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鸦片战争时英国各派的战略线路

秦陇复国军将士 收藏 21 559
导读:在英国国会以微弱优势通过了鸦片战争(英国称贸易战争)的决议之后,英国人开始策划战略进展线路问题。此时先来说一下林则徐,在英国,林则徐的信件经过英国报社刊登之后,并没有产生任何效果。在英国人看来,林则徐的那封信就是无力的威胁,看起来非常好笑,于是将这个事件搬上了舞台,成为当时伦敦颇为流行的戏剧,其戏剧中英国人在广州的遭遇也被用来娱乐——里面把英国人打扮成海盗的摸样(看来海盗在英国不是褒义词并非贬义词,毕竟英国人靠着海盗起家,英女皇还给海盗颁奖),挥舞着滑稽的手枪和动作。在清朝,林则徐因禁烟有功(其

在英国国会以微弱优势通过了鸦片战争(英国称贸易战争)的决议之后,英国人开始策划战略进展线路问题。此时先来说一下林则徐,在英国,林则徐的信件经过英国报社刊登之后,并没有产生任何效果。在英国人看来,林则徐的那封信就是无力的威胁,看起来非常好笑,于是将这个事件搬上了舞台,成为当时伦敦颇为流行的戏剧,其戏剧中英国人在广州的遭遇也被用来娱乐——里面把英国人打扮成海盗的摸样(看来海盗在英国不是褒义词并非贬义词,毕竟英国人靠着海盗起家,英女皇还给海盗颁奖),挥舞着滑稽的手枪和动作。在清朝,林则徐因禁烟有功(其实林则徐给道光的上的奏折都是往乐观方面夸张,后来的一系列战役明明是清军被打得大败,却说成清军击退了英军进攻并打死不少英军,严重影响了道光的战略决断),被升为总督;在经历过穿鼻战役等几次被英军横扫之后,林则徐也不是一点点都没有进步,他也看到了英军的坚船利炮,于是乎买了一艘英国的“剑桥号”武装商船,供广东水师使用。然而,林则徐根本就不知道如何使用这艘相对清水师来讲先进的战舰(更确切的说是武装商船),他仅仅是将“剑桥号”停泊在珠江口当做移动炮台使用,既没有请当时澳门的其它西方人来指导清军如何操纵这艘与清军水师不同的船只,也没有聘请一些西方的水手来临时当做操纵手、让清军水师跟着学;其实“剑桥号”之所以能出售给林则徐也是经过义律默许的,因为义律在出售前就拆除了船上的加农炮,安装到其它船上去,林则徐只能从其它地方买来并不完全适合“剑桥号”的炮安装上去,林则徐同时通过澳门也购买了一些枪炮,但貌似也没有让清军去训练操纵,以尽快熟悉这些枪炮,这说明林则徐对战争的紧迫性意识不足,也说明林则徐对于近代战争显然不了解,其战争意识估计还停留在冷兵器时代。

前面说了一些开场白,下面来转入正题了。在林则徐还在以为英国人不会派舰队来攻击的时候。1840年6月,巴麦尊答应给义律的军事援助已经陆续到达广州附近水域,聚集了大约有17艘战舰和一些小型船队搭载着3个团的士兵(包括皇家爱尔兰18团和印度派出有印度人组成的所谓志愿团),那些鸦片贩子见状,就纷纷让这些军舰和船队携带鸦片,而一时间广州鸦片再次大大增加。英国人再积极准备着战争。当时英国人有这么几个战略线路:

1,查顿线路

英国人在广州的头号鸦片贩子查顿,在分别给巴麦尊和义律及那支远征舰队的海军司令提出了一个线路。查顿认为,封锁清朝的整个东南海域,占领长江口和舟山,他认为长江口的上海和附近舟山是清廷的重要粮仓,也是南方粮食北运(当时北方的粮食税收根本不足以发放人口变得庞大但却无所事事的京畿附近的八旗兵丁与家属,往往需要江南的鱼米之乡来输入粮食)的集中地而中转站,占领此次等于是掐断了清廷中枢的根本(京畿北方八旗)的食品通道;然后在分兵北上占领连接大运河的白河口,一方面进一步拦截从舟山漏网或者经由其它途径北运的粮食,另一方面距离清朝首都北京近,可以随时威胁清帝迫使其妥协和屈服。查顿坚信如此一搞,在大沽口一威胁,道光必然屈服,即使道光一时半会不屈服,底下的直隶总督也会屈服,因为道光首先想到的是直隶总督办事不利让夷人威胁到了京城,直隶总督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必然会想办法满足英军条件。后来事实证明,查顿的方法还是比较可行的。

2,巴洛线路

查顿的线路遭到英国海军部官员巴洛的反对。巴洛认为查顿不切实际;首先,英军远征军舰队数量不够,分兵之后力量更加单薄,无法形成足够威慑力;其次,对清首都的威胁将会使其皇帝的颜面扫地,进而有可能使得一向将面子看得比其他都重要的清帝做出决定和居民顽强抵抗到最后一刻,这有可能导致英军陷入长期作战的泥潭。巴洛希望是在广州集中力量击败当地清军,然后夺取香港和附近地区,迫使清廷屈服和接受英国条件;巴洛认为只要夺取了广州,即使长期战争,英军也有补给。然而后来的事实表明巴洛显然错估了道光和清军的抵抗意志,如果按照巴洛的集中力量在广州打战,清帝才不会投降,因为没有威慑到京畿的安全,道光反而更加大胆的打。

