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简析坦能堡会战

tujiwar 收藏 4 90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定义:


坦能堡会战,特指在1914年8月17日至9月17日间的马祖里湖系列会战中,位于坦能堡周边地区,由德意志帝国陆军第8集团军和沙皇俄国陆军第2集团军之间进行的大规模会战。战役主要在23日至30日间进行。战役的结果以俄军的全军覆灭告终,并对以后的战争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本文的参考资料主要来自当时制定德军作战计划的马克斯.霍夫曼将军的回忆录《亲历坦能堡》和当时担任德军第8集团军司令的兴登堡元帅的回忆录。另外,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也是重要的资料来源。但是,丘吉尔本人在东线战场上完全是旁观者,他对于本次战役评价的资料来源主要就是霍夫曼的回忆录,故,本文将以霍夫曼的亲身经历作为主要参考对象。


2.1 战前形势和双方作战计划: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费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遭刺杀身亡。7月28日,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7月30日,沙皇俄国进行总动员。8月1日,德国向俄国宣战。8月3日,德国向法国宣战。至此,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拉开序幕。


法国是德国的宿敌,在普法战争失败后,法国失去了她的阿尔萨斯和洛林省,为此,法国无时无刻不在考虑着对德国的复仇。而俄国作为欧洲领土面积第一大国,拥有庞大的人力资源和广袤的领土。两国的工业实力在世界范围内也都相当可观。德国就夹在两个强国之间,而且不具备同时应战并击败两线对手的能力。


德军总参谋部早在战争爆发前,就于1891年,由当时出任德军参谋总长的阿尔弗莱德.冯.施里芬伯爵制定了和位于德国东西两个战略方向上的对手——法国和俄国——进行战争的方案,史称施里芬计划。


在分别于1891年、1892年、1894年和1905年分别提出的4份备忘录中,施里芬伯爵十分详细的制定了德国的作战计划。德军主力79个师将集中于西线,而在东线仅保留10个师和部分地方守备部队(Landwehr)。两者之间的比例为8:1。伯爵计划,大战爆发后,德国东线守备部队将协同奥匈帝国部队采取守势,将俄军阻挡在东普鲁士国境线一带,于此同时,德军主力将对法国采取猛烈攻势,在6周内彻底击溃法国。之后,德军主力将利用德国境内发达的铁路系统移往东线,对俄国发起攻势。


施里芬伯爵对于俄国的动员机制和境内铁路网进行研究后,推断俄军需要至少6—8周时间才能完成其动员,而这一点也成为了伯爵制定计划的时间标准。


伯爵的战略构想师承于普鲁士传统军事思维,即集中兵力、主动出击、在一次大规模会战中击败敌人、在最短时间内结束战争。伯爵判定,德国在欧洲最强的敌人是法国,德军必须首先集中所有部队摧毁法国,为此,有必要在非主要战线——即东线上——冒风险。伯爵说:“整个德军都应部署在西线,不留一点兵力对付俄国。”


战前局势



受此影响,德军在东线上的兵力十分薄弱,仅有第8集团军和部分地方军,以及各个要塞的守备队,共计21万人。


根据施里芬伯爵的计划,德军将在开战时在东线采取完全的守势,以东普鲁士边界地区为主要防区,并配合奥匈帝国军队防御俄军的进攻。伯爵曾经以东普鲁士为背景,举行过多次兵棋推演和军事演习。所以,德军对该地区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另外,德军还可以利用境内发达的铁路网络,及时从其他地区调来援军,以巩固防线。


德国为了防守东普鲁士,在战前就在此地建设了大量防御工事,尤其在维斯瓦河上游地区和柯尼斯堡周边地区的堡垒尤其坚固。另外,俄军前进到某一阶段,必然会发现自己被连续50英里的马祖里湖区分隔开来,马祖里湖将迫使进攻的俄军分成两股,而德军的作战计划就是集中第8集团军的有限力量,将两股俄军各个击破。在这一地区,俄军没有任何侧面交通,并将连续数日完全被分隔成数支独立部队。德军按照施里芬制定的计划,把整个集团军放在了这个要害地区,俄军两个集团军中不论哪个首先进入有效打击距离,德军都将予以打击,然后再利用东普鲁士高度组织的铁路系统作迂回运动打击另一个集团军。不过,也正如丘吉尔所评价的,这一计划要求德军的指挥官拥有拿破仑、马尔波罗和腓特烈大帝的才华和胆识,而类似这样的军事天才是不世出的。


但是,施里芬计划最大的误算就是低估了俄军的动员速度。俄国从开战到总动员完毕,并没有如战前所料需要6个星期,而是仅仅用了6天。


据丘吉尔记录,法国和俄国的总参谋部在战前就建立了十分紧密的关系:


“双方相信,德国要用其主力对付法国,仅以最少兵力对付俄国。双方同意他们的军队应尽早采取攻势,摧毁德军是他们首要目标。1913年霞飞将军发表声明指出,法国在实施动员的第10天将集结150万军队,并于第11天开始作战。吉林斯基将军宣布,1914年俄国能在实施动员的第13天就能以80万军队进攻德国。”


事实上,到了8月中旬,俄军已经动员了65万人的军队,超过东普鲁士德国守军总数的2倍。兴登堡元帅在其回忆录里不无后怕的写道:“我们对面的敌军总数超过80万人,拥有1700门大炮,相反我们只有约21万人和700门大炮的守备力量。”不过元帅似乎指的是俄国此时在东线的一线部队总实力,而非进攻德国的所有俄军,因为俄国第1集团军和第2集团军加起来也只有40万人,更别提俄军此时正在加利西亚发起大规模攻势,使得奥军遭受了严重的打击。


在战前,俄国在法国的财政支持下重整了军备,双方于1911年达成协议,法国仅在1913年就向俄国提供了折合约1.04亿英镑的贷款,使得俄国有能力获得更多军用物资,并完成通往其西部地区的战略铁路计划。


苏霍姆利诺夫将军从1909年起任俄国陆军大臣。他用了5年的工夫,致力于改善俄国的陆军。据他自述,他给自己确定了四大目标:第一,缩短三个星期的动员过程,消除德军动员安排超过俄军的差距;第二,实现军队的科技进步;第三,重振满洲失败后俄军的士气;第四,改进战时陆军的军需和增援的组织。他使征兵成为真正防卫本土的事业。他裁减过多的要塞驻军,用裁下的军队组建了重炮连、气球兵和无线电通信机构,此外,还组建了额外的6个师。他成倍地增加机关枪的数目,一年一度的征兵额增加了25万人,也增加了军官人数,还改善了俄军士兵的食物和服装。丘吉尔高度评价了将军的军事改革,认为这几项措施使得俄军的作战能力大大提升,远超日俄战争时期。


