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军费怎会与“打水漂”关联?—评《环球时报》今日社评

中国军费怎会与“打水漂”关联?—评《环球时报》今日社评


笔行天下工作室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engbohairun“一个人的环球评论”原创首发)


今日《环球时报》发表社评《衷心祝愿中国军费最终“打水漂”》。

一篇哗众题,三个荒唐字。

中国军费岂可、岂能、岂会“打水漂”?

社评的最后悍然点题于此,其本意倒无可厚非,主要是试图以某种“代表性”的姿态、以惯常“淡定式”的语气告诉世人(国人不必“紧张”,私下揣测,“世人”此处似指喜欢拿“中国威胁论”饶舌鼓噪的外人),中国军费增加绝不意味着任何可能的穷兵黩武意图,中国绝不会重走当年日本的武力扩张之路。

但真的不必,或更不当,为此许下如此“愿望”。

其一,“没用”与“不用”。

战争与和平,人类恒久题。

毋庸讳言,军费当然是为了武装力量建设与可能运用所需之部署训练等方面。丛林世界,唯能战,方能止战。于军费之效而言,唯“可用”,唯“大用”,方可“不用”;若“没用”,若“小用”,则难免“被”用。

所以,坚持和平主义,不应是期待军费“打水漂”,反倒更应思考如何让这些投入,特别是那份十分宝贵而极其克制的增加决心能够充分发挥出给力、加力、补力之功用。

前事不远。自二十年前的伊拉克始,随后之南联盟,直至去年之利比亚,对于这些冷战后局部战争或冲突的失败方而言,其军费才是实实在在的“打水漂”,原因不外有二,或因投入对比严重不足,或因虽有所投而用得不好、用得不准、用得不精,以至对手面前,几乎“没用”或没甚“大用”。

而今,当中国军队、国防科技工业以及所有相关部门正殚精竭虑、汗流浃背奋斗于用好、用准、用精军费,以收强兵直至“不用”、“无战”而保和平之效时,突然遭遇“打水漂”之“祝愿”,他们会是怎样的感想?

若对此“愿”善意角度的置疑,希望是因为“纯属旁观”。即使如此,该报昨日社评刚刚将“轻”之“旁观者”大大调侃了一把,为何今日却又“自甘”为之?

其二,“淡定”与“敏感”

《环球时报》社评不时以淡淡的口气“教导”人们,每逢外人拿中国说事、挑事甚至蒙事时,要淡定,要从容,要自信,这么大个国家,谁也真正“影响”不了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这很好。其实,笔者一向也比较喜欢这种“被谆谆”的感觉。既然如此,现在又何必自我“敏感”以至于要“自愿”“水漂”呢?

众所周知,中国军费及其增加除了过去历史欠帐甚多的武器装备建设以外,相当部分与“武”并没有直接关系。军人,以及其背后一直默默无闻的众多支撑者、奉献者、协助者,其生活待遇、工作配备是不是也可以、也应该稍微跟上一些时代呢?立于漠北极寒之夜,边防战士是不是可以与以前相比新配一件既轻又暖的巡逻罩衣?冲入熊熊烈火当中,消防战士是不是应该与以前相比新握一件既猛又久的灭火风机?

这些都是老生常谈?那换个角度,再看看近几年越来越重要的救灾应急、海上搜救、打击海盗、维护航道等多样化军事任务需要,军事能力的打造已经不是简单的、直线式的动辄与什么“穷兵黩武”联想的问题了。某种意义上,军事费用就是和平费用。说到底,这本来就是一个国家的常规开支,就象今年明确教育投入的比例一样,有何必要特别而还以如此方式自我“敏感”?怎能轻以“打水漂”了之?

其三,“投入”与“产出”

世所公认,军事投入特别是军事科技领域投入,于国家综合实力生成,特别是科技领域创新发展,在典型示范、有力牵引和前瞻探索上,都具有巨大而深远的价值。

而且,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是,源自甚至直接触发于军事领域的创造、推动、牵引,常常很特别、很有劲、很丰富。最典型的例子之一,就是当前渗透到普通生活各个层面的互联网技术,其概念原型正是首先出现于美国国防部的DARPA计划。

“军”,应当为、可以为、能够为“民”用。美国于此最有成就感,也最擅此道。这些年下来,其全方位产出价值,已经很难准确测算。其实,又何须算个彼此?本就一体,本已一体。

“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已作为一项重要的战略措施写入十七大报告。当各个方面正在为此埋首着力时,“祝愿打水漂”之语是不是真有些张口就来、提笔就落的“痛快”味道?问题是,于“投入产出之融合”毫无信心?还是认为大可不必?

周末到,不扯了。

总之,恐怕《环球时报》评论员这次的“衷心祝愿”,真的没有“实现”的机会了,“不能”有,“不会”有,“不可”有。

不知何故,笔者心中竟涌起些许遗憾感,或许过去太重视社评了,或许太欣赏评论员的文思了,继续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