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心!总理也拿“三公”没办法?




文一川清流




昨日,全国政协中共界别,委员们针对政府财政预算报告展开讨论。政协副主席李金华在受访时表示,“现在我们公款吃喝,有几个不喝茅台的?”“这些钱从哪里来?都是通过做假账解决。”(2012-03-08《新京报》)


近年来,有关“三公经费”问题,一直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亦备受垢言,成为每次“两会”会场内外热议的话题之一。至于国家每年在“三公”方面究竟耗费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尽管去年国务院强令中央机关首先带头公开“三公”,只可惜直到现在还是一笔糊涂账,人民还是不知道政府花了多少钱,办了什么事。


数年前,央视曾在一档访谈节目中披露过每年“三公”消费的信息,当时已达几近万亿的天文数字。对此,官方既未点头,亦未摇头,表明此说不虚。而官方正式公布这一数字的,乃是2012年2月7日《人民日报》,言中国公款吃喝开支1989年为370亿元,1994年突破1000亿元大关,2002年达2000亿元,2005年突破了3000亿元大关。


可以想象得出,截至到2011年“两会”前夕,仅仅公款吃喝这“一公”消费,到底是一个什么数字,保守估计,起码会在2005年的基础上超前实现“翻番”的宏伟目标,少数“公仆”的消费,却拉动了整个餐饮业的红红火火,一桌饭数千元已是太过寒酸,数万元乃至十数万数十万元已不稀奇,不仅强力推高了茅台等国酒价格“飞天”,而且还发扬了国际主义精神,带动了拉菲等酒业的勃勃生机。


正是由于少数“公仆”的“内需”和如同自己钱袋的“三公”支撑,才有天价茅台等一个又一个价格奇迹。所以,当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在回答《中国青年报》提问时提出的“不要把茅台酒和公款消费必然地联系在一起”的观点,并不能被多数公众认可和接受。在这方面,一般老百姓可能没有多少发言权,可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原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总不会妄言吧?


不可否认的一个严峻问题是,以“嘴上腐败”为标志的“三公”消费已成众矢之的和腐败黑洞。正因如此,温总理在2011年“两会”和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都以严厉的措辞就遏制“三公经费”问题提出应对之策。不过笔者发现,温总理这两次用词都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比如去年的用词是“原则上零增长”,今年的用词是“严格控制”,灵活余地和令人想象的空间较大,不易操作和监督。


对此,人们不禁为之纳闷:公布“三公”、遏制“三公”为何如此之难,甚至难到总理也很为难的地步?可能是2011年度“三公”消费基数过大或是确实难以统计清楚等原因,温总理在今年工作报告中虽未提及“没完成”的目标中“三公经费”是不是实现了“零增长”,但从目前“言之谆谆,听之藐藐”登峰造极的吃喝风中不难窥见,“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乃滋生嘴上等等腐败的主要根源。


彻治“三公”还有没有良方?笔者相信,“两会”代表委员一定会不辱使命,开出令人期待的方剂。中央财大财政学系主任曾康华提出,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制度设计,要对资金严格把关;全国政协常委、新华社原社长田聪明提出,要学习美国等国家通过切实控制预算以遏制腐败的成功经验;而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小军等人则提出,须将公款吃喝纳入刑法范围,从而让更多的公款吃喝者有所顾忌与收敛,等等。


据统计,从新中国成立至今,国家出台的相关禁令多达上百项。相关部门表面上对公款吃喝消费的规定越来越细,但事实上,这上百个红头文件并没有有效管住一张嘴。笔者忧心如焚的是,长此以往,再大的家业也会被少数蛀虫蚕食鲸吞一空,“改革发展成果与人民共享”到头来只能是镜子里的烧饼,而且,公款吃喝等带来的恶劣风气已经严重污染了社会风气,故而遏制“三公”,确实到了法律利剑当即出鞘的紧急关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