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律-林彪三首

何小颜 收藏 1 1090
导读: 拙诗《七律-林彪三首》,乘两会召开日、学雷锋日、惊蛰日(3月5日),在博客中国“历史”栏首发(博客中国未发在首页滚动,但点击仍达484,其中献花31,反对1,说明支持者甚众,人心自有明鉴)http://xyhe.blogchina.com/或http://xyhe.blogchina.com/1250881.html ,并在凤凰网发。次日发现博客中国已经屏蔽!因此在此做个链接,就是想看拙诗的朋友,可到凤凰网我的博客阅览,谢谢:http://blog.ifeng.com/article/1

拙诗《七律-林彪三首》,乘两会召开日、学雷锋日、惊蛰日(3月5日),在博客中国“历史”栏首发(博客中国未发在首页滚动,但点击仍达484,其中献花31,反对1,说明支持者甚众,人心自有明鉴)http://xyhe.blogchina.com/或http://xyhe.blogchina.com/1250881.html ,并在凤凰网发。次日发现博客中国已经屏蔽!因此在此做个链接,就是想看拙诗的朋友,可到凤凰网我的博客阅览,谢谢: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624926.html 今借贵网亦在此帖出。


林 彪 三 首

[七 律]

[小引]神坛打碎了吗,没有,只要上面还供奉着祭品……


其 一

韩子不输号战神,① 共和开国列元勋。②

挥戈沥尽一腔血, 收剑遗得百病身。 ③

慷忾临危频救主,④ 仓皇避辱欲逃臣。⑤

莫须有矣夺权罪,⑥ 断戟沉沙冤未伸!⑦

————————————

自注:

① 韩子,即韩信。西汉·《焦氏易林》:“楚亭晨食,韩子低头。”韩信是西汉开国名将,汉得天下,他为首功。韩信后遭汉高祖刘邦疑忌谋反,被吕后用计引入宫中冤杀。世赞林彪是“当代韩信”,传说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蒋介石亦以称之。而林彪结局不祥,人之此比,岂其谶乎?

② 1955年林彪被授予共和国元帅军衔,列名十大元帅第三位(朱德、彭德怀之后)。

③ 林多病缠身,且体有枪伤。1938年的枪弹伤及肺与脊椎,留下困扰终生的植物神经紊乱症,形成了怕水、怕风、易拉肚子、常出汗等后遗症。

④ 举二例:(1)1935年5月红一方面军强渡大渡河失败后,林率未渡河的红一方面军一部奔袭泸定桥,先头部队红四团强行军,历经数场战斗于25日到达泸定桥一侧,后到的林开会部署夺桥方案,经2小时红四团成功攻占泸定桥。对此毛泽东说:“过大渡河是红军长征途中最关键的事件。如果在那里失败了,它就很可能被消灭。这种命运,在历史上早有先例。” (2)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俗称“七千人大会”),总结“大跃进”等问题, 毛作了表面的自我批评。在一片检讨声中,林于29日发言特立独行,挺毛说:“事实证明,这些困难,在某些方面,在某种程度上,恰恰是由于我们没有照着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去做。如果听毛主席的话,体会毛主席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得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得多。”林的发言结束后博得毛鼓掌喝彩。

⑤ 逃臣:逃者乃未怀篡夺君权之臣,故曰。但毛认为林有不臣之心,这可追溯至1969年九大。九大政治报告本是毛指定让林做,林邀陈伯达协助起草,陈根据林的意见拟题《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试图歇息文革乱象,重拾建设头绪,初稿即背离毛要继续“抓革命”(江青斥陈是搞唯生产力论),毛于是改由张春桥等组织。重写的报告仍由林在大会上宣读,林事后私下说“我就是要念得磕磕巴巴的”。林认为他是针对江青、张春桥等。这段时期林还常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要紧跟主席”。1970年起毛多次议及是否设国家主席以试探林;同年8至9月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汪东兴、吴法宪、李作鹏、陈伯达等发起中央委员批判江青、张春桥等,毛制止并认定林是后台,停止各小组讨论林彪的讲话。自此,毛开始警惕林。下山后毛开展批陈(陈伯达)整风运动,敲山震虎;同年12月毛对埃德加•斯诺称“四个伟大”讨嫌,以讥讽林。1971年起指责军委批陈不力,责成军委办事组成员写检讨和“抠底”。林惊悚,先多次找毛要求见面沟通,毛避而不见,两人关系急转直下。林认为自己无错,此后始终不肯向毛低头,采取“不说话,不干扰,不自责”的态度。毛自命一生做了两件值得肯定的大事,一个是把蒋介石赶到台湾,一个就是眼下正在进行的“文化大革命”。毛认为林这种态度立场,不可能会去维护“文革”成果,这坚定了毛下狠心要打倒林。

