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大中东棋局下的伊拉克:西式民主背后的虚伪


1月24日,在伊拉克巴格达城东的什叶派聚居区,一名男孩跑过爆炸发生地点。巴格达当天上午发生两起汽车炸弹爆炸事件,造成至少7人死亡,另有35人受伤。新华社/法新

伊朗和叙利亚问题导致中东地区整体形势紧张,进一步加剧了国际社会对伊拉克未来的担忧。尽管伊政府一直致力于恢复国内安全和经济建设,但脆弱和混乱的政治生态令其举步维艰。美军的匆忙撤退,令伊拉克局势更加扑朔迷离

亲历者说

伊拉克东方龙贸易工程公司董事长陈宪忠:我在伊拉克生活和工作已近30年。上个世纪80年代初第一次踏上这块土地,我就被这个神奇古老国度的富有和美丽所征服。记得当时开车走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看到当地百姓住的别墅我对同事讲,我们的国家要发展50年才能赶上伊拉克!这是我到过的最好的阿拉伯国家:有丰富的石油与矿产资源,有人类赖以生存不可缺少的水源,农业、畜牧业发达。伊拉克拥有中东国家最好的自然条件,即便是海湾战争后十几年的经济制裁、石油禁运,都没让我们这些局外人感到当地百姓的生活有多么惨。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一切都变了。宗教区分了,教派之间多了仇杀,少了和解;政党多了,为了一己之利相互争斗。公共设施破坏殆尽,由于教派和政党之间的争斗,到现在还没有恢复重建。在这9年西方推行民主的日子里,伊拉克在流血中度过,破坏、暗杀、爆炸、绑架、恐怖袭击无时不在。现在的伊拉克实际上是个半无政府的状态:北部库尔德省自治,萨拉赫丁省自治,基尔库克要进行全民公决定归属,安巴尔省也要独立于中央政府,迪亚拉省也要宣布自治。好端端的一个国家变得四分五裂。

战后直到现在,美国掌控着伊拉克军事武器的采购权、石油输出权和与战略相关的大合同的决定权。留给伊拉克人民的却是一个倒退了30年的破败国家。电力短缺,现在每4个小时供应1小时的电,好的时候每3个小时给1小时的电,其他时间靠自己家里发电或买街道社区发电机的电来解决照明问题。冬天还可以忍受,夏天中东地区50多摄氏度的高温真让人难以承受。

曾有相识的伊拉克朋友对我说:“美国军队可以把几千万吨军用物资运到伊拉克,难道就不能运些发电设备来解决百姓的最低生活需求吗?这是美国政府不希望我们过上好日子。当年海湾战争中所有的工业设备都遭到了破坏,萨达姆政权仅用了半年时间就把一切恢复正常。如果说实现民主要付出这样的代价,那我觉得还是不要民主更好。”

我亲眼目睹发生的一切,我为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默默祈祷,希望他们远离战火、远离死亡,让和平的脚步早日踏上古巴比伦的土地,使这里的人们能过上正常的生活。

美国影响仍然存在

美在伊战中有得有失

对美而言,伊拉克战争总体上是有得有失。首先,伊战是一场失道寡助的侵略战争,美在全世界甚至国内失去了道义制高点,甚至美国务院网站上也将伊战定义为侵略战争;其次,伊战给美造成了巨大的人、财和物损失,是美陷入“失去的十年”的最重要因素之一;第三,战略上,美国内反战和反思战争得失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因为伊战,美陷入了中东,而失去了亚太;第四,从全球范围看,因为“9·11”后的美反恐战争以及伊拉克战争,打乱了全球化的进程。

从得的方面看,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成功推翻了萨达姆政权,清除了美在中东的多年敌手;第二,通过在伊朗西侧的强大存在,形成了对伊朗四周的战略包围,构成了对伊朗的重要战略遏制;第三,从地缘战略上看,美在伊拉克历史上最大范围的存在使美进一步强化了在波斯湾的存在,虽然美在该地区形象与声誉受损,但实际上加强了对中东的控制;第四,伊拉克战争不仅改变了伊拉克,事实上对“阿拉伯之春”爆发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第五,从经济利益看,伊拉克战争在耗费大量资源的同时,也为美国内一些特殊利益集团创造了利益,如军工、能源和安全公司等等。萨达姆政权的垮台也削弱了个别能源大国对西方能源供应的影响力。

