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跟贪官交朋友”

p_listen 收藏 0 95
导读:“别跟贪官交朋友” 2006-12-29 10:4 来源:法律教育网 [大 中 小][我要纠错] 文/海子 记者和王文汉握手告别时,王文汉感慨万千地说:“我是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大半辈子才明白一个道理:跟谁交朋友,也别跟贪官交朋友。   对于湖南省郴州市市民王文**他的妻子陈二英来说,和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攀上交情,曾让这对夫妇备感荣耀。由于两家过从甚密,朋友们都羡慕地 对王文汉说:“和曾书记交上朋友,你在郴州可以横着走路。”谁得罪了王文汉,曾锦春立即挺身而出:“这个人不长眼睛,我明天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别跟贪官交朋友”

2006-12-29 10:4 来源:法律教育网 [大 中 小][我要纠错]

文/海子

记者和王文汉握手告别时,王文汉感慨万千地说:“我是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大半辈子才明白一个道理:跟谁交朋友,也别跟贪官交朋友。

对于湖南省郴州市市民王文**他的妻子陈二英来说,和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攀上交情,曾让这对夫妇备感荣耀。由于两家过从甚密,朋友们都羡慕地 对王文汉说:“和曾书记交上朋友,你在郴州可以横着走路。”谁得罪了王文汉,曾锦春立即挺身而出:“这个人不长眼睛,我明天就‘双规’他。”没想到曾锦春 只认钱不认人,当王文汉没钱送给曾锦春时,曾锦春立即将他一脚踢开,不仅派人烧了他的厂子,还将王文汉夫妇赶出郴州……

2006年9月19日,得知曾锦春被“双规”,在外流浪了一年的王文汉卖掉手机赶回郴州老家。夫妻二人相拥而泣:“我们终于赢了。”两年的时间里,他们不断给有关部门写举报材料,正是他的举报,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2006年11月10日,应王文汉之邀,笔者来到郴州,王文汉在他的家里向笔者讲述了他和贪官交往的经过。

既喜且忧:和高官交朋友福兮祸兮

今年51岁的王文汉出生于郴州市宜章县,1978年和邻村的陈二英组建家庭。婚后,夫妇俩做生意攒下一笔不菲的家产,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然而,2001年,丈夫与曾锦春结交上后,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1994年,王文汉与广东美光有限公司在宜章县梅田镇合资开办了一家煤厂。1999年,美光公司突然单方面解除合约,这让王文汉措手不及。 2001年3月,王文汉将美光公司告上法庭,奇怪的是法院迟迟不作出判决。一天,一位朋友告诉正为案子四处托人的王文汉,在郴州只要找到一个人,就没有办 不成的事。王文汉急切地想知道是谁,朋友附在他耳边说:“纪委书记曾锦春!”王文汉听人说过曾锦春,可怎么能和他搭上关系呢?

朋友笑了:“想走曾书记关系的人何止你一人,他们此前都不认识曾书记,和你一样没有路径。但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有了路,这条路就是‘提篮子’的 人。”王文汉第一次听说“提篮子”的人,忙问究竟。朋友告诉他,所谓“提篮子”的人就是中间人,这些人要么是曾锦春的亲朋熟人,要么是亲朋熟人的亲朋熟 人。他们在事成之后拿提成,最高可达30%.王文汉忙问怎么联系到“提篮子的人”,朋友很爽快地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

当天晚上,王文汉就联系上了那个“提篮子的人”。对方说:“找曾书记帮忙可以,但你得先表示诚意,像你这种情况,给个6万吧!”为了能赢官司, 王文汉答应了,当即给了对方6万块钱。很快,那个“提篮子的人”就给王文汉打来电话:“曾书记让你晚上12点半到宜章县政府招待所门口等他,他要当面跟你 谈。”曾书记能亲自过问自己的事,让王文汉非常感动。