⑥ 夺权罪:国家主席一职并非掌握实权,但要参加国务与外事活动(林特别不喜欢同外国人打交道,如:毛要林见斯诺,林不肯见),因身体原因,林始终不愿也不肯当国家主席,连任国家副主席也自表“不宜”。但毛疑心,1970年讲故事:三国孙权劝曹操当皇帝,曹说孙是想让他放在火炉上烤。1971年7月纪念党的生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发表毛亲自审批的文章写道:要警惕“现在正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8月毛秘密南巡,找各省军政领导谈话,开始点火放风(毛称他的话可在常委之间吹吹风),为打倒林造势:“有人看我老了,快要上天的了,他们急于想当国家主席。” “庐山的问题是路线问题,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这个问题还没有完,陈伯达后面还有大人物。”更以总参谋长“黄永胜(代指林彪)打倒了,你们怎么办”的惊人之语试探约谈者的反应,

⑦ 林以史为鉴(如前有彭、刘等),自知悲剧下场(猜测国庆节前后召开的九届三中全会将对他摊牌),终因不甘坐以待毙,于1971年9月13日仓促出走,登三叉戟西北向飞越国境,不意旷代天骄,不世军魂,机坠蒙古,尸陈大漠。



其 二

战友同袍变寇仇,① 红朝邪火炙神州。②

庐山几度烹功狗,③ 井冈难堪打鬼牛。④

左派摇身称右派,⑤ 阳谋翻手号阴谋。⑥

可怜副帅心无贰,⑦“叛首”今成冤大头!⑧

————————————

① 1928年林随朱德、陈毅同毛会师井冈山,自此革命战斗在一起。在毛的授意下,1969年九大将党章写入“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一句。

② 指“文化大革命”。

③ 至少两次大的庐山会议载入史册:一次是1959年的庐山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彭德怀遭到批判,不久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一次是1970年的庐山会议(九届二中全会),拉开了林倒台的序幕,林出走失事后被定性为“林彪反革命集团”。

④ 朱德、陈毅等都是从井冈山上下来的,都受到了“文革”的冲击和羞辱。

⑤ 毛说林是极右。周恩来对身边人解释说,林叛逃是极左路线必然的极右结果。但周恩来私下说:“他妈的,明明是极左,怎么是极右!”

⑥ 林并无阴谋,但1971年8月毛秘密南巡,在谈话中警告“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指的就是林。

⑦ 林也无野心。作为“文革”的“副统帅”后,林深知高处不胜寒,政治上“紧跟”,言不离主席,手不离语录,事事处处突出主席,主席画圈我画圈。1969年九大林被毛立为接班人,写入党章,林此前多次推辞。1970年设国家主席,林坚决不干。

⑧ 林突然出走事件,对根本不知情的人民在公布上如何交待,安上反叛的罪名是最合适的了。毛因此说“林彪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所谓“571工程”,存疑较多,至少林并未参与。林没有搞武装政变,理由是:(1)林是军事家,若要夺权,自当亲自策划指挥,怎肯放心让娃娃来瞎折腾?(“九·一三”事件发生的当天,八三四一部队副团长张宏对林豆豆、张清林等人说:“看来事情就是一个小孩林立果受了什么坏人的影响,闹起来的,就是空军几个人的事。”)(2)林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若图谋武装政变,为何未动用他所统帅的军事力量包括军委各总部、各大军区、各兵种以及任何部队?(3)在动用中他可轻易隐瞒目标的真实身份而予以消灭,但他为何未调动其中的任何一支力量?(事后证明全国范围内没有任何军事部队和装备曾接到过紧急战备或紧急待命的指示。)(4)被打成“林彪反革命集团”的“主犯”们是黄永胜(总参谋长)、吴法宪(副总参谋长兼空军司令员)、李作鹏(副总参谋长兼海军第一政委)、邱会作(副总参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等,为何既未听闻过林有叛逆的言论,也对林的出走毫不知情?(5)所谓集团,应同历史上的“高饶反党集团”、“彭德怀反党集团”(彭黄张周)、“阴谋反党集团”(彭罗陆杨)的“集团”一样,都不是客观事实,而是人为主观圈定。所有“成员”互相之间原本就是党政军机构中的同事或上下级间的组织关系,各司其政,各谋其责,因政治立场接近,思想倾向相通,在某一事项某一阶段,或通气,或抱团,或一致行动,但这同那种追求一个私拟的政治军事目标而结成同盟的“集团”概念根本不同,后来皆无证据显示这些所谓集团制定过任何一个共同的“反党”或“反革命”纲领,也没有为其而采取过任何处心积虑、按部就班的夺权颠覆行动。