美军撤出短期内不可避免地将对伊拉克的政局发展以及安全局势产生一定影响,这从撤军后伊局势最新发展已经看出。从未来看,伊拉克政治上分裂,安全上脆弱,经济上困难局面可能是长期的,但政治崩盘、陷入内战的可能性不大。

伊拉克成多方势力角逐场

未来伊拉克局势可能呈现以下几个特点:第一,政局动荡,派别政治愈演愈烈。什叶派与逊尼派分歧扩大,而库尔德人影响日增,并将扮演中间调和角色;第二,从经济上看,因政治与安全原因,经济重建与石油生产步履维艰,但会缓慢向前,伊重回世界产油大国之列来日方长;第三,安全上,脆弱与动荡不安将是一个常态,加强伊安全部队能力是一个长期任务;第四,从地区与国际关系看,伊拉克恢复为一个正常国家还有一段路要走,未来伊拉克将继续成为包括美国、伊朗和阿拉伯国家在内的多方势力角逐的战场。

从伊撤军是奥巴马上任之初就已确定的既定政策。与布什政府时期相比,中东在美全球战略中以及伊拉克在美中东政策中地位已明显下降。

但美军撤离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了伊拉克。对美而言,伊拉克仍具多重战略价值。政治上,伊拉克陷入动荡混乱有损美声誉,塑造一个稳定而民主的亲美政权符合美地区利益和目标;安全上,必须确保伊拉克不会沦为第二个阿富汗,不成为新的恐怖主义大本营和新的地区动荡源;地缘战略上,美在伊保持强大存在将使伊拉克成为遏制和监视伊朗和叙利亚的战略前哨,保证伊拉克不会“走错路”,与伊朗、叙利亚形成“什叶派轴心”;经济能源上,伊拉克石油资源丰富,经济重建市场巨大,推动美企业参与重建石油业发展,既有利于美减轻援助负担,也可促进伊安全与稳定。同时,伊拉克作为新的世界石油出口大国的出现也有利于从能源安全上打破或减轻西方对俄罗斯、沙特和伊朗依赖,重建能源供应格局。

为确保撤军后美在伊利益不受损,继续维持美伊“特殊关系”,美很早就多方面进行布局,强化撤军后的非军事存在和影响力。目前美伊年贸易额已由战前2002年的35.8亿美元增至2011年的约180亿美元。

更多间接介入伊事务

尽管美希望确保撤军后与伊拉克继续维持“特殊关系”,但事实上不可能实现。美军撤离,必然会带来美伊关系的重新调整和再定位,维持特殊关系非常困难。如何只通过外交官的存在以及双边协议来保证美政策目标的实现,将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任务。这种挑战不仅是安全方面的,更多是政治和战略上的。

安全上,伊方承认,虽然“基地”组织遭到严重削弱,但“依然是一个威胁”。正从阿富汗向中东转移的“基地”组织肯定乐见美军撤离。此外,在美军留驻后期还保持一定克制的萨德尔武装是否会东山再起以及教派冲突战火是否再燃,都留有疑问。伊安全部队能力虽有所增强,但实际战斗力仍有待提高。

政治上,伊政治和解进程困难重重,并面临中断风险,逊尼派与什叶派、库尔德人矛盾加深,重新爆发教派冲突威胁加大。从地区战略上讲,战后的伊拉克被阿拉伯世界视为什叶派的伊拉克,与沙特等阿拉伯国家关系存在一定障碍,而与伊朗则关系密切。对此,美有所担心。美军撤离之后,无疑伊朗会加大对伊拉克的渗透,并通过伊拉克牵制美国。这也是很多美政治家反对过早撤军的理由。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称撤军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决定”,因为伊朗会借此扩大在伊拉克的影响力。而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警告伊朗不要因此“误判形势”。

当年美入侵伊拉克,破坏了伊拉克传统政治生态,打开了动荡混乱的“潘多拉之盒”,如今留下“定时炸弹”匆匆离去,一定程度上是美不负责任之举。有西方记者称,美军撤离了,但“许多战斗还没有结束”。

未来的伊拉克事务,虽美影响力仍然强大,但逐步下降已不可避免,很难进行直接控制,更多只能间接介入,且发生摩擦的可能性在增大。此外,美将被迫与伊朗等各方势力在伊拉克展开更激烈竞争。(唐志超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西式民主水土不服