1914年7月30日中午,沙皇签署了总动员令,动员了大批军队。在俄国西部地区有30个军,总计有96个步兵师和37个骑兵师,总数大约270万人,另外加上90万特种后备军和要塞部队。到动员第13天,原来驻扎在亚洲地区的军队加入序列,因而俄军总数增加到了1830个营、1250个骑兵中队和6720门大炮,总计大约500万人,这个数字中约有2/3为战斗人员。


相较于德军计划的守势态度,俄军的计划则是咄咄逼人的。据丘吉尔记录,战前俄国人制定了两个可供选择的对德国和奥匈帝国的作战方案:G方案,即“德国”方案,它设想德军集中力量对俄作战。A方案,即“奥地利方案”,预期德国在东线取守势。在这两种情况下,野战军将分为由第1和第2集团军组成的西北方面军和由第3、第5和第8集团军组成的西南方面军。第4集团军在实施G方案时加入西北方面军,实施A方案时加入西南方面军。第6和第7集团军保护侧翼和从波罗的海和芬兰延伸到罗马尼亚和黑海的这条战线。在这两种选择中,俄属波兰维斯瓦河以西地区准备在战争爆发时疏散人口以确保军队从容不迫地集结。西北方面军沿东普鲁士边界集结,西南方面军沿奥地利加里西亚边界集结。


俄军计划



丘吉尔认为,这些基本安排在两个方案中都是一样的。如果德国开始时就在东线以主力采取攻势,则俄军两个方面军便都朝在普里佩特沼泽后面的南北延伸穿过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的一条线撤退,放弃整个波兰、华沙和维斯图拉河和纳雷夫河的全部堡垒群,以避免在狭窄的俄属波兰地区遭到德军的围歼。如果有必要将再次使用1812年莫斯科战役的战略:俄国战线将进一步后撤,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时间,等待三、四周或更长时间,等亚洲方面的军队,即5.5个西伯利亚军和2个突厥斯坦军的到来和整个帝国兵力和资源的完全集结,然后再努力进行决定性的反击。


如果德国在东线取守势,那么俄国两个方面军都将立即发起进攻,西北方面军攻入东普鲁士,西南方面军攻入加里西亚,征服这两个堡垒,并为这两个方面军在华沙以东重新集合和向德国中心联合进军作好准备。


事实证明,德国在东线采取了保守态势。俄军总司令部了解到,位于德国东部的德军部队,已于8月6日开往西线。俄军立即开始执行其奥地利方案。


但是,计划根据法国盟友的强烈要求,而做出了变更。战争开始初期,德国在西线取得了一系列胜利,受到严重打击的法国急切的要求俄国军队迅速往德国境内发起攻击,以减轻法军面临的压力。事实上,法国特使在战争爆发仅仅两天后,就向俄国提出了进攻东普鲁士的要求。俄军总司令尼古拉大公向特使表示,即使军队的集结没有完成,他还是会以最快速度打击德国人的军队。为此,大公下令在8月7日与10日之间在伊万哥罗德和华沙再组成第9、第10两个集团军,攻击方向为德国托伦、波森和布雷斯劳的边境地区。


此外,为了加快这些集团军的组建和进军,俄军总司令部决定跳过几个准备阶段,设计一种“提前动员”的形式,以牺牲效率为代价来赢得宝贵的八九天时间。但是,此种动员使得军队在尚未得到足够补给和完成各项必要准备时,就必须立刻开赴战场作战。这一点将在之后的战争中留下巨大隐患。


吉林斯基将军在战争爆发初期即就任了俄国西北方面军的司令一职。和他手下的保罗.冯.连内肯普将军与亚历山大.萨姆索诺夫将军一样,战前在俄军中吉林斯基享有很高威望。8月17日,吉林斯基命令连内肯普的第1集团军自涅曼河一线前进,两天以后又命令萨姆索诺夫的第2集团军自纳雷夫河一线前进。俄军的计划是从正面压迫东普鲁士的德军,并从波兰沿维斯瓦河一线突击,切断德国第8集团军与本土的联系,并歼灭之。


在此,我们略作总结。德军计划的主旨就是采取守势,以第8集团军为主力防御东普鲁士地区,直到西线主力部队抵达后才转入对俄军的进攻。而俄军计划则是以第1集团军由维尔纳自东向西侵入东普鲁士,同时第2集团军从华沙出发,北进,阻止德军沿维斯瓦河撤退,配合第1集团军在东普鲁士围歼德第8集团军。


2.2 两军比较:


德军作战序列如下:


德国第8集团军:


第1军 von Francois

第1步兵师

第1步兵旅

第1掷弹兵团

第41步兵团

第2步兵旅

第3掷弹兵团

第43步兵团

第1野战炮旅

第16野战炮团

第52野战炮团

第8枪骑兵团


第2步兵师

3rd Infantry Brigade第3步兵旅

4th Grenadiers第4掷弹兵团

44th Infantry第44步兵团

4th Infantry Brigade第4步兵旅

33rd Fusiliers第33重步兵团

45th Infantry第45步兵团


XVII Army Corps第17军 von Mackenzen

35th Infantry Division第35步兵师

70th Infantry Brigade第70步兵旅

21st Infantry第21步兵团

61st Infantry第61步兵团

87th Infantry Brigade第87步兵旅

174th Infantry第174步兵团

176th Infantry第176步兵团

35th Field Artillery Brigade第35野战炮旅

36th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72nd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4th Mounted Rifles第4骑兵团


36th Infantry Division第36步兵师

69th Infantry Brigade第69步兵旅

129th Infantry第129步兵团

175th Infantry第175步兵团

71st Infantry Brigade第71步兵旅

5th Grenadiers第5掷弹兵团

128th Infantry第128步兵团

35th Field Artillery Brigade第35野战炮旅

36th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72nd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5th Hussars


XX Army Corps第20军 von Scholtz

37th Infantry Division第37步兵师

73rd Infantry Brigade第73步兵旅

147th Infantry第147步兵团

151st Infantry第151步兵团

1st Jager Battalion第1猎兵营

75th Infantry Brigade第75步兵旅

146th Infantry第146步兵团

150th Infantry第150步兵团

37th Field Artillery Brigade第37野战炮旅

73rd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82nd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11th Dragoons第11龙骑兵团


41st Infantry Division第41步兵师

72nd Infantry Brigade第72步兵旅

18th Infantry第18步兵团

59th Infantry第59步兵团

74th Infantry Brigade第74步兵旅

148th Infantry第148步兵团

152nd Infantry第152步兵团

41st Field Artillery Brigade第41野战炮旅

35th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79th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10th Dragoons第10龙骑兵团


