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中哪次战役让蒋介石方寸大乱大骂部下

2野劲旅 收藏 17 24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治中把以上的情况跟杜聿明一说,杜聿明心情顿时沉重起来。看看“官邸会报”时间已到,就赶往黄埔路去了。


蒋介石在会报会上,又是骂这个,骂那个,直弄得会场里鸦雀无声。他听完了郭汝瑰的报告后,说:“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又问顾祝同:“墨三有什么意见?”还没等顾祝同答话,蒋又去问杜聿明:“光亭还有什么意见?”


杜聿明踌躇了一下,答道:“敌情和各兵团的实际情况我都不了解,到徐州后,向刘总司令请示,看如何可以抽调部队解黄伯韬之围。”


这正合蒋介石的心意:“好!好!你到徐州,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我已经替你把飞机准备好了,你今晚就去!”蒋介石下了这道口谕,会报就算结束了。


蒋介石一走,顾祝同拉住杜聿明说:“你们两人都在徐州指挥,有些不大方便,叫刘经扶到蚌埠指挥,好吧?”


杜聿明说:“指挥这样大兵团作战,情报、补给是一项极其复杂的业务,总部一离徐州,我的机构不健全,势必形成瘫痪,影响作战。请总长放心,我同刘老师不会发生摩擦的。”杜停了一下又说:“请总长允许我一个要求,就是解黄伯韬之围的战略战术、兵力部署,我不一定照今天会议决定的去做。”


顾祝同明白杜的意思是不相信郭汝瑰的计划,但此时只要杜早些去徐州,别的都好说,于是连说:“可以可以,你怎样决定,就怎么办好了。”


杜聿明于当晚带上幕僚人员飞往徐州。说也奇怪,南京徐州间,飞机是常常飞的,可这一次竟迷失了方向。驾驶员发出警报:“再飞一小时还找不到的话,油就完了!”


杜聿明在天上连连叫苦:“真是天亡我也!情况这样吃紧,飞机竟找不到徐州!”最后,在油料快要耗尽时,机翼左侧发现了灯光,等到飞机降落时,已是11日凌晨1点多钟了。


其时,徐州“剿总”一片混乱。刘峙和参谋长李树正对解放军的意图还不甚明了。杜聿明认为解放军的直接目标还不是徐州,而是黄伯韬兵团,应抽邱清泉兵团解围。刘和李听了杜的意见,很表怀疑,不敢同意,亦不敢抽调邱清泉的兵力。于是直接打电报向蒋介石请示:


徐州以西之共军,尚有强大力量,其企图为牵制邱兵团,策应其东兵团作战。我军作战方针,应采取攻势防御,先巩固徐州,以有力部队行有限目标之机动攻击,策应黄伯韬兵团作战,俾争取时间,然后集结兵力击破一面之共军。

蒋介石接到刘峙的电报,气得吹胡子瞪眼,骂刘峙怕死,一心只顾徐州安全,立即回电加以批驳:所呈之作战方针过于消极,务宜遵照前电方针,集中全力,迅速击破运河以西之共军,以免第七兵团先被击破!


正当刘峙调动邱兵团时,解放军不但对黄兵团的正式歼击已经开始,而且远程炮已对准了徐州,炮弹落到了徐州机场附近!


在这紧急关头,黄伯韬围中苦等,东攻部队泥足难前,而顾祝同、刘峙还在对外宣传,说黄伯韬守碾庄守得“固若金汤”,解放军在碾庄阵地前“伏尸遍野”。何应钦在南京闻此更是拍案大叫:“黄伯韬真是英雄!”叫飞机把勋章给他送去。


顾祝同坐上飞机,亲自飞到碾庄上空,向黄伯韬喊话,慰语有加。


黄伯韬知道外援无望,就回答顾祝同:“我总对得起总长,牺牲到底就是了。”对空通话完毕,黄伯韬对第二十五军军长陈士章说:“反正是个完,突围做什么!送狼狈样子给邱清泉看着惬意吗?不如在此一个换一个找够本地打下去,最后不过一死,也对得起党国和总统、总长,叫黄埔看看,也好叫他们以后不要再钩心斗角,只图私利。万一党国转危为安,也是我们的贡献。”


黄伯韬突围不成,又不见邱清泉救援,顾祝同急了,亲自飞往徐州,责令邱清泉出兵。邱清泉把眼睛一瞪,说:“我出兵援黄,徐州方面出事,谁能负责?”