对一度自感无所不能的美国来说,现在的伊拉克是一个充满无奈、捉襟见肘的烂摊子。

伊拉克战争早已在大中东地区埋下诸多隐患,面对伊拉克国内及国际间社会、经济、宗教矛盾的不断激化,美国自感无能为力。伊拉克现状与奥巴马所宣称的“主权、稳定、自立”相距甚远,水土不服的美式民主模式在伊拉克遭到明显排异。总部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在最新年度报告中称,伊拉克什叶派穆斯林主导的政府残酷镇压反对派,已使伊拉克成为“初露头角的警察国家”。该组织中东项目主任怀特森说,尽管美国政府承诺将帮助伊拉克创建一个稳定的民主机制,但伊拉克“很快跌回独裁统治”。

伊拉克的安全局势同样令美国头痛。美军刚走,在伊拉克的“基地”组织便加紧暴力行动。在美军从伊拉克撤离后的一个月,有3天因爆炸死亡人数超过60人,有近半个月的时间内,每天死亡人数超过10人。

在这种形势下,美国愈发频繁动用无人机,在伊拉克上空展开行动,此举又遭到伊拉克抗议。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称此举意在保护美国外交官,但巴格达官方对这种不经同意擅自“侦察”的行为感到愤怒。有分析认为,伊拉克人对美军撤离感到欢欣鼓舞,但现在他们担心丧失好不容易恢复的主权。长期盘旋在巴格达上空的无人机一度成为占领标志,如今无人机重返将严重打击伊拉克人的民族自尊心。

美撤军后,地区力量格局演变的不确定性一直是美国的心病,其中伊朗的动向更是美国最大的隐忧。一些美国官员直言,伊拉克和伊朗都是什叶派穆斯林掌权,美军撤离伊拉克后,伊朗对伊拉克的影响势必增强。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东项目主任奥特曼认为,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巴格达如何“选边”将极大影响未来的美伊关系。美方极为关注的是:伊拉克将成为一个让“坏人”来来往往的国家,还是能够在缓和地区局势方面发挥作用?更有分析认为,美国至今并不信任马利基。

伊拉克战争是美国公众的痛苦记忆,是一道不断被撒上盐粒的伤口。时值大选之年,奥巴马政府将极力把结束伊拉克战争作为政绩为自己加分,也会尽力修补烂摊子上的漏洞。但伊拉克政府能否如美国之愿俯首贴耳,却是一个大大的问号。(本报驻美国记者 温 宪 )

重建进程步履维艰

日前在中东地区颇有影响的“阿拉伯人在线”网站刊登评论文章,题为“2012年是伊拉克令人窒息的危机年”,认为虽然美军已经撤离,但今年伊拉克仍会乱象丛生,危机不断,形势甚至令人窒息。

伊拉克国内的现实情形正在印证着这一判断。2012年伊始,伊拉克大大小小的袭击和爆炸事件就层出不穷,陷入僵持之中的政治危机久拖不决,迟迟不见化解曙光。与此同时,步履维艰的伊拉克战后重建进程依然困难重重,一切都令人担忧。

埃及开罗大学伊拉克问题专家拉法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伊拉克乱局的根源在于美国发动的未经联合国授权的战争,这场战争打破了伊拉克固有的社会、政治等生态平衡,使原本潜藏的各种矛盾充分暴露,它们在外力助推下交织释放,高裂度地频频爆发。

埃及《共和国报》评论说,伊拉克不仅是一个安全上的“真空”,而且是一个潜伏着深刻政治和社会等诸多危机的“黑洞”,这一“黑洞”无情地吞噬和撕裂着伊拉克现有的社会秩序和政治生态。可叹的是,这一“黑洞”恰恰是由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制造出来的。文章认为,美国撤军,基本上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因为伊拉克乱局还没得到根治,这个“黑洞”甚至越来越大。美军刚一撤离,伊拉克就闹起了政治危机。由“伊拉克副总统案”引发的伊拉克政坛危机不断发酵,波及并严重影响伊拉克的政治生活。危机的背后是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围绕权力和政治利益的激烈较量。同时发生的各种袭击和爆炸,也与这些政治角力脱不了干系。