I Reserve Corps预备第1军 von Below

1st Reserve Division预备第1师

1st Reserve Infantry Brigade预备第1步兵旅

1st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1步兵团

3rd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3步兵团

72nd Reserve Infantry Brigade预备第72步兵旅

18th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18步兵团

59th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59步兵团

1st Reserve Jager Battalion预备第1猎兵营

1st Reserve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3rd Reserve Division预备第3师

5th Reserve Infantry Brigade预备第5步兵旅

2nd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2步兵团

9th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9步兵团

6th Reserve Infantry Brigade预备第6步兵旅

34th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34步兵团

49th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49步兵团

3rd Reserve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5th Reserve Dragoons预备第5龙骑兵团

1st Reserve Uhlans预备第1枪骑兵团


36th Reserve Division预备第36师

69th Reserve Infantry Brigade预备第69步兵旅

21st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21步兵团

61st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61步兵团

2nd Reserve Jager Battalion预备第2猎兵营

70th Reserve Infantry Brigade预备第70步兵旅

5th Reserve Infantry预备第5步兵团

54th Infantry 预备第54步兵团

36th Reserve Field Artillery第16野战炮团

1st Reserve Hussars预备第1轻骑兵师


Höheres Landwehr Kommando No. 1 / 1st Landwehr Division守卫军第1师

33rd Mixed Landwehr Brigade守卫军第33旅

75th Landwehr Infantry守卫军第75步兵团

76th Landwehr Infantry守卫军第76步兵团

34th Mixed Landwehr Brigade守卫军第34旅

31st Landwehr Infantry守卫军第31步兵团

84th Landwehr Infantry守卫军第84步兵团

Landwehr Cavalry Regiment守卫军骑兵师


1st Cavalry Division第1骑兵师

1st Cavalry Brigade第1骑兵旅

3rd (East Prussian) Cuirassiers "Count Wrangel"

1st (Lithuanian) Dragoons "Prince Albrecht of Prussia"

2nd Cavalry Brigade

12th (Lithuanian) Uhlans

9th Jäger zu Pferde

41st Cavalry Brigade

5th (West Prussian) Cuirassiers "Duke Frederick Eugene of Württemberg"

4th (1st Pomeranian) Uhlans "von Schmidt"

Other units in the field

Königsbergs Reserve

1st Landwehr Brigade守卫军第33旅

Lötzen Fortress Brigare

70th Landwehr Brigade守卫军第33旅

Königsberg Fortress Division

Thorn Fortress Division索恩守备师

Graudenz Fortress Division

6th Landwehr Brigade守卫军第33旅

Reinforcements

3rd Reserve Division

2nd Landwehr Brigade守卫军第33旅

1st Landwehr Division守卫军第33旅

Posen Fortress Division波森守备师




俄国两个集团军的作战序列如下:


Russian Northwest Front 俄国西北方面军


First Army 第一集团军

General Paul von Rennenkampf 保罗.冯.连内肯普将军



II Corps 第二军

-26th Infantry Division 第26步兵师

-43rd Infantry Division 第43步兵师


III Corps 第三军

-25th Infantry Division 第25步兵师

-27th Infantry Division 第27步兵师


IV Corps 第四军

-28th Infantry Division 第28步兵师

-29th Infantry Division 第29步兵师


Unattached 直属部队

56th Infantry Division 第56步兵师

1st Guard Cavalry Division 第一近卫骑兵师

2nd Guard Cavalry Division 第二近卫骑兵师

1st Independent Cavalry Brigade 第一独立骑兵团

1st Heavy Artillery Brigade 第一重炮团


Second Army 第二集团军

General Alexander Samsonov 亚历山大.萨姆索诺夫将军


I Corps 第一军 Artomonov

-22nd Infantry Division 第22步兵师

-24th Infantry Division 第24步兵师


VI Corps 第六军 Blagovestchensky

-4th Infantry Division 第4步兵师

-16th Infantry Division 第16步兵师


XIII Corps 第十三军 Kliouev

-1st Infantry Division 第1步兵师

-36th Infantry Division 第36步兵师


XV Corps 第十五军 Martos

-6th Infantry Division 第6步兵师

-8th Infantry Division 第8步兵师


XXIII Corps 第二十三军 Kondratowitch

-3rd Guard Infantry Division 第三近卫步兵师

-2nd Infantry Division 第2步兵师


Unattached 直属部队

4th Cavalry Division 第4骑兵师

6th Cavalry Division 第6骑兵师

15th Cavalry Division 第15骑兵师

1st Rifle Brigade 第1毛瑟枪团

2nd Heavy Artillery Brigade 第2重炮团





德军师级编制



俄军师级编制




从此可见,虽然德军一个师的编制人数要少于俄军,但德军师在火炮数量上要超过俄军,同时,师部下辖了多种单位,也使得德军的指挥机构更加完善。


2.3 作战地区地理态势:

丘吉尔虽未参与东线的任何一场战事,但是,他对于东线战场地理形势的分析不得不令人击节赞叹。鉴于丘吉尔已对该地区地理做出了十分详细的论述,请允许笔者重新组织丘吉尔的文字,以便读者更方便的了解战区地理态势。




从地图上可见,东普鲁士像一条长长的舌头,北临波罗的海,南接俄属波兰,东部直接与俄国本土接壤。战时如果德国有足够的兵力,那么东普鲁士将是一个完美的进攻前进基地。原因就在于俄国的波兰省夹在了德国和奥匈帝国两大国的打击范围以内。其长230英里,宽200英里的领土深深插入中欧两个大国中部,西接德国重要的工矿区西里西亚,其顶端的领土距离德国首都柏林仅有180英里之遥。波兰北边就是德国的东普鲁士,南部是被奥国控制的加利西亚。同时,俄属波兰又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没有任何自然天险。虽然维斯瓦河上游地区有着坚固设防的华沙要塞,兵营和军火库遍布,但再往东70英里即是宽广的普利佩特沼泽,不利大军调动。相反,德军和奥军的联合部队,可以从梅默尔和布科维纳900英里长的边界线上的任何两点对俄军发起进攻,并利用普利佩特沼泽,将俄属波兰境内所有的俄军部队都封死在波兰口袋里。俄国在彻底征服东普鲁士和加利西亚之前,都不可能利用波兰作为前进基地以打击德国和奥国的腹地。


为了防备德国和奥国的联合攻击,俄国在边境上建立了大量防御工事。丘吉尔的文字如下:


