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骑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是巴克。我是国防军的一名战士,我是一个骑兵。

我的部队,也就是国防军第一骑兵军(I. Kavalleriekorps)于1945年4月编入第2装甲集团军,这个集团军隶属于南方集团军群,里特.冯.李勃元帅统领这支军群,胶着在东部的前线。虽然没见过,但听从西线来的战友描述,我倒真是愿意和美国佬作战,如果我可以选择。至少从战友嘴里多少都能描绘感受到美国人的理性和道义,kao~...你们知道么,我们面对的是一群疯子,不怕死的乌拉疯子,这帮狗娘养的,他们的眼睛像狼一样泛着血丝,他们要把我们赶尽杀绝...我不怕,我们的面对只有你死我活,我们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让对方永远的躺下,因为,因为我没有选择。

在我们的南方集团军群有许许多多动人的英勇故事,在我的第一骑兵军同样也不胜数的激励士气的事迹。

在东线,白刃战如同家常便饭,同样,胸前佩戴不同质地的近战突击章也如同平常,这是一种光荣,帝国战士的光荣,哪怕明天我就会死去,至少我是佩戴着它走上黄泉。

虽然勇猛强悍,但和他们相比,我不能称为勇士,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称职的警卫,称职的“马前卒”。

战前,他是一名高贵的骑手,虽然他的父亲在一战时在骑兵部队服役并战绩显赫.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我们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

“我被他的个人魅力所折服,我愿为了他说的信仰所奉献,哪怕是生命...”

就这样,路德维希.鲍尔曼佩戴着死去的父亲的红黑相间的一战MEMEL王国服役章自豪的投笔从戎,并选择了他父亲曾经的师队,我们的第一骑兵军-第1骑兵师。

我们骑兵的工作更多的是在后方清除,清除那些遗留下来的游击队,但每一次,上尉都会对我们说,虽然不会再出现像古时的令人热血澎湃的马上冲锋,但我们还是要为了我们的信仰,热血澎湃的投入的战斗。

他浴血奋战,他舍生忘死,

在漫长的东线的冬季,他就是我们心中的那一团热火,随着火苗烧起来的是他那越来越多奖章的绚丽的军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3/10 19:32:19 被ssherox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