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欧陆烽烟(五)

火烧欧洲

斐迪南大公的遇刺深深地鼓舞了塞尔维亚人,就在大公遇刺的第二天塞尔维亚人开始大规模游行庆祝。但游行逐渐变成了骚乱,塞尔维亚境内,不同政见的人开始互相谩骂,不同种族之间出现了严重的暴力事件。而在奥地利境内的塞族人有的急切盼望“回归”,有的极其敌视,但奥地利人被塞尔维亚的举动深深刺激了。

奥地利已从昔日的中欧大国堕落成为了一个地方次强,江河日下,怎不叫奥地利的仁人志士痛心。极度的自卑,产生了极度的敏感,极度的敏感产生了极度的仇恨,奥地利的德意志人中已经弥漫着一种强烈的复仇情感。看着笑逐颜开的塞尔维亚暴发户,奥匈帝国怒了。

6月29日,奥地利陆军大元帅弗朗兹.康拉德,一个有着铮铮铁骨的军人向皇帝弗朗兹。约瑟夫提交了对塞动武的计划,当晚外交部长贝尔希托德与匈牙利总理蒂萨见面,达成一致意见,强硬解决萨拉热窝事件。奥匈政要一致认为塞尔维亚的强硬背后一定有俄国撑腰,因此应避免俄国干预,或赢得德国的支持,显然,前者可能性很小,但德国的态度也不很清楚。于是奥匈小弟私下向德意志求援。

7月5日,德皇威廉与外交部长齐默曼会见了来自维也纳的特使,当提及德国态度时,德皇十分坚定地说:“行动不能拖延,毫无疑问,俄国将会干预,而我们已经准备多年,届时,我们将站在老同盟奥地利这边,俄国还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他们将在付诸武力前三思。”

拿着这张著名的空头支票,奥匈帝国有信心干一番“中兴”大事了。

其实,德国并没有意识到奥匈的报仇心切,包括战争大臣埃里西.冯.法金汉在内的大多数德军将领、参谋部人员都以为这是不过是同过去的几次巴尔干冲突一样,奥匈只是在外交上强硬,实际上是“雷声大雨点小”,要不是这样,巴尔干早就打成一片废墟了。

7月6日,在贝尔希托德的主持下,进行了一次内阁会议,除了少数人认为应当妥协外,大多数人要求施以严厉的制裁。主要还是俄国的问题,许多人都担心俄国的介入。只有贝尔希托德不以为然,当得知德皇的“空头支票”时,他的决心更加坚定:“俄国不敢冒着与奥德同时开战的风险来介入这块是非之地的,并且,俄国尚未准备好战争。”最终,大家一致决定向塞方提出一系列几乎不可接受的条约,待其拒绝后开战。

事实上,贝尔希托德误判了形势。在克里米亚战争与日俄战争中沙俄已是颜面尽失,如果这次再让奥匈欺负自己的塞族“同胞”,那将是奇耻大辱。早在奥匈提议动武时,俄国就意识到奥匈的危险,这只北方巨熊私下里开始谋划对抗了。

一切趋于常态,这是大战前的平静。德国根本没把奥匈的强硬当回事,更别说做出的战争承诺,俄国见奥匈没有动作,也不那么在意巴尔干局势的走向,法国压根就不知道这边到底怎么了,当然更不要说英国了。

只有奥匈帝国在行动,康拉德秘密调集军队,积极做好战争准备。一切成熟之后,7月13日,奥匈才通知德国将对塞尔维亚送去“最后通牒”,德国完全不明白奥方要干什么,甚至连德国首相贝特曼-霍尔维格都迷惑而无不轻蔑地告诉德皇:“看样子奥地利有点强硬过头了,真不知道到时候他们怎么下台。”

7月23日,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提交外交照会,并要求塞方在48小时内无条件答复所有条款。递到塞方手里的是一份极为苛刻的最后通牒,当外交大使交付文书后,转身就乘火车回国,塞方不可能同意这其中的任何一项。

事到如此,塞方意料之外地接受了这份照会,但意料之内地希望就某些条款进行磋商。这是不可能了。

德国得知最后通牒已是24日早晨,而俄国也得知了此事,正在俄国访问的法国总统普恩加莱也得知了此事。形势突然“急转直下”。战争的威胁越来越真实,不仅是维也纳、柏林、彼得堡意识到了战争的可能性,就连巴黎、伦敦、罗马也朦胧地感觉到这次是一次严重的危机。

大火由这个谋求“中兴大业”的奥匈帝国点起。


7月25日,星期六。奥匈帝国与塞尔维亚同时宣布战争动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