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召开,中国军费数额照例成为国内国际关注的焦点。根据李肇星的发言介绍,2012年中国军费开支计划(国防预算)为6702.74亿人民币,比去年增加11.2%。按现有汇率计算,我国军费开支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这再次引起中国军费是多还是少的热议。有的说多,主要是国外一些以有色眼镜看中国的国家,认为这样的军费加上“不透明”的国防政策,难免引起周边国家恐慌。有的说少,认为中国国防经费的增加部分很大一块是为了弥补通货膨胀,真正能够用于改善装备的部分并不多。在青衫老祖看来,中国的军费开支仍然是在“偿还历史欠账”,根本不存在“多”的问题;而在军费增加的表象后边隐含着的军费开支“相对缩减”,才是更需要关注的问题。

军费开支多少才合适?这是有标准的。这个标准不是西方的“中国威胁论”,也不是中国军费是否达到亚洲国家的总合(有位英国先生就推测,照此速度到2015年中国军费开支将是亚洲其他国家的总合),而是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比重太高不行,那很容易使国民经济走上“重工偏重”的畸形道路,如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以及解体前的苏联,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都曾经超过8%以上,最高超过两位数。太低也有问题,比如中国改革开放后一段时间,占GDP的比重曾经低于1%,结果是中国的军备状况江河日下,加剧了中国国防实力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代差,装备制造业也深受影响。那么,多少合适呢?对此,国际有个平均数,叫3%,国防开支占GDP的比重达到3%比较合适。现在的状况是,美国是4.8%左右,已经是军国主义的经济;法国、英国都在2%以上;日本受《和平宪法》约束,不得突破1%,所以没有参考价值。依次类比,中国即使不搞到3%,也不能低于2%。这应该作为中国军费开支的底线。

而实际上呢,我们看到,中国的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不仅远低于2%,而且处于逐年缩减的状态。按李肇星的发言:“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三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按当年价格计算,年均增长14.5%,全国财政支出年均增长20.3%,而国防开支年均增长13%,国防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和全国财政支出的比重分别从2008年的1.33%和6.68%下降到2011年的1.28%和5.33%。”那么,2012年呢,即使国民生产总值仅增长8%(有点难度,超的可能性大,除非建立超速问责制),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依然不会超过1.3%。这显然并不是一个科学的比重。

科学发展的根本要求是啥?是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其中,一个重要含义就是统筹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统筹表现在哪里?青衫老祖认为,关键就是要形成军费开支占GDP的合理比重。我们必须改变一种错误观念,好像国防开支的意义就是“养军队”,是需要“节支”的部分。近来,青衫老祖始终在倡导一种观点,就是要充分认识军费开支对国民经济、对调整经济结构、对就业、对创新型国家的拉动作用。在城市建设中搞“拉链”,搞公益性就业,可以拉动经济;但是,与多造一艘中华神盾、多搞些实弹军事演习、多造一架J20所拉动的经济,其内在品质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中华神盾的科技含量、对高端加工、新型材料、尖端科技的要求,以及对下游产业的巨大带动作用,和栽几盆花、种几颗树相比,哪个好,哪个差,不是很容易做出正确判断吗?所以,所谓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其作用是相互的,搞了国防现代化反过来促进工业现代化、信息化,这个作用是巨大的。因此,青衫老祖认为,增加军费开支,让军队有更多的财力更新装备、实弹演习,对于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也就是对于实现科学发展,具有“四两拨千斤”的功效。

所以,中国的军费开支究竟搞到多少合适,不能只看绝对值,而更要看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否则就谈不上统筹。即使按2%计算,中国2012年的军费开支也应该达到10000亿(1500亿美元,预计2012年GDP总量超过50万亿)。也就是说,中国实际确定的6700亿军费开支不是多,而是“缺”,与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要求相比,存在3300亿人民币的差额,差额率高达50%。在这种情况下,西方还紧盯中国军费开支增长幅度,紧盯所谓绝对额,并因此创作中国威胁论,是毫无道理的,也是不值得理睬的。美国的4.8%不是威胁,中国的不足2%反而是威胁,哪有这样的狗屁道理?因此,青衫老祖强烈呼吁中国在军费开支上军费开支上解放思想,强化“统筹”这一科学发展意识,淡化“国防和经济两张皮”错误观念,不为西方颠倒黑白的所谓“中国威胁论”所左右,果断将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增加到2%这一较低水平(与英法相同,比美国低一倍以上)。

为此,应该通过人大立法的形式,确定2%为国防开支最低线。这样,也可以实现与国民经济的同步增长。GDP增长幅度是10%,军费也增长10%;GDP增长8%,军费也增长8%,形成一种常态,所谓中国威胁论也就不攻自破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