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女子用啥“法宝”令十多位老板中招?

“家里困难需要钱,愿意拿自己的第一次换钱……”去年10月下旬,(安徽)安庆市民卯女士接到了这样的一条“求助”短信,于是联系记者并报了警。安庆警方乔装嫖客施“援手”,很快捣毁了这一以鱼血冒充处女血的卖淫团伙,并根据团伙“妈咪”的通讯录,顺藤摸瓜抓获了10多名“买处”的嫖客。今年3月7日,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团伙成员徐某被判有期徒刑7年。


经迎江区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7月份以来,今年23岁的湖北人徐某与周某某、杨某某(均为卖淫女)通过互联网查找他人联系电话后,用手机号“1505661XX27”发送内容为:“大哥,你好,我叫周慧,今年18岁,家里困难需要钱,没有谈过男朋友,是处女,愿意拿自己的第一次换钱”的信息,待有人回应后,联系好见面地点,再由被告人徐某某安排周某、杨某某等人使用其事先用新鲜鱼血浸泡过的块状海绵塞入阴道内冒充“处女”,12次在安徽省铜陵市、安庆市等多家宾馆内进行卖淫活动,共获利人民币31000元。(2012,3,9“中安在线”《用鱼血扮处女血十多老板中招 23岁“老鸨”判7年》)




有“处女”因为“家里困难需要钱”愿意献上“第一次”,于是十多位老板大发“善心”,一个个送钱“资助”。12次给出31000元,平均每次甩钱2583元。但令那些老板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每一次的“处女血”却全是“鱼血”。不知道十多位老板在看到这则报道之后,呕了没?


23岁“老鸨”用啥“法宝”令十多位老板中招?当然是“鱼血”。但在中招前和中招时,他们中的每一个,说不准就认为自己碰上的是“处女”。那亲眼所见的,说不准就认为那是货准价实的“处女血”……




“处女”如此诱人,“处女血”如此珍贵,啥原因?太稀缺了。为啥稀缺?个中原因怕已尽人皆知。但为啥这“鱼血”竟卖得如此顺利?价格竟卖得如此之高?周瑜黄盖?并非完全是吧。




23岁的妙龄女郎为啥成了“老鸨”?为的当然是钱。但为啥那么有把握?为啥认定有人会中招?自然是吃准了那些“饱暖思淫欲”、钱包鼓鼓的人会来上当。为啥?“追处”!


“求助”短信为啥那么便当?通讯发达得很。但这里有一个问题,那些短信只是有的放矢发给市民的?警界之人一个都没收到?非得市民求助记者才能引起警方重视?非到了那时警方才能出手?


“事先用新鲜鱼血浸泡过的块状海绵塞入阴道内冒充‘处女’”,那些卖淫女为啥拿自己的健康那么不当回事?又为啥能与嫖客们心安理得地干那样的丑事?除了钱之外,就没有更深层次的社会原因于其中?


宾馆为啥屡屡能成为“淫窝”?那里的开房登记就不需要“验明正身”?嫖客卖淫女频频出入,宾馆管理层和服务员一个个耳目失听?一点都不觉异常?还是也因为钱而在那里大开方便之门?


啥“法宝”?不仅仅是以“鱼血”冒充“处女血”那么简单吧?如果没有那位市民卯女士的“联系记者并报了警”,这样的“法宝”还能继续一路畅通的大发“神威”吧?




23岁的“老鸨”在那里铤而走险,十多位老板说不定就有人在那里“死马当活马”(难道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没看到过网上用猪血冒充“处女血”之事),卖淫女就在那里天天吃着“向天饭”(家乡对于卖淫女买淫动作的一种通俗比喻),于是一切便顺理成章了。




“猪血”的换成“鱼血”并不可怕,哪怕是接下来又有人,将此换成了“羊血”、“牛血”、“狗血”等等。怕的究竟是啥?怕的是在这样的“法宝”面前,一个个在那里道德沦丧;怕的是在这样的“法宝”之下,卖淫者与嫖娼者就在那里心照不宣;怕的是这样的“法宝”出手时,一次次在那里如入无人之境;怕的是这样的“法宝”在一次次彰显“魅力”时,“网络招嫖”、“短信招嫖”、“名片招嫖”新招迭出;怕的是在这样的“法宝”大行其道时,我们每一次所放的全是“马后炮”;怕的是在这样的“法宝”出招无常时,面对一群群“散兵游勇”,我们的警方竟如“拳头打跳蚤”……


为啥中招?当然也有一对对周瑜黄盖,在那里愿打愿挨。只不过这里上演的不是“苦肉记”,而是“卖肉记”。而对于管理者而言,防不胜防有之,束手无策有之,当然也有的是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为管不胜管,于是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因此才屡禁不绝了。于是我想问,这样的事何时才是个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个女人是看准了一些男人的心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上钩。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