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解放战争哪次战役让蒋介石方寸大乱

大城山 收藏 41 46926
导读: 核心提示:蒋介石在会报会上,又是骂这个,骂那个,直弄得会场里鸦雀无声。他听完了郭汝瑰的报告后,说:“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又问顾祝同:“墨三有什么意见?”还没等顾祝同答话,蒋又去问杜聿明:“光亭还有什么意见?”   张治中把以上的情况跟杜聿明一说,杜聿明心情顿时沉重起来。看看“官邸会报”时间已到,就赶往黄埔路去了。   蒋介石在会报会上,又是骂这个,骂那个,直弄得会场里鸦雀无声。他听完了郭汝瑰的报告后,说:“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又问顾祝同:“墨三有什么意见?”还没等顾祝同答话

核心提示:蒋介石在会报会上,又是骂这个,骂那个,直弄得会场里鸦雀无声。他听完了郭汝瑰的报告后,说:“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又问顾祝同:“墨三有什么意见?”还没等顾祝同答话,蒋又去问杜聿明:“光亭还有什么意见?”


张治中把以上的情况跟杜聿明一说,杜聿明心情顿时沉重起来。看看“官邸会报”时间已到,就赶往黄埔路去了。


蒋介石在会报会上,又是骂这个,骂那个,直弄得会场里鸦雀无声。他听完了郭汝瑰的报告后,说:“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又问顾祝同:“墨三有什么意见?”还没等顾祝同答话,蒋又去问杜聿明:“光亭还有什么意见?”


杜聿明踌躇了一下,答道:“敌情和各兵团的实际情况我都不了解,到徐州后,向刘总司令请示,看如何可以抽调部队解黄伯韬之围。”


这正合蒋介石的心意:“好!好!你到徐州,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我已经替你把飞机准备好了,你今晚就去!”蒋介石下了这道口谕,会报就算结束了。


蒋介石一走,顾祝同拉住杜聿明说:“你们两人都在徐州指挥,有些不大方便,叫刘经扶到蚌埠指挥,好吧?”


杜聿明说:“指挥这样大兵团作战,情报、补给是一项极其复杂的业务,总部一离徐州,我的机构不健全,势必形成瘫痪,影响作战。请总长放心,我同刘老师不会发生摩擦的。”杜停了一下又说:“请总长允许我一个要求,就是解黄伯韬之围的战略战术、兵力部署,我不一定照今天会议决定的去做。”


顾祝同明白杜的意思是不相信郭汝瑰的计划,但此时只要杜早些去徐州,别的都好说,于是连说:“可以可以,你怎样决定,就怎么办好了。”


杜聿明于当晚带上幕僚人员飞往徐州。说也奇怪,南京徐州间,飞机是常常飞的,可这一次竟迷失了方向。驾驶员发出警报:“再飞一小时还找不到的话,油就完了!”

杜聿明在天上连连叫苦:“真是天亡我也!情况这样吃紧,飞机竟找不到徐州!”最后,在油料快要耗尽时,机翼左侧发现了灯光,等到飞机降落时,已是11日凌晨1点多钟了。


-

其时,徐州“剿总”一片混乱。刘峙和参谋长李树正对解放军的意图还不甚明了。杜聿明认为解放军的直接目标还不是徐州,而是黄伯韬兵团,应抽邱清泉兵团解围。刘和李听了杜的意见,很表怀疑,不敢同意,亦不敢抽调邱清泉的兵力。于是直接打电报向蒋介石请示:


徐州以西之共军,尚有强大力量,其企图为牵制邱兵团,策应其东兵团作战。我军作战方针,应采取攻势防御,先巩固徐州,以有力部队行有限目标之机动攻击,策应黄伯韬兵团作战,俾争取时间,然后集结兵力击破一面之共军。


蒋介石接到刘峙的电报,气得吹胡子瞪眼,骂刘峙怕死,一心只顾徐州安全,立即回电加以批驳:所呈之作战方针过于消极,务宜遵照前电方针,集中全力,迅速击破运河以西之共军,以免第七兵团先被击破!


正当刘峙调动邱兵团时,解放军不但对黄兵团的正式歼击已经开始,而且远程炮已对准了徐州,炮弹落到了徐州机场附近!


