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改革如何危中建机?

防蛋背心 收藏 0 95

改革已迫在眉睫

两会再次即将召开,每次当会议召开期间,大家总是会想到很多民生问题。今年又是大家都关注的经济政治关键一 年。这次本人妄论国事,就讨论一下******中的反贪腐问题。其实当谈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一定觉得这是老 生常谈了。最后还不是没用?国家也不是没有反贪局。中国自古对于反贪和贪污就有个制衡之说,什么水至清则无鱼, 但就目前来讲水确实已经太混了,而在新时代的我们不得不面临着新旧制度的矛盾交错之中。一面是西方国家历经岁月 磨砺逐渐深化的先进制度带来的冲击,另一方面是国内无法遏制的监督不得力逐步失衡。魔道相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

到了2012年,逐步已经到了百姓、政府都已经无法容忍的状态。而就是在这个状态下,该以什么作为依归?官僚体 系已经形成一个有机整体,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并且任何的反贪污都是以个体形式出现,谁倒下了仅仅是“运气不 好”“根不够深”“关系没到”“道行不高”。所以也就裸官越来越多,出国的官员家属越来越多,胆子大的越来越多 。但这又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了。

是选择别人已经铺好的桥还是摸着石头涉水过河?


现在我们不是谈论到底该走什么样的制度的问题,是不是该像美国那样?实际上中国的国情更加复杂,如果真的有 机会能那么走的话,那么很可能在制度漏洞太多的现状中,出现一个菲律宾或者前苏联的国家动荡状态,于国于民都是 非常不利的。其实现在在官场中的人很多人的政治嗅觉都已经感觉到了,像目前的这种“好时光”不会维持太久,政治 体制改革一定会推行。所以很多在官场多年的官员要么给自己找后路,要么战战兢兢。我们处在一个及嚣张又胆寒的时 代。

而在目前状态下,不是会不会改革,而是如何改革、怎么下手的问题。也就是说,万事开头难,在中国前进发展之 路中,该如何避免走弯路,如何尽量避免高成本改革才是重中之重。想要真正走向开明的社会制度,前提是有好的监督 ,但作为监督之本的的政府官员本身无法监督往往就会滋生腐败。而在反贪中,的反贪污不是目的,惩治官员也不是目 的,目的是在于该如何让官员感到震慑力,不敢越雷霆一步。这就是我们目前必须解决的问题,也是必须走出的第一步 。

可以说,在经历了一连串的基础建设大投资、和家电下乡等经济政策之后,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新的经济增长点了。 而这些恰恰是近些年来考核官员绩效,也是容易滋生贪腐的项目。在未来,能够让官员既升官又发财的新项目已经不多 ,而这也恰恰是近来为什么某些城市房地产政策试探性松动的原因。在各城市顶着各类“经济发展”的头衔之下隐含着 的是官僚体系的运作依赖模式。所以在目前亟待恢复的民营企业需要帮助的时候,地方的以基础建设及地产为中心的发 展模式还是会有顶风而上的一段时期。


透明公开的监督体系才是机器良性运转的根本



在目前,国家已经逐步意识到,GDP为中心的考核官员绩效的时代已经过去,能够带给中国经济希望的依旧是民营经 济体。但民营经济体的发展和昌盛,需要的是整个社会政治体制大环境的清明和公正的监督机制。想要有好的监督机制 必须要改变目前的监督环境。那么在这种时候还是绕不过那个话题,就是如何造就一个具有贪腐威慑力的社会环境。这 个时候我们就会想如果能够有一个与任何机构没有利益瓜葛的部门挺身出来监督就好了。那么为什么不成立一个呢?

说到廉政,我们立刻就想到了香港廉政公署。香港虽然与大陆情况不同,但廉政公署成立的时期的政治环境来说也 是非常严峻,而廉政公署之所以能够在短短数年就让香港成为“透明国际”180个国家和地区排名中位居第十二位的地区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并不隶属于任何部门,而是直属香港最高行政权力机构,中间切断了各个阶层官僚体系的利益链 。在这一点上,实质上我们是可以做得到的。这并非以调查组的形式搞那种“刮风”式的调查,查一批审一批抓一批, 而是以常态存在的形式独立高效审查。目前很多时候往往会出现由于地方官员的根深蒂固造成大量的统一战线的部门同 一战线,不断借故拖延。最后大案拖成小案,“替死鬼”横行。


而能够达到真正效果的是,首先成立直属以中央为直接 领导的独立机构,这个机构以40岁以下25岁以上的社会中坚力量为主要构成核心。并且有社会热忱而又没有亲属在官僚 体系任职的人员。先进行集中培训(可与相关成功经验的地区交流培训),然后进驻一个地区。每培训一批进驻一个地 区。工作人员必须严格遵守保密协议,而其主要负责人一定要经常交叉式换岗工作,确保不会与当地官员出现利益牵扯 。另外设置举报保护体系,对于举报人的信息严格保密,设立专属档案,这也就保证了实名举报人的安全,鼓励社会监 督。另外该机构职权可渗透到各行政部门。如遇阻碍即可行使权力强行执行。而各廉政机构之外又会设立独立的监督小 组,用来监督这些反贪部门,各个机构之间没有从属关系,均直接负责与中央最高领导层。

这样一来,先会把行政、司法等部门监督起来,大大提高官僚体系的运作能力,随后即可开展对垄断企业、普通企 业等社会部门的监督,深化到个人。当这个大的体系运作进入良性循环之后,政府工作绩效大大提高,公平的法治监督 体系就会越来越良性运转,那么未来不管是经济发展还是体制改革都会事半功倍。而这也是解决中央与地方政策博弈的 最有效方法。




割断腐败的利益链方能迎来“生机勃勃”的新时代


毫无疑问,目前已经到了法治不得不改变的时刻,在很多民众面对地方官僚体制现状不断丧失信心的时候,能够出 现一个“有机会燎原之星火”必然能够提振民众对政府部门的信心。不管是什么道德体系建设也好,社会安定基础也罢 ,最根本之处就是民众对政府的信心。而民众信心足够,经济发展的活力必然也就会大增。那么扩大内需也就不是什么 难以实现的事情了。


我们目前经济发展之所以难以破除垄断,民营经济发展不起来,其根本就是由于无法割断利益链。 所以每当下达一项有利于民的经济或者利民政策的时候,到了地方往往就变了味道。从保障房的建设即可看出一二。所 以,在面对逐步严峻的现实的时候,需要出现一个破除就有运行规则的“破坏点”这个“破坏点”就是这个独立于社会 普通官僚体系的独立部门的出现。危机危机,有危才有机。在这个时候如何能在重重之危下,建立一个生机勃勃的新时 代,就看我们该如何走******之路了。


在整个******当中运作的过程和细节极其复杂,恕在下才疏学浅无法说得清晰。而相信在政府部门、社会人士当中也有更多的聪颖人士会想的更好更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