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的不是茅台,是公款消费

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在接受采访时称,喝酒是中华民族的风俗文化,无酒不欢。茅台是知名的民族品牌,在国内外都有很高的声誉,广受消费者欢迎,我们应该为它骄傲、自豪。因此,它的价格有所提升,作为中国人,我们不应该去抵制。

栗书记说的没错,茅台是知名民族品牌,是驰名中外的国酒,我们都为中国拥有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而骄傲自豪。而且酿酒业着实是个污染小、附加值高、效益好、带动就业多的好产业,为此国家还重点在川黔地区打造“中国白酒金三角”,以期进一步做大做强白酒产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群众增收。


不过在我们感到无比自豪的同时,这些国酒、名酒们好像离我们普通市民越来越远。君不见,当前茅台飞天已卖到1980、五粮液高度超过1100、国窖1573高度接近1400、红花郎高度也超过了1000元。试想,你我一介市民,如果置席一桌、上酒一件,就吃价位最低的高度红花郎吧,一件6000元,一顿饭下来,三个月工资全“洗白”。所以,我们不得不得出这样两个连自己也不愿承认的结论:一是作为普通市民,国酒、名酒你我吃不起;二是不算帐觉得网上热炒的“天价餐”过了头,细算账,“天价餐”也在情理中。


哪谁在消费这些高端的国酒、名酒呢?公款估计逃不出消费主体嫌疑,各级党政机构、国有企事业单位。2011年全国酒业一片飘红,五粮液实现销售收入490亿、茅台实现销售收入237亿、泸州老窖超过200亿、郎酒突破100亿。水涨船高,与之对应的是全国公款一年吃掉大约3000亿。3000亿是啥概念,约占我国财政收入的3%;可以修建30万所小学,可以修建150万套保障房,可以为1亿低收入群体提供一年基本生活保障。3000亿公款吃喝,三分之一金额算在酒上并不为过,全国政协委员林嘉騋说得好,“在一定程度上,茅台酒10年来价格涨了10倍,背后推手无疑公款吃喝”,同样,我国公款消费一再膨胀背后也不无“名酒发疯”的影子。


温家宝总理要求,要建设一个廉洁、节俭的政府,国家机关要带头厉行节约,从严控制三公经费支出。近期人民日报也发文要求要“管住公款吃喝的嘴”。如何控制三公经费支出?办法很多,社会各界也在积极建言献策,这不,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九三学社中央建议将公款吃喝纳入《刑法》调节范畴,禁止公款购买消费茅台。


公款购买消费茅台该不该被禁止?笔者认为该禁止。因为,茅台价位从某种程度说已经超出了公务消费的可接受价位。但话说回来,公款吃喝应该禁止的不仅仅是茅台,其他高价烟酒、高价菜肴也该禁止。其实最该做的是如何严格执行公务接待、公务消费标准,控制超标接待、超标消费。在一个固定标准内,能吃啥就吃啥,吃不上茅台,还可以喝几元钱一斤的泡酒嘛。如此一来,也许国酒、名酒们失去了巨大“刚性需求”,慢慢也就回归理性价位了,这样普通百姓能吃上、公务消费可以接受,企业也有合理利润,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名酒、消费名酒都要为民着想,为纳税人着想。是发展名酒、消费名酒,还是发展“民酒”、消费“民酒”都很值得探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