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目前对烟草价格最为敏感的是青少年烟民,而吸烟也对青少年健康影响最大,如果调高中低档烟草的税费,青少年烟民会大大减少。不知他做没做过调查,青少年们抽的烟比我抽得好多了,在提高税费我就只好抽旱烟了。少年们用父母的钱才不会在乎那,苦了我等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贷款的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