战斗力量在整个二战中同样是编制装备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在寂静的战场上,苏联红军广泛地在战斗中使用狙击手。除了最初分配下去的狙击手,在战争中,狙击手学校也扩大了招生规模。在战争结束时,一个营一般有18名狙击手或每个排两名。



红军狙击手出动时两人一组,一个搜索目标,一个射击。他们都使用的是发射7.62×54mm子弹的莫辛纳甘1891/1930狙击步枪。虽然这种步枪配有四倍瞄准镜,但也可以允许狙击手使用机械瞄准具进行近距离射击,同样两名狙击手都携带PPSH 7.62mm冲锋枪进行自卫。观瞄手通常进行掩护射击并在主射手射失目标时进行补射。



苏联狙击手在二战中的使用反映出在稍早和平时期的宣传运动:在第一个五年计划里,超额生产的工人被称为“shock worker”,并被给予特殊的奖励。在1935年,阿列西斯·斯达汉诺夫在Donetz盆地挖煤,超额完成任务达百分之一千四。“shock worker”的宣传人员发现了他的成绩,并且很快的“shock worker”的名称就变成了“斯达汉诺夫式的工人”。然而,斯达汉诺夫运动被认为是一种病态的运动。苏联的工厂一直与其他的或是已经获得成功的工厂保持竞争,而斯达汉诺夫式的工人对于工厂经理和他的职业生涯很重要。因此,工厂的全部生产资源都变成了斯达汉诺夫式工人的生产成果。另外,斯达汉诺夫式的工人为了超额完成任务,只有在休息的时候加班。在一段时期内,资源只能被斯达汉诺夫式的工人使用,其他的工人只能多少完成一点自己的定额。



苏联在1942年为了战争作出努力,红军的宣传人员和政工人员展开了“狙击手运动”。狙击手们被鼓励参加一个恐怖的竞赛--比别的师的狙击小组更多的射杀法西斯。达到四十次击杀的狙击手被授予勇敢勋章和“卓越狙击手”称号。这种社会主义的竞赛延伸到战场上,使师级指挥官把本来就很匮乏的资源浪费到狙击手身上,使他们胜出。而鼓励普通的步兵向他们的狙击手榜样一样,用所剩不多的资源去射杀更多的法西斯。狙击手运动的最高峰是广泛的宣传一场生死对决的故事——红军下士扎伊采夫和德军少校科宁在斯大林格勒的废墟中的战斗。扎伊采夫的最终纪录是149次击杀。最高纪录是奇坎的224次击杀。21军的军士帕瑟在获得“卓越狙击手”称号时有103次击杀,政委里令有185次击杀纪录。[编注:扎伊采夫和科宁的生死对决被认为是苏联宣传机器制造的童话,而且德国也并没有故事中科宁少校所教学的那所狙击手学校。]



根据纪录,苏联狙击手在军队中的数量大幅增长是在1943到1945年之间。狙击手的数量曾达到每个营配18名,但这些狙击手并没有反映出红军装备的精良。一直到1943年,苏联步兵的主要武器是配有机械瞄准具的莫辛纳甘1891/1930步枪。它可以准确的命中400米以外的目标。而配有光学瞄准具的莫辛纳甘步枪可以准确的命中800米以外的目标。



在二战中,苏联大量的用冲锋枪取代步枪。这些武器压制火力极其出色,但是当他们长时间射击后很少能准确命中100米以外的目标,而且,使用短点射很难命中200米以外的目标。红军在进攻中是主要使用机枪和冲锋枪的全自动射击的效果来压制敌人。然而,营级指挥官缺少可以攻击敌人纵深目标的武器。因此,狙击步枪使排里的特等射手可以为步兵提供纵深的火力掩护。这些人被称作狙击手,但是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狙击手。在早些时候,他们被称为“尖兵”。而RVGK下属的独立的狙击手部队才是真正的像猎人一样的狙击手。



在1952年,苏联关闭了国家级的狙击手学校,但是最基础的射击学校依然继续教授射击技巧给市民,少先队员,初中生,高中生,和分布广泛的军事体育俱乐部。专业的狙击手训练只是有限的教授给地面部队,内务部队和克格勃,但是,这是真正的高级射击训练。地面部队继续把发展全自动射击的压制武器作为重点(但结果只是在很近的射程内有效)。对远距离轻武器的需要使他们意识到,狙击手必须是是机械化步兵排的一部分。而观瞄手作为步兵排射击小组的一员,任务就是支援狙击手或是特等射手。



