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方给利比亚带来了什么?


由于西方的军事干预,利比亚反对派“全国过渡委员会”最终推翻了卡扎菲的政权,并且堂而皇之转型为利比亚的过渡政府。正当反对派为他们的胜利欢欣鼓舞之际,利比亚东南部沙漠城镇库夫拉发生了部落之间的暴力冲突,双方死亡惨重。这不啻于给了忙着抢夺胜利果实的过渡政府各派势力当头一棒。


而当利比亚当局派遣军队进驻库拉夫之后,利比亚东部地区的部落首领、民兵组织指挥官以及政治家等人士5日举行会议,商讨在东部实现“半自治”事宜,他们呼吁,在利比亚恢复1969年以前的联邦制,6日在东部中心城市班加西举行集会,宣布在东部昔兰尼加地区实行联邦自治,并成立东部地区自治委员会。据称实行自治之后的该地区,将拥有独立议会、警察部队和司法机构,只是外交和国防听命于中央政府。


利比亚过渡政府总理阿卜杜勒·拉希姆·凯卜5日专门就此召开紧急闭门会议,并于当天深夜对全体国民发表电视讲话,呼吁“大多数沉默的民众”保卫利比亚革命的胜利果实。凯卜在讲话中说,“大多数沉默的民众必须团结起来保卫国家,与混乱局势作斗争,并对那些企图盗窃国家财产和领土的行为说‘不’,同时明确拒绝无政府主义。”凯卜说,他并不希望利比亚再次出现流血事件,“我们利比亚现在并不需要联邦制,人们并不需要回到50年前,利比亚政体的解决办法不会是联邦制,也并非中央集权制。”


对此,过渡委政治事务主管法特希·巴贾说:“这非常危险。这是分裂信号,我们彻底拒绝(东利比亚自治)。我们反对分治,反对任何有损利比亚人民团结的举动。”利比亚过渡政府总理凯卜在接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也说,他反对利比亚恢复联邦制。“我们不需要联邦制,因为我们正朝弱化集权的方向发展,不希望回到50年前。”


但昔兰尼加地区的几大部族6日发表联合声明,宣布“自治”。声明说,一个负责自治事务的行政理事会已经成立,领导班子也已确立。声明同时呼吁“联邦制政体”,认为“只有联邦制才是昔兰尼加地区的唯一选择”。法新社和美联社援引联合声明内容报道,谢赫艾哈迈德·祖贝尔·塞努西已当选“自治领导人”,即行政理事会主席。而祖贝尔同时还是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成员,他在当天的集会上表示,他将捍卫昔兰尼加地区的权利。


东部地区宣布自治引发“全国过渡委员会”及不少利比亚人强烈反对。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和第二大城市班加西9日爆发大规模游行,抗议东部的昔兰尼加地区宣布自治。的黎波里约3000名市民当日手举标语牌和旗帜在市中心烈士广场聚集,高喊着“不要东部,不要西部,只要统一的利比亚”的口号,反对联邦自治。同一天,在昔兰尼加地区的班加西,两万名市民冒着沙尘暴参加了游行,他们高呼“利比亚自由”等口号,呼吁国家团结。


很显然,在西方帮助下强行推动政权更迭成功的利比亚当局,肯定不可能再有闲心去为胜利兴高采烈了。目前他们要解决的问题,可能比推翻卡扎菲的政权要头痛得多。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卡扎菲政权倒台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但到目前为止,利比亚执政的“全国过渡委员会”并没有对全国各地实施有效的控制,利比亚很多地区都处于令人不安的“半独立”状态。在东南部的库夫拉省,不同部落武装之间的冲突已经持续了数月,仅在过去两周,就有数十人被打死。在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民兵武装根本不理会中央政府发出的指令,对前领导人卡扎菲的支持者采取了残酷的报复措施,即便是那些“疑似支持者”也没能幸免。在的黎波里,各派武装互不服气,他们拒绝被整编为统一的政府军。


分析人士同时指出,此次盛产石油的东部地区自行宣布实行“半自治”,还可能产生连锁反应,使得利比亚其他地方群起效仿,从而使利比亚彻底陷入分裂。而如果利比亚陷入各自为政的半分裂状态乃至完全分裂,会使西方更易对其分而治之,并加以实际控制,这样他们就更容易攫取该国石油。而全体利比亚人民的福祉根本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


可以说,西方给利比亚带来的不是“民主自由”,而是试图让利比亚成为一盘散沙的分裂主义。他们并不是在利比亚“防止人道主义灾难”,而是给利比亚带来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无法解决的政治灾难,随之而来的,如果不是内战、流血,就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利比亚国家的四分五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