回到家王文汉激动地对妻子说:“二英,你知道今天晚上我要见谁吗?”陈二英摇摇头:“看你这么开心,难道要去见省长不成?”王文汉神秘地说: “虽说不是省长,可在我们郴州他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看丈夫这么兴奋,陈二英的好奇心被挑了起来。王文汉告诉她,自己要去见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陈二英 知道纪委书记是很大的官,她想,只要这个大官肯帮忙,官司肯定能了结。

晚上12点半,在宜章县政府招待所门口,王文汉终于见到了曾锦春。看着曾锦春朝自己走过来,王文汉连忙迎上去,脚步都有些打颤。曾锦春显得很和气,握住他的手说:“你就是老王吧!”王文汉连连点头,显得有点受宠若惊。

来到饭店后,王文汉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曾锦春听后非常生气,当时就对宜章县纪委书记李定邦下达指示:“这个法官太嚣张了,得给他点颜色瞧 瞧,明天就把他‘双规’了!”王文汉一听吓呆了,为了这么点小事就把人“双规”了,是不是有点过分?他不敢当面说出来,等曾锦春问他时,他才小心翼翼地 说:“曾书记,为我这么点小事害您动这么大干戈,我心里过意不去,影响也不太好,您看能不能处分轻一点?”说完这些话王文汉出了一身的汗,生怕触怒了曾锦 春。曾锦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接纳了他的意见,让人转告主审法官三天内必须开庭。

回到家,妻子对王文汉说:“人家帮了咱们这么大忙,咱们得好好谢谢人家。”夫妻俩合计了一夜,不知道该买些什么礼品,买轻了怕人家瞧不上眼,买重了怕人家不收。最后还是陈二英拍板:“这次主要是认门,东西少买点,别让曾书记为难。”

见面没有像陈二英想像得那样拘谨,曾书记像接待老朋友一样热情地款待他们,还亲切地称陈二英为弟妹。很快,王文**曾锦春结交的消息在王文汉朋友的圈子里传开了,一位朋友无比羡慕地对陈二英说:“傍上曾书记,你们在郴州可以横着走路了。”

“双规”抗命法官,纪委书记为朋友两肋插刀

曾锦春让“提篮子”的人告诉王文汉,诉讼标的可以再往上加点,一旦王文汉胜诉,必须分给曾锦春30%的执行款。考虑到有曾书记撑腰,王文汉将诉讼标的由原来的70万追加到300万。

2002年春节前夕,那位“提篮子的人”打电话对王文汉说:“快过年了,你得准备点钱,孝敬孝敬曾书记。”现在官司还没解决,得罪了曾锦春事情不知会怎么发展,王文汉只好硬着头皮又拿出2万块钱。

拿到钱后,曾锦春立即让别人转告主审法官:“三天之内结案,不结案就等着‘双规’。”但不知什么原因,法院并没有在三天之内结案。曾锦春知道这 个消息后火大了,六天后那名主审法官被“双规”。这种“超常规”的办事速度彻底征服了王文汉,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时,陈二英忽然有些担心,曾锦春太可 怕了,万一丈夫以后惹毛了他……她开始后悔当初鼓励丈夫跟曾锦春交往。

2002年5月,王文汉的哥哥听人说弟弟和曾锦春关系不错,就找到王文汉请他帮忙。原来他们公司的发电机设备在运往广东连州市的途中,遭到郴州 公路管理部门的拦截,原因是设备超宽超重。哥哥说,只要能让公路管理部门放行,愿意拿出200万元作酬劳。王文汉立即答应下来:“哥,你放心,只要我跟曾 书记说一声,这事肯定能成。”第二天,王文汉就打电话把事情跟曾锦春说了。事情很快就得到了解决,200万元一人分得100万元。拿到钱后曾锦春拍了拍王 文汉的肩膀:“老王,你这个人挺够朋友。”