在1963年以后,苏联狙击手开始被训练使用新的7.62×54mm SVD半自动狙击步枪。这种步枪配有十发弹匣和4倍的PSO-1瞄准具,标尺距离达到1300米,但对付800米以外目标并不是那么有效。SVD步枪很可靠,就像士兵们的朋友--卡拉什尼科夫枪族的武器一样。像许多西方轻武器一样,SVD需要小心地保养,清理。和老式的莫辛纳甘步枪一样,SVD的瞄准具可以快速瞄准射击,或是使用机械瞄具进行近距离射击。



1984年至今,狙击手训练由团一级进行指导。狙击手的主要目标是敌军官,前线观察员,电视摄影师(television cameramen)(!!),导弹发射组成员,无后坐力炮射手,机枪手,从损坏坦克中跳出来的坦克车组成员,还有低飞的直升机。



被挑选出来的狙击手候选人最基本的要求是:身体健康,聪明,视力和听力都要好,反映也必须迅速。候选人必须能保证使用机械瞄具命中300米以外的目标。候选人通常被训练去观察监视一块200×1000米的区域。团属狙击手训练学校的培训时间一般是6-8周。在70年代早期,这类训练通常只有5-6天。这些很短的训练不比初级狙击手训练要好到哪里去。



通常,按照训练大纲培训出来的优秀特等射手的经验并不是很丰富,就像二战中步兵营里的野战狙击手一样。这些狙击手并不执行真正狙击手那样的任务。这就需要由团里组织的更专业的狙击手训练课程,例如为期24天的狙击手训练课。



但是在一些24天的训练课程里,大多数苏联的狙击手都是属于一些拥有一支充满想象力的,但又不是特别有效的武器的特等射手。在阿富汗的战争中特别需要受过良好训练的狙击手,或是一些在团级狙击手学校里那些平庸的狙击手中比较突出的。在1984年,军队的狙击手学校被统一到军级单位,在1987甚至更早些时候,被再次统一到军区一级。在那一个月后,狙击手们获得了一些在阿富汗战争中取得的有限的战场经验和一些装备。举个例子,在那次战争中,狙击手通常用RPK轻机枪的两脚架来固定他们的SVD狙击步枪。



车臣战争



在车臣战争再次表现出狙击手的价值。车臣武装在格罗兹尼的城市战场中与俄军交手,很快的,车臣的狙击手就给俄军敲响了警钟。在到处都是被摧毁的楼房中战斗,有点像是在斯大林格勒一样。但无论如何,俄军的狙击手都是处于不利的地位。因为,他们接受的训练是在战场上配合其他的力量对敌人进行攻击,而对手也是最平常的固定防守力量。所以说,俄国狙击手没有做好在废墟中进行狙击战斗的准备,以及学会在埋伏的时候睡觉以等待天黑。而在车臣一方,他们熟悉地形,并且手上有足够多的狙击武器。



俄军在1992年撤出车臣时,把533枝SVD狙击步枪留在了那里。一些车臣人和他们的支持者开始武装起来,用SVD同俄军展开了真正狙击战。而另外的一些人就加入一些3或4人战斗小组,这些小组往往是由一名RPG射手,一名机枪手,一名SVD特等射手和一名使用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的弹药手组成。这些战斗小组就像是由致命的猎人和杀手组成的队伍,战斗力极强。通常,当RPG射手攻击装甲车时,由SVD射手和机枪手压制抵抗的步兵火力。通常由4-5个战斗小组合作攻击一辆装甲车。有一次,战斗从城市一直进行到山区,虽然地形和植物往往限制他们的交战距离,但车臣的狙击手还是试图在900-1000米的距离上向俄军开火。在远离城市的地方,狙击手的行动通常由一个使用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的四人小组进行支援。他们通常各自埋伏在狙击手后方500米的地方。当狙击手向俄军开火一或两次后,会立即转移阵地。当俄军向狙击手射击时,支援小组就会在各自阵位上随机开火以掩护狙击手撤离。



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有一定的使用SVD的特等射手,但没有足够可以使用的真正的狙击手。他们只有依靠MVD(内务部)和FSB(原KGB)特别行动小组的狙击手。这些狙击手受过良好训练,但是他们习惯用类似于S.W.A.T的战术进行战斗。他们不善于个人伪装,以及在山区和城市边缘的乡村进行战斗。他们很明显没有经受过反狙击以及躲避炮击的训练。



