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强奸(一)

蓝海惊鸿 收藏 61 42807

事先说明,这篇小说不是色情小说,算是半自传性质,地点在厦门。


哇,我中了特奖!500万,爷啊,好多钱,花花绿绿的堆在我面前,我扑进钱堆,在里面打着滚,哈哈,我有钱了,有钱啦!我要去买保时捷,不,买宝马,再买个别墅,要带花园的,在海边,我再要找个漂亮的小情人,我要….

李元,起来,你这死鬼,都几点了?!”媳妇翠花的驴嗓门传进了我的耳朵。

“你嚎个啥,把我的好梦都给搅了。”我很是不满得从梦里转醒过来嘟囔着。

“好梦?是不是梦到找女人了?”翠花唾了我一口。

“你懂个屁,几点了?”我起来穿衣服。

“自个没眼?老娘好心叫你起床你还吼我。”翠花脸上的雀斑越发明显了,这是她要发火的前兆。

八点十分了?!墙上的石英钟告诉我还有20分钟就要迟到了。

“你咋不早点叫我?”我埋怨道,飞快地套上衬衣,西裤,把领带往脖子上勒。胡乱把牙一刷,拿起桌子上的包子就往门外冲,刚下一个台阶我又折了回来。

“干啥,死鬼?”翠花被我冷不防地窜在她面前给吓了一跳。

“给我20块钱。”

“你又来要钱?昨天不是给你20了吗?都花哪了?是不是去外面找女人了,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我嫁给你是倒一辈子霉了。”每次我向她要一天的零花钱的时候她都会来这么一段,开始我还跟她解释,后来就懒得了。

“少废话,我马上要迟到了,迟到一次要扣200块钱,我想打车去。”我手往前一伸。

我媳妇不笨,知道200和20有很大的区别。

我接过一张半新的钞票,转身冲到了楼下,拦下一辆的士,关车门的时候,翠花的声音又飘了过来:

李元,晚上早点回家吃饭~~~~”

“操,这罗嗦的婆娘。师傅,去银行中心。”我用力带上车门,对带着墨镜的大胖子司机说到,“赶快,我要迟到了。”

还好一路上没有堵车,来到公司楼下的时候离上班还有5分钟,等我给完钱下车的士启动了的时候我才想起了没向他要的士票,我冲着已经开出十来米的车喊了起来:“哎,哎,停车停车!”

TNND,让车给跑了。失去了一张报销车票的我郁闷地进了电梯,当早晨的阳光照在我那满是晦气的脸上时,我觉得自己真TM窝囊。

我在一家软件公司的业务部上班,混了4年多现在是个经理,副的。前段时间业务部的头老王跳槽了,跑去了华维。现在经理的宝座空着。我想着自己虽然在业务上不是绝顶厉害,但是好歹也呆了不短的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加上前段时间何总找我谈话,虽然没有明说我来当业务部经理,但是从他的语气中我还是能感觉到他要提升我的意思。今天是礼拜一,9点的例会上应该就会落实这个事情的。想着自己马上可以当上经理,拥有自己独立的一间办公室,我脸上带着微笑走进了位于银行中心24层的公司。

进屋和同事打招呼,听着他们“李经理早上好”的时候,心中竟然有种喜悦。

开例会的时候,等各部门同事坐好后,我发现不远处坐着一位陌生的女人。当时我没在意,以为是公司新招的职员。

王总开始训话了。在做了例常的工作指示和安排后,王总说到:

“由于小王的辞职,业务部的管理有些松散,最近公司接了几个项目,如果业务部不早点走上正规,将会影响到公司的运做。所以呢,我和董事长商量了一下。”

王总停顿了一下,喝了口水,我这时的心都提到嗓子那了,希望从他的口中听到我的名字。

“决定请林小姐来我们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的职务,主管业务部的事宜,下面欢迎我们的林小姐。”王总冲着我刚才看到的陌生女人点点头,大家鼓起掌来。

我的手也拍了几下,别人没有注意到我那时复杂的心情,我有种掉到冰洞里的感觉,混身凉飕飕的。

“大家好,我是林静,大家可以叫我Mary,很高兴王总给我这个机会和大家同事,希望我们大家合作开心,谢谢。”

又是啪啪啪地掌声,财务部的经理小朱拍得尤其起劲,那张猪肝脸让我看得很是恶心,这小子,靠!

