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忆往昔岁月——谈‘百搭’

禅武至善 收藏 45 1709
导读:[B]此文是本人原创,在几个网站发表,并非剽窃 [/B][color=#FF0000][/color] [center] 忆往昔岁月 ——谈‘百搭’[/center][face=楷体_GB2312]写在开篇的话 我也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萌生了写回忆录的念头了,大概是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就在筹划这个了,要写的东西很杂,很乱,有学习、有生活、有情感,我都想写写,一直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虽然我才活了短短的二十多个年头,但自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此文是本人原创,在几个网站发表,并非剽窃

忆往昔岁月

——谈‘百搭’

写在开篇的话

我也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萌生了写回忆录的念头了,大概是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就在筹划这个了,要写的东西很杂,很乱,有学习、有生活、有情感,我都想写写,一直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虽然我才活了短短的二十多个年头,但自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也许是我的记忆力过于强大了,强大得心疲力竭,耗费了大量的脑细胞,以至于在某些方面表现得成熟、褪化了,用钻牛角尖我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对于某一个问题或者某一件发生在身上、或者周边的事情,我会反复咀嚼、揣摩,从中期待能发现什么,确实我发现我看到了许多许多,也许这正磨练了我的优于同龄人的洞察力,判断力,我更加喜欢去揣摩别人的心理,发掘其内心的阴暗与畏惧,对这种事情我是乐此不疲至今亦如此,也许这是心理上的偷窥癖吧。但有时候确实是这样的,在情感与生活方面我是个过于感性的人,这方面我缺失了男性的阳刚,表现出来的却是阴柔、犹豫、害羞,众所周知情感方面过于感性的必将是一塌糊涂,事实上我的情感这一块的确是一塌糊涂。生活的感性,让我获得了巨大的满足,弥补了情感的缺失,我从不会在生活的海洋中迷失 自我,这点我很自豪,对于生活的感性,起源于我的祖母,关于祖母不细表了,将会另详述。

今天,我随便谈谈情感,谈谈曾经的那个擦肩而过的‘她’,这个她,已经在我写的《那一年》中出现过了,今天把她单列出来,详细品味一下。

我想说的‘百搭’,并不是指服饰、鞋子之类物品,而是指人,什么人,暂时不说,先说说我所听到的这个词的来源吧。‘百搭’这个词,是我高一时候听到的,小俞同学挂在嘴边的,特指某一个人,什么样的人,暂时还是不说。先来谈谈小俞,小俞是男性,也是我们本地人。就其本质来讲,人还是很不错的,就是一张嘴比较刻薄,也许染的陋习稍多吧,粗、黄、骂娘一类的词是常挂在嘴边的,但是谈到某人的时候,‘百搭’一词不绝于耳。想必,看客们已经知道了,小俞嘴中的那个‘百搭’就是那个‘她’,‘她’也就是小俞口中的那个‘百搭’。

谈谈那个她,文章中就喊她小岚吧,相貌一般,身材倒是非常的标致,很是惹火(这是现在成为小狼了,有感悟了,那时候真是不懂),总的来说还不错。也算是本地人吧,详细说应是横垛、分界一带的,从初中开始就在黄桥了,初中和我同校,偶尔有那么一两次的擦肩,仅仅留下模糊的影像。高中我们同班,而且我们前后座,详细顺序说下,小岚在我前面,小俞在我后面,我就坐在他们两人中间。高一,刚进校加上我们周老大(班主任,地理老师,分校的应该知道是哪个了)高压政策,没谁敢触高压线,但是玩得开的还是玩得开,像我高中时期就是乖孩子、听话的宝宝,自然不会去碰这些高压线。‘她’的‘百搭’的绰号就是从那时候来的,在班上‘她’很活跃,尤其喜欢和男生,帅哥们搭讪,很是主动,也会很主动地帮帮人家男生的忙啊,和人家聊聊流行元素啊之类的,语言呢,相对也是比较‘暧昧’(那时好像暧昧一词并未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我只能用现在的眼光与语言去描述那个年代了)的,晚上放学什么的,除了和她一块儿的女生,有时她也会和不同的男生一起走上一段路。而这些个事情都被我们的‘小俞’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小俞脑子活,便给她取了个‘百搭’的绰号,这绰号很快就在班上传开了,不过‘她’也不生气,谁爱喊谁喊去,依旧我行我素。那时的我就是一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也从不参与人家的这些事情,左耳听了,右耳出了。我要去啃我的数学、物理,真的没有那个精力!

