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转赠二胎指标”的五大质疑

coco1 收藏 5 112
导读:导语:每年两会,都会出现一些雷人的建议和提案,使其成为高论迭出观点争锋的源头。按说,百家争鸣总比万马齐喑的好,但有的建议提案缺乏调研缺乏思考,就让人不敢恭维。 比如全国人大代表志高控股董事局主席李兴浩先生,就建议国家建立一个转赠平台。在这平台上,可以将第二胎生育权指标,转让给有需求的公民。申请指标者须为转赠指标夫妇购买社保医保人身意外保险等国家现行规定的所有基本保险,并提供最低生活保障,直到终老。  这个建议,就让人难以理解。   没错,可能会有个别穷人,能够在出让生育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导语:每年两会,都会出现一些雷人的建议和提案,使其成为高论迭出观点争锋的源头。按说,百家争鸣总比万马齐喑的好,但有的建议提案缺乏调研缺乏思考,就让人不敢恭维。


比如全国人大代表志高控股董事局主席李兴浩先生,就建议国家建立一个转赠平台。在这平台上,可以将第二胎生育权指标,转让给有需求的公民。申请指标者须为转赠指标夫妇购买社保医保人身意外保险等国家现行规定的所有基本保险,并提供最低生活保障,直到终老。


这个建议,就让人难以理解。


没错,可能会有个别穷人,能够在出让生育权利以后,获得富人给与的亟需的社会保险,但从宏观层面上看,它只会使人世间更不平等,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


第一,生而平等是人类追求的普世价值。人权既包括生存权,也包括生育权。除了先天存在生理障碍以外,繁衍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也可说是天赋人权。但是由于贫穷的原因,许多人只有ML的权利,没有生育的权利。这不是他们不爱子女,而是他们养育不起。于是遗弃乃至溺死幼婴,就成了人类诸多悲剧中的一种。更有甚者,有的穷人连ML的权利也难获得。这一点,只要看看因生活贫穷娶不上媳妇而终生光棍的情形,你就不难明白。不惟生育,穷人甚至在阳光空气水这些不算商品的享用上,也没能达到平等的地步。因此,任何社会的管理者,都只能致力于人身权利的保障的保障,都只能致力于贫富差距的消除,而不是用一种制度设计,来承认乃至保护这种不平等的现实。所谓转赠生育权利,就是这样的制度。


第二,李代表的“转赠”,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说法,实质是生育权利的买卖。我们知道,“赠”是把东西无代价地送给别人。当然也可以是精神而非物质层面上的,就像“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赠汪伦》)李白的“赠”和汪伦的“送”,都没有交换的意思。只要含有金钱或物质交换的内容,就不能算是赠与。李代表建议中说,转让生育指标的人,可以获得受赠人购买的各种社会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交换。事实上,大概只有获得二胎生育指标中的穷人,才会去从事这种交易;而申请人,也只有富人才有提供社会保险的能力。这岂不是说,只有富人才有生育至少是多生育的权利,就像皇帝可以占有更多的女人生育更多的皇子那样。这到底是平等的实现,还是不平的拉大?再说,现在养情人包二奶超计划生育,已经是富人的专利和优势,以至罚款对他们难起作用,再要实施这样的政策,就会使指标买卖如火如荼。加之利益考量金钱诱惑,那些本不想生育二胎但却有资格生育二胎的人,也难免参与进来,在国家提供的“转赠平台”上,上演市场交易的大戏。


第三,二胎生育指标,本来就是计划生育背景下追求相对公平的一种措施,为的是解决许多实际的困难。微观上,例如对于独子父母的照顾;宏观上,例如对于人口结构的改善。这种指标倘若可以成为买卖的“商品”,也就是说,不管其社会价值和道德伦理,只要有物质实惠,还有什么不能买卖呀?卖淫可以获得利益,贩毒可以获得利益,出卖自身器官,也可以获得不菲的回报。而这些,都能起到某种“保险”的作用,但偏偏都不允许,就在于这种交易的负面影响实在太大。它会使富人子孙满堂,它会使穷人孤苦伶仃;它会使富人充满优越,它会使穷人倍感屈辱;它会使富人滋生霸道,它会使穷人种下仇恨,结果不是保险,而是对立;穷人不是收获转赠的温馨,而是收获交易的辛酸。当他的生育以至ML的权利全被褫夺的时候,就会成为《狙公》中破栅毁柙的猴子!因此二胎生育指标,无论穷人还是富人,都是不能买卖的东西。


第四,权利就是权能和利益的组合。权能具有可能性,利益具有现实性。权利不能都是可以交换的商品。不能说你给我多少钱,就可以打我一拳,或者踢我一脚。或者你给我钱就能当众骂我淬我。权利通常附加着人格的尊严。涉及尊严的事情就不能等价交换。交换也不能体现尊严。如果可以出卖生育权,那么教育权劳动权选举权等等,是不是也能出卖。这样一来,现在暗流涌动的许多不合理的现象,岂不是通过某个平台,就能变成合理的东西?


第五,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现在到了“未富先老”的地步。通俗地说,就是我们还没积累足够的财富,却失去了后继有人的活力。这就是许多有识之士不断提出松动计划生育政策的原委。也只能借助计划生育政策与时俱进不断完善,才能改变现有的状况。但是,国家绝对不能放任生育指标的交易,企图通过交易转嫁社会保险,减少对于公民社保的投入,那就是饮鸩止渴。也就是说,你不能控制指标的发放,又通过指标的买卖获得好处,再在交易之外获得罚款,那样就成了谋利的掮客,而不是公平的卫士。另一方面,作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应当对意见建议或者提案,好好地思量思量,然后再郑重提出。这样,才不致提出雷翻公众的建议,辜负人民的厚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