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东风二十一之我见

霸道击雷 收藏 7 2885
导读:讲东风21打航母,或有人提出质疑。在此,不妨换个审视角度,与其有人问中国的弹道导弹是如何做到反航母的精确性的,那为何不更直接地问超高声速甚至是高超音速的反舰巡航导弹是否有讨论的可能,而这个话头足以挑起一场军中激辩。至少,在未知的域面海战中,这必然是一个潜在案头。 就“弹道导弹”命题继续发言,个人认为,中国要的不是体量极其庞大、模型作战结构却极致脆弱的东西。结合于无氧层飞行段的战略力量,这可说是一把“死剑”,即是在大气层范畴内无所遁形且仅能用以威慑无有中段反导能力小国的“死剑”。

讲东风21打航母,或有人提出质疑。在此,不妨换个审视角度,与其有人问中国的弹道导弹是如何做到反航母的精确性的,那为何不更直接地问超高声速甚至是高超音速的反舰巡航导弹是否有讨论的可能,而这个话头足以挑起一场军中激辩。至少,在未知的域面海战中,这必然是一个潜在案头。


就“弹道导弹”命题继续发言,个人认为,中国要的不是体量极其庞大、模型作战结构却极致脆弱的东西。结合于无氧层飞行段的战略力量,这可说是一把“死剑”,即是在大气层范畴内无所遁形且仅能用以威慑无有中段反导能力小国的“死剑”。


由弹道导弹反航母,其衍生作战价值则在于未来中国空间层面的高超音速巡航弹道自控模型工程何时得以有效上马并能被用以自信的公开。有限技术展示,我国在中段反导的新闻早些时间能出现在网络,这本身则是在告诉众人一个事实,DF21方案并非是一时的突发奇想所致。


老美通过国内的走卒四处窥伺我国之反航母弹道导弹技术,若是这仅是以弹道导弹本身来讲,那其意义还能有多大?美不是搞了一个“一小时打遍全球”吗?狂啊,既然如此狂,还要窥伺中国的DF21作甚?个人觉着,美军能否做到绝对环境飞行段的指令控制,此仍然是一个唯有言者本身才能了解的案题,且此案题仍然处于极不可靠状态中。至于,有氧层内的问题,美军已经有了“1小时打遍全球”,既然美军那么强,这又何必顾虑中国是否拥有。这类就硬实力间的彼此威慑,这唯有站在战略审视的角度方能体会其间的深邃与对手的怯怯可悲。


弹道导弹,高技术集成品,对此认知若仅是以一个指示指引作战范畴内的意识去审视“全域导弹”则是比较偏的思维,又或者说,这类思维根本不足以清晰拆分战控段由信息采集、指令传输,至战控目标数据物理运算的实施到最终有效主位监纵段模型可建。在复杂宇宙射线场效与大气层内的极速飞行段,这是一个需要有明确主位监纵控制段与弹体被动自控段认知的话题。


不强调主位战控系统与被动轨迹自控部分间的关系,且以此等不分控制端主次,偏重于子集系统内的模糊认识去看清大集成问题,则是根本可能都没有。


在此,强调了解弹体被动自控系统,这个呀,莫要浮于似是而非间。在此提醒,传感类子集或以信息采集为目的的子集则永远只能在主干控制系统下存在的,主次不分,其后主架构内的软硬部分分拆之结构建设要求提出就会是一件近乎于“人为性质”的难题了,而这还仅是局限于认知层面的。


说结构性分拆面的观点,某人也许甚至会抗辩。不妨这么说吧,如果讲有个瞎子与一个视力正常的人同是在走路,你说这是有眼的人走得快,还又是瞎 子走得快?如果是瞎子走得快,你说“眼睛”在此的作用又是什么?就肢体控制而言,注意,在此只有大脑是能占居唯一绝对支配地位的。


导弹自控结合指令控制技术的模型设计,在此注意,导师的价值仅在于启发,此理论逻辑衍生案能作战时参考的模型指令备选方案;注意,在飞行段实时突遇不可抗力变轨中,那可没导师什么事儿;物理运算部分,无论是弹体本身的自控筛选系统,还又是中心站中控部分,此皆为绝对重头。


强调弹道导弹打航母,空间段考虑就得面对“黑障”。涉及黑障类的弹体指令数据链通道技术则近乎于是“不可能”的。弹道导弹本身的飞行轨迹,能作变轨指令指引的,能在数据链通道技术一块拥有大量空间卫星控制技术支持的,在我国也就是弹道导弹中段动作部分,若某组理解中的变轨技术是与此类属讨论无关的,那其后的假设就不可能做到合理讨论。


值得强调的是,监测定位数据的物理计算部分则是一个必须提到预前考虑的重头案题,处于高速变轨状态的飞行段是绝没有时间容许“手动变轨”可能的。由目标数据采集至实时物理预前量运算,这是变轨方案即时结论,并供指令段选择的前提。物理计算部分不可缺位,且在此不论模型主控部分与弹体自控部分。


时闻坊间有传我国东风21有参考外来“真经”,在此,碎言潘兴2是否有资格提上时代案头。恰时,这得看强调案例中的“飞行段”是属哪个部分。在进入大气层后,弹体飞行速度跳升,必然的弹体自带被动自控引导系统就是一个高度独立的模型架构。注意,一型独立的作战体能以“模型架构”来概括,这可绝对不是仅仅能以模式指引概念意识就能涵盖此模型运作间可遇一切突发不可抗力影响的。在此,必须强调独立弹体的物理计算功能,没有这一功能,那在极高速被动变轨飞行段是绝无可能做到预前量“库执令方案自行比较”的。


高超音速飞行段,本身就得遇到诸多不可抗力之环境飞行条件,这是在弹体进入末段被动自控状态后,弹体计算机部分性能设计要求被提出的前提条件。弹道导弹本身的气动结构设计,较难做到极近完美的飞行角调谐。关于这部分,看诸多网络观点,似是“观点统一者”乏有提及,又或者说,关于分段结构性讨论观点者,尚未出现。


如上内容,完全仅限于或肤浅于所谓的飞行段环境飞行部分,就近20年兴起的技术注入项,即便撩开了话头,貌似也乏人纵论。


谈及于此,细心的网友会发现,关于上述文字提及的侦监与监纵的理论范畴认知,在中国网络内多是一些游离“战控操纵”与“模型结构设计”之间的模糊认知,而就是这类不明所谓者往往能引诱着一些“糊涂蛋”讲出本不该说的内容。言罢在此,对部分网友劝言,凡是可得悠着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