“从科夫诺经过华沙到杜布诺一线,俄国的防御工事体系包括四组各不相同的堡垒群。在北部,对着东普鲁士是科夫诺、奥利塔和格罗德诺堡垒群,保卫涅曼河一线。其次是奥索维茨、隆贾、奥斯特罗文卡、罗江和普乌图斯克堡垒群,保卫纳雷夫河一线。在中部是华沙、伊万哥罗德、布列斯特—利托夫斯克三角,其下为华沙、新格奥尔吉耶夫斯克、泽格日耶附属体系。面对加里西亚的南部是由卢茨克、杜布诺和罗夫诺堡垒组成的较小的沃伦三角。在所有这些设防地区中,仅华沙、新格奥尔吉耶夫斯克、伊万哥罗德和科夫诺在战争爆发时已作现代化改造,其余均已过时,实际上大部分已拆除。”


可见,俄国的堡垒体系并不坚固,德国和奥国的强力进攻部队在拥有充足的火力和意志力的情况下,仍可突破其防线,向波兰中部推进。为了尽可能的延缓敌军的进军,俄国在波兰北部边界上的交通系统修建的十分之差。俄国使用了比德国铁路要宽的路轨,同时通往北部边界的铁路被特意修建为单轨铁路。公路未铺设坚实的路面,在下雨时就会变成巨大的泥潭。总而言之,整个俄属波兰的北部边境是一块充斥着森林、灌木和泥水的荒芜地带。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俄国事实上希望在俄属波兰暂时采取守势,待攻克东普鲁士和加利西亚后,再向西里西亚和柏林方向进军。但是,战争的进程却最终迫使俄军部队穿越这块被他们自己故意抛弃的荒地,向东普鲁士进攻。


但是,鉴于德军在东普鲁士仅保留了勉强能够守卫国土的小规模兵力,预想中的德奥联合夹击暂时就不可能发生了。相反,德国和奥国将不得不在自己的国土上保卫自己的家园。这时,东普鲁士在地理上的劣势就暴露无遗了。东普鲁士从维斯瓦河沿波罗的海直到涅曼河长达80英里的跨度使其不易防守。如果俄国在俄属波兰向北沿维斯瓦河发起攻击,就很容易切断东普鲁士和德国本土的联系。


但是,另一方面,东普鲁士拥有让任何入侵之敌都会头疼不已的地形,绵延的水网、湖泊、沼泽和森林构筑起了保卫东普鲁士的天然防线。东普鲁士的大地景色虽然单调,但仍无比美丽。不过,其土壤结构松散,在浸泡过水后就会迅速变成恐怖的泥潭,足够将一个成人吞噬的无影无踪。


位于东普鲁士东南部、宽度约为50英里的马祖里湖,如前文所述,是东普鲁士防御战的重点地区。位于整个湖区的一系列水网和湖泊是一座宽广的天然屏障,入侵的俄国部队只能从它的北部和西南部攻入东普鲁士,因此,他们必须分散他们的兵力。霍夫曼在回忆录中不止一次的提到马祖里湖的重要性,他提出施里芬伯爵曾强调:在东普鲁士的防御必须围绕马祖里湖进行,要充分利用这一地区的地理优势,在俄国人分散他们的兵力的时候各个击破他们。同时,从波兰向东普鲁士进攻的俄国人还必须跨越广袤的森林地带,他们要在步兵队伍都难以整齐通过的林区里把骑兵、炮兵和辎重车都弄过去。


与此同时,不像俄国在波兰漏洞百出的防线,德国在东普鲁士建设了一系列联系紧密的坚固防线和要塞。丘吉尔这样描述了德国在东普鲁士西部的安格拉普线:“在边界以内30英里,南北走向,向南延伸近60英里。这条战略屏障,加上在它中部的较小的勒岑要塞,构成了一个难以穿入的盾牌。”除非俄国人沿维斯瓦河北进或者沿波罗的海攻克柯尼斯堡,否则他们极难攻陷这条防线。必须提到一点,柯尼斯堡的要塞群颇令德国人自豪,如果俄军要在此发动大规模攻势,必将损兵折将。即使俄国人占领了这条防线和东普鲁士,他们还将面对沿维斯瓦河从但泽至格劳登茨和托伦的堡垒群,到波森和布雷斯劳的堡垒线。每个堡垒都有复杂的铁路网相互连通,托伦、波森和布雷斯劳还各自驻扎有3、4万的守备部队。


东普鲁士地图



为了向读者更好的展示德军的防御态势,笔者直接引用丘吉尔的原文如下:


“首先,东普鲁士的舌形突出部分连同其安格拉普线,像一道分流墙,使入侵的浪潮分成几部分;其次是柯尼斯堡、托伦、波森和布雷斯劳这四个呈新月形排列的要塞和用壕沟防护的军营;第三,德国的维斯瓦河把东普鲁士的外围工事与她心爱祖国的主要部分隔开;以及最后——所有因素中最重要的——德国的铁路网使各要塞与祖国连接起来,使它们自己相互连接起来,还使大量兵员能在最短时间内从北方或南方流动,或从新月形的一端运到另一端。”


在这里,我们必须提到交通系统的重要性。不像俄属波兰那样破败,德国在东普鲁士境内和该地区连接祖国的部分都建立了密集的铁路和公路网。有17条铁路从德意志本国通往东普鲁士,每天可以通行500列火车,同时铁路在各地还有多个分支,足以保障大军的调动和应付突发事件。相比之下,俄国内地连接波兰的铁路线只有6条,同时缺乏在末端上的分支,对于调动兵力和运送补给是一个极大的不利情况。更重要的是,为了防御可能的德军进攻,从华沙往北伸展的铁路线是单轨铁路,极大的限制了俄军往北推进时的进军速度。


和西线不同,东线广阔的作战区域使得庞大的部队在它之中显得格外渺小。德军和俄军在战争期间的交战方式都是以运动战为主,因为交通线的作用在东线的作用格外突出,两军大量的军事行动都是依赖交通线进行,或者以切断对方交通线为目的。丘吉尔有言:


“如果没有大量补给品源源而来,没有人能存活一个星期以上。某个关键要塞受奇袭而失陷,一条重要铁路被切断,桥梁或隧道被炸毁,某处山口或一连串湖泊中某一豁口被突破,可能不止意味着一场大战的失败,还意味着比当年拿破仑统率的从欧洲侵入俄国的部队规模大得多、组织严密得多的部队的崩溃和瓦解。”


如果为本章做个小结,那就是东普鲁士的地理态势虽然使得它有被和德国本土切断的危险,但其区域地形上的优势抵消了这一劣势。德国战前建立的堡垒体系大大提升了东普鲁士的防御水平,同时发达的交通网络使得德军能够自由调动兵力,实施机动防御。相反,俄军对于波兰交通网络建设的蓄意忽视在其发起进攻时大大降低了部队的补给能力和机动能力,给俄军在接下来的一系列败北埋下了伏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1 前奏曲:贡比嫩会战


