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深感意外:6个月后中国在叙利亚居然赌赢了

当地时间2月7日,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街头,部分叙利亚民众夹道迎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车队。

中国对中东地区独裁统治者的支持最近体现为否决阿盟提出的呼吁巴沙尔下台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草案。美国政策圈的普遍看法是,这种做法已将北京置于历史的错误一面。上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突尼斯召开的“叙利亚之友”会议结束时警告中国说:“他们反对的不仅是叙利亚人民的渴望,还是整个‘阿拉伯之春’的渴望。”希拉里的言外之意是,在革命起义之后上台的新政府决定对中国支持旧政权的行为进行惩罚之时,北京会发现自己日益受到孤立。

去年9月,我将中国不干涉“阿拉伯之春”的策略称为一场赌博:北京希望,尽管革命后建立的政府起初会对中国怀有敌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北京建立互利关系的诱惑会凌驾于任何怨恨之上。6个月后,中国人似乎赌赢了。

在推翻长期担任突尼斯总统本·阿里的革命爆发一年之后,中国与突尼斯新政府签署了三个发展顶目协议。每个顶目的规模都称不上宏大。然而,它们不亚于美国提供的援助突尼斯过渡的1.9亿美元资金。此外,这些顶自符合“没有附加条件”的中国援助和发展模式,许多政府认为它们比西方提供的附带各种条件的顶目更具吸引力。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一个商务代表团访问利比亚,与新政府讨论了冲突后重建项目,中国还将把从利比亚的石油进口量提高至每天10万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弥弥补从伊朗进口的减少。利比亚新政府或许对中国没有特别的感激之情,但的黎波里非常乐意继续与北京发展商贸关系。

中国代表团访问利比亚和突尼斯是一种试探。但这也提醒西方不能认为由于拒绝向革命者提供有力支持中国就出局了。

或许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本周早些时候,埃及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罕默德·穆尔西与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举行了会晤。自由与正义党在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将成为主导政治力量。尽管穆尔西表达了对中国阻止挽救叙利亚人生命的行动的愤怒情绪,但他也认同,西方主导的干预不会达到预期效果。此外,有许多理由认为,中共代表团可能用“不干涉内政”的承诺消除了埃及的疑虑。

与此同时,由于认识到否决叙利亚问题诀议使中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受到影响,北京已表示有意更积极地参与调停叙利亚内战的努力,并在人道主义救援方面做出更多贡献。本周早些时候,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与阿盟秘书长纳比勒·阿拉比就向遭到叙利亚政府袭击的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进行了磋商。

中国的外交姿态表明,中国必须在奉行不干涉政策的愿望与保持在该地区地位的必要性之间艰难地取得平衡。阿拉比和其他阿拉伯官员给出了谨慎却积极的回应,指出中国与该地区国家的友好关系,重申了让中国参与外交进程的愿望。简言之,美国希望中国会因倾向于支持原政权而非民众起义而在中东更加受孤立,但这种愿望没有实现。

虽然日前许多国家的政府与美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尤其是出于推翻大马土革政权的渴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构成反巴沙尔联盟核心的阿拉伯国家会“削弱美国在该地区残存的影响,或在更厂泛的领域制定与美国核心利益相左的政策”。因此,阿拉伯国家非常有兴趣与中国保持接触并且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周旋——即使它们现在对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特殊立场持批评态度。

事实上,中国始终如一地坚持强调其不干涉承诺能够修复否决叙利亚问题决议造成的一些伤害。正如一位学者所说:“与美国泪比,中国向中东的统治者展示出的是更加自然、更具同情心的伙伴形象。”对于什么会引发华盛顿的消极反应,“阿拉伯之春”后建立的新政府仍难以确定。在它们看来,不论谁掌权都会与之打交道的中国的现实政治立场是防范不可预测的美国的有益手段。

西方深感意外:6个月后中国在叙利亚居然赌赢了

2011年10月4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在表决中投否决票。(资料图)

一张联国否决票抵得上百亿外援

-

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表决叙利亚问题时投了反对票,向西方说不,被美欧国家百般羞辱,却赢得国内民众高度支持。今次这张否决票,展现了中国外交的独立性,只是这股血性能维持多久?

美国对中国投否决票恼羞成怒,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称中国此举「让人恶心」,国务卿希拉妮更称否决是「拙劣之举」,需对叙利亚内战「负责」。美国处心积虑铲除阿萨德政权,不只是「人道主义危机」那么简单。

叙利亚是伊朗盟友,也是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支撑点,推翻阿萨德政权,相当于斩断伊朗的左膀右臂,端掉俄罗斯的据点,替以色列消除威胁,可谓一箭三雕。西方国家指摘中国,就是因为中国破坏了他们打着联合国旗号军事干涉叙利亚的如意算盘,挫败了美国推行新干涉主义的图谋。

中国今次投否决票,主要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国家利益与安全。如果西方在叙利亚得逞,今后新疆、西藏等地发生骚乱,西方也将故技重施,以联合国名义对中国进行军事干预与经济制裁,届时,中国恐怕有口难言。

主持正义助人助己

美国参议员麦凯恩近日表示,「阿拉伯之春」应当进入中国。这种声音近来在美国愈来愈多,表明搞垮中国终将成为华府的头号国家目标,值得中国警惕。中国如果任由美国得手,令反美政权逐一垮台,一旦美国腾出手来对付中国,北京还能幸免吗?只要叙利亚政权存在一日,美国就得在中东分心,所以中国帮助叙利亚就是帮助自己。

至于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也不是像西方媒体形容得那么严重。事实上,正是西方国家武装叙利亚反对派挑起内战,驱使平民当炮灰,再将责任归咎于叙利亚政府,一个个「悲剧故事」和血腥照片,与当年美国干涉南斯拉夫何其相似。当年,耸人听闻的「万人坑」及死尸照引发世界愤怒,事后证明全是西方媒体及人权组织一手炮制。

中国自恢复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来,一共投过八次反对票,很多原本应该「反对」的事,却屈从美国意志投「弃权」票。不敢主持正义,朋友纷纷离去,与此同时,中国四处洒钱,成为派钱大国,交的多是酒肉朋友,赔了美元又受侮。

一张否决票,抵得百亿外援。中国今次被西方辱骂,却坚持了原则,但愿今后中国外交继续保持血性,即使不派钱,朋友也会主动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