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村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很大的村叫欧洲村,村里有很多户人家,叫英国,法国,德国,荷兰,瑞士,西班牙,波兰,俄国等等,本来欧洲村是一个安详和谐的村庄,各个人家之间和平共处,和睦融洽,平静的劳动生活着,过着宁静安定和美的生活,各户人家之间来往也很密切,互相走访和联姻也司空见惯,最东面村头的人家叫俄国,子弟最多,接下来是村中间的一户人家,叫德国,在德国的西面,村西头生活着英国,法国等几虎人家,后来来了一伙从遥远的亚洲村逃难来的兄弟,这些外乡兄弟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犹太人,这些兄弟彼此之间非常的团结,以紧紧抱成团而著称,他们就寄住在欧洲村各户人家中,他们很能干,很精明,也很能挣钱,很能做生意,可是他们毕竟是寄人篱下,没有地位,在别人家里没有发言权,不但经常挣来的钱被强迫交工,还经常被殴打辱骂,还经常威胁要赶走和杀死他们,突然有一天,村西头的法国出事了,一天,法国这户人家的外村兄弟突然和这户人家的家长起了争吵,说大家都是这个家里的人,为什么有那么多门规家规,要分三流九等?家里的事情为什么只有家长和长老才能发言,别人不能插嘴?为什么大家都是家庭成员,为什么只有家长和长子长女才能在大厅吃饭,而其他家庭成员只能缩到一个角落里去吃?为什么长辈睡大觉的时候,晚辈只能在旁边摇扇子端茶倒水伺候着?为什么家里的长辈和长子什么都不干,全靠其他人和我们这些外乡客养活着?这些都是落后的封建思想,是束缚人性的,我们都是自由的,都是平等的!还有我们,虽然是外乡人,但是在你们家住了那么长时间了,难道还把我们当外人看,要欺负我们吗?但是法国村的家长听了,很生气,我们家的事情,哪里轮到你这外乡人来插嘴!于是起了冲突,法国这户人家里其他子弟有的听了,也说,对呀,很有道理哦,于是外乡兄弟鼓动那些家里地位比较低的一些子弟一起制服了法国这家的家长,扣为人质,刀架在脖子上,逼迫在家里进行了改革,今后家里的成员全都能对于家庭事物可以发言,对于家庭成员之间没那么多门规,想怎样就怎样,大家都自由,不许再欺负和歧视外人,光法国一家人家还不行,外乡客还没忘记村里其他人家自己的兄弟还在受苦受难呢。还得让其他人家也实行这样的规章,于是法国这户人家派出了义务宣传队,到村里向西挨着个去宣传,可是肯定人家的家长长辈不同意呀,。不同意怎么办?宣传队就动用武力,打到他同意为止,这下欧洲村闹开了,消息传到了村最东头的俄国耳朵里,俄国听了很生气,外乡人也敢来管我们村的事情,在我们村搅浑水,这里还轮不到你呢!于是俄国当起了欧洲村里的纠察队员和宪兵**,每当法国派出宣传队的时候,俄国就把他们打回去,法国的宣传队也只能在村的西半边折腾折腾,因为俄国的原因,村的东半个怎么也过不去了,但是这样一来,在西半村,外乡兄弟的处境虽然还是时常遭受歧视和白眼,但是有了人身保障,比起以前好多了,但是这样,欧洲村的外来兄弟就对俄国这家恨上了,而且俄国这家人为了报复外乡兄弟,在自家和以前比更变本加厉的摧残外乡兄弟,外乡兄弟叫苦不堪 ,外乡兄弟很聪明,知道要保护自己,挑拨欧洲村内部人的团结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就乘欧洲村各家人家长不在的时候,对他们的家里的下等子弟说,你们虽然是一家人,但是你看,你们为什么那么穷呢?你看你们的长辈每天叫你们去砍柴做酒去卖,这柴这酒值十块钱呢,可是你们只能得到五块钱,这另五块钱叫“剩余价值”!被他们剥削去了,你们是一家人没错,但是你们是属于不同的“阶级”的!你们这个“阶级”要去问他们那个“阶级”讨要你们的应得的血汗钱的!村里的人家大多数不理他们,但是在村里最穷的俄国这户人家的子弟中却有觉得说得有道理的。