顾祝同拍胸说:“我是参谋总长,徐州失守,我参谋总长负责!”


“你说得好,你才负不了责呢!”


“难道你一定要违抗我参谋总长的命令?”


“什么总长不总长,我就是不出兵!”


顾祝同气得面孔发青,但终无办法调动邱清泉。只好回报蒋介石。蒋介石专机飞徐,在飞机上以电话命令邱清泉出兵援黄。邱仍以徐州危险为辞,拒不从命。蒋介石亦无功而返。


11月22日,黄伯韬兵团弹尽援绝,全军覆没,黄伯韬本人在绝望中拔枪自戕而死。


华东野战军向杜聿明集团的重要据点鲁楼发起冲击。黄伯韬兵团被全歼后,刘峙把杜聿明请到办公室去,说打算放弃徐州,向西撤退。两人在军事地图上反复研究后,杜觉得刘似乎太泄气,便说:“目前还不到考虑这一方案的时候。而且战守进退的决策,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前途,目前我不敢轻率地出主意,必须由老头子本着他的企图下决策。”刘峙听了他的话,嘴唇动了几动,好像很为难,一直沉默无语。


很快黄维兵团又被围。


蒋介石又电令杜聿明到南京开会。杜飞到南京后,照例又到黄埔路官邸。顾祝同一见到他,马上把他拉到一间小客厅中,讨论如何挽救蒋军的危机。


杜聿明问:“原来决定再增加几个军的,为什么连一个军也没有增加呢?弄到现在,已成骑虎之势。”


顾祝同直摆手:“你不知道,到处牵制,调不动啊!”


“既然知道不能抽调兵力决战,原来就不该决定要打,致使黄维兵团陷入重围,无法挽救。目前挽救黄维兵团的唯一方法,就是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兵力,与敌人决战,否则黄维完,徐州不保,南京亦危矣!”


“老头子也有困难,一切办法都想了,连一个军也调不动。现在决定放弃徐州,出来再打,你看能不能安全撤出来?”


杜聿明深思一阵,对顾祝同说:“撤出问题不大,不过出来要打,就等于把徐州的三个兵团也一起送掉”


顾祝同同意这个看法。正在这时,何应钦慌慌张张走进小客厅里来。问:“怎么样?就不能打了么?”


杜聿明又把意见向何应钦讲了一遍,何垂头丧气地说:“也只好这样了。”


这时已到开会时间,杜对顾说:“请总长不要把这一方案拿到会上讨论。”


顾祝同知道杜一向不信任作战厅的郭汝瑰,就说:“会后我同老头子说,你同他单独谈。”于是何、顾、杜三人一同到会议室。过了一会儿,蒋介石披上了一件黑斗篷,满脸通红,窘态毕露地进来了,歇也没歇,一面向大家点头,一面说:“好,好,就开会。”


刘峙得知南京官邸会报会议同意放弃徐州,如释重负,开始准备自己的逃路。他从蚌埠逃到南京,遭到蒋介石严厉斥责,被解除职务,调充总统府战略顾问。他带着三姨太经上海、南昌、吉安、广州逃往九龙。在九龙,他夫妻俩随身携带的黄金细软被当地土匪抢劫一空,竟到了无以为生的地步。蒋介石不答理他。他俩又搬到印尼居住。直到1953年1月,才由何应钦、顾祝同居中说情,蒋介石才批准他回台湾。


钱大钧也在淮海战役结束前后,被蒋介石重新起用,到重庆去任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但国民党已大势所趋,在最后的日子里,随同蒋介石一起逃往台湾。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AD73 在第7楼的发言:
邱清泉兵团为救7兵团付出了二万人的伤亡,说邱见死不救可真是冤枉邱了。