埃及《华夫脱报》总编阿迪勒说,不少阿拉伯国家的媒体都认为伊拉克可能会陷入内战,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如果各派的利益无法得到协调和平衡,无法找到一个利益交汇的“契合点”,那将是非常麻烦的事情。“阿拉伯人在线”网站发表评论指出,海湾战争极大地改变了中东的格局,使地区力量产生新的分化组合,并且严重撕裂了阿拉伯国家的团结,使阿拉伯国家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以至于成为现在许多问题的“根源”。海湾战争爆发21年来,伊拉克境内针对美国的抗议浪潮从未断绝过,美军士兵死伤惨重。美军的最后撤离,实际上与此息息相关。

正因为伊拉克这块土地频遭战争的折磨,那里的人民才格外珍爱和平。伊拉克《早报》发表文章为和平祈祷,希望伊拉克这个教派林立、矛盾盘根错节、利益诉求多元化的国家,能够早日分割好各方复杂、纠结的“利益蛋糕”,早日结束政治纷争,早日使和平的阳光照拂美丽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本报驻埃及记者 黄培昭)

美索不达米亚之殇

随着美国士兵的正式撤离,伊拉克局势走向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想当初,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仅用3周时间,就轻而易举地击垮伊拉克军队,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但此后,美国花了8年多时间进行“维稳”和“重建”,付出了高昂代价。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死亡4487人、3万多人受伤,耗资多达8019亿美元。

虽然美军对伊拉克的占领画上了“句号”,但美国人留下的不是发动战争时承诺的一个“和平、民主、发展”的伊拉克,而是一个满目疮痍、危机四伏的“烂摊子”:政治生态失衡,教派纷争激烈,经济百废待兴,民生困苦艰难,社会秩序混乱,安全形势严峻,恐怖阴霾密布,暴力活动频发。仅今年以来,首都巴格达就发生多起恶性爆炸事件。更令伊拉克人民创痛巨深的是:战火吞噬了10余万无辜百姓生命,导致100多万人无家可归。历史上富庶无比、有“天赐花园”之称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成了民族、宗教、地域矛盾此起彼伏,流血冲突不断的灾难之邦。

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场“本来就不应开始的战争”。西方学者约翰·丁·米尔斯海默也在他的《领导人为什么撒谎:关于国际政治领域谎言的真相》一书中,提出美国在入侵伊拉克时撒了四个大谎: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拉克与“基地”组织有勾结、伊拉克在“9·11”恐怖袭击中发挥了作用以及美国政府开战前还在寻求和平。事后证明,这些都是弥天谎言。美国以莫须有的罪名,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拉克大动干戈,把一个主权国家的元首送上绞刑架,这既不是一项鲁莽轻率的举措,也不是对“9·11”事件的过度反应,而是蓄意除掉敌对政府和潜在威胁的既定战略步骤。

国家安全、经济利益、自由民主价值观、全球领导地位是美国国家利益的四个层面,也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主要目标。美国的中东政策是其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过:“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地处亚非欧三大洲结合部的中东,不仅是油气富集的能源宝库,还是连接多个海洋的交通枢纽及犹太教、***和***教的发源地,其战略位置之重要可想而知。

美国中东政策的核心内容包括:维护美国在中东“独步天下”的主导地位;控制中东的石油资源和运输通道;确保以色列的生存与安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和敌对大国的出现以及遏制***极端势力;促进中东***国家的 “民主化”,按照美国模式改造这些国家。为了美国的利益,1991年美国打了海湾战争。但那场战争美国并没搞掉萨达姆,反而给他留下足够实力生存,以便让伊拉克牵制对美国抱有敌意的伊朗。当美国认识到萨达姆继续掌权只会危及它在中东的利益时,“9·11”事件为绞杀萨达姆提供了契机。

尽管伊拉克战争导致美国“反恐”重心偏移,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暴露了其“民主自由” 旗号背后的虚伪,使美国在世界面前失去道义制高点,也使自己的国际信誉严重受损。然而,美国通过伊拉克战争,剪除了萨达姆政权这颗眼中钉,大大削弱了中东的反美力量,进一步强化了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存在,增强了美国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和控制力,并对中国、俄罗斯、印度等新兴大国构成长期战略制约。同时,美国通过伊战再次认识到军事力量的“有限性”,对内确立了“均衡”的建军路线,对外强调政治、外交手段的综合运用和盟友的作用,促使美国的防务政策和军队建设更趋理性、务实,开始步入新一轮安全战略调整期。美国如期实现从伊拉克撤军,就是这种调整的集中反映。

无论是占领还是撤离伊拉克,都是出于维护美国利益的考量。舍此,美国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更不在乎伊拉克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