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饭的重要性,人皆知之。然,每天的早饭内容,却让人伤透脑筋。




儿时,每天的早饭,千篇一律的粥。或绿豆粥,或大豆粥,或者花生米粥。再不济的就是白米粥。配上一点咸菜,忽拉拉的一碗粥吃下肚,一天就开始了。




咸菜也有讲究。一般人家都是雪里蕻腌制,头年的冬天,满满的腌上一缸。赶到四月,生姜上市后。买些嫩姜,放点蒜头,放点剁椒酱,浅浅腌一罐,算是很好的菜了。就这咸姜,都是要省着点吃。切成片,一碗只准吃几片。能绵绵的就着粥,吃上几个月。五月份的时候,麦子收割。可以买些面粉,每天早上能吃一些煎饼。放点韭菜,或者青椒,煎的两面黄黄,这是儿时最爱的点心。




春天来了,咸菜的种类就多起来了。泡点青椒,再和青椒一起放些嫩豇豆,七天左右就能吃。就算现在,一根腌好的豇豆,我也能当作零食吃掉。晚上,割一把韭菜,择净洗好,放点盐腌上,第二天的咸菜就有了。早起,摘一根带露水的嫩黄瓜,切薄片撒点盐,静置半个钟头,又可以吃一顿。即腌即吃的,还有菜瓜。其它的一些菜品,需要腌制时间久点才可以吃。比如蒜头,比如春不老。冬天的时候,很爱萝卜干,脆脆的。或者用酱拌了萝卜干腌,就成了酱菜,也可以就饭,容易开胃的。野葱长出来的时候,挖一些野葱,腌出来的味道别具一格。只是现在,很少再能吃到了。秋天,红掉的辣椒,去籽剁碎,放糖滴酒撒盐,红红喷香的一瓶剁椒就做成了。冬天,可以在单调的咸菜,多一抹颜色。焦脆的锅巴上,抹上一层剁椒,又是孩子们的一道零嘴儿。




小时,需要花钱买的榨菜,是很渴望的。早上有面条铺个鸡蛋,也是渴望的。有一碗蛋炒饭拟或是简单的油炒饭,也是非常渴望的。那种渴望是一种长久以来保持一种方式不变动的突然改变让人非常的期待。




长大了,我不爱吃外面的包子,不要吃油炸的东西。不喜欢难吃的豆腐脑,不要喝甜的腻人的豆浆。煎饼果子也已经烦了,糍饭团也不再想念。想吃的葱油饼影踪杳然。想喝的酸辣汤,遍寻不着。渴望的鸡丝汤,也渐渐消失不见。早饭,我还能吃些什么? 可是,只能继续自己不爱的吃,只是为了早饭的重要性。




物质匮乏的年代,可以让人的胃,非常容易满足。食物充足的今天,越来越挑的嘴巴,让我不自觉的想念妈妈早起熬了两个钟头的大锅粥。浓浓的,暖暖的,就着咸菜,满满的吃上一碗。




早饭,你真的让我欢喜让我忧。


早饭(知西书院之一半先生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