在这紧急关头,黄伯韬围中苦等,东攻部队泥足难前,而顾祝同、刘峙还在对外宣传,说黄伯韬守碾庄守得“固若金汤”,解放军在碾庄阵地前“伏尸遍野”。何应钦在南京闻此更是拍案大叫:“黄伯韬真是英雄!”叫飞机把勋章给他送去。


顾祝同坐上飞机,亲自飞到碾庄上空,向黄伯韬喊话,慰语有加。


黄伯韬知道外援无望,就回答顾祝同:“我总对得起总长,牺牲到底就是了。”对空通话完毕,黄伯韬对第二十五军军长陈士章说:“反正是个完,突围做什么!送狼狈样子给邱清泉看着惬意吗?不如在此一个换一个找够本地打下去,最后不过一死,也对得起党国和总统、总长,叫黄埔看看,也好叫他们以后不要再钩心斗角,只图私利。万一党国转危为安,也是我们的贡献。”


黄伯韬突围不成,又不见邱清泉救援,顾祝同急了,亲自飞往徐州,责令邱清泉出兵。邱清泉把眼睛一瞪,说:“我出兵援黄,徐州方面出事,谁能负责?”

顾祝同拍胸说:“我是参谋总长,徐州失守,我参谋总长负责!”


“你说得好,你才负不了责呢!”


“难道你一定要违抗我参谋总长的命令?”


“什么总长不总长,我就是不出兵!”


-

顾祝同气得面孔发青,但终无办法调动邱清泉。只好回报蒋介石。蒋介石专机飞徐,在飞机上以电话命令邱清泉出兵援黄。邱仍以徐州危险为辞,拒不从命。蒋介石亦无功而返。


11月22日,黄伯韬兵团弹尽援绝,全军覆没,黄伯韬本人在绝望中拔枪自戕而死。


华东野战军向杜聿明集团的重要据点鲁楼发起冲击。黄伯韬兵团被全歼后,刘峙把杜聿明请到办公室去,说打算放弃徐州,向西撤退。两人在军事地图上反复研究后,杜觉得刘似乎太泄气,便说:“目前还不到考虑这一方案的时候。而且战守进退的决策,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前途,目前我不敢轻率地出主意,必须由老头子本着他的企图下决策。”刘峙听了他的话,嘴唇动了几动,好像很为难,一直沉默无语。


很快黄维兵团又被围。


蒋介石又电令杜聿明到南京开会。杜飞到南京后,照例又到黄埔路官邸。顾祝同一见到他,马上把他拉到一间小客厅中,讨论如何挽救蒋军的危机。


杜聿明问:“原来决定再增加几个军的,为什么连一个军也没有增加呢?弄到现在,已成骑虎之势。”


顾祝同直摆手:“你不知道,到处牵制,调不动啊!”


“既然知道不能抽调兵力决战,原来就不该决定要打,致使黄维兵团陷入重围,无法挽救。目前挽救黄维兵团的唯一方法,就是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兵力,与敌人决战,否则黄维完,徐州不保,南京亦危矣!”


“老头子也有困难,一切办法都想了,连一个军也调不动。现在决定放弃徐州,出来再打,你看能不能安全撤出来?”


杜聿明深思一阵,对顾祝同说:“撤出问题不大,不过出来要打,就等于把徐州的三个兵团也一起送掉”


顾祝同同意这个看法。正在这时,何应钦慌慌张张走进小客厅里来。问:“怎么样?就不能打了么?”


杜聿明又把意见向何应钦讲了一遍,何垂头丧气地说:“也只好这样了。”


这时已到开会时间,杜对顾说:“请总长不要把这一方案拿到会上讨论。”

顾祝同知道杜一向不信任作战厅的郭汝瑰,就说:“会后我同老头子说,你同他单独谈。”于是何、顾、杜三人一同到会议室。过了一会儿,蒋介石披上了一件黑斗篷,满脸通红,窘态毕露地进来了,歇也没歇,一面向大家点头,一面说:“好,好,就开会。”


-

刘峙得知南京官邸会报会议同意放弃徐州,如释重负,开始准备自己的逃路。他从蚌埠逃到南京,遭到蒋介石严厉斥责,被解除职务,调充总统府战略顾问。他带着三姨太经上海、南昌、吉安、广州逃往九龙。在九龙,他夫妻俩随身携带的黄金细软被当地土匪抢劫一空,竟到了无以为生的地步。蒋介石不答理他。他俩又搬到印尼居住。直到1953年1月,才由何应钦、顾祝同居中说情,蒋介石才批准他回台湾。


钱大钧也在淮海战役结束前后,被蒋介石重新起用,到重庆去任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但国民党已大势所趋,在最后的日子里,随同蒋介石一起逃往台湾。


相关阅读:蒋介石三次提出派兵赴朝参战始末(搜狐读书)


1950年6月27日,杜鲁门下令美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蒋介石以为朝战爆发,必有连锁反应,促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美国亦必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获胜。如果如此,国民党便可利用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之机,借美国之手,消灭中共军队,重返大陆。


这对已被杜鲁门冷落的蒋介石来说,无疑是一个意外的喜讯。对此,蒋介石曾三次向美国提出派遣3.3万精锐台湾军队赴朝鲜半岛参战的建议,但是令蒋介石感到沮丧的是,美国政府并未接受蒋介石的建议。这其中隐藏着什么历史的玄机呢?