这情况持续到高一下学期,分班了,文理分科,小俞离开了我们班,我和‘她’又分到了一个班上,班主任还是周老大,周老大位置安排的是‘真好’,‘她’又坐在我的前面,也就在那时她慢慢地收敛了,懂得了矜持,也懂得了人言可畏,成了乖乖女。

属于我的故事才真正开始了,那是07年夏,由于我们高一教室是没有空调的,天真的太热了,那时我们常干这样的事情,女生把凳子倒下来坐散热,男生鞋子脱了地上铺张白纸,踩在上面纳凉,由于我一直是穿皮鞋的很少穿运动鞋,我是没有脚臭的,有时候,我的鞋会不知不觉地跑到了她那边,我垫脚的白纸也会窜到了她倒着放的凳子下面,后来,慢慢的这就成了习惯,似乎我再也不用自己操心垫脚纸与鞋子去向的问题,有时候我直接把脚翘在她的凳腿上,某一次,她的女伴发现了这个问题,当着我俩的面问,‘xxx有没有脚臭啊,翘你那上面。’场面非常尴尬,我脸皮子薄,不晓得该怎么说,连翘在她凳腿上的脚也不晓得往哪个地方放。还好,她先是一愣,脸色微红,说道:‘还好啊,不臭啊,就是鞋子的味道啊,没什么嘛!’由于本人的身材高中时期比较的‘丰满’,自然占地就多,天本来就热,她很是主动地把我的桌子向她自己那边拉,给我留下足够的空间,她往往只给她自己留下容纳娇躯的地方,每次这样做的时候总会自言自语:‘我要减肥,我要倚着桌子才舒服,留那么大干嘛呢……’这一切我都默默接受者,并没有多说过什么……

当然我们都是纯洁的,真的都是比蒸馏水还要纯。

那一夜,天气太闷热了,晚自习我们的老师也不愿意讲课,学生们也听不下去,我们那胖熊般的脾气很大的杨老师(教数学的,他创了很多‘名言’的,会熟精化,你会吗?你熟吗?你精吗?……分校的很多人应该都认识他的。)拿来一沓试卷,做试卷吧,下课前交上去。太过闷了我根本无心做,加上我的数学本就是两蹋糊涂除以二,真的很烦躁,那天发现她转头的频率陡然高了,她看我挺急躁的样子,再看看我满脸的汗水,拿出垫纸板(绿色的塑料薄板,好多人都用过的),侧过身子,靠在我的桌上,右手拿笔,左手扇风,而风的方向却是是一直向着我的,嫩藕般的玉手一摇一摇,时快时慢,清凉的风吹过,燥热顿时消退了大半……就这样她用玉手扇了整整一节课的风,面子上是为她自己,其实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知道她是在干什么……课后,不经意的一瞥,那白嫩的玉手已有些微红,原本干燥的淡绿色衬衫,也被汗水印湿了大片。谁也不能相信一个为自己扇风纳凉的人,却是越扇越热的……我还是默默地享受着这一切,沉默,是我面对一切的回答,对她我只有感激,其他什么都没有,原因很简单‘百搭’,这是一个人的性格。

还是那个夏,我为某些事情烦躁之时,无意当中对她吼了几句,她急了、很愤怒、很委屈的样子,撂下了一句话:“你们这些人就是这样,用完就踹了,扔了!”我看着她眼睛红了,隐隐的有那么一丝晶莹的泪珠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儿,她转过身去趴在了课桌上,轻轻地抽泣着……我还是用沉默来冷对这一切。

再后来,不久,她和小杨(也是同学)渐渐地走得近了,时常看见他们用信纸传者什么,有时偏偏还要从我手上传过去,往往我都是让我的同桌代劳,我不愿意!相信各位看客都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偶尔听到些风言风语,至于真假我就不知道了,我不去猜测,更加不想去证实这些传闻,一切都与我无关,后来她留了一级,从此我便再也听不到她的任何消息,渐渐我便淡忘了,将曾经的这些事情埋藏在心底。

这便是我对那位‘百搭’的浅显回忆,那些时光的一点一滴都在眼前,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好感,我只有感激,我也能隐隐感觉出来,‘她’并不是真正那种‘百搭女’,真正的‘百搭女’等同于水性杨花。我想吧,她只是想引起别人的关注而已,只是想刺激某些人,让某些人重视、关注她。她本质上还是很单纯的一个姑娘,没有害人的心计,也没有不择手段,只是想用自己的小小手段或者说是辛勤付出获得关怀的小女生罢了。

