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姐姐”征婚救弟 (图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征婚救弟”的姐姐叫刘雯雯,今年24岁。她的弟弟叫刘贵兵,今年11岁,是丹东一名五年级的学生。


刘家是丹东凤城安阳镇邵家村的老户,一家人靠种地为生,刘爸爸偶尔会给村后的小煤窑挖煤挣些零花钱。五六年前,煤窟里有人煤气中毒,刘爸爸救工友时被熏晕,后来经抢救保住性命却落下六级伤残,劳动能力大打折扣。虽然没了爸爸的额外收入,但一家人仍然过得开开心心,有滋有味。不承想,去年下半年,厄运再次降临。


当时,小贵兵住校,每周末回家一趟,每到家里,孩子就喊累,不爱吃饭。见状,家人带着小贵兵来到医院检查。结果,孩子被确诊为尿毒症。这之后,刘家人四处筹钱,举债十多万元为小贵兵治病。如今,刘家人再无可借之处,一家人哭作一团。


取舍之间:辍学只为帮母亲带大好学弟弟


眼见弟弟的生命可能戛然而止,姐姐雯雯心如刀绞。“弟弟一出生,我不想给爸妈添负担,就不念书了,只想和妈妈一起把弟弟带大。”雯雯说,弟弟是他们一家人的希望。


小贵兵躺在病床上,断断续续地告诉记者,他想多点时间学习,还想在不懂时马上能问到老师或同学,于是和爸妈申请住校生活。3年前,仅有8岁的小不点就住进了集体宿舍。小贵兵学习成绩谈不上最棒,但很用功,班里48人,成绩能排在中等。去年期末生病期间,孩子还考了班级15名。


“我们家没有人读过中学,穷是一方面,也是不重视。”雯雯说,弟弟现在这样,心里还想着学习,昨天还逼着自己给老师打电话,让把新书带过来……


孤注一掷:思来想去只有自己还有“价值”


现在,弟弟的病已是终末期,再不换肾只能等死。雯雯说,这些天,家里人一直在商量办法,妈妈愿意割一个肾给弟弟,自己能做的就是想办法筹钱,思来想去,只有自己还有“价值”。在农村,嫁娶姑娘怎么也能有几万元的财礼钱,碰到条件好一些的还会送更多。她咬着嘴唇沉默许久:“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


“想过将来要嫁什么样的人了吗?”“想过,个子高一些,条件要好一些。”“如果真有人同意,他是个年纪特别大或者相貌丑陋的,你怎么办?”“不知道,没想过。”“你的征婚广告发出后,有人来电话吗?”“没有……”


本文内容于 2012/3/10 12:40:20 被sya2596272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谁在说炒作我带他去看去 那地方我知道离我家也就30公里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