1950年6月25日的清晨,蒋介石和往常一样,洗漱后开始吃早饭。此时,蒋经国匆匆给蒋介石送来一份情报。这份情报并不详细,只是简略说明朝鲜南北发生战争而已。这天深夜10时,台湾国民党当局驻南朝鲜“大使”邵毓麟给蒋介石发来报告,蒋介石这才较为详细地了解到朝鲜战争的情况。蒋介石对于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期盼,可谓是心情急迫,望穿秋水。而现在,朝战的爆发,似乎让他看到了希望。


由于北朝鲜军队势如破竹,南朝鲜李承晚集团不得不把自己的首都迁到了汉城以南150英里的大邱。6月27日,杜鲁门正式发表声明,抛出了“台湾地位未定论”,命令第七舰队阻止对台湾的任何攻击,同时要求“在福摩萨(指台湾———编者注)的中国政府停止对大陆的一切海空行动”。当晚,美国驻台代表斯特朗奉命拜会蒋介石,告知美国的决定。晚10时,台湾当局“外交部长”叶公超面交蒋介石复示,表示原则上接受。


对于蒋介石而言,统治台湾的精神支柱,唯一的口号便是“反共复国”。杜鲁门禁止他反攻大陆,蒋介石表面上不得不接受,表示“双方意见完全一致”。但是今后拿什么来激励军民呢?蒋介石和他的幕僚们发现了一个新办法,那就是出兵朝鲜半岛。


揭秘:解放战争哪次战役让蒋介石方寸大乱

其实还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美国驻日军方就开始和蒋介石谈判派台湾军队开赴南朝鲜的问题。朝鲜战争前夕,麦克阿瑟派前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柯克海军上将去台湾,要求蒋介石派军队前往南朝鲜,以抵抗北朝鲜可能发起的进攻。蒋介石认为时机到来,可以借此向美国多要一些服装、武器和给养。但柯克不答应,谈判纠缠于细节问题,迟迟未果。


1950年6月26日,由于朝鲜人民军的英勇作战,南朝鲜李承晚集团节节败退,不得不向美国求救。在美国政府决定出兵前,驻东京的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立即致电蒋介石,询问在“确保台湾安全”的前提下,能否派兵援助南朝鲜军队。


对此,蒋介石集团自然是求之不得。6月26日当天,蒋介石即致电李承晚,对朝鲜半岛战事深表关切。接着,蒋介石在阳明山庄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出兵赴朝问题。军方反对出兵,但王世杰、叶公超等“外交人士”却认为这是政治上的一个难得的机会,应该出兵。会议经过4个多小时争论,通过了出兵朝鲜的决定,制定出由国民党主力第52军驰援南朝鲜的初步方案,并于当日下午复电告知麦克阿瑟。


国民党第52军驻防于台湾北部地区,是蒋介石从大陆撤出来的唯一完整的主力军。在辽沈战役中,52军从营口葫芦岛乘船成功逃跑,避免了被歼的命运,成为辽沈战役中唯一漏网的国民党以军为建制的部队。蒋介石为了通过朝鲜战争反攻大陆,将自己的“杀手锏”都献了出来。蒋介石下令,从6月26日起,第52军进入一级战备,全建制待命,随时准备出发。


就在蒋介石开会研究出兵朝鲜之际,邵毓麟又从汉城发来急电,称南朝鲜急需外援,而且必须特别迅速,否则就缓不济急。决定出兵朝鲜之后,蒋介石当晚即给李承晚发去电报,表示声援。在电报中,蒋介石还表示将采取有效步骤进行援助,其中包括派遣主力52军附加第13师共3.3万人出兵朝鲜,直接参战,并立即着手准备。蒋介石还对准备参战部队的军官、兵员、装备、运输进行补充和调整,计划经空中和海上将部队运到朝鲜战场。蒋介石不久即让邵毓麟转告李承晚,国民党决定“先以陆军3个师,运输机20架”驰援南朝鲜。