“好,我相信林小姐的到来将给我们公司带来新的活力,请大家好好配合林助理的工作,好,散会,林助理和李经理请留下来。”

我走到王总的旁边,找个椅子坐了下来,正好面对着林静。

如果不是因为我第一眼没有看清楚的话,我想我要是看到她的脸,眼睛是很难离开的。那是张多么漂亮的脸蛋啊,精心化妆过的脸,淡淡的粉底,让她的脸看上去洁白而光滑,略微上了一些眼影,使得那双眼角微微上翘的大眼睛有着说不出的妩媚,弯弯的细眉很适宜得高挑着,可爱的鼻子下面是小而不失性感的嘴唇,我不惊看呆了,但是林静好象没有注意到我的失态。

“林助理,这是业务部的副经理小李。”王总向林静介绍我。

“你好,李经理。”我本来以为她会站起来和我握手,但是她只是微微向我点点头,眼睛在我脸上扫了一下,就是那么一扫,我竟然觉得脸上有点发热。

“哦,你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却站了起来,向她躬了一身。

“小李,以后你们业务部的事情就由林助理来负责,她的话就是我的话,等下你给她汇报一下你们部门的情况。”王总安排道。


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到办公室的,进去的时候几个业务员正在那交头接耳,看到我进来了,并没有停嘴,我有点火了:“现在是上班,不许说话!”说完我重重地把报纸摔在了桌子上。他们立刻安静了,但是我从他们的表情看出了对我的不满,甚至是蔑视。我不由地愤怒了,但是又不能发作,只好把抽屉拉得震天响,来宣泄我心中强烈的郁闷。没有多久,坐在我前面的业务小邱看起了报纸,我的怒火一下子窜了出来:“我不是早说过,上班时间不准看报纸吗?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经理?!”平时对我唯唯诺诺的小邱竟然回了我一句:“你不也在看报纸吗?”

“你!”我突然语塞了,愣在那里,正当我要大发雷霆的时候,我桌上的电话响了,我抄起电话,语气很凶地说道:

“谁啊?!”

电话那端停了一会,

“是我。林静”有些不满。

“啊,对不起,林助理,我刚才,呃,那个”我突然结巴了起来。

“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说完电话就挂了,电话里面“嘟~~~~”的声音让我听起来有些胆怯。

我走进她的办公室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要怕这个女人,她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一进门,看到她的那双眼睛注视着我的时候,我的腿有些发颤。

“请坐”林静站起来,指着盆花旁边的椅子说道。

“谢谢”我坐下去,手不自然地放在腿上磨来蹭去,但我马上意识到这样的动作很幼稚的时候,我故作镇静地把右腿搭在左腿上,手搭在扶手上。

“你给我说说业务部现在的状况。”林静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看到她穿的是黑色短裙,淡紫色的丝袜,腿很修长。

我刚想开口的时候,她桌上的电话响了,她说声抱歉就起身去接电话,看着那双性感的双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想摸一下的冲动,我想我的手在她的丝袜上滑来滑去,手感应该会很好,。林静稍微欠着身接听电话,短裙紧紧贴在丰满的屁股上,隐隐显出了内裤的形状,我突然有种想撒尿的冲动。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觉得喉咙发干,给她汇报的时候也老是断断续续,所以我就不停的喝水,一来缓解紧张,二来在喝水的时候我的眼睛又可以窥视她的大腿,我想知道她的大腿是不是象我媳妇翠花的屁股那样白。

终于不到20分钟的时候,我忍不住要上厕所了。

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的办公室是有独立的洗手间的,不由她开口我就闪进了她专用的洗手间。

进去之后才感叹只要是女人呆过的地方,味道就是不一样,洗手间里面飘着淡淡的清香,对着TOTO尿尿的时候,想象着林助理坐在马桶上的样子,下面感觉有点紧。

从厕所里出来,林静在办公桌前写东西,见到我出来后,她盯着我,过了一会说道:“李经理,目前你们业务部的一些制度需要更改,要充分挖掘现有人员的潜力,你等下回去作份report给我,ok?”我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写报告,本想把这件事推托的,但是从她的眼里,我看到了不容质疑。

“好,我后天给你。”我勉强答应。

“我希望明天早上能看到。”林静拿起水笔,放进一个贴着KITTY猫的笔筒里。

“明天?!”我很是吃惊,“一定要明天吗?”