因为曾锦春的关系,法院很快就作出判决,判处美光公司赔偿王文汉170万元。对于这个结果,王文汉不服,提起上诉。为了跟曾锦春进一步搞好关 系,王文汉真是办法都想尽了。有一次,当他听说曾锦春的情妇手机丢了,就立即买了一部VK530的红色手机,亲自办好卡送到了曾锦春情妇的手里。为这事, 曾锦春表扬他说:“还是老王会办事。”

那段时间,王文汉跟曾锦春的关系让外人看来确实很不一般,他们一起出去钓鱼,一起吃饭……王文汉认为他和曾锦春的关系已经牢不可破了。在和朋友 聊天时,他经常把这件事拿出来炫耀,还模仿曾锦春说话的语气,什么“他妈的”“老子把他双规了”等等,常常惹得朋友们哄堂大笑。

“朋友”反目,钱才是贪官最看重的朋友

案子上诉后,拖了几个月还没判决。王文汉有些纳闷,难道还有人敢不买曾锦春的面子?他去找曾锦春,曾锦春不仅没见他,连电话也没接,难道事情出了什么变故?王文汉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妻子,陈二英心里一沉。

正在这时,王文汉在法院的一位朋友告诉王文汉,美光公司也通过“提篮子”的人给曾书记送钱了,而且比你送的多。一听这个消息,王文汉急了,但他 还是劝慰自己:我跟曾书记已是朋友,曾书记不会为这点钱就出卖朋友。陈二英知道曾锦春收了美光公司的钱后,急得哭了:“我们势单力薄,怎么和人家大公司斗 啊!我们送一万,人家送十万,我们送十万,人家送一百万,这可如何是好?”

王文汉虽然觉得妻子说的有理,但嘴上仍不服输:“我跟曾书记是朋友。”陈二英知道事情不像丈夫想的那么简单:“到这个地步,我们只能继续给曾书 记送钱了,看能不能挽回。”第二天,王文汉又给曾锦春送去了7万块钱。收到钱的曾锦春态度马上变了,立即派人给王文汉打来电话,让他等好消息!王文汉终于 松了口气。

其实,几万块钱根本满足不了曾锦春的胃口,他故意让法院拖着不结案,只要案子一天不结,王文汉就得继续给他送钱。让王文**美光公司去拼吧!谁给的钱多谁就有理。

2004年4月份,宜章县法院的主审法官给王文汉打来电话说:“你可以准备请客庆祝了。”一星期后,当王文汉满怀信心出庭的时候,法院的判决让 他目瞪口呆。法官以“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为由,判王文汉败诉,他不仅没有得到一分钱,而且还要赔偿美光公司7万块钱。当法庭宣判的那一刻,王文汉一下子 瘫在了椅子上,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会这样?

陈二英把丈夫搀回家后,趴在桌上大哭起来:“肯定是曾锦春搞的鬼,美光公司送的钱肯定比我们多得多!”王文汉现在才知道,曾锦春表面上对他客 气,不过是想从他这里搞钱。他先后给曾锦春送去16万元,依然填不饱曾的肚子。为了打这个官司,他先后搭进去40多万,煤厂由于美光公司单方面毁约损失了 近100万,现在他已没有能力给曾锦春送钱了。曾锦春榨干了他的钱后,又将他一脚踢开,这口气实在咽不下。

第二天王文汉就给曾锦春打了个电话:“以前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但你却不把我当朋友。既然这样,你把我送你的钱还给我,要不然你就等着被举报吧!”陈二英忙拉了拉丈夫的衣服,让他别把话说得太绝。曾锦春怕事情闹大,派人给王文汉送来了7万块,之后就再没了音讯。

王文汉开始在家里写曾锦春的举报材料。并让“提篮子”的人带话给曾锦春:如果曾锦春不还他剩下的9万元,就和他斗到底。王文汉的倔强让曾锦春大为恼火:在郴州,没有人敢这样和他叫板。看来,得给王文汉一点教训。

2004年10月的一天,王文**妻子刚从外面回到家,看见门口摆着一个方形的盒子。陈二英一把把丈夫推开了,她怕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盒子里面 放着炸弹。王文汉把妻子护在身后,找来一根棍子轻轻地挑开盒盖。盒子打开的那一刻,王文汉蒙住了妻子的眼睛,因为盒子里面躺着一只被开膛剖肚的死猫,样子 十分可怕。陈二英挣脱丈夫的手臂,一下子呕吐不止。

逃亡路上悲泪几多:悔不该和贪官交朋友啊!