再谈当下的名副其实的‘百搭女’,应该分为两种,一种便是明骚型的,和谁都玩得开,和谁关系都微妙,不管是身边的朋友、还是同事、还是上司、还是下属,认识的,不是认识的,刚刚认识的……矜持对于这类女性来说,已经是狗屁了,只要吃得开,玩得转,怎么着都行,本地有名的,小时候听她的名字听得多了,这是典型的,如今已是人老珠黄,岁月不再了。显然的,‘暧昧’一词在这些人身上已经完全不适了,对于此类人来说,已经是太过肤浅了,鱼水之欢已是家常便饭了,用现代的专业术语来讲‘公交车’或者‘公厕’。

第二种便是暗骚型的,属于既当婊 子又立牌坊这种类型的,玩玩这些手段,还又怕,吃着碗里的还要惦记着锅里的,还要想着没有煮熟的。偷偷摸摸约约会,偷偷人,还要美其名曰我们并没有什么,就是很正常很普通的关系。今天和你有点猫腻,明天和他又有点来往,私底下暗送秋波,到最后自己都不晓得到底该怎么办。其实这类人是非常惧怕舆论压力的,正是在内心的欲望与舆论的双重压力下塑造的这些畸形人格,究其本质来讲此类人是属于水性杨花类型中的拙劣者,至于说为什么拙劣,很简单,这类人的演技,好似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明骚型的则完全不用演技,活得很坦然。其实暗骚型的,也是十分可悲的,原因来自多方面的,一是本身的自卑,不自信,促使TA要去多交往,多交际、寻找更多的机会;二是在此过程中,又不能伤害了任一方,都需要精心打理、疲于应付,同时还要应对外界的流言蜚语这就介于脚踏几条船之流了,这样便和许许多多的异性保持着微妙的关系,至于这种关系发展到何种程度,我就不得而知了,也许只是言语上的暧昧,也许是肢体上的,再或者已经到了床第之欢。所以我奉之为‘百搭’当中的极品,而又是水性杨花类型中的拙劣演员。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没有影子的事情,再喜欢嚼舌头的人,都不会去造谣,因为没有可造的素材。在这里我又突然想起了我曾经唯一造的一次谣,不罗嗦了,以后再详细写吧。关于这事我想起我小时候另一件可笑的事情,那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堂姐六年级,我在西小,姐在东小,只有周末才能见到堂姐(不住一起的),我和堂姐小时候关系就好。初秋的周末,那是个阴天,我和姐两人逛街,逛街没什么说的,关键是回来之后。我妈笑着和我说了一件事,今天有人告诉我妈说我谈恋爱了,我是丈二和尚彻底摸不着头脑了,我妈说当时她笑着和人家说:“你没发现那个‘女朋友’和他小叔子家的姑娘长得很像吗?”

那个‘告状人’语塞了。这件事情我一直铭记着,很典型。一、我妈非常信任我、了解我。二、我本就不是那种容易引起别人误会、谣言的人,我不是那种有缝的蛋。至今,我从不相信也从没听说过我身上有什么谣言,更加没人在我背后乱嚼舌头根子。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我写‘百搭’这个话题目的有二,一是出于回忆录的需要,算是对‘她’的一种遗憾弥补吧。二、谈当下,大部分人的情感,我觉得比较混乱,关系处理的不太恰当,我不谈别人,谈自己,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对爱我的人以及我爱的人负责,怎么个负责法?让他们放心,不搞出些尿尿(sui)粑粑的邋遢事,不让他们因我而蒙羞。对于爱人,专一,绝对不三心二意,对其他异性再去抱有想法,这也就差不多了。

自觉,我在某些方面做的还是比较好的,我将异性分类,而且分类严格,对什么样的说什么话,怎么说话,怎么交往我都有自己的标准。1、女同学,无论是见面打招呼还是聊天说事,就事论事不多说话,更不会去献殷勤,搞暧昧,这是原则。2、女性朋友:谈论事情就是谈论事情,偶尔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也无不可,但绝不抱非分之想,当然,既然是朋友也会了解你,自然也会照顾你的感受,交流交往分寸尺度把握的是恰到好处的。3、对有想法的女生:言语措辞尽量温和,毕竟要博取其芳心,暧昧一点也未尝不可,但也不是胡乱暧昧,还是把握好尺度。绝不授人以柄,让别人有嚼舌根的机会,这又涉及到了‘原则性’不多啰嗦,以后再详述原则性。

后记

写这么多,没有什么特别目的,只为忆往昔岁月,从中总结并寻找启示,为人生剩下的旅途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2012年3月10日星期六

本人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禅武至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