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炎黄传说看中西文化差异(下)

主要内容:

本期节目中,韩德强老师评述了中西文化中在对待战争、道德、权力、信仰方面的差异,他认为文明始于神话传说,中华文明中炎黄结盟的故事中蕴含了深厚的道德和智慧,西方文明中“特洛伊”的故事中突出的则是战争的残酷和英雄的勇猛,两种文明反映了中西不同的历史演化过程和不同的价值观念,历史、文化、现实紧密相连,中国现在处于不断西化的过程中,我们要穿越文明的迷雾探索理想的社会,就要吸取前人留下经验和教训,我们要站的更高,想得更远。


嘉宾简介

韩德强:著名学者,和谐社会理念最早提出者之一。长期研究国内外的一些重大问题,涉猎甚广,在社会、经济、政治、历史和文化多个领域提出了许多独特的观点,尤其重视东西方文化的比较研究。他是真正的思想家,虽不同于高度细碎化、规范化的学术界,却注定要影响人心,影响社会,影响世界。


内容提纲:

阪泉之战VS特洛伊战争

“釜山合符——龙”的历史智慧

没有权力体系的社会才是真正的乌托邦

要防止西方以“上帝”的名义对其他民族进行清洗

经典语句:

如果我们今天是炎黄子孙,但历史上的炎帝和黄帝杀得你死我活,谁也不服谁,最后是一方对另一方进行屠杀、屠城、灭族,那我们就没办法称自己叫“炎黄子孙”。所以我更愿意相信是黄帝打败了炎帝,以德服人,以德化人,两个部落结为一体,这是良好的中华民族历史的开端。

特洛伊木马的故事也是个传说,赫克托耳怎么拖在马背后被拖死,以及最后希腊联军灭掉了特洛伊城进行屠城,把活着的人做奴隶,其实也只是传说,我们也无法确证。但我也确实更愿意相信这样的故事可能和后来的历史演化比较相近。从希腊到罗马,从罗马到今天的美帝国,你会发现西方一路战争杀戮,然后把活着的人当奴隶的历史,真是一脉相承的!

1949年人民解放军跨过长江去打败蒋介石,说的是打倒国民党反对派,国民党内部40多名高级将领起义投诚,说 “三民主义”现在只有共产党能够实行,那我们就归顺共产党。这故事就一脉相承。我们的敌我双方之间有一个“道义之争”,把对方都看成是人,只不过道义不一样。但是西方是以利相争,所以这样就是你死我活,不可开交。

中国有没有一个奴隶社会,我其实非常怀疑。因为中国这样一个农业社会,中国的战争方式不容易产生奴隶。因为我不是说把对方那个部落灭了之后,反抗的人杀掉,不反抗的人当奴隶,中国没有这个思想。所以中国有没有一个因战争而产生的奴隶社会,我怀疑!但西方确实因战争而产生奴隶社会的,罗马帝国就是因战争而制造出来的奴隶社会。

罗马这个奴隶社会的形成就是因为罗马帝国到处征战、杀戮,然后把活着的人都当作了奴隶。它这个罗马帝国的奴隶的数量和规模就及其庞大,它可以称为奴隶社会,这个没有问题。但中国夏商周有奴隶,但不是一个奴隶社会,以为奴隶可能不占主体。所以东西方文化不能相互套用,这个才叫更加实事求是地去理解世界历史。

这个图腾的意义在于什么呢?这个图腾的意义在于所有部落都是我们这个新的社会的共同成员,不是说谁高谁低,我们是共同合成一个大社会。不是说我灭了你之后,你这个图腾就消灭了,我这个图腾就插到你的土地上了,不是这样!所以它体现了一个平等、和谐、合作的意思。

中国讲的这个“符”和西方讲的图腾是有差异的。图腾就是一种象征,但我们这个符其实是一个权力的符号,就是一个权力体系。所谓釜山合符就是说不同的权力体系合为一个共同的权力体系,你可以做这种理解。这样理解才可以理解中国古人的政治智慧恐怕是更高明的。

比较世界各国,都有类似的权力崇拜,比如说印度也有印度的权力崇拜,日耳曼民族有日尔曼的民族崇拜,英国、美国,哪怕美国历史很短,但依然有权力崇拜。只是权力崇拜的对象不一样,权力崇拜的方式不一样,但权力崇拜本身在世界各国都有共通性。

这就是顾准跟很多人的不一样,顾准其实还是一个高调理想主义者,他希望一个美好的人类社会。他为什么会有一个高调理想呢?因为他自己生在毛泽东时代,生在一个伟大的理想主义时代,所以他容易想象没有权力,我们也有理想,而且这个理想还是高调理想。但是没有共同的像共产主义这么一个理想的时候,世俗的普通人就是要名要利。

不叫看低了顾准,他用顾准基于幻想上的政治想象来摧毁现实的政治权力体系。今天确实有一个现实的政治权力体系,这个政治权力体系有诸多的问题,什么贪污腐败、官商勾结等诸多问题,但是摧毁它之后,是不是真的就好?没准是四分五裂,没准是军阀割据。四分五裂、军阀割据的前提都统统都是为了利益。

他们用一种小国寡民、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来攻击现实的权力体系,当然是非常有道义感、非常义正辞严,但是你瓦解了又怎么样?法国大革命也好,辛亥革命也好,革命本身的动机、目标都是无可非议的,革命的道义性也是极其强烈、极其充沛的,但是真革命了之后,陷入了一场场战争,这就是顾准缺乏想象力的地方。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不是中国思维的特点,中国的思维是:非我族类,如果你有道德,那你就是我族类;我族类里,如果有人没有道德,那他就是非我族类。中国的是夷夏之辨,但是西方国家不是夷夏之辨,是以正教徒、异教徒之辨。只要定义你为异教徒,那你就可杀、可剐、可消灭,所以这个小男孩不知道这个词的意义。

当我们把西方的神话变得家喻户晓、耳熟能详,把我们中国古代的神话贬得一钱不值,说的都不可信、不可靠的时候,就会形成西方对中国进行文化战争。对你进行灭族,对你进行焦土政策,他说那是扩张上帝的地域、上帝的地盘,这也是极其危险的一件事情。[/size]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