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皇帝:与漂亮宫女赤裸划船

中国古代的皇帝,多数都喜欢娱乐。娱乐的规模不一,形式也多种多样。其中水上游乐,是一种主要的娱乐方式。

水上游乐主要是游湖。过去的皇宫中,都辟有很大的苑囿,苑囿中建有湖泊。春秋佳日,或盛夏酷暑,帝王后妃们常荡舟湖上,观光赏景,嬉戏作乐,尽享湖上的美好风光。

■汉昭帝:万岁为乐岂为多

在汉代的皇帝中,汉昭帝刘弗陵比较开明。尽管他只活了21岁,但他在位期间,轻徭薄赋,招抚流民,广开言路,虚心纳谏,在关注民生、稳定社会等方面干了不少好事。当然,作为帝王,他也喜欢享乐。东晋王嘉的《拾遗记》中,就记载了一些他乘龙舟游玩的趣事。

汉始元元年(前86),昭帝在宫中开挖了一个广约千步的淋池,池中种植了一种分枝荷花。这种荷花一茎四叶,状如并列的伞盖。日光照射时,叶片低垂,如美人羞涩的脸,故人们又称它为低光荷。它结的果实如同佛珠,可做首饰佩带。花叶入嘴嚼之,清香馥郁,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

汉昭帝十分喜爱这水碧荷香的淋池。他经常携着众多宫女,乘着龙舟,在淋池中畅游。这种龙舟以名贵的文梓木建造,木兰为桨,船首雕刻着翔鸾飞鸟,船身装点得五彩缤纷,华美异常。侍游的宫女们口含荷花,头戴碧玉般的荷叶,身披芰荷绿衣,载歌载舞,营造了满船的欢乐。昭帝在这“温柔乡”中“乐不思蜀”,夜以继日,通宵达旦地寻欢作乐。玩到尽兴时,他忽然诗兴大发,美美地吟出一首诗来,让宫女们即席演唱。于是,一首委婉动听的《淋池歌》,透过明亮的月色,仙乐般地从龙舟上飘起:

秋素锦兮泛洪波,挥纤手兮折芰荷。

凉风凄凄扬棹歌,云光曙开月低河,

万岁为乐岂为多!

这位年轻的天子流连池中,快意舟上,深深地被这里美丽的秋色陶醉。他感到平时得到的欢乐太少了,终于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乐园!

■汉灵帝:千年万岁嘉难逾

跟汉昭帝不同,东汉的灵帝是个有名的荒唐皇帝。在位期间,他增收田赋,卖官鬻爵,广置田宅,大修宫室,害得民不聊生。在享乐腐化上,他也相当“出众”。

他经常用四匹白驴驾车,自己独自操辔,在御苑里闲逛;又给狗戴上文臣戴的进贤冠,配上绶带,牵着招摇过市。他还在后宫里设了一家“超市”,让宫女们贩卖物品,互相盗窃争斗。他则换上商人服装,躲在“超市”角落里看宫女们打架取乐。

他乘龙舟作乐,更为荒淫无耻。

东汉国都洛阳城外,有许多供皇帝游乐的苑囿,其中西苑最大,游乐设备也最齐全。荒淫无度的汉灵帝在西苑中建造裸游馆10间,馆前台阶上以绿苔为被, 馆的四周引渠水环绕。每逢盛夏,汉灵帝就在裸游馆避暑。他挑选14至18岁的美女陪他在裸游馆彻夜宴饮,尽情享乐。他还挑选一些冰清玉洁、身材优美的宫女一丝不挂地为他执篙摇橹,他则斜倚在龙船中“饱餐秀色”。兴之所至,他还故意将船弄翻,让赤身裸体的宫女纷纷落水,他则以淫邪的眼睛欣赏着美女们在水中嬉闹……这些都玩腻了,他又装模作样地写起诗来。一首《招商歌》写完后,他又立即让宫女演唱:

凉风起兮日照渠,青荷昼偃叶夜舒。

惟日不足乐有余,清丝流管歌玉凫,

千年万岁嘉难逾!

汉灵帝就这样一边听着曲子,一边在船上销魂作乐。他认为这样美好的时光很难有再超过它的了,因此感叹说:“假如一万年都如此,就是天上的神仙了!”然而好景不长,他死后才30来年,他那做傀儡皇帝的儿子献帝便把江山“禅让”给了曹丕,绵延了400多年的汉王朝也就此灭亡。

■宋真宗:春风引出大龙船

跟汉代皇帝相比,宋代皇帝的水上游乐少了些浪漫荒唐,多了些艺术情趣。

当时,皇宫御苑中的金明池上,经常举行杂戏表演。观赏这些表演,成为皇帝和后妃的一大快事。宋人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就较详细地记载了咸平三年(1000)三月一日,宋真宗赵恒到金明池观赏水戏的情景:

驾先幸池之临水殿锡宴群臣。殿前出水棚,排立仪卫。近殿水中,横列四彩舟,上有诸军百戏,如大旗、狮豹、掉刀、蛮牌、神鬼、杂剧之类。又列两船,皆乐部。又有一小船,上结小彩楼,下有三小门,如傀儡棚,正对水中。乐船上参军色进致语,乐作,彩棚中门开,出小木偶人,小船子上有一白衣人垂钓,后有小童举棹划船,辽绕数回,作语,乐作,钓出活小鱼一枚,又作乐,小船入棚。继有木偶筑球舞旋之类,亦各念致语,唱和,乐作而已,谓之“水傀儡”。又有两画船,上立秋千,船尾百戏人上竿,左右军院虞候监教鼓笛相和。又一人上蹴秋千,将平架,觔斗掷身入水,谓之“水秋千”。水戏呈毕,百戏乐船,并各鸣锣鼓,动乐舞旗,与水傀儡船分两壁退去……

看过精彩的“水傀儡”和“水秋千”表演后,紧接着他又观看军士们的“争标”比赛。这一比赛要先在水面的终点插上一根长竿,竿上缠锦挂彩,呼为“锦标”。竞赛的船只以首先夺取锦标者为胜,故又称之“争标”。比赛前,两支船队分列左右两翼,每队都有小龙船、虎头船、飞鱼船、鳅鱼船等数十艘,兵士上百人。船上旌旗猎猎,鼓乐齐鸣。比赛时,只见令旗一挥,两队龙舟便急如箭发,争相夺取水中插着的“锦标”。先夺到者山呼海啸,狂欢雀跃, 以博取皇帝的奖掖和百姓的喝彩。这景象被大画家张择端形神并茂地绘进了名画《金明池争标图》中。

观看表演时,皇帝坐在大龙船上。大龙船长三四十丈,阔三四丈,头尾雕刻着腾飞的巨龙,金碧辉煌。宽平的船板两边排列着10间楼阁,供皇眷们观赏休息用。皇帝的御座设在正中,座前有龙水屏风,显得雄伟壮丽。表演开始时,几只小船先将大龙船牵引到临水殿前。表演结束后,再将龙船拖回大屋中。

以上这些水上娱乐活动,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和观赏价值,因此深受欢迎。前去观看的,除皇帝后妃外,还有京城的百姓。人们将此当作一件节庆盛事,津津乐道。诗人还将它写进诗中,广为流传。宋代诗人朱翌在《端午观竞渡曲江》一诗中就深情地写道:

却忆金明三月天,春风引出大龙船,

三十余年成一梦,梦中犹忆水秋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