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被天降“杯具”砸伤 状告楼上29家公司(图)

2012年03月09日07:45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一个棕黑色瓷杯 印着Sony字样 有弧形手柄 可能曾是赠品


事发锦阳商厦楼下,目前锦江区(微博)法院已受理此案



●在这次事件中,直到现在也无法确定杯子从哪里来,以及怎么掉下来的


●7层以上的单位都可能是加害者,在起诉时,他们也保留了追加被告的权利


事发


高空落下杯子 砸伤骑车小伙


昨日,成都又下起小雨,25岁的小陈坐在单位办公室,头顶又一阵钻心疼痛,他取下帽子,摸了摸头发深处的伤疤。这半年多以来,为了治伤,家里已欠10多万元外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从高处掉落的一个陶瓷杯子。


一天前,律师打来电话,告诉他状告锦阳商厦内29家单位的官司,锦江区法院已受理。


时间回到2011年8月15日。当时小陈在一家单位刚工作不久。下午3点过,他骑电瓶车搭着女友,驶到提督街锦阳商厦楼下,小陈头部突然遭到猛击,失去意识。几分钟后,他听到女友在耳边喊他的名字。他睁开眼睛,看见旁边有一个摔得粉碎的杯子,他右半边身体渐渐麻木。周围人对着商厦大喊:“哪个丢的杯子,砸到人了。”


被送到医院后,他住进重症监护室。一周后,医生告诉他两个消息,一个是他已脱离生命危险,另一个是因为左顶骨粉碎性、凹陷性、开放性骨折,头部遭受重创,他的右半身有很大可能永久性截瘫。


协商


200多家单位 无人承担责任


小陈情况稳定后,家人来到锦阳商厦。这是一栋27层高的大楼,最高一层没有企业办公。大楼里有200多家单位,事发后几天,大楼里的很多人都在谈论杯子砸到人的事。他的父母一层楼一层楼地问,但没人知道杯子是怎么掉下去的。


后来的1个月里,派出所、街道办主持了几次协调会。家人希望由商厦的物业公司来承担责任,物业公司的负责人说,无法认定杯子掉落的地点,也无法确定谁从高处扔了杯子,物业公司只是大楼里其中一家公司,他们不应承担全部责任。


小陈的单位进行了募捐,父母又从亲友处借到了一些钱,勉强凑上了前期的医疗费用。但在医院躺了3个月,没人站出来为事件负责。


治疗


渐渐恢复行走 但落下后遗症


事件发生后的半年多里,在女友和家人的帮助下,小陈开始了艰难的康复过程。“最开始手指都不能动,去检查要躺在平板车上。”从弯曲手指到伸展手臂,每天数百次的练习,让右半边身体逐渐复苏。到了出院那天,小陈已能依靠拐杖行走。


今年春节过后,小陈回到单位上班,仍是作技术维护。然而,他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戴帽子,因为天气稍微变化,他的头就会钻心的痛。医生告诉他,他已患上创伤性癫痫,这可能伴随他一生。唯一的办法是每隔8小时服用一种丙戊酸钠的药物,至少要坚持1年。


为了给他治伤,父母和原本该上高中的弟弟都外出打工。


起诉


29家企业成首批被告 索赔30万


邢连超律师和王黎明律师成为了小陈的委托代理人。“7层以上有近百家单位,这个案子最困难的就是确定被告。”两名律师对锦阳大厦进行了调查。整栋大厦6层以下,都有广告牌遮挡,杯子从这些楼层掉落的几率很小。7层以上有近百家单位,办公室内、公共通道和安全通道都有窗户。两名律师在工商部门查询了注册信息,挨家挨户摄像,前期确定了第一批29家企业作为被告。


邢连超说,在这次事件中,直到现在也无法确定杯子从哪里来,以及怎么掉下来的。因此,7层以上的单位都可能是加害者,在起诉时,他们也保留了追加被告的权利。


经过司法鉴定,虽经康复治疗,小陈还是落下8级伤残。在递交法院的诉状上,小陈向29个被告索赔各项费用30余万元。


被告企业喊冤 物业决定应诉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锦阳商厦,从7层往上,挨家寻找被列为被告的单位。


商厦里大部分单位都是与通讯有关的公司。物业人员说,这里的公司做得长能待1年左右,做得短可能几个月就会搬家。据不完全统计,已有5家被列为被告的公司不在原址办公。


“还没收到传票,我们也很同情,但我们被列为被告,也太冤了吧。”只有3家公司的负责人对此事作出回应,目前他们还没收到法院的传票,暂时还没考虑好怎么应对。


物业公司的曹经理带着记者,查看了楼层公共通道和安全梯的窗户。他说:“这些窗户在几年前就已封死,即使有缝隙,也不足以扔出杯子。”他认为,事发地还有其他高楼,现在很难说清杯子就是从锦阳商厦掉落的。在得知物业已被列为被告之一后,他说将马上召开内部会议,并专门聘请律师应诉。


碎片作证:是个棕黑色瓷杯


“杯子摔下来时就成了碎片。”小陈女友回忆,碎片上沾有男友血迹。她通过当时拍摄的手机照片可看到,是一个带把的棕黑色瓷杯,弧形的手柄已裂成好几节。在一块较大的碎片上印着Sony的字样,她猜测,可能是一个赠品瓷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