别忘了,欧洲村的人也有到村外去的,有一天,欧洲村的人在村外发现了一块肥美的地方,便开垦起来,很快成了一个新村,那个村叫美国村,于是欧洲村的人,其中很多是违反了家规族规的流氓二流子纷纷去那里发展,外乡兄弟犹太人在欧洲村很受欺负,于是很多逃到美国村去发展,在那里,他们和欧洲村过去的人都是客人,不必再像欧洲村那样作为客人寄住在主人家里受气,外乡兄弟很精明能干,很快混成了美国村的财务主管,在欧洲村最东面的俄国,外乡兄弟不堪欺压,集体发起了一场反抗,结果被无情镇压,还被杀了很多,便出逃到美国村,向美国村的兄弟哭诉自己在欧洲村的俄国这家受欺压的事情,美国村的兄弟听了很生气,美国村不但很多人在欧洲村有亲戚,而且还有贸易往来,外乡兄弟是理财的能手,正好美国村的建设很多借了欧洲村的债,又想赖帐不还,便很快在欧洲村搞了一场财务纠纷,这场纠纷没能通过正当途径解决,便引发了一场欧洲村的混战,打得昏天黑地 ,打完以后反倒成了欧洲村欠美国村的钱了,这时候,美国村的兄弟告诉那些从俄国逃出来的外乡兄弟,你们的机会来了,给了他们一大笔钱,让他们买了大砍刀大猎枪回俄国去,告诉俄国的子弟说,看,现在你们的机会来了,现在该去向那个“阶级”讨回你们应得的了,鼓动俄国的子弟在俄国这家闹事,外乡兄弟乘机把俄国的家长,掌柜,管家什么都杀了个精光,而且很快反过来杀俄国这家的子弟,俄国的子弟这才知道上当受骗,但为时已晚,结果外乡兄弟本只是在欧洲村寄住在别人家里的,结果霸占了俄国这户欧洲村的人家,成了这家的主人,还把俄国这家按照厨房,庭院,弄堂,院子等等划分了十几块,改名“苏联”,霸占了俄国这家子弟的媳妇女儿,不但把俄国这家积蓄的多年的财富珍宝统统抢光毁掉,而且还天天逼迫俄国的子弟每天去干苦力重活,干多了不行,大家得共富,你先富就是以前那个被推翻的“阶级”,要专政你!


多出来的没收!你,拖出去打死!干少了,不行!你得完成劳动指标!还是得关禁闭,要打就打,要杀就杀,把以前受的欺压几十倍的报复在了俄国子弟身上,而且还砸了俄国这家的牌位,规定俄国子弟只能供奉外乡兄弟家的牌位,俄国子弟这一下子叫苦连天,在外乡兄弟的奴役下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真是悔不当初。而且还得被自家里的外乡兄弟拉去当打手炮灰,因为外乡兄弟霸占了俄国这户人家以后,还想杀到欧洲村其他东面的几户人家去,也去帮那些家里的自家兄弟杀人夺产,那时候正是村里那场大群架刚刚结束,村里的各家都元气大伤,俄国的外乡兄弟乘机联系了村东面的几户人家,撺掇那些家里的外乡兄弟也动起来,像他们在俄国所做的那样为榜样,这下欧洲村可热闹了,此时村中间的那家,德国这一家人可害怕得要死,它可是亲眼看到了俄国这家人,从家长到子弟的悲惨下场,担心村里的外乡兄弟从村的最东头一路向西,一家一家的搞过来,杀到自己这边的时候,到时候,自己家里的外乡兄弟和他们来个里应外合,到时候自己也得落得和俄国一样被夺家霸产,家人被杀,妻女被占的下场,于是德国这家人先开始在自己家里杀欧洲村的外乡兄弟,夺他们的产,先下手为强,然后在村里大声宣讲,不要听村里的外乡人胡说八道!本来我们欧洲村是多么的美丽富饶,宁静安详,都是那些外乡人来了,才让我们村有那么多祸事!欧洲村是我们欧洲村人的!我们应该要一起赶走,杀死欧洲村的外乡人,我们村才能恢复平静和详和!而且光在加家杀欧洲村的外家兄弟还不行,一旦那些欧洲村的其他人家都过来围攻自己,自己根本不能独善其身,所以开始也杀到其他欧洲村的人家里去,帮助那里的人家杀欧洲村的外乡兄弟,但是村西面的英法等几户人家的外乡兄弟看到德国杀自己的兄弟,便过来兴师问罪,此时,欧洲村的外乡兄弟已经成了俄国这家的家长,又到美国村的自家兄弟那里借来了大笔钱,又买来大刀列强棍棒武装俄国子弟,准备和德国那里过来的人干一场,俄国子弟上次上了一回当,这次当然不情愿了,但是不愿意也没办法,外乡兄弟此时已经是俄国的家长,不去当打手炮灰也不行,很快一场比上次更惨更大的大群架开始了,美国村的人也派人过来加入了欧洲村的大群架中,很快,村两头的两路人马向中间的德国杀过去,杀到了德国家里,还把德国这家人一分为二几十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