经过短暂的准备,俄国大军开始向德国境内进军。8月17日,俄国第1集团军跨过边境。俄军在东普鲁士烧杀抢掠,大量难民逃往西部地区。8月19日,俄国第2集团军开始北上。


接下来,让我们跟随霍夫曼的视角,拉开贡比嫩会战的序幕吧。霍夫曼当时是第8集团军的作战司司长。作为整个马祖里湖系列会战计划的制定者,霍夫曼拥有最直接的观察角度和第一手的资料,无疑霍夫曼的记录是整场会战最权威的参考资料。


霍夫曼



8月19日,两军在斯塔勒鲁旁镇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前哨战,德军小胜。


8月20日,德军向前进至贡比嫩的俄军发起了一次突袭。德军此时的部署为:第20军位于南部边境地区以阻止俄军第2集团军北进,而第1军、第17军和预备第1军则在贡比嫩阻击俄国第1集团军。德军的中央是冯.马肯森将军指挥的第17军,左翼是冯.弗朗索瓦将军的第1军,右翼是贝洛将军的预备第1军。


不同于现在流行的观点,即贡比嫩会战仅仅是一场前哨战,坦能堡会战才是决定整个东普鲁士命运的决定性战役,在霍夫曼本来的计划里,贡比嫩会战的重要性要远远大于人们所认知的程度。根据霍夫曼本来的计划,德军应该在贡比嫩打一场决定性的会战,首先击破连内肯普的部队,随后利用俄军推进的时间差南下,击败萨姆索诺夫。


霍夫曼对于自己的司令官,普里特维茨没有把本来部署在东普鲁士南部、用于防卫萨姆索诺夫的第20军调来参加贡比嫩会战的决定深感遗憾。霍夫曼本人是施里芬的狂热追随者,对于施里芬放弃次要地区防卫以保障主要攻击方向兵力的战术甚为推崇。霍夫曼认为,如果普里特维茨将第20军投入战役,而在南部边境上仅保留部分防卫军部队,他就能够在对连内肯普发动的攻势中获得更多机动兵力。这样,第8集团军就能加强自己的左翼,把军力部署在阿鲁格堡—因斯特堡一线上,在20日的进攻中就能一举包抄俄军的北翼,从而改变战场局势。


而南线的萨姆索诺夫部,他们越深入德国土地,局势对德国人越有利。霍夫曼认为,如果俄国第2集团军攻进了东普鲁士内地,以最快速度击败连内肯普的德国第8集团军只需一个顺时针回转即可打击俄军的侧背部,击垮敌人的右翼,并把他们向维斯瓦河方向驱赶。


但是很可惜,霍夫曼的长官不是腓特烈大王,亦不是拿破仑,而只是平庸的普里特维茨而已。


普里特维茨



普里特维茨没有采纳霍夫曼的计划,将第20军和防卫军第70旅留在了南方。霍夫曼试图至少带走防卫军第70旅,但这个计划也被集团军参谋长瓦德西将军否决了。同时,瓦德西还对俄军位置的判断产生了重大偏差,他坚持认为俄军的主力部队在柯尼斯堡—科夫诺铁路的南部。即使是霍夫曼也不知道他从何得到这个结论。结果这造成了一个严重后果,德军在20日发起的攻击迎头撞上了俄军正面,而按照原计划,这次攻击的目标应该是包抄俄军左翼。


贡比嫩会战




凌晨,进攻开始。德军总数为7个师,俄军8个师。


两翼的进攻很顺利,经过一天的战斗第1军一举击退了俄军的右翼,迫使其后退,第1军随后在下午便停下来休息了。第1骑兵师绕到了敌军后方,给予了俄军的辎重部队一次痛击,但也失去了和总部的联系。预备第1军也成功打败了面前的敌人部队,他们此时正等待着冯.摩根将军的预备第3师的增援。


问题出在中央,马肯森军的进攻失败了。就在20日早上,霍夫曼本人把电话打到了第17军的指挥部,准备向其下达下一步的进攻指令,却得到惊人的消息:“我们打败了,情况危急。”对方接着报告,说自己的右翼现在完全暴露于敌人部队面前,而自己已经没有预备队可用了。霍夫曼事后对马肯森大加挞伐,认为马肯森过于惊慌失措,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敌军已经被预备第1军的攻击牵制住了,从而不可能对他的右翼产生实质威胁。


第17军进攻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它对面的俄军建立了比较完善的野战阵地,德军炮兵没有能够及时为步兵提供支援,相反还在一次准确的误击中把炮弹砸到了自家人头上。总之,德军溃退了下来,损失很严重,但远远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但是总体而言,20日的进攻是成功的,俄军的两翼都在战斗中被击退了,德军开局良好。霍夫曼在战后得知,俄军司令连内肯普当时已经认为战斗打败了,正在准备制定撤退计划。霍夫曼认为,如果在21日继续进攻,必将取得更大的战果,然后德军在2至3天后就能进行回转,将矛头指向萨姆索诺夫。





贡比嫩之战的转折点出现在20日晚间,普里特维茨于7:00抵达了指挥部,向全体人员下达了撤退的指令。普里特维茨决定全军放弃和俄军的接触,撤往维斯瓦河西岸。霍夫曼及其他参谋人员对此十分惊讶,因为普里特维茨在作出决定以前,并未征求他们的建议。


几个小时以前,在20日下午,第20军的司令舒尔茨将军向集团军总司令部报告,俄军已经出现在边境线上,数量约为两个军。舒尔茨军长还报告说,他计划将部队调至奈登堡以便对敌军的左翼实施打击。但是,大概在晚上7:00左右,负责防守索尔道的昂格将军发来电报,报告称,从华沙方向上来的俄军已经突破了边境线,数量为一整个集团军。这份报告在传达到总司令部的时候,舒尔茨将军也已经得知了它的内容。很显然,将军别无选择,面对着巨大的兵力差距他只能选择撤退。


几分钟后,正当霍夫曼和他的同事,副参谋长格吕纳特将军正在司令部门口谈话时,普里特维茨司令官和瓦德西参谋长出现在了司令部门前。随后,他立刻召集了全体人员会议。没有任何寒暄,普里特维茨单刀直入:


“先生们,你们应该也得到来自第20军的报告了。现在第8集团军将立即撤往维斯瓦河以西。”


吃惊的霍夫曼和格吕纳特当即表示了反对,他们向司令官力陈,贡比嫩的战局现在十分有利于德军,只需再打上2、3天就能够获得巨大的战果。但普里特维茨强硬的驳回了这一建议,声称做决定和负责任的人是他和参谋长两人而已,其他人无权插手。


