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告诉你什么是“民主”

shuangzi2233 收藏 427 8611
导读:首先,那些没有在民主社会生活过的同志们都请闭上嘴巴吧,别随意回复大谈特谈你们口中的“民主”,因为你们已经丧失了资格,为什么?因为你们只有理论,有的只是盲目的崇拜与理想化,没有体验过,你永远不会明白,所以你们的一切发表都是废话。虽然知道写下这样的东西肯定会得罪不少人,但是我不得不把自己的言论放置一个前提,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大陆的同胞们明白,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民主社会,什么是民主社会的真谛。 什么是民主?民主就是包装得特漂亮的政治游戏,就此而以,民主国家是否真的以民为主还得看执政党是否愿意

首先,那些没有在民主社会生活过的同志们都请闭上嘴巴吧,别随意回复大谈特谈你们口中的“民主”,因为你们已经丧失了资格,为什么?因为你们只有理论,有的只是盲目的崇拜与理想化,没有体验过,你永远不会明白,所以你们的一切发表都是废话。虽然知道写下这样的东西肯定会得罪不少人,但是我不得不把自己的言论放置一个前提,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大陆的同胞们明白,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民主社会,什么是民主社会的真谛。


什么是民主?民主就是包装得特漂亮的政治游戏,就此而以,民主国家是否真的以民为主还得看执政党是否愿意与真心为民服务!靠选举选出来的政府要以什么样的手法来治理国家是“民”说了算吗?选举,选举,特别注明,民众只有权力去“选”执政党,然而,在选举的过程里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公正,公平与干净,那就只有神才知道。国家机器要真的为了民意,人权,自由,来操作,那就不是国家了, 一大群普通的老百姓能知道如何治理国家吗?他们之中有谁能够了解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如果这个“民”拥有这种能力,那他就不会是去投票的人,而是被投票的人!


民主社会里,多数上得到台面的事情,一切都得靠少数服从多数,而“多数”里头到底又有多少的黑手,一般的平民百姓能够获知真相吗?而且在某些领域里头,就算国家是站在少数的那一面,同样能够强制执行,在国家的利益面前,民意算什么?又或者,我们换另一个角度来看,在少数人的巨大利益面前,民意算什么?


民主社会说白了就是可以让民众们在一些小事情上去小打小闹,去争取民众认为对自己好的利益,当民众的人数够了,声音够大了,就会有专人出面调解,名其名曰“尊重民意”,而事情到底能不能够得到妥善的解决让民众满意,还是执法单位说了算。而且民主社会还存在着一个大隐忧,那就是容易被“黑手”玩弄于股掌之间,老百姓永远都是被愚弄,被牺牲的一群。


人权?就是因为有了人权所以才会有更多的抱怨!

自由?就是因为有了自由所以才会有更多的纷争!

言论自由?就是因为有了言论自由所以才会有更多的吵骂!

民主?和平时代的游戏而已!


请认清所谓的和平世界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国与国之间只有争,争不来就战,如果世界不是被核弹头各自被牵制与威胁着,同志们压根儿没有机会在这里大谈“民主”!


*世界上所有民主国家都存在着这些弊端,甚至比我所说的更加不堪,你们要不愿意接受,那是你们一直在做梦,民主国家就是这么的“并不是所谓的民主”!你们以为民主是什么,圣药啊?神丹啊?我发文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大陆同胞们能够看清楚所谓“民主”的民主国家,到底是怎么个“民主”法,真相让你知道了,反而接受不了?

本文内容于 2012/3/14 3:37:21 被shuangzi223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每次看到有人在争论这个问题,我就会想到一位美国政客的临终遗言,他说他父亲告诉他,这个世界上90%的政治都是名词之争,直到他快死了,他才明白,其实剩下的10%也是。

我们在这里谈论民主,可什么是民主呢?大部分人都先入为主的认为美国的政治体制就是民主,那别的国家的体制就不民主吗?咱中国不也是要发展民主法制社会吗?那中国的民主就不是民主吗?