其 三

护驾到头分两途, 龙颜一怒终遭屠。①

张冠李戴事多舛, 落井下石人共诛。②

孽宠栽赃岂可信,③ 尊神定谳亦难诬。④

幸哉历史人民写, 自有草莱秉笔书!⑤

——————————

① “护驾”二句:毛搞运动常请出林,让林临危受命,保驾护航。建国后,林长期养病。但在数次运动中,在观点立场上拥毛最力(1959年庐山会议、1962年七千人大会等),深获毛信任。1959年毛让林取代彭德怀任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主持日常工作,另两位军委副主席是贺龙、聂荣臻)。林因多病不愿管“婆婆妈妈”的事,本要给毛写推辞信,被叶群劝止。林治军能高屋建瓴,上任后狠抓国防现代化,并坚持搞原子弹;同时林强调突出政治,认为领袖的威望是军队的最大战斗力,称军人最高的政治觉悟就是“做毛主席的好战士”。掀起学毛著热潮(雷锋就是学毛著的标兵,雷锋的经典照片就是雷锋手捧着毛选集),促成毛语录的诞生(林是“造神”运动的鼓吹手)。1962年秋,累病了的林多次提出不当国防部长,向毛建议由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毛于是于次年让他休息,只抓大政方针,改由贺龙主持。1966年8月,毛不顾林的两次托病推辞,并以休会的方式,逼他出席参加标志“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并委以中共中央副主席,取代刘少奇。据林的卫士长李普文的回忆,林几次流露“不想干这种角色”。但林的这次上台,被绑在“文革”的战车上再无下来的机会。“文革”进程中,亦步亦趋迎合毛(但他往往不是主动出击,而只是跟进,这同“四人帮”极不相同),可谓尽心(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毛要个人崇拜,就有了愈演愈烈的肉麻吹捧,是一个道理),但因本是老帅,对造反派一向反感(如1966年打倒刘少奇后,林去看望过刘,曾随口说“刘少奇是党中央的副主席,蒯大富反刘少奇,实际是反党”;1967年造反派冲击军队,林积极与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等老帅制定《八条命令》加以制止),对中央文革小组江青、张春桥等极为厌恶(1967年为《八条命令》,事后同江青大吵,并叫着“我同江青闹翻了”),终于导致1970年庐山会议上毛的震怒,毛、林由此分裂,毛逐渐采取打倒林的行动。

② “张冠”二句:首先,“文化大革命”按今史家的定义,就是:“由毛泽东错误发动和领导,被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辞海》2010年版),这一表述颇费心机(为尊者讳),具有很大的迷惑性:毛的发动和领导“文革”只是“错误”行为,而林、江的利用“文革”则是为各自集团的“反革命”行为。“发动和领导”从轻发落,“利用”则从重鞑伐,前者(错误)是人民内部矛盾,后者(反革命)是敌我矛盾,这种担责或者说量刑的主次倒挂,违反逻辑和常理,但今人好像早已对这样的定性熟视无睹,习焉不察。例如,1980年在林、江“两案”的审理中,对刘少奇的定案、文艺黑线专政、七二○事件、杨余傅事件、军委办事组取代中央军委等“13件大事”,因有毛的拍板,或证据不足,未写进特别法庭的起诉书中,但后来的许多史家却仍张冠李戴把这些罪名扣到了林彪头上。今天学界以这样轻重失衡甚至可说是非颠倒的定义和教条作为前提,来梳理、评判“文革”事件、“劣迹”、“恶行”(动不动就把帽子给林戴上),必定是混沌一片,真假难分,丧失公允,缺乏说服力。其次,林事件发生在“文革”中期,在清算其所谓“武装政变”“现行反革命”等“罪行”时,“四人帮”正恩宠有加,如日中天,对林可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此时“文革”已历最疯狂的前五年时期,红卫兵破四旧,造反派打砸抢,国家机关瘫痪,生产建设停顿,大批政军干部、老帅、知识分子被冲击、羞辱及打倒,乱象丛生,人心思治,此时,“批林”正好成为了所有“文革”受害者发泄怨气的对象,而不加分辨,至于“四人帮”,则将许多明明是属于自身的“案底”,利用职权采取移花接木、编派作伪等方式,嫁祸于林,转移众怒。于是墙倒众人推,林成了千罪之巨魁,万恶之渊薮,直至今朝,未见改观。

③ 孽宠:指“四人帮”。

④ 尊神:此处指被奉为至尊神明者或最高权力者。定谳(yàn):定下罪名。诬:把没有的事说成有。党的九届二中全会后,谁在体制组织内循规蹈矩、谨言慎行而维护着党的团结,谁在采用非体制非组织原则到处吹风而制造着党的分裂?谁是加害者,谁是被害者?谁是阳谋,谁是阴谋?林以出走的方式抗争,其结局可谓悲惨,但后人还纷纷不分情由争相踏上一脚,情何以堪!神坛打碎了吗?没有,只要上面还供奉着血牲的祭品……

⑤ 草莱:草野,引申指布衣、平民。


作于2012.2.25~3.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