霍夫曼和格吕纳特不顾司令官的拒绝,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他们表示,不能立刻撤退,因为俄国第2集团军的左翼现在比德军还要靠近维斯瓦河,如果不对此做些什么,第8集团军就面临着被包围在维斯瓦河和柯尼斯堡之间的命运。但是普里特维茨和他们一样顽固,他听完后就拂袖而去。


无奈,霍夫曼只得转而求助一旁的瓦德西参谋长,向他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建议。所幸,参谋长和他们抱同样的看法,认为在萨姆索诺夫集团军未遭遏制的情况下,贸然撤退将是十分危险的。参谋长随后把司令官找了回来。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说服,普里特维茨最终做出决定,采纳霍夫曼的建议,并立刻开始制定打击俄国第2集团军左翼,以确保德军部队的行动自由和机动空间,掩护德军撤退的计划。


新的作战计划要求快速利用铁路大规模调遣军队,增强防守。第8集团军总部于20日晚9:30分指令第1军和预备第3师进行调动,支援第20军。弗朗索瓦的第1军按照计划,将使用铁路沿柯尼斯堡—迪绍—格劳登茨一线机动,预备第3师将使用奥鲁格堡—奥斯特罗德铁路,这3个师的调动目的地是第20军的右翼。而给预备第1军和第17军的命令是尽快脱离和俄军的接触。


德军很快就脱离了和俄国第1集团军的接触,并迅速消失了。连内肯普并没有下令追击,甚至连侦察骑兵都没有派出去。


贡比嫩会战就这样结束了。


但是,就在萨姆索诺夫集团军跨过边境的报告传来时,发生了一个突发事件,并深刻的影响了之后的战役进程。20日晚,就在普里特维茨第一次拒绝霍夫曼建议,离开司令部的那段时间里,他给参谋总长小毛奇打了一个电话,他告诉小毛奇,第8集团军将放弃东普鲁士,向维斯瓦河西岸撤退。这使得神经正高度紧张的小毛奇又气又急,因为德国军队正在西线紧锣密鼓的进行对法国和比利时的入侵,这种时候传来整个省份即将沦陷的消息,小毛奇的情绪当然会受影响。但是,小毛奇仍然忍耐住了,并给普里特维茨下令,要他不惜一切代价守卫维斯瓦河。


但是,普里特维茨却表示,自己的兵力严重不足,“除非得到增援,否则不可能守住维斯瓦河。”


结果小毛奇挂上电话,就开始为第8集团军物色一位新司令官。同时,他开始制定从西线往东线抽调军队的计划,以备不时之需,而这一决定将对整个战争的进程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


普里特维茨回到指挥部,并没有把他给小毛奇打过电话这件事告诉其他人。然后,他的参谋长和其他军官劝说他将军队南移,他接受了这一方案。但是,他却忘记了把计划改变的消息报告给小毛奇,而因为之前他没告诉任何人他曾经给参谋总长打过电话,现在自然也没有人提醒他。


所以,普里特维茨的军事生涯也就结束了。


对普里特维茨和他的参谋长瓦德西将军的解职令于22日下午送达了第8集团军的总部。霍夫曼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对于解职令中异常严厉的口气感到十分震惊,因为这两位将军在和平时期的表现几乎无可挑剔,使用这样的方式解除他们的职务无疑是很不公平的。”


从任何一个角度上来看,普里特维茨都是一个庸才。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并得到了“胖子”的绰号。他晋升的最大因素是皇帝的宠信,而非实打实的军功。但是,不能说普里特维茨的撤退计划毫无道理。他面临的局势极为困难和复杂。20日这一天他就得到了无数真真假假、喜忧参半的报告。贡比嫩会战虽然进展看似顺利,但第17军溃败的消息——即使报告夸大了损失——无疑是对普里特维茨信心的一次重大打击。第17军攻击的失败可以从侧面反映出当面的俄军还具有相当强的实力,因此,普里特维茨也并不相信霍夫曼他们关于贡比嫩之战必胜的说法。


不过,对普里特维茨影响最大的情报应该就是萨姆索诺夫集团军跨过边境的报告。就像之前所述,普里特维茨不是腓特烈大王,不是拿破仑,也不是施里芬,他没有才华,更没有完全把自己的右翼故意完全暴露给俄国人的胆量。他所恐惧的是他的部队在正面抵抗俄国人的时候,却被从华沙方向上攻过来的俄军切断了往西的退路,这样将导致整个第8集团军成为瓮中之鳖,极有可能被东、南两个方向上拥有绝对兵力优势的俄军压倒。一旦第8集团军战败,柏林门户洞开,而德军主力又在西线,守卫祖国的军队将面临没有机动兵力可用的境地。


但是普里特维茨的这一举动等于是放弃整个东普鲁士,将整个地区拱手让给俄国人,将柯尼斯堡的坚固要塞和守备部队以及里面无数的军用物资全部放弃,使几百万德国人民暴露在俄军的铁蹄下。这样做即使能拯救第8集团军,在战略上也是得不偿失的。


东普鲁士的迅速失守首先带来的是军事方面上的问题。一旦攻克东普鲁士,俄属波兰就摆脱了可能遭遇德奥夹击的威胁,其接近德国奥国腹地的优势就可得到发挥,成为俄国入侵中欧的桥头堡。奥国的威胁也会因此被降到最小,即使奥国勉强保守住了加利西亚,其在失去德国支持之后的战力也不足以使其发起对俄国的主动攻击。对于西线而言,无疑俄军兵临城下的威胁将迫使德军将更多军队转调至东线,从而影响西线局势。不过,似乎不必太过担心俄军是否会一举攻入柏林的问题,正如之前所述,德军在祖国的边界线上拥有强大的筑垒工事体系,而且,即使第8集团军被击败,只需后撤至柯尼斯堡固守待援即可,俄军不可能在背后尚有强大德军兵力的情况下贸然入侵德国腹地。政治方面的危害亦不可小视,在开战之初即放弃东普鲁士无疑将严重打击德军的士气,甚至会对奥国盟友军队士气造成伤害,带来的影响无疑将是严重的。德军总部亦无法向国民交代。


不过,虽然普里特维茨并不是一员优秀的统帅,至少他是称职的,因为他并没有固执到完全不理睬下属意见的地步,而是在认真思考部属的意见后,及时修正了自己的决策。据霍夫曼记载,在打击萨姆索诺夫的战役目标出炉后,普里特维茨就放弃了撤退的计划,转而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对俄国第2集团军发起打击。可见,普里特维茨并非后世许多人所传说的那样,是无能的废物。能采纳下属正确意见,并放手让有能力的下属去完成他的构想,这样的人比刚愎自用、目中无人之人要强多了。另外,据霍夫曼记录,普里特维茨在和平时期的领导表现几无指摘之处,证明了他是一位合格的事务官僚。普里特维茨并不适宜做一个集团军司令,而更适合在后方做文案工作。但这并不是他本人的责任,而是应该由把他放到并不适合他担任的职务上的皇帝来负责。