说到底,其实就一句话,我们要发展民主,但我们不要强加在身上的民主,现阶段,特别不需要的就是美国式的民主政治。

很多人以为美国就是民主天堂,美国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当你真正了解美国后,你就会发现美国的司法要比你们想象的严酷得多,美国的社会有很多事情都让你觉得无法理解和接受,美国的人权状况同样让你感到社会不公。

当你在听着别人给你讲述的美国梦的时候,你可曾知道,比尔盖茨家是IBM公司的大股东,他大学退学的时候,他妈妈就给他一大笔投资用于发展事业了。那个什么股神,不是他真的炒股有多神,而是人家父亲是国会议员,是投资界的大老板,人家从小就是纽约交易所的贵客。

284楼hao411

带路党用“普世价值”来忽悠民众,用“法治”来保护他们掠夺到手的社会财富,用多党制民主政治在国家内部制造分裂和冲突,当冲突如他们所愿爆发时,再用“保护人权”的口号引狼入室,让资本强盗用导弹来为他们攫取国家最高权力保驾护航——这就是带路党的政治路线图。

带路党是在全球化时代西方资本利益的代言人,随着西方资本势力的扩张现在遍布世界。此次利比亚战争就是在利比亚、阿拉伯世界中的带路党替西方列强争到的合法外衣下进行的罪恶掠夺战争。如果说与当年中国遭受的数次列强入侵有什么不同,差别只在于当时的列强是赤裸裸的杀进门来,而现在新八国联军需要穿上“普世价值”的外套,还要有带路党帮忙。

独立战争前后美国各州掀起了民主浪潮,城乡劳动大众积极参政,威胁到了资产阶级的统治。资产阶级急欲通过制定一部新宪法来改造中央和地方的民主政体,以解除民主对财产的威胁。美国宪法所贯彻的分权与制衡原则,是对人民主权原则的反动:分权,就是对本应完全属于人民的权力进行分立;制衡,就是对本应至高无上的人民的意志或权力进行制衡。当人民欲行使主权保护自己免受财产或资本的压迫侵害时,其权力就会因为被分立而遭到制约,以至于无法实现目的。一小撮制宪代表背着广大人民制定出宪法,然后又进行突然袭击,得以在大多数人民不了解甚至持反对态度的情况下将宪法通过。看似矛盾的“强政府”与“弱政府”在宪法中竟水乳交融,体现了资产阶级的流氓本性。议会立宪政体的作用不可高估,社会阶级力量之间的对比与紧张绝非其能永久约束。集宪政、屠杀、“新自由主义”于一体的皮诺切特模式,是美国宪政思想在20世纪多么重大的发展与创新啊!


 以下是引用河边卒 在第42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临时马甲 在第423楼的发言:
......

人着一辈子先生:

看过阁下发表的高论,不得不说一句:我的“梦”早就醒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对于民主的阶级性和私有制社会中民主的局限性的表述非常清晰,局限性并不影响民主本身存在——在资本的小屋里推杯换盏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必然,但如果阁下现在也拿不出什么立即将生产力发展到可以实现“人的自由联合”水平的方法的话,对阶级社会中必然存在的局限性进行抨击就像抨击人不能长生不老一样没有任何意义——没错,民主从来不是乌托邦,它只是一个关住公权力的笼子而已。

不过还烦请阁下解释解释:既然不同意我的观点,阁下大可以继续摆事实、讲道理,对这一问题进行辩论——本人是坚信“真理越辩越明白”的。令人遗憾的是,阁下却直接将我的所有发言一律删除,然后还对本人实施禁言,如此行为不知是阁下不愿意或是压根就不敢面对我的反驳呢,还是另有其它原因,或者纯粹就是一次无理由的拉偏架行为?