这个观点有可商榷之处,邱兵团有多少人?假如8-10万人,他伤亡两万人已经去了1/5到1/4,这还是指总数上看,摊到一线的步兵部队差不多就是一半甚至更多,由于邱兵团机械化程度高,重炮坦克火力多,即使他有15万人,伤亡2万一线步兵也是个极惨重损失。当然如果邱谎报那另说。临战前邱部三个半军:5,70,74军,181师。而黄部5个军:25,63,64,100,44。邱部只有5军是未被消灭过的,实际上5和70军是原5军扩编出来的,主力就是96和200师,也就是说真正没被消灭过的邱部只有这两个美械师。反过来看黄败逃的部队,除100军之外,25军未被消灭过,属于广东系的63,64军也装备精良,从未被打垮过,44军虽弱但未被打垮过,老兵很多。黄部至少有5个主力师,其损失惨重伤亡大半被包围在碾庄,完全是黄败逃昏庸无能指挥失误的具体显示,他要是不私心自用,把两只广东军分割使用,63军也不致迅速溃灭,守碾庄地区主要依靠64军,这也是坚守到最后的核心部队,假如63军留下,未必不能再继续坚守。64军要求死守的私心之一就是军长希望打出名声,自己当兵团司令,把63,64合组一个兵团——这是军长事后自己的回忆录所说。

但是淮海国军究竟有多少人?就是到今天国粉们的嘴里也是一部糊涂账。据《淮海战役国民党将领回忆录》的不同说法综合,邱兵团三个半军12万人,李弥兵团2个军5万人,孙兵团2个军4万人,黄百韬兵团5个军12万人,黄维兵团4个军12万人,李延年兵团6-15万人——该兵团战时一直在调入新的部队扩充,刘汝明兵团4万人——虚额很大,包含了181师。调来的宋希濂兵团部份6万人,冯治安部队3万人,加上在此区整理的保安的部队合计80万人,覆灭了55万多,还没包括溃散人员。

按杜聿明和宋希濂两个战区实际指挥者的事后观点,会战的失败完全是常公公总不肯丢卒保车,结果是车马炮丢了一个精光。但实际上由于常公公的亲疏有别,我认为他根本就没真正弄清楚哪个才是自己的车马炮。杜的观点一直是丢别人可以,邱李不能丢——这都是他的5军起家老本,尽管他和邱矛盾重重,却下不了决心解决邱,反而处处维护邱疯子。宋的观点好一点,他认为要在徐州打好仗,先得赶走邱,用李弥做主力。但杜宋的一致观点是:丢黄维!但事实上黄维兵团是该地区战斗力最强,部队内部最紧密的一支部队。缺点只是黄维不善于战场指挥。丢黄维甚至是该地区一切上层指挥者的公认意见,与白崇禧关系密切的李宗仁在回忆录中也同样斥责黄维兵团战斗力薄弱,指挥糟糕透顶,仓促被围,快速覆灭,损人害己。

上述国军前指挥者们的回忆说明:国军的惨败灭亡是内部重重矛盾的集中暴露的结果,是常凯申长期制造内部毛盾的必然结局。为什么指挥官们这样恨黄维兵团?无非是陈刺绣损人坑人的报应,同时也说明胡逃逃历年就是上欺下压,抢功诿过把同僚得罪个遍,和张杀妻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混球好同学,等他被围谁也不管他的死活!!假如换个站在国军的角度猜想:杜聿明回徐州后首先把邱赶走,自己独掌二兵团,就算到最后逃到萧县,他也会决策狂跑,至少带着10万主力回到蚌阜南京。假如东援的12兵团有宋希濂指挥,自然就可以把宋部的主力2军,20军带着一起走,即使被阻宿县,6个军也可以独当一面,或者南下与李延年合力,根本就不必指望三心二意的刘汝明。徐蚌大战结局可能完全不同。当然国军的根本缺陷决定这个猜想是不可能的:杜聿明不敢枪毙邱清泉,宋希濂也没法获得指挥陈诚旧部的权利。国军不亡天理难容。


18楼AD73

 以下是引用liangxiang_5 在第1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AD73 在第7楼的发言:
邱清泉兵团为救7兵团付出了二万人的伤亡,说邱见死不救可真是冤枉邱了。