最后,我们必须指出,正如霍夫曼所言,整个坦能堡会战的作战方案都是在普里特维茨任内制定,并得到认可的。我们应该肯定普里特维茨将军对于会战的胜利有他的一份贡献。


3.2 重整与布局:


8月21日,第8集团军司令部抵达了巴滕斯坦,在那里,他们得到了关于各军调动的情况和敌军的部分动向:


第1军在铁路上的机动遇到了麻烦,大堵车延缓了他们的行动速度。


预备第1军和第17军成功脱离与俄军的接触。


第20军军长舒尔茨报告了俄军第2集团军的动向,俄军的左翼在维斯瓦河岸边停止了进军,而它的右翼却还在推进。


还有一个好消息,之前因为深入敌后而和总部失去联系的第1骑兵师完好无损的归队了。


8月22日,沿着柯尼斯堡—艾尔宾铁路行进的司令部得到了连内肯普集团军停止推进的消息,霍夫曼推测这可能是因为该部受到了较大的损害的原因。


也就是在同一天,第8集团军司令部接到了参谋总部的电文,上面写着第8集团军新任司令官冯.兴登堡将军和新任参谋长鲁登道夫将军将于23日抵达的消息。


兴登堡



鲁登道夫



兴登堡在大战开始的时候已经退休,但是仍然十分渴望在战争中为皇帝和祖国效力。在他自己的自传中,兴登堡如此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


“令人兴奋的消息传来了,使得我作为军人的感情又蠢动起来。我的皇帝和我的祖国还需要我的力量么?一年来,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公文传达给我,看来我们有足够的年轻人。但是今天,我还是急切的等待着机会的来临。”


顺带一句,由于国内通行的《兴登堡自传》译本翻译质量过于坑爹,语法流畅程度甚至不如谷歌翻译器,所以这段是笔者自己翻译的。


8月22日下午3时,兴登堡在家里接到大本营传来的电报,询问他是否准备好了再次为皇帝拿起武器。


“我准备好了。”这就是兴登堡的回复。


不过似乎发电方早就预料到了兴登堡不会拒绝这一任命,所以在老将军的电报还没来得及抵达大本营的时候,第二份电报就送到了他手里,告知他鲁登道夫将军今日会来接他前往东线。


8月23日凌晨3点,鲁登道夫和兴登堡第一次会面,两人立即起程前往东线战场。在他们心里,第8集团军因为这道突然的命令,指挥部和参谋部都瘫痪了,因此,他们必须以最快速度抵达前线。


不过,即便指挥官已被解除职务,第8集团军司令部却还在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会战的准备。霍夫曼记录下了3条在23日收到的重要消息。它们都来自大本营。


第一道消息就是通报第8集团军总部,由东线各地防卫军和堡垒守备部队组成的援军正在向前线开进。不过,因为这项调动本来就涵盖在了战前的预案中,所以这并没有使第8集团军的参谋人员们太过劳神。


第二道命令赋予了第8集团军下属各军在新司令官抵达前可以自由活动的权限。第17军和预备第1军抓住了这个机会,让士兵们原地休息一天。但是,霍夫曼质疑了这两个军的行为,认为他们并没有那么累,以至于要花一天的时间来休息。他们将来会为了这一天的休息而付出代价。


第3道命令就是指令第8集团军司令部开赴马林堡,因为新任司令官和参谋长预计将会在下午2点抵达那里。马林堡是古代条顿骑士团的总部所在地。因为总部的现所在地和马林堡之间有不小的一段距离,所以参谋们对这道命令怨声载道。


当天下午,参谋们板着脸迎接了他们新任的司令官和参谋长。这份不满情绪既是由于劳累,也是他们为他们之前的长官的遭遇而鸣不平的情绪表现出来了的原因。


鲁登道夫一到站,就立即召见了霍夫曼以了解前线的情况。鲁登道夫对于参谋部的井然有序和对于所有计划都已经制定好了这一情况略感吃惊。


在这次会面中,霍夫曼向鲁登道夫提出了他自己的意见。霍夫曼认为,战役的进程需要第17军和预备第1军的参与,但他们的调动与否取决于连内肯普的动向,同时,霍夫曼还建议,由弗朗索瓦的第1军对俄军的右翼实施一次打击,而打击的重心放在赛本—乌斯道一线之间最为合适。战役的进展证明了霍夫曼建议的正确性。


23日,德军部署如下:


第20军得到了防卫军第70旅和部分堡垒守备队的增援,共计3个半师的兵力部署在吉尔根堡—拉赫那西南,同时预备第3师在阿伦施坦因的部署也几近完成了。


第1军被堵在了路上,导致它的部署延迟了。到了23日中午,只有第1掷弹兵团抵达预定部署地域。最后直到25日晚间,它所有的作战部队才都抵达。


第17军和预备第1军,以及第1骑兵师此时在因斯特堡—诺登堡之间的道路以西的位置。第1骑兵师已经累得人困马乏,但没有他们休整的时间。


8月23日




现在有必要让我们回头看一下俄军这几天的部署。


俄国第2集团军位于东普鲁士南部,它的司令官亚历山大.萨姆索诺夫将军于8月8日接过了这支部队的指挥权,而在大战爆发的时候,他正在克里米亚休病假。从此处可见,将军对于自己的部队的全貌并没有一个详细的了解,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时间。8月19日,该部队开始北上。


丘吉尔认为,光从地图上来看,东普鲁士最大的要害就在于它极易被切断和祖国的联系,而如果俄军集中他们所有的兵力于俄属波兰,就能避开柯尼斯堡的要塞,截断中间所有的铁路线,扫除俄军右翼的威胁。但俄军并没有这样做,其最大原因就是俄属波兰边境糟糕的交通网络和地形。讽刺的是,这种问题是俄国人自己故意造成的。结果,本来用于阻截德国进攻的破烂交通线却成了俄军自己进攻路上的绊脚石。


丘吉尔描述了他所知的关于第2集团军进军的情况:


“组成大军的5个军在8月的灼热沙漠中沿小径马不停蹄地行军。急于尽早介入大战舞台的吉林斯基命萨姆索诺夫的部队在运输安排完成之前不要止步,他屡次三番打电报催促人困马乏的各路纵队前进,拒绝了希望稍事停顿的所有请求。结果,这拥有20余万之众的14个师,在此刻即将与宿敌德军进入接触的时候,因疾病和掉队而减员,因多日急行军而疲惫,因试图在不毛之地生存下去而减少口粮以致体质虚弱,他们团里的粮食储备已经告罄,他们的交通运输组织紊乱,致使后方的供应跟不上。我们试想一下:这些勇猛的部队已经处于饥饿难忍、疲惫不堪和腿脚酸痛的状态。他们的热情被过份的疲劳所抑制,艰难地举步向前。他们穿过的广袤地域,上面有阴暗的松树林、数不清的黄褐色的湖泊、贫瘠的满是残茬的田野,田野上点缀着极为稀落的肮脏小村庄……”