在风铃先生的思维中,马克思主义和阶级社会只是紧要关头用一下的遮羞布;虽不否认社会的阶级性存在,但动辄以公权力、公民和民主等字眼来进行讹诈时,可曾想到阶级性?就是说,当这些抽象概念具体化之下,只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种不同的公权力、公民和民主,此时风铃先生又该怎样选择呢?马克思主义并非教条,以其某些超前的判断或预言来嘲讽和质疑它,正是风铃先生思维僵化的表现。(不要在意那些所谓军衔之类的虚荣,能够发声就行;你可不能偃旗息鼓,否则鄙人会感到寂寞的。)

哦~

本文内容于 2012/7/5 0:37:16 被中国正崛起编辑

287楼freefans

民主是什么,和中国的“儒学”一样,同为愚民说教,所谓民主社会的老百姓就会活的好一点吗?


一人一票的选举是什么,这是所谓民主社会没有办法的办法,政治家和僻乡村妇同样享受着这一票的权力,有人视这一票为神圣,有人认为谁给他一碗面就可以换了去,你认为这合理吗?


非民主国家的贪腐和所谓民主国家的党争,他们同样的都在消耗着大量的社会资源,在野党变成了反对党,为了党争可以抛弃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


美国人真的怕中国的强大超越她吗?错!这不是现时代的问题,这只是一个长远的战略问题。美国人咄咄逼人、处处遏制的来阻止中国的发展,美国人真正害怕的是另一种政治体制得到普世认可,那就是所谓民主社会衰败的开始了。

 以下是引用赤色风铃 在第27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48期18队 在第269楼的发言:
......

看来阁下对于传播学真的是看了人家回的一个帖子就敢发明概念,告诉我,阁下是不是捡了个砖头就敢回家盖房子啊?转了半天,依旧没有离开媒体信息量的概念,不仅没有离开这个概念窠臼,反而继续大放厥词,把整个社会的信息量≈媒体信息量,好吧,对于阁下的半吊子理论我表示佩服。

我最后强调一点,谣言出现的基础就在于传播受众的不受控性质,对于不同传播媒介的信息有不同的理解,街头巷尾的议论也好,官方媒体传播的消息也罢,这就是谣言传播的土壤。由于各个社会传播的单位信息量基本一致,故而谣言产生的基础也是基本一致的。阁下把谣言硬生生分为“民煮的谣言”“专制的谣言”,楞要用传媒信息量的溢出与不足来混淆社会信息的总和,全世界都没你这么干的。

阁下这种对传播学一无所知的人就不必显摆了。我从没提过什么“民主的谣言”这一概念,因为现代民主社会事实上不存在谣言。传统意义上的“谣言”概念根本不能用以形容现代民主社会中因为信息过剩产生的虚假信息,正如极权主义社会的饥荒导致的虚肿和发达国家的肥胖症根本不是两码事,尽管在阁下眼里似乎是一回事。

再次继续重申一遍:只有源自受众需求的才是严格意义上的“谣言”,而完全来自传播者需求的则不属于这一范畴。另外我很想知道,阁下从何得出“社会信息量基本一致”这个白痴结论的?按此理论,以垄断和控制一切信息为统治基础的现代极权主义岂不是压根就不存在了?

“不存在谣言”?阁下真是好大的口气。实际上客观事实就扇了阁下大嘴巴子一个:去年福岛核事故美国出的抢购碘片的风波是啥?接着阁下又在大放厥词了,胡说什么“谣言迎合受众需求”,很好,阁下这次已经亲口承认了我的观点——之前阁下已经说明,所谓民煮社会的“谣言”正是迎合了某些受众猎奇的需求。此外,阁下这种对传播学一知半解的人还是不要在这秀下限了,一直把传播学等同于媒体传播学,我都快看不下去了。如果说传媒信息总量,新闻媒体数量较少的国家显然比不上新闻媒体较为发达的国家,而如果说社会信息量,二者基本相等——你可以控制媒体,但是没法堵住人家的嘴巴吧?只要你堵不住人家的嘴,人家就能说,既然人家能说,你就没法控制信息的扩散。

4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