这个观点有可商榷之处,邱兵团有多少人?假如8-10万人,他伤亡两万人已经去了1/5到1/4,这还是指总数上看,摊到一线的步兵部队差不多就是一半甚至更多,由于邱兵团机械化程度高,重炮坦克火力多,即使他有15万人,伤亡2万一线步兵也是个极惨重损失。当然如果邱谎报那另说。临战前邱部三个半军:5,70,74军,181师。而黄部5个军:25,63,64,100,44。邱部只有5军是未被消灭过的,实际上5和70军是原5军扩编出来的,主力就是96和200师,也就是说真正没被消灭过的邱部只有这两个美械师。反过来看黄败逃的部队,除100军之外,25军未被消灭过,属于广东系的63,64军也装备精良,从未被打垮过,44军虽弱但未被打垮过,老兵很多。黄部至少有5个主力师,其损失惨重伤亡大半被包围在碾庄,完全是黄败逃昏庸无能指挥失误的具体显示,他要是不私心自用,把两只广东军分割使用,63军也不致迅速溃灭,守碾庄地区主要依靠64军,这也是坚守到最后的核心部队,假如63军留下,未必不能再继续坚守。64军要求死守的私心之一就是军长希望打出名声,自己当兵团司令,把63,64合组一个兵团——这是军长事后自己的回忆录所说。

但是淮海国军究竟有多少人?就是到今天国粉们的嘴里也是一部糊涂账。据《淮海战役国民党将领回忆录》的不同说法综合,邱兵团三个半军12万人,李弥兵团2个军5万人,孙兵团2个军4万人,黄百韬兵团5个军12万人,黄维兵团4个军12万人,李延年兵团6-15万人——该兵团战时一直在调入新的部队扩充,刘汝明兵团4万人——虚额很大,包含了181师。调来的宋希濂兵团部份6万人,冯治安部队3万人,加上在此区整理的保安的部队合计80万人,覆灭了55万多,还没包括溃散人员。

按杜聿明和宋希濂两个战区实际指挥者的事后观点,会战的失败完全是常公公总不肯丢卒保车,结果是车马炮丢了一个精光。但实际上由于常公公的亲疏有别,我认为他根本就没真正弄清楚哪个才是自己的车马炮。杜的观点一直是丢别人可以,邱李不能丢——这都是他的5军起家老本,尽管他和邱矛盾重重,却下不了决心解决邱,反而处处维护邱疯子。宋的观点好一点,他认为要在徐州打好仗,先得赶走邱,用李弥做主力。但杜宋的一致观点是:丢黄维!但事实上黄维兵团是该地区战斗力最强,部队内部最紧密的一支部队。缺点只是黄维不善于战场指挥。丢黄维甚至是该地区一切上层指挥者的公认意见,与白崇禧关系密切的李宗仁在回忆录中也同样斥责黄维兵团战斗力薄弱,指挥糟糕透顶,仓促被围,快速覆灭,损人害己。

上述国军前指挥者们的回忆说明:国军的惨败灭亡是内部重重矛盾的集中暴露的结果,是常凯申长期制造内部毛盾的必然结局。为什么指挥官们这样恨黄维兵团?无非是陈刺绣损人坑人的报应,同时也说明胡逃逃历年就是上欺下压,抢功诿过把同僚得罪个遍,和张杀妻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混球好同学,等他被围谁也不管他的死活!!假如换个站在国军的角度猜想:杜聿明回徐州后首先把邱赶走,自己独掌二兵团,就算到最后逃到萧县,他也会决策狂跑,至少带着10万主力回到蚌阜南京。假如东援的12兵团有宋希濂指挥,自然就可以把宋部的主力2军,20军带着一起走,即使被阻宿县,6个军也可以独当一面,或者南下与李延年合力,根本就不必指望三心二意的刘汝明。徐蚌大战结局可能完全不同。当然国军的根本缺陷决定这个猜想是不可能的:杜聿明不敢枪毙邱清泉,宋希濂也没法获得指挥陈诚旧部的权利。国军不亡天理难容。

邱清泉兵团为救援七兵团与华野宋时轮部血战数日,宋时轮险些没挡住邱疯子的猛攻。----这是我在解放军出版的纪实文学上看到的记载。

以后7兵团几个侥幸突围的军官到邱兵团一部后,质问为何见死不救,对方也愤怒的反击说,为了救援七兵团,现在几乎是一个营打得不到一个连、一个团打得不到一个营。几乎打光了。

这时沈醉回忆文章中记载的。

7楼AD73

邱清泉兵团为救7兵团付出了二万人的伤亡,说邱见死不救可真是冤枉邱了。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