“是的。”林静点了点头,“你去忙吧。”

在和她说再见关上门的时候我说了句:SB。

我怀着一种很复杂的心情回到办公室,进门的时候那几个业务员都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这帮狗东西"我心里骂道.然后坐下来整那个该死的报告.我是越写火越大,平时老王在的时候,哪里有这么多麻烦,又是更改制度,又是写报告什么的,还report,去她NND,一分心,又写错了,纸篓已经快满了.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吃了刚才的亏,我压住心里的烦躁,调整了一下声音,拿起电话.

"喂,您好!请问找哪位?"我用磁性的男低音说到.

"........"电话里面又是沉默.

"喂,请问您找谁?"

"你是李元吧?"电话里的声音一传出,我的火立马爆发了!是我媳妇翠花.

"你干啥?!半天才说话!"我冲着电话吼了起来.

"你嚎个啥,吃了炸药还是怎的?!"翠花也不甘示弱.

办公室的人都瞧着我,象看猴子在演戏似的.

翠花一说我倒没有话说了,我知道是我把气撒到她身上去了.

"找我什么事?"我语气缓和了下来.

"没事!"

我差点说"你没事给我电话干什么?!"但是还是强咽了下去,声音又低了一分:

"有事就说嘛,我现在在上班."

"没事!!"啪的一声,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很无奈.

翠花不是我老婆的真名,她的名字叫夏露,夏天早晨的露水,很好听.我和她是大学同学,见她第一次后我就象一条发情的公狗,整天缠着她,最后用近乎无赖的方式让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最后又是用同样的方式说服了她的父母把女儿嫁给了我,结婚前的晚上,我搂着她,说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但是第二天晚上我喝得烂醉,在地板上睡了一天.恋爱的时候把婚后的生活设计得很美好,把家弄的要温馨,再生一个漂亮的宝宝,每天去海边散步,但是我发现,蜜月刚过了不到半个月,我就后悔不该结婚.原来单身时候养成的很多恶习在恋爱的时候被花前月下的浪漫掩盖了,一结婚,又全跑了出来.对她的一些行为我也越看越不顺眼,比如她喜欢睡懒觉,喜欢躺在床上边吃东西边看书,开始我还可以忍受,但是在一次我睡觉的时候觉得灯光老是照着我,我觉得自己就象那养殖场的猪,被灯光照射用来催肥,我终于在结婚一个半月后,和她吵了个天翻地覆,我埋怨她是不是想把我变成猪,她来了一句,结婚的那个晚上,你不是睡得象头猪吗?把我一个人扔下.

那次吵架带来的经济损失是家里新买不久的瓷器全部分裂,感情损失是一个星期她不让我碰她.

在我重新买了树脂的碗碟,在床边低声下气哀求了半个晚上后,这次危机才告一个段落.

随着彼此瞧对方不顺眼的地方越来越多,我们之间的夫妻生活可以用10个字来形容: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

晚上回去大吵一架看来是不能避免了.

结婚前很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现在有家了,我却不愿意回去了.但是不回去,我又能去哪里呢?

我突然想起一个人,从抽屉里找出通讯录,拨了那个电话,通了,

"谁啊?"电话那边的人好象还在睡觉,迷迷糊糊的.

"王雪,是我,李元."

"啊,元哥,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王雪的声音清晰了许多.

"呵呵,想你不行啊?"

"你有那么好?不信."

"你晚上上班吗?"

"上啊,怎么了,找我有事?"

"哦,没事,问问."我有些失望.

"不要骗我了,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

"我,我想和你聊聊,既然你要上班了,那就改天吧.不打扰你了."我想挂电话.

"别,"她象是想了一会,"我在家等你."

"那你不去上班了?"王雪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

"不去了,来我家前再给我打个电话.好吗?"

"好."

"那晚上见啦"

"好."


本文内容于 2012/3/10 17:17:44 被蓝海惊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