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你是否依然记得我

深秋的夜,寒气袭人。

缱绻的雨丝给夜编织了一帘幽梦。

偏偏,夜的温柔乡里,没有她。竭力将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她只想安然妥帖地投入静夜的怀抱。可,无论睁眼还是闭眼,翻来还是覆去,她就是不能入睡。她知,她在想他。近来,每次在夜阑人静时分想他,她的心会隐隐作痛。


曾经,她朝思暮念的是另一个人。那个人是她的导师,年长她二十岁。她爱着他,到了几近走火入魔的地步。初次相见,她就深深地迷恋上了他,那是个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男子。面对清纯可爱的她,导师也怦然心动。导师欣喜地说,遇到她,他枯涸的情感之泉复苏了。导师说,他似乎回到了青春年少时代,有了种久违的感觉。

他们相恋了,他们学术交流,促膝谈心,互诉衷肠,一起散步,一起登山……

一切的一切,浪漫,温馨,甜蜜。

也有时,望着天上淡淡的月,导师有些怅然地说,“可惜我大你太多呀!”听罢,她轻轻钻进导师的怀里,“爱你,我从不后悔。”她从没对导师说,遇到他后,她喜欢上了暮色。暮色分明就是中年男子呀,成熟中隐约着几缕沧桑,明媚里蕴含着几丝诡秘。是的,她爱导师,爱他的睿智,沉稳,浪漫,理性,甚至爱他的苍老。

导师虽然与他的妻缺少共同语言,可那风雨兼程、同舟共济的夫妻情早就筑成了坚不可摧的墙。导师对她的热情止于拥抱。这更让她觉得导师可敬可亲可爱。她深情地说,“我愿意守候你,一生,无怨无悔。”有时,她泪眼问天,“不知,这世上可否有一种情感,可以越过时空的阻隔,可以跨过婚姻的界限,可以不计较世俗的眼光?”

两人热恋半年。导师听到她说“一生”后,心里很难受,怕她不能自拔,更怕误了她的终身。他忍痛,刻意疏远了她。而她今生今世怕是难以爱上另一个男子了。导师淡出她的世界,她的心一下子被掏空了,她的世界一下子失去了色彩。


几个月后,在父母的逼促下,她嫁给了一个他们认为很有前途的年轻人。年轻的她,根本就无法爱上任何年轻的男子。她只能把那难以言说的痛,深深地放在心底。后来,她流泪离开了导师所在的北方城市,回到了生她养她的南方城市,与丈夫过着平淡如水又是幸福满满的日子。可是,内心的疼痛,她又能与何人说?无数个失眠的夜晚,她思念导师,想念他们最后的拥抱。

那是个冷月高悬的夜晚,夜色极浓。导师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轻吻了她的发梢,她沾满泪水的眼,她冰凉的唇。导师说,“丫头,你的人生路还长。你应该回到你自己的世界去,回到你的同龄人那里去……”她泣不成声,只请求导师给她最后的拥抱。那一个拥抱,那么温暖,前世今生的欢乐就融入了其中;那一个拥抱,那么凄凉,从此,他们只是普通的师生,或者,只是路人。


几年后,她调去了一家大型公司。进那家公司,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在那里,她遇到了他。他大她十岁,成熟优雅,风趣机智。

他身上淡淡的书卷气,浓浓的阳光气息,在她第一次见他时,就已经将她吸引。而他,也穿越过无数女子的充满热情的目光,将视线悄悄停留在了她的肩头。他觉得,她是个文静而又可亲的妹妹。一天,他笑着说,“我们那么投缘,你就做我的妹妹吧。哥哥会关照你的。”一向谨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她,欢快地答应,“好呀!我从小就羡慕别人有哥哥。”

平常在单位,他们的话语并不多。

他们都喜欢文字,下班回家,他们常在网上写字。他们交换写字的心得,又谈个人的爱好……在网上相遇,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渐渐地,他们惊喜地发现,他们很多时候的想法惊人的一致。甚至,他们在聊得开心时,同时发出同样的笑脸,同时发出温暖相握的手,同时发出句式内容相似的话语。