6月28日,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台湾当局“外交部”指示台驻美“大使”顾维钧向美国国务院递交了一份备忘录。在备忘录中,蒋介石表示“愿意供给适合于平原或山地作战的富有作战经验的部队1个军约3.3万人用于南朝鲜”。


-

与此同时,蒋介石还极力争取获得美国军方鹰派代表人物麦克阿瑟的支持。根据蒋介石的指示,7月4日,台湾当局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何世礼在东京拜会了麦克阿瑟,表达了蒋介石愿意出兵朝鲜,帮助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的愿望。


一向反对美国国务院弃蒋政策的麦克阿瑟对何世礼说,他一向主张台湾不能落入共产党之手,倾向于台湾出兵朝鲜。麦克阿瑟还表示,为了解和加强台湾的防卫问题,他希望访台。对此,蒋介石自然是求之不得。但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此时形势微妙,劝麦克阿瑟缓行。而固执的麦克阿瑟不听劝阻,断然决定秘密访台。


7月31日,麦克阿瑟来到台北,与蒋介石进行了会谈。在会谈中,蒋介石再一次提出台湾国民党军出兵朝鲜半岛参战的请求。在没有取得白宫同意的情况下,麦克阿瑟扬言要帮助蒋介石反攻中国大陆,并公开表示将考虑在朝鲜战场上使用台湾军队。


蒋介石为了给台岛军民打气,大肆炒作麦克阿瑟访台的“重大意义”,把它提高到“中美军事合作”的高度,称“挫败中共军队已有了保障”。一时间,关于美台“亲密合作”的消息,成为了美国报纸的头条新闻。杜鲁门不得不派遣特别顾问哈里曼到东京去做麦克阿瑟的工作,以免滋生事端。


蒋介石对于出兵朝鲜“热情”异常,绝不是出于对美国献殷勤,也不是他所说的“中华民国政府军队距离韩国最近,是能够赴援最快的友军”,归根结底是为了实现其“反共复国”的图谋。蒋介石的如意算盘是,如果台湾军队能够赴朝参战的话,就可以从朝鲜进攻东北。同时,也可以在东南沿海开辟第二战场,南北夹击大陆。蒋介石后来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如果台湾军队参加朝鲜战争,则战争情势必将完全改变,并“可使中共志愿军在作战中发生政治和心理的影响从而瓦解其军心”。蒋介石指责美英等西方国家反对台湾军队参加朝鲜战争,“乃是韩战最后没有结果的一个最大原因”。


但是,美国最高决策层却在慎重考虑后,否决了蒋介石出兵朝鲜的建议。据杜鲁门后来回忆说,他在听到顾维钧转交的蒋介石的建议后,第一反应是认为应当接受这番好意。但是国务卿艾奇逊持不同意见,认为台湾国民党当局的情况和联合国其他成员国的情况有所不同,因为台湾本身就是最易遭受进攻的地区之一,美国才因此派遣第七舰队去防卫台湾。一方面美国花钱去防卫台湾,另一方面被保护的台湾国民党当局却又派兵到朝鲜,艾奇逊认为这种做法实在是荒谬。

6月30日上午8时30分,杜鲁门召集了三军参谋长联席会议,讨论在朝鲜投入地面部队作战的问题和蒋介石向朝鲜派出军队的建议。杜鲁门说,蒋介石曾经说过,他的3.3万人的部队在5天之内就可以上船出发,而争取时间是非常重要的;他同时提醒与会者考虑毛泽东和俄国人会有什么行动。


-

艾奇逊认为,如果台湾军队在朝鲜出现,北京的共产党人就可能决定参战。另外,由于英国已经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且建立起代办级的外交关系,不希望看到蒋介石的军队出现在朝鲜半岛,因而英国宣布不能和台湾的军队并肩作战。加拿大等国也反对使用蒋介石的军队。英、加等盟友的态度,美国最高决策层不能不认真考虑。在朝鲜半岛使用台湾军队,还会使美国疏远印度等亚洲国家,因为印度等亚洲国家不愿与中国结仇,还将增加将来政治解决朝鲜问题的难度。另外,美国军方也对蒋介石军队的战斗力表示质疑。


由于绝大多数与会者都反对蒋介石派兵入朝,杜鲁门决定婉言谢绝蒋介石的请求。7月1日,艾奇逊正式谢绝了蒋介石关于出兵朝鲜的建议。蒋介石决定另外寻求机会。8月18日,台驻美“大使”顾维钧奉蒋介石命飞抵东京,面见麦克阿瑟,提出台湾当局愿以“志愿军”的名义,派兵1.5万人参战。但是此时的麦克阿瑟因为已从华盛顿获得他已认为足够的4个师的兵力,因此对于蒋介石的军队丝毫不感兴趣,婉言谢绝。蒋介石的第一次出兵朝鲜半岛的企图,宣告流产。