在1999年夏天,俄军恢复了真正的狙击手训练学校。俄军也举办了面向全体军官和士兵的射击比赛。军队从最初的狙击手训练班的52人中挑选出了12人加入新的狙击手学校。课程着重于射击训练,战术训练,和地图判读,最后在车臣的Bamut的附近的山区里进行为期一个月实弹练习。俄军的狙击手的平均射击水平是400米内保证射杀,然而新组建的狙击手学校没有能够解决俄军狙击手的问题。伤亡一直在增加。最初毕业的12名狙击手有3人在以后的行动中阵亡。第二期毕业的狙击手有4人在战斗中受伤而被送入医院。大多数的狙击手都是两年制的义务兵,当他们被挑选出来,训练完以后,顶多只剩下一年的服役期。



在1996年结束的第一次车臣战争的结局对俄罗斯来说很糟糕,然而,他们在1999年又再次做出努力。俄军利用从车臣取得经验,组织了2或3人的猎杀分队,由机枪手,RPG射手,SVD射手以及突击步枪手等各种不同兵种组成的小分队,不但可以独自行动,还可以与其他的小分队配合,便于在车臣战斗。这些小分队在行动中可以互相配合或是一起发动攻击。



除了常规部队编制中的野战狙击手外,在车臣战争中还可以看到一些政府特别保留的,曾在车臣战斗过的精锐狙击手。为了不被当地人认出他们是精锐狙击手部队的成员,他们都避免在公开场合携带武器。这些狙击手总是两人一组,并得到使用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的5人小组支援。狙击手们总是在晚上进入阵地,在晚上离开。他们事先总是把熟悉地形的侦察员派往指定区域,而狙击手将在晚上进入并选择阵地,但是,准备工作却是在白天进行的。准备工作包括:挖掘掩体并进行伪装,向空旷地上的小路进行归零射击,并且进一步改善阵地。和二战中有些不同,狙击小组的两名成员并不是呆在同一个阵地中,而是在可以互相看见对方的距离上,分开进行隐蔽。他们通常相距200-300米,支援小组则在狙击手后方200米或是侧面500米的地方进行隐蔽。狙击小组往往保持阵地一到两个晚上。



狙击手所携带的狙击步枪不像突击步枪或冲锋手枪那样适合近距离作战。他们执行任务时携带一个夜视仪,干粮,水果糖,发射红色信号弹的信号枪,一个手榴弹,两个头盔和铁锨。有时他们也带电台。在山区里,他们使用滑雪杖来帮助他们攀爬。他们带着头套来掩饰住他们的皮肤和声音。狙击手们都不希望被俘虏。如果他们的支援小组掩护他们撤退失败,他们就会使用红色信号弹召唤炮兵轰击他们的所在位置,然后用那唯一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这些精锐狙击手并不是MVD或FSB的士兵,他们都是超期服役的合同兵或连级军官。布瑞斯·K上士曾在驻阿富汗的空降部队服役过两年,他毕业于空降兵狙击手学校,并且在阿富汗获得过“红星勋章”和“优秀战斗表现勋章”。虽然他在阿富汗总是一个人战斗,但在车臣他总是和其他的专业狙击手一起进行战斗。同样,在这里由他亲自挑选支援小组的成员,并制定任务计划,支援小组的人数在有些时候甚至达到16人。



MVD和FSB的专业狙击手是用靠近莫斯科的水上特别警察分队的设施进行训练的。著名的特种部队例如FSB的阿尔法和MVD的信号旗也都是那里进行训练的。学校的学员可以在训练中使用先进的武器,例如大多数的SVD都配有消声器。在车臣的专业狙击手的作战原则是首先杀死最危险的敌人。通常是敌方的狙击手或者使用RPO-A的火焰喷射兵,然后是RPG-7射手和机枪手,最后是步枪手。一名专业狙击手的装备包括:伪装服,配有瞄准镜的狙击步枪,一把手枪,望远镜,电台,多功能匕首,工兵铲和单兵装具和背囊。激光测距仪和潜望镜也被推荐使用。



