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称海南支教女大学生被灌醉轮奸为谣传

htwandcsh 收藏 10 11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1年11月12日凌晨,一条“海南高校支教女学生被灌醉轮奸”的微博开始在网络上疯传。虽经警方查证消息为谣传,但谣言已使传播者与当事者的正常生活发生了巨变。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在这个“拇指信息”时代,如何避免虚假信息无序、快速传播给人们带来的伤痛?

谣言的制造者

2011年11月12日凌晨2点多,海南某大学08级某工程学院23岁的福建籍学生刘强(化名) 使用“树兜”的网名,手指轻轻一点,在豆瓣网上发布《就刚刚,班上顶岗支教的两个女生被强奸了》的网贴。内容大致为:在光棍节当晚,两名女学生被支教所在地的领导请去吃饭,然后被灌醉轮奸。帖子还叙述了同学们给她们打电话以及报警的情景。

几分钟以后,这一消息在网络上开始风传,广泛转发,网友纷纷表示“震惊”和“求真相”。

网贴震惊海南各界。海南省各级教育、公安部门迅速行动,进行调查。

2011年11月16日,这起案件终于有了结果,这是一个纯粹的谣言,谣言的制造者竟是两名受害女生的同班男同学刘强。

刘强是海南某大学学生,与白沙两名支教女生是同学。谈起与两名女生的关系,刘强说,他们见面都打招呼,两名女生给他的印象挺好。

“有关两名女生被强奸的事,十几天前就在同学之间流传,不是我虚构的。”刘强对记者说,他没有去白沙支教,留在海口在一家单位实习,所以对支教同学的事情不是很清楚。在十几天前,他在学校的宿舍里,一名在白沙支教的男生小刚突然接到同在白沙支教的女生的短信,说两名在白沙支教的女生被强奸了。当时,小刚看着短信大叫了一声,宿舍里的同学非常震惊,大家都想知道是哪两位女同学,另一名男同学就上网查两名受害女生是谁。因为支教同学都是两人一组,其他同学是一男一女,只有杨梅(化名)与陈婧(化名)两名女生在白沙育新中学,所以同学认为两名受害女生就是杨梅和陈婧。

为什么此前同学之间会流传两名女生被强奸一说呢?记者了解到,由于白沙育新中学初中部合并到县民族中学,2011年10月27日晚,育新中学相关领导和几名老师以及支教的杨梅和陈婧,与民族中学校领导一起吃饭。饭后,杨梅、陈婧被两名老师送往宾馆休息没有回校。一名女同学打杨梅和陈婧的电话,但她俩中一个人的手机没电关机,另一人也没有听到手机响,都没有接电话。那位女同学担心两人出事,就打电话给在白沙带队支教的老师。后来,杨梅发现同学打来电话,就给同学及带队老师回了电话报平安。

两天后,有人打电话给杨梅,说有人传10月27日当晚她们被灌醉后强奸。她们听后立即打了很多电话向同学一一澄清。学校老师也向同学们澄清了事实,说是造谣,让同学不要乱传。没想到11月12日,刘强又将此消息贴到了网上。

造谣者无力回天

刘强说,当时他觉得这事很有故事性,发到网上去,一定有很多人跟帖。12日凌晨2点多,他在学校宿舍里用自己的手提电脑发布了这条消息。

“我没想到,刚一发上去,就有人跟帖,问是否是真的。我也回了帖,将情况稍作描述。”刘强说,关于受害女同学打电话哭诉,后来又报警等细节,都是他编的。“因为我是编故事,女孩子被强奸了,肯定要报警的。”刘强说,跟帖的人很多,网友纷纷猜测是哪所学校的,有人罗列出很多学校。

“后来,在网上我看到有人点出我们大学的名字,我就怕了。”刘强说,他只是想编个故事,觉得好玩,没想到学校的名字出现在网上,他感觉事情超出了他的控制。

约凌晨5点钟,他开始删自己发的帖子及所有跟帖,删了有半个小时。但这些都没用了,消息通过微博传开,很多网站都出现了,他已没有办法阻止网上的传播。

“我没有再跟帖,怕有人通过我的电脑找到我。”刘强称。此后,他每天都关注网上的消息,心里非常紧张。后来他都不敢看了,就在网上玩游戏。14日下午,他在学校宿舍睡觉,有人敲门进来,是便衣民警。