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蒋介石唯一得救的希望,便是挑起美国与中国的战争,因此必须严格限制蒋介石。在美国政府看来,即使无兵可派,也不能让蒋介石派兵参加朝战。


随着1950年7月5日美军第24师第1团史密斯特遣队在乌山投入作战,美国正式参加了朝鲜战争。10月下旬,中国人民志愿军成功入朝之后,迅速改变了朝鲜战局。志愿军的战斗力,让嚣张的麦克阿瑟尝到了苦头,美军第8集团军处境危急。


1950年11月美军发动的“圣诞总攻势”失败后,深感兵力匮乏的麦克阿瑟于11月20日致电蒋介石,请其仍派第52军前往朝鲜助战。他还通知蒋介石说,美军已从冲绳派出飞机和船舰,装载补充第52军的武器装备赴台,同时接运该军从空中和海上开往平壤地区。麦克阿瑟要求蒋介石火速派出一个参谋指挥官代表团飞赴汉城,同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商讨第52军到朝后的有关事宜。他同时向华盛顿建议,把国民党第52军编入“联合国军”,以增强美军在朝鲜的作战能力。


麦克阿瑟的决定让蒋介石喜出望外。蒋介石当天即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下令第52军于24小时内完成出发准备,并要求海空军加强与美军第七舰队和驻台美国空军的联系。在会议上,蒋介石决定派“国防部副部长”侯腾和第52军军长郭永等人飞赴汉城,与美军建立联系。11月30日,由麦克阿瑟派来的7艘运输舰和3艘货船抵达基隆港,30架运输机也在新竹和松山机场着陆。52军新获各种车辆200余辆,火炮千门,各种器材近2万吨。52军各部分开赴指定地点集结,待命出发。

但是美国政府对麦克阿瑟此举并不认可。接到麦克阿瑟的急电后,杜鲁门及其同僚们认为,朝鲜战场的局势即使再严重十分,也不能动用蒋介石的军队。蒋介石军队入朝作战,无论是从军事战略还是从政治、外交的角度来看,都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不明智的举动,非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会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化。蒋介石第二次出兵朝鲜的计划,就这样流产了。


1952年5月27日,新任美军远东总司令兼“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鉴于“后继兵员不足”的情况,向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了请求蒋介石派兵支援的问题,希望从台湾抽调1个军到朝鲜战场,以便从朝鲜抽出相应的美军去增强日本的防务。克拉克同时还告诉蒋介石,总统和五角大楼都很重视他的建议,请蒋做好准备。


蒋介石感到出兵赴朝似乎又有戏,再次指示第52军做好出发准备。另外,蒋介石还派驻美“大使”顾维钧转告杜鲁门,台湾军队有意同“联合国军”一同作战。


美国最高决策层对克拉克的建议和蒋介石的请求,进行了长达1个月的讨论。国防部又一次坚决反对引蒋入朝。为了了解台湾军队的情况,美国政府专门从台湾召回了美军驻台湾军事顾问团团长蔡斯,直接向总统汇报。蔡斯说,台湾军队中大部分军官素质低下、部队训练差,到了朝鲜肯定会全军覆没。减轻美军的负担可以通过增强南朝鲜军队的办法来进行,而不必用蒋介石出兵。同时,李承晚也对派台湾军队来朝持异议,认为还不如加强韩军力量。在这种情况下,杜鲁门告诉克拉克,取消派国民党第52军入朝的计划。


在杜鲁门和艾奇逊主导美国对外政策的形势下,失望不已的蒋介石把希望寄托在了新总统身上。1952年12月上旬,艾森豪威尔接替杜鲁门担任总统职务后,为早日全面结束朝鲜战争,秘密视察了朝鲜战场。克拉克再次提出派蒋军入朝作战。艾森豪威尔征询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的意见。布莱德雷明确表示反对使用台湾军队。艾森豪威尔也表示有同感,他宣布说,新政府希望早日结束朝鲜战争,反对战争的进一步扩大。在准备结束朝战的情况下,艾森豪威尔对于引蒋入朝没有任何兴趣。


在第三次遭美国拒绝后,蒋介石此后再也不抱派兵入朝的想法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泰山一石 在第13楼的发言:
本人对自相屠宰的内战很反感,挟民意唯图天下,欺民而民不觉乃群盲之悲哀
要是光头胜了就不反感了。4.12。7.15.等等就一点也不反感。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