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理上讲,元朝就是大蒙古国,而非“大蒙古国的一部分”

首先,忽必烈的封地确实只是大蒙古国的一部分,忽必烈以此起家,并建立了以中原汉地为“腹里”的中原本位的元朝。


但是,必须知道,大蒙古国实行的是完全的封建制度,整个汗国的体系本来就是层层封建,所有的可汗,在继位之前,甚至在继位之后,都有自己的另外的封地。

忽必烈之前的蒙哥在中亚有封地,并与兄弟们共同拥有在蒙古斯坦的封地;蒙哥之前的窝阔台则在西域有封地,其子孙也都分享这一封地。

所以,历任的蒙古可汗,都拥有自己的封地,并以自己的封地作为谋取最高权力的根基。一旦他们夺取了对整个汗国的统治,他们原有的封地,也自然会处于“腹里”的地位。窝阔台系的可汗注重西域的地位,蒙哥汗则重用来自中亚的景教徒,都说明了这一点。

那么,忽必烈以自己的漠南汉地为根基,夺取天下大权之后,建立一整套以中原为本位的统治策略,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只不过,中原在行政和文化上,都相对于其他的地区,更加成熟,也更加完善,所以产生的影响也自然就比其他地区作为“腹里”的时候作用更大。这就造成元朝与之前大蒙古国的风格有很大变化的现象。

但,不能说因为元朝与大蒙古国之前历代相比的风格变化很大,就说元朝不是大蒙古。元朝的统治,与之前历代大蒙古国的统治,在法理上讲,并没有什么区别。漠南汉地,也是大蒙古国的主权领土。中原的文化与制度,也本来就是大蒙古国统治下的文化和制度。忽必烈以汉地起家,使这种文化和制度得以在全国范围内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并不能改变他源于大蒙古国国家社会内部的一个事实。


而至于所谓的四大汗国,其实始终只是四个大的汗国,并不是四个大汗之国,他们的汗,只是分封的汗,是汗王,而不是可汗。

四大汗国中的察合台、窝阔台,术赤,三国,早在成吉思汗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并且他们本来就一直享受着高度的自治权力。这种权力之前的忽必烈和其他所有的蒙古获得封地的诸王们,在自己的封地内,也都是拥有的。这是蒙古“完全封建制度”的必然结果。

即使是在成吉思汗、窝阔台汗、蒙哥汗,的时期,可汗也是不会过度的去干涉诸王封地内部的事务的。忽必烈没有对分封的诸王过度干涉,并不代表那些分封的汗国,脱离了“大蒙古国”,他们仍是元朝的一部分。


当然,忽必烈逐步的加强了对原来属于可汗的,所谓大汗之国——即所有可汗固有的蒙古斯坦、自己的封地“中原汉地”并自己所征服的西南、江南,等地的统治深度。从而使大汗之国内部的封地渐渐由“完全封建制”转化为“半封建半郡县制”。然而这种转变,并不代表大汗之国就放弃了其他分封汗国,更不代表大汗之国脱离了“大蒙古国”这个封建体系,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国家。相反,他只代表了大汗之国内部的深改革。

当然,这种深化改革,是以中原的文化和政治为主导思想的。但是,既然中原汉地是忽必烈的合法封地,而且这块封地本来就是受封于大蒙古汗国的合法分封,那么凭什么就不能以汉地的礼法,作为整个大汗之国的新的文化和政治主导思想呢?


所以,元朝的建立和对大汗之国的一切改制,对于其作为大蒙古国的一个正统合法统治时期的地位,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元朝就是大蒙古国,大蒙古国,就是元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