她兴奋地说,“哥哥,或许我们前世就是亲兄妹,而且是很有默契的亲兄妹。”他也快乐地笑。

如果静美的时光,可以就此汇成一条快乐的河流,多好。

那一天,有个年轻美丽的北方女孩来单位作报告……

那个晚上,她对他说,“我想辞职。”

他如受五雷轰顶,“你不是说了,在这里安静快乐地做事吗?”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我做错了什么吗,让你不开心了吗?”她说,“你很好。我的离开真的与你无关。”或许他的心情有些复杂,良久,他说,“不管怎样,我们曾经相识、相知……”她听出了弦外之音,她知,她这一走,他们可能就是陌路了。他曾经说过,他们的友情不会变的。可是,这句还残留着余温的话,瞬间就凝滞成冰霜了。

“你把工作看得重。”她心寒,难道离开了这家公司,他们的兄妹情就没有了支撑的平台吗。她有些怨他,他为何不支持她的决定呢,他为何要因此与她陌路呢。

出乎意料,他说出了这样的话,“我把这份工作看得轻,把你看得重。你突然说要走……”那一刻,她的眼湿润了。他的话,让她动容。

泪,就这样无声地滑落。不再自我封闭,不想说的话,不愿道的情,她对他全盘托出。白天作报告的女孩是导师的女儿呀!女孩那灵动流转的眼神,像极她的父亲。她不愿在这个公司里,睹物思人。她听说,那女孩近期还要作好几次报告。

“一段过去的情感,已经苍白无力了,你还要咀嚼吗,还要拿来伤害自己吗?”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又说,“放下过去,好吗?”……

终于,她流泪答应。

那些日子,他默默地陪伴她。那些日子,很静,很美。只是偶尔地,面对他说的“喜欢”,她有些慌乱,她只能躲避。她愿意相信,他是在开玩笑。


导师住在她的心里,已经多年了。每每念起,她的心就会痛。她不知,是因为太爱,还是疼痛成了习惯。只是,不知不觉,她想起导师时,不会心痛得想流泪了。渐渐,她极少去想念导师了。

曾几何时,她开始想念他了!

她和他的交往,点点滴滴,温暖上心头。

他却突然与她疏远了起来。她的心,一下子空荡荡的。夜晚,她落寞的写字。而他,不再出现。她怀念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时光。那一个个温馨的夜晚,他们交谈是何等快乐呀。那快乐,是夏日里的穿堂风,给人丝丝清凉;是冬日里泡着热气的泉水,给人寸寸温暖;是春日里的抹抹新绿,给人清新的希望;是秋日里的片片金黄,给人灿烂的慰藉。

可是,他却对她沉默了。似乎,他们的相识相知,只是一场梦。如今,梦醒了,留恋也好,不舍也罢,人只能回到苍凉的现实里。

在这样的绵绵雨夜,她失眠了。想他,念他,她只能默默地……

她已经不再年少,她没有勇气再去说喜欢一个人。一生中,经历过一次刻骨铭心、让她心力交瘁的爱恋,已经足够。爱,让人无比向往,但又是伤人最深。何必,再涉爱河呢。

他,是她的哥哥呀。她又笑自己想得太多。

她,有对她爱护有加的夫君呀。她又怎么能去对他人言喜欢呢。

她只能,冷冷地,将自己的心层层包裹。她宁可,做一个无情的人,一个愚钝的人,一个从回忆里已经醒来却装作还在沉醉的人。她与他相遇,真的太晚太晚。


她无法驾一叶扁舟,悠然驶入夜的甜美梦乡。

仿佛听到了时光从指缝滑过的声音,她也听到了内心无奈的叹息,“你只是一个人。我多么希望,有一个你钟情并钟情于你的美丽女子,陪你看日出日落,与你携手看花好月圆。”

有泪落在枕上,冰冰的,凉凉的。

她想,或许,到了她走的时候了。轻轻地,她会留下她的祝福。她会安守似水流年里平静的烟火生活,在俗世里静然老去。

“只是,生命中那特别的人儿,明天,你是否依然记得我?”

或许,记得,抑或不记得,并不重要。毕竟,这温暖的情,曾经伴她走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