俄罗斯军队正在积极发展新型狙击步枪。但发展的动力却来自于苏联时期的阿富汗战争,并一直持续到现在。俄罗斯认为7.62×54mm狙击步枪专用弹很有效,在600米距离上有致命的杀伤力,然而12.7MM的子弹可以有效杀伤两公里以外的目标。近来,9(9×39)毫米的枪弹正在流行。俄军甚至把使用5.45毫米加装消音器的步枪都运用到了近距离狙击。开发一种可以适合各种环境和各种条件使用的狙击步枪是十分困难的,所以,俄罗斯正在开发了一系列的狙击步枪,以实现枪族化,来适应何种条件下的使用。



西方狙击手的问题



最近,俄罗斯的经验表现出,在现代战场上,狙击手的作用在现代战场上正在不断增长。然而,随着需求的增加,在训练,装备,战术,兵力构成和使用方面的问题也随之而来。这一切也同样关系到西方的军事部门。狙击手在现代战场上的正确位置仍是一个争论的主题。在很多西方军队里,狙击手的武器是在武器库里而不是像专门编制的狙击手那样。如果连级或营级指挥官希望在他的序列里有些狙击手的话,他必须在训练中挑选狙击手候选人并派遣他们接受一个漫长的训练。当狙击手回来后,他必须在驻扎地继续训练。在驻扎地的训练要求有额外的设施,一份分开的训练日程表,和1000米长的射击距离。在老一点的军营里,或许有1000米长的靶场,而现在的较新的军营只有一些射击距离比较近的靶场,但是在较老军营里的靶场往往缺少维护。而一点狙击手转业,一名新的狙击手就必须受训以接替他的岗位。由于狙击手在很多军队里被认为并不是十分出色,所以很多杰出的狙击手无法得到提升,而提升对于狙击手来说,往往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结束。美国海军陆战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使狙击手成为侦察排的一部分,并在排中编制有斥候/狙击手的军事专业技能(MOS)人员。



前苏联/俄罗斯的处理方法是让每一个排里都编制有一名狙击手,但是那名狙击手通常是在团所在地进行训练的。狙击手在阿富汗表现出的缺点,促使了前苏联恢复了国家级的狙击手训练学校,但是狙击手的训练水平在1999年才有所好转。大多数的苏联和俄罗斯地面部队并不需要狙击手,就像他们并不是太需要特等射手一样。主要的问题是狙击手是应该派往指定的战场,或是集中起来使用,或者同时用以上两种方法使用。



狙击手的战术也是个问题。一些西方军队总是布置一名狙击手和一名观测手一起行动。观测手携带突击步枪来保护狙击手。前苏联和俄罗斯试图让狙击手加入机械化步兵排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在阿富汗和车臣这种方法并不是很有效。排级狙击手最终像一般特等射手一样和两或三人组成猎杀小组。精锐的狙击手行动时往往有一个支援小组进行掩护。而大多数西方的军队只是让一个观测手来保护狙击手。



狙击步枪是另一个问题。猎鹿人在使用瞄准镜进行近距离射击时往往射失,因为他们不能使猎物快速的出现在瞄准镜中,而且他们在瞄准镜下没有机械瞄具。苏联和俄罗斯的狙击手拥有合适的武器,可以毫无困难的使用瞄准镜下的机械瞄具,很多西方军队的狙击手武器缺少这种基本的特性。俄罗斯一直倾向于半自动武器来作为狙击步枪。直到近来,他们才开发使用手拉枪机的高精度狙击步枪,但军队还没有购买。理想的狙击步枪的口径和特性一直以来都是俄军内部争论的主题。



西方和俄罗斯狙击手的装备类型很相似,不同处之一是潜望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苏联狙击手最有价值的装备:在格罗兹尼最初的战斗中,由于狙击手经常需要在不暴露出头和手的情况下侦查战场,潜望镜在消失后又迅速出现狙击手手中。



狙击手又一次成为美国军队中的热门话题。在阿富汗沙瑞库特进行的巨蟒行动中,加拿大的派特丽下公主轻步兵团第三营的狙击手在摧毁敌人目标时,表现出远远超过美军突击步枪的能力。加拿大人使用的12.7毫米的狙击步枪证明了它非常有效,并使在那一地区的美军要求同样装备12.7毫米的狙击步枪。



像美军再次审查军队中狙击手在步兵部队中所担当的角色和任务一样,俄罗斯的经验和最近加拿大的经验一定会成为广泛讨论的主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国外已经在多年非常规战争中发现了阻击手的作用,希望我国认真对待,不要到时候要用士兵的血买门票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