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詹思佳


女子为救患病丈夫欲二度捐肾 现法律不允许(转帖)

刘斌帮妻子梁小萍准备午餐。记者 海坤摄


“我愿意把我剩下的这个肾也捐给我的丈夫刘斌,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只有他活着,才能撑起家里的重担。”3月8日,应该是每个妇女的节日,然而,梁小萍却又一次做出了残酷的抉择将自己最后一个肾脏也要捐给自己罹患尿毒症的丈夫。


梁小萍是隆德县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2006年的最后一天,她瞒着自己娘家人,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一个肾捐给尿毒症晚期的丈夫刘斌。


5年后的今天,刘斌的身体再次出现了排异反应,巨额的透析费用和病痛的折磨让他们的生活再次陷入困境。梁小萍决定将自己的最后一个肾,也给丈夫。


5年前他们相约活下去


他叫刘斌,今年35岁;她叫梁小萍,今年37岁。2004年,夫妻两人从甘肃来到银川一起打拼。刘斌跑运输,夫妻俩的小日子过得很红火,两人相继有了三个女儿。


转眼到了2006年10月,一天晚上,30岁的刘斌参加完同学聚会,回到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吃不下饭喝不进水,休息了两天也不见好转。感觉不对劲的刘斌,一个人悄悄到医院检查,结果竟是尿毒症,且已是晚期。


随后,刘斌在哥哥的陪伴下来到陕西省人民医院。由于病情严重,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平均每周透析3次,家里的积蓄很快被掏空。


看到日渐消瘦的丈夫,忍着腹部的胀痛,辗转难眠,梁小萍也是柔肠百转:“如果能用我的肾,换来丈夫的命,那也值!”可这个疯狂的想法,受到梁小萍娘家人的反对。大家劝梁小萍:失去一个肾脏,等于失去了小半条命啊,而且即使肾割了,你男人也不一定救得回来!


可梁小萍没听,她偷偷跑到西安,找到丈夫的主治医生,提出想要配型,把自己的肾捐给丈夫。幸运的是,梁小萍和丈夫的检查、配型都很顺利,用医生的话来说,这实属一个奇迹。尽管刘斌极力反对,医生也告诉梁小萍活体捐献风险太大,手术时可能会出现休克,几年后会有排异,但梁小萍早已下定决心。


2006年最后一天,夫妻俩共同被推进医院的手术室。进手术室前,夫妻俩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相约好好活下去。这一天,刘斌在7个小时的手术后,接受了妻子给他最珍贵的新年礼物。提起捐肾一事,梁小萍说:“我想抓住最后一线希望,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两个月后,夫妻俩都康复了,再次回到银川的他们,干劲十足。夫妻俩先后购买了两辆车跑起了银川到甘肃庄浪的长途客运,生意好时,一年你能赚6万元左右。


5年后最后一个肾给你


本以为厄运已远离他们,不料,自去年11月起,刘斌体内居然出现了罕见的体液排异,他开始流鼻血、吐血。最不愿面对的事还是发生了,医生说可能是因为太累,出现了排异,得抓紧时间换肾。


“没有办法,现在身体里有3个肾,可都不起作用。5年前做手术时,医生叮嘱过不能太累,但是买车欠的钱,家里的各种花销,不拼命干活怎么办?”刘斌如今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一周3次透析,一次500元,一个月就得6000多元。


3月7日,记者在金凤区五里台新村的廉租房里见到了刘斌和梁小萍夫妻,因为透析,刘斌的脸色呈铁青色,整个人看起来有气无力。


“把我剩下的这一个肾也给我老公吧,只要他活着就行。”提到丈夫的病情,梁小萍说,已给医生打电话,要求再换肾给丈夫。


“可是,一个人就只有两个肾脏,如果你都给了丈夫,你自己不是要……”对于梁小萍的说法,记者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失去两个肾,就意味着失去了生命。


“不怕,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家里就我老公一个顶梁柱,孩子们还要靠他,我没用……他倒了,孩子们怎么办,家怎么办?”梁小萍没忍住,哭了出来。


但记者咨询了卫生部门得知,对于梁小萍的要求,无论是我国的现行法律还是医学伦理,都是不予支持的。(记者 詹思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