“我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否则我是不会这样做的。我现在非常后悔,我向两位女同学道歉。”刘强一脸愧疚。他说,现在的结果是他始料不及的,他没有伤害两位女同学的想法,他与两位女同学没有任何矛盾过节,就是觉得好玩,想编个故事。当时发帖时,他没有将事情发生的地点、学校名称写出来,就是不想伤害同学、不想伤害学校。

受害者遭遇无妄之灾

刘强轻率的行为对两位女同学所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谣言中的主角——两名支教女生,自此遭遇了一场无妄之灾。

杨梅的手机24小时都不敢关机,且时刻要带在身边,因为她要辟谣。电话蜂拥而至,全国各地的都有,西藏、新疆、内蒙古,“除了港澳台,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都有人给我打电话”。

有一天深夜两三点,电话来了,迷迷糊糊中她听到对方解释说:“我刚从国外回来,看到了你的事,想求证一下……”也有好心的警察打来电话,告诉她该怎么报警。

两三天内,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接了多少个电话,“几百个总是有的吧,一个一个地解释,喉咙都说干了”。

10月27日,因为育新中学的初三班要合并到民族中学,校领导和教师在当地一家农家乐吃饭庆贺,席间上了啤酒。“易拉罐装的,我喝了两三罐,但肯定没有醉,很清醒。”杨梅说。

吃完饭,大约是晚上9点半,由于回育新中学的公路没有路灯,路况也不算好,“校领导说,安排我们住到县里的雅登酒店,并且安排两位男教师骑摩托车把我们送过去”。

到了房间,两个男教师很快就出来了,“这些,酒店里的视频可以作证”。

第二天早上,根据学校的安排,那两位男教师又过来跟她们一起吃了早餐,之后送她们回了育新中学。

“如果对我们造谣,依据的肯定就是10月27日那天的事情。但我不知道造谣的人为什么要在十几天后才发,而且弄得好像是当天刚刚发生的一样,写得像是直播,这个谣言造得太险恶了!”陈婧说。

11月13日凌晨2点多,杨梅在天涯网和凯迪网等发布了辟谣声明,称被谣言中伤:“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没有我和陈同学被强奸这回事。我们来到育新中学后,得到了当地学校领导、老师的关爱,我们的工作和生活都很顺心。”

杨梅还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不相信者打我的手机问问”。

结果,无数的电话打过来,无数的短信也纷沓而至,让她应接不暇。但她坚持24小时开机,以应对网友的质疑,“要是我关机了,网友打不通,还以为我们是说谎”。

然而,在网络上,此事仍然被议论得沸沸扬扬,有不少声音仍然怀疑杨梅和陈婧是迫于压力才否认这些事实。有些则干脆表示:“如果抓到造谣的,然后在电视上承认自己造谣,那么你们说的就是真的。如果一直抓不到造谣的,那么证明此事是真的。”

这些言论让杨梅和陈婧痛苦不堪。有人还一直不依不饶地在杨梅的微博里质疑她,怀疑她们说假话、自我炒作。“说我是想出名的疯女人,说我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骂得特别凶,我觉得特别难受。”杨梅说,刘强的行为对她和小陈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2011年11月16日,谣言的制造者刘强被移交海口警方查处,警方对其依法进行治安拘留处理。

结语

如何应对网络暴力

警方指出,网络谣言、手机短信谣言,这种借助现代工具传播的畸形消息,正在给公众生活带来危害。和以往不同,今天的谣言炮制者甚至采用新闻报道的手法,在形式上力求逼真,以增加可信度。

在海量信息时代,谣言传播迅速是一大特点。因此,对于谣言,可操作的应对之策,是保证公共信息的及时公开。只有公共信息及时到位,才能迅速中止谣言。

与此同时,公众也应树立一定的责任感,不要传播未经核实的消息,避免自己成为谣言蔓延的“帮凶”。有不明白的地方或者是觉得可疑的可以直接向当地警方反映,免给个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谣言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们对谣言的态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