2005年2月16日,为了支撑全家的生计,王文汉申报开办了一个煤矿。2005年12月25日,正在家整理上访材料的王文汉接到矿上工人的电 话:“有人烧了我们的矿,还打了我们的人。”一听煤矿被人烧了,王文汉吓得腿都软了,那是全家的希望啊!等他赶到煤矿时,火已经被工人们扑灭了,但厂房、 设备已被烧得一片狼藉。看到自己多日的努力就这样毁于一旦,王文汉跪在地上放声痛哭。

工人告诉他,先前突然来了四辆汽车,从车上下来一些凶神恶煞的人。他们手拿钢刀、铁棍、猎枪,什么话也没说就往厂房、设备上倒汽油。有几个工人 上前阻止,都被打成了重伤。大火烧了几个小时,工人们要报警,被他们用武力阻止了。等东西烧得差不多了,那帮人才离开,临走的时候还放话:“告诉王文汉, 这只是开始,如果他再找曾书记麻烦,就给自己准备棺材吧!”

煤矿烧了,王文汉的所有家当化为乌有。几天后,王文汉的一位朋友急冲冲地跑来告诉他:“你赶快躲一躲吧,姓曾的说要是三天之内在郴州还能见到你,就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王文汉决定先把家人送走,只要他们不跟自己在一起,就没有危险。

2005年12月29日,陈二英跟丈夫吃了最后一顿饭。今日一别,他们不知道何时才能团聚,想着想着两人都哭了起来。王文汉像交代后事一样,叮 咛妻子:“二英,这是咱家的存折,只有800元了,你拿好;这是我昨天写的遗书,如果我遇到了不测,你一定要让孩子们给我讨个公道。”

送走了家人,王文汉开始了逃亡的生活。他先来到北京,在一家简陋的小旅馆住了下来。朋友打电话告诉王文汉,曾锦春已经知道他去了北京,让他赶快 换个地方,不管去哪里,最好不要在一个地方呆得太久。王文汉只得逃到了深圳。此时,王文汉才深切体会到,认识曾锦春之前的日子是多么幸福,虽然没有多少 钱,但日子过得祥和而真实。

逃亡的日子,王文汉向中纪委、湖南省政府、湖南省纪委多次投去举报材料。正是王文汉这种不屈的精神,引起了中纪委、湖南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专门组织人员开始调查曾锦春。

2006年9月19日,曾锦春被湖南省纪委等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双规”。同时被专案组带走的,还有曾锦春的妻子、女婿等一干人。陈二英获知 这个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丈夫:“文汉,你可以回家了。”听到“家”这个字,王文汉,这个51岁的汉子止不住号啕大哭起来,全然不顾街上行人的围观。哭完 后,王文汉卖掉身上最后一样值钱的东西——手机,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终于到家了,还是那条熟悉的小巷,还是那位拄着拐杖散步的邻居。但没有人认出王文汉,乱糟糟的头发,脏兮兮的胡须,皱巴巴的衣服,活脱脱一个沿街行乞的叫花子。陈二英摸着丈夫的脸,一遍又一遍地说:“你老了,你老了……”

记者和王文汉握手告别时,王文汉感慨万千地说:“我是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大半辈子才明白一个道理:跟谁交朋友,也别跟贪官交朋友。”

摘自《检察风云》2006年特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