3,义律线路

义律和查顿多年在清朝呆过,比起那个远在伦敦不熟悉清廷特点的巴洛来,义律和查顿更清楚如何尽快迫使清廷投降。但考虑到巴洛的影响,义律提了一个折中方案,首先进攻广州、夺取一块补给据点;然后北上夺取上海和附近的舟山,封锁清朝的南梁北运通道,这样可以危机清廷北方经济;最后再北上进攻白河,直逼北京,迫使清廷接受英军条件。


后来的发展确实更加接近查顿和义律的设想,义律首先在广州写信要求当地清军投降,对方不予以理睬采取了抵抗,义律试探几次后觉得打下广州代价较大,于是就北上,在定海轻松攻克定海。获得补给基地、留下一部分人后,继续北上直达大沽口和白河口,此举首先受到害怕的果然是直隶总督琦善。琦善看到英军舰队逼近北京,惧怕道光怪罪,一方面就联合一些满大臣给道光说林则徐禁烟不利导致英夷来报复,一方面又大肆鼓吹说英夷已经在沿途被清军打得大败,来这里不过是讨个说法;道光也真够可悲的,根本就不知道清军沿途被英军打得落花流水,下面的官员包括林则徐在内都在说击退英军、大败英军,而这个时候英军突然出现在大沽口附近,道光一方面担心、另一方面也相信了英国人不过是来讨个说法。于是道光就下令撤除林则徐,让琦善和英国人谈判,琦善观察过英军舰队,对比之下,琦善感觉根本没法战胜英军,于是就妥协投降。然而琦善并非像影视作品里面说的那样一无是处、对于英军的要求一概答应,琦善至少在赔款和割地方面还是力争的,最后谈判让义律大大降低条件,将赔款数量减为600万两,并且将割让香港岛变成英国出钱600万两购买香港岛用来供英国商人居住,如此一来琦善自我觉得这是抵消了赔款了,然后琦善又让广州的行商出钱作为对英军这次军事行动的一些补充(行商伍浩官就被迫交了82万两银子),英军退出已占领的舟山等地,在琦善看来反正朝廷没有出钱、也没有割地(是人家购买的、而且类同澳门依然属于大清管辖,只不过是让对方居住而已),算是完成皇帝交给的任务了,这就是那个“穿鼻草约”。然而这个“穿鼻草约”不仅道光反对(主要是认为琦善割地不可恕)、连英国的巴麦尊也反对,于是乎义律下台换上更加强硬和看不起清朝的璞鼎查;而道光将琦善发配充军。

本文内容于 2012/3/10 12:43:48 被秦陇复国军将士编辑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事实证明,英国人高估了满清。满清根本就不堪一击,民众对于满清和英国之间的打战,只要英军不是来侵犯他们,根本就是在看热闹。就镇江八旗的残暴比起来侵略的英军更残暴,事实上英军除了几起抢劫强奸和个别杀人之外,基本上没有八旗海龄那样的大量屠杀平民。满清如此还能指望民众来帮助自己抗英,岂不是笑话。

 以下是引用满清源彘皮 在第17楼的发言:
事实证明,英国人高估了满清。满清根本就不堪一击,民众对于满清和英国之间的打战,只要英军不是来侵犯他们,根本就是在看热闹。就镇江八旗的残暴比起来侵略的英军更残暴,事实上英军除了几起抢劫强奸和个别杀人之外,基本上没有八旗海龄那样的大量屠杀平民。满清如此还能指望民众来帮助自己抗英,岂不是笑话。

满清本来就不堪一击。除了欺负一下老百姓,满清八旗兵还能干的成什么事情。当然了,在某些清史专家一说,就变成了镇江的老百姓勾结英军了。

 以下是引用源彘皮爱破坏 在第2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满清源彘皮 在第17楼的发言:
事实证明,英国人高估了满清。满清根本就不堪一击,民众对于满清和英国之间的打战,只要英军不是来侵犯他们,根本就是在看热闹。就镇江八旗的残暴比起来侵略的英军更残暴,事实上英军除了几起抢劫强奸和个别杀人之外,基本上没有八旗海龄那样的大量屠杀平民。满清如此还能指望民众来帮助自己抗英,岂不是笑话。

满清本来就不堪一击。除了欺负一下老百姓,满清八旗兵还能干的成什么事情。当然了,在某些清史专家一说,就变成了镇江的老百姓勾结英军了。

此时那支蒙古骑兵(就是那支后来僧格林沁蒙古骑兵)的还是有一些战斗力的,虽然其作战思想还停留在13世纪蒙古兵时期,此外还有驻守京城的清军还是有一定战斗力;而清军各地的乡勇如果用的好,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第二次鸦片战争广东的乡勇在一次伏击中就歼灭不少英军(我在另外一个帖子里面说过),虽然是利用了英军的自大孤军深入和有利地形。第一次鸦片战争,基本上是清军腐朽的绿营八旗沿海地带兵和英军打,而清军最精锐的京城兵和蒙古骑兵等并没有机会和英军打;而这也许是导致清廷上下以为自己没有败、英军不过是利用海上机动性取巧而胜的原因吧!


茫然燥热是可悲的

缺乏知识是可悲的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