从这段话里,我们可以看出两个关键点。


第一,俄军统帅吉林斯基无视了萨姆索诺夫部队面临的严峻状况,强行命令他们向德国境内推进,并强迫已经人困马乏的俄军不断推进,不允许休息。吉林斯基本人在比亚韦斯托克的司令部里,远离战场,对于各项情报的准确性都无法判定,却拒绝让更了解情况的前线指挥官自行做决定,相反,他还多次强行要求前线部队按他的意志行动。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而这一点在以后将证明这是俄军的一个致命错误。


第二,由于糟糕的交通系统,俄军被迫在路况糟糕的道路上、茂密的森林里、和沼泽里行军,从而造成了严重的部队疲劳,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俄军的作战效率。不过,在后来的战役进程中,我们也将不止一次的提到,德军也身受作战疲劳这一问题的影响,甚至多次被迫中止作战行动。同时,俄军的补给效率也因为缺乏良好的道路而严重下降,相反,德军可以从东普鲁士密布的要塞军火库里提取他们消耗掉的军火,并利用其境内高度发达的铁路网络运输补给品。


但是,即使又累又饿,但是俄军的士气并不差。萨姆索诺夫得知了连内肯普在贡比嫩击退了德军的消息,并借此判断德军正在溃退,于是他下令加紧追击逃跑的德军。8月22日晚,俄军抵达奥特尔斯堡—索尔道一线,并于23日继续推进。根据俄军推进的速度,德国第20军司令部相信,在24日双方就会发生接触。


萨姆索诺夫



23日,俄军两翼停止推进,只有位于中央的第13军和第15军还在推进。第13军推进到了JEDWABNO至OMULEFOFEN一线,第15军推进到了LYKUSEN – SEELESEN一线。


但是,东北方向上的连内肯普集团军却自20日起就在原地按兵不动。连内肯普的下一步动向是德国人目前最为关注的事项。没有证据表明连内肯普会继续进军,但也同样没有他会永远呆在那里的证据。


德军司令部此时认为,第17军必须和第1骑兵师一起留下来警戒连内肯普可能的推进,因此它给第17军下达了前往弗里德兰,然后转向到巴滕斯坦进行防守的指令。



3.3 初战


8月23日午后,俄军第15军和德军第37师发生了接触。德军第37师此时得到了来自防卫军第70旅部分部队的加强,他们在位于KOWNATKEN SEE- 拉纳- 奥尔劳一线抗击俄军的攻势。在拉纳和奥尔劳的战斗尤其激烈,两军在阵地上进行了惨烈的白刃战。到了晚间,奥尔劳阵地还在德国人手里,但是俄军控制了拉纳村。


德国20军军部本来计划将预备第3师从阿伦斯泰因调往兰斯科湖北部,从而发动对当面俄军左翼的一次攻势,但是这个计划稍后便被取消了,因为新的情报显示,俄军第13军从库尔肯方向上向这里进军,并穿越了奈登堡东北方的森林地区。第8集团军司令部指令第20军放弃进攻计划,并撤退到后方,协助预备第3师守卫阿伦斯泰因,直到26日。


很快,撤退命令下达了。第37师和第41师撤往了穆伦湖的两侧地区进行防守。虽然撤退命令下达的很迟,但他们仍然成功摆脱了和俄军的接触。


德国第8集团军总部于24日黎明移往了雷森堡,而指挥官们则先于他们,于早些时候赶到了坦能堡和第20军的军长舒尔茨将军会面。一路上,兴登堡回忆:“无数难民,携带着他们全部的家当,面容悲戚的和我们擦肩而过。”


舒尔茨将军认为俄军会在25日早间向霍恩斯泰因移动,他向司令官建议让他的左翼部队原地防守——而不是按总部的计划继续撤退——同时他的其他部队应该转向至吉尔根堡—穆伦一带防御。与此同时,将军还希望在他的左翼得到预备第3师的增援,这样,在俄军企图包围这一地区时他们就能从侧翼阻止这一行动。第20军会尽一切努力坚守到26日,直到预备第1军向俄军右翼发起反击。


坦能堡战场




总部批准了舒尔茨将军的计划,但认为预备第3师目前应该被部署在霍恩斯泰因。司令官还告诉将军,此时来自第1军的“皇太子”掷弹兵团已经到达了卢堡,他们将作为第20军的预备队。


到了24日晚间,总体形势如下:


霍夫曼记载,此时是整个战役中第8集团军司令部里气氛最紧张的时刻,正如鲁登道夫向总部报告的那样,“如果我们被迫继续撤退,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失败。”


防卫军第5旅抵达了斯特拉斯堡和劳腾堡之间的地区,并报告称在他们的前方和侧翼方向上发现大量俄军骑兵的行动。司令部给它的命令是于早上10点抵达劳腾堡。


虽然第1军已经有部分单位抵达集结地,但它的大部队还塞在铁路线上。这些已经抵达的部队和防卫军第5旅汇合,随即便前往赖博诺高地。他们的任务是,一旦俄军对第20军发动攻击,他们就从俄军的左翼打击他们,减轻第20军正面的压力。


到目前为止,第20军的正面防御阵地还没有发生激烈的战斗,但德军估计,俄军的总攻将于25日早间展开。届时,俄军将能够集中7个师的部队,两倍于德国第20军的数量。第20军已经得到了一道死命令:“坚守阵地,战到最后一兵一卒!”


俄国第6军脱离了第2集团军的主力部队,分成两股向布斯夫斯坦推进。


俄国第2军向阿鲁格堡进军。


连内肯普的第1集团军开始缓慢的推进,但是在当天中午他们就停住了。


此时,德军获得了一个打击俄军右翼,即俄国第6军的大好机会,因为它孤军深入,和俄军主力拉开了距离。德军司令部随即决定,派遣预备第1军、防卫军第6旅、和隶属于第17军的一个师立刻南下,前往比绍夫斯堡方向,准备打击俄国第6军。不过,因为之前这些部队偷了一天的懒,他们必须用强行军的方式以弥补失去的时间。


但是,德军还是无法确定连内肯普的动向究竟会如何,因而,第17军的另外一个师,即第2师暂时还无法行动。目前它的任务就是协同骑兵第1师防御连内肯普可能的攻势。


24日晚上,直到25日黎明,第20军的阵地前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俄军即将发起进攻的迹象。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