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江苏扬州仪征市法院发布了《关于家事纠纷审理情况的调研报告》,该报告称离婚纠纷连续3年稳坐家庭纠纷审理的“头把交椅”,并“炮轰”影视作品中对“拜金主义”、“包二奶”等不良社会风气的渲染,认为离婚纠纷是由此诱发。


这份调研报告依据案件的审理材料总结原因,认为影视庸俗化是婚姻的“隐形杀手”。《调查报告》显示,2009年到2011年,仪征法院受理的各类家事案件较为平稳,平均每年都在700到800件左右,其中离婚类所占的比例最大。


该报告认为,相比常见的引发离婚的原因,生活方式迁移下的情感变化正成为导致离婚的新因素。人在社会交往中的复杂,使得人在处理家庭成员内部关系与外部关系时,都面对很大的压力以及要求。离婚案以夫妻忠诚义务问题最为突出,以婚外恋、第三者插足、网恋、*等形式表现最为典型。


法官结合大量的离婚案例分析说,上述原因深层次上离不开一个根本的“隐形杀手”——低俗的影视作品,正对一些人的婚姻进行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报告认为,电视剧、电影等文艺作品在创作过程中,不关注社会伦理道德的宣传,转而对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大事渲染,讲娱乐化和庸俗化,对“拜金主义”、“性解放”、“包二奶”、“绝对个人自由”、“无须对家庭成员负责”等与家庭道德风尚相悖的价值观不予以抵制,反而刻意渲染。该报告说,“一些人因约束力差而极易堕落腐化,也对未成年人的成长产生着负面影响。”并引用案例力斥低俗影视二宗罪。


第一宗罪:渲染“包二奶”


——公务员*丢了工作又破财


王刚是外地人,几年前考取了仪征的公务员岗位,与当地女子阿兰结婚。他就是受低俗影视的影响,婚后有了*,并两次起诉要和阿兰离婚。仪征法院判决不准离婚,但双方一直未能好合。后王刚因故被单位辞退,担心王刚没了工作可能离开仪征,导致孩子的抚养费没有着落,阿兰主动到法院要求离婚。由于双方婚后未添置共同财产,最终王刚将账户中的资金全部转入阿兰账户。


第二宗罪:渲染“绝对自由、无须对家庭负责”


——婚后无子要“休妻”,两地分居“搞情况”


阿英和大伟结婚多年一直没有生育子女,影视作品中“绝对自由、无须对家庭负责”的渲染深深影响着大伟,他要离婚。2010年经法院调解离婚后,阿英又认为自己为家庭付出了很多,被“抛弃”实在心有不甘,精神濒临崩溃,又向仪征法院提起离婚的损害赔偿诉讼。


小雅和阿豪几年前结为夫妇,由于阿豪长期在外打工,夫妻感情日渐淡漠。影视作品中很多“异地夫妻”重新就近选择“另一半”的情景也应验在了他们身上。小雅在2011年起诉离婚,经过仪征法院调解,双方和好,可是不久之后“烽烟”再起,双方又为了离婚对簿公堂。


这只是众多案件中的几例,法官综合认为,影视作品更应当积极加强舆论导向的把握,以及宣传重心的调整,突出家庭为个体以及社会提供的归宿和保障,引导观众对人性的深刻剖析和思考,呼唤人们对建立家庭道德的自觉性。同时呼吁建立家庭道德风尚奖来引导舆论,鼓励和褒奖典型的和谐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