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脱北者”的真实境遇

防蛋背心 收藏 3 3767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455/14551294.jpg[/img] “脱北者”并不是“难民”,而只是在朝鲜国内遇到经济困境、因而非法进入中国的“非法越境者” 图为去年12月30日朝鲜新义州市区的街道。 日前,韩国上上下下掀起了一股“脱北者”问题的炒作热潮,上至总统,下至外交通商部官员、国会议员以及一些媒体和组织团体,采取发表谈话、示威、绝食、签名和连篇累牍的集束式报道等形式,要求中国不要把逮捕的“脱北者”遣返回朝鲜,而允许他们前往韩国,一时闹得


在韩国“脱北者”的真实境遇

“脱北者”并不是“难民”,而只是在朝鲜国内遇到经济困境、因而非法进入中国的“非法越境者” 图为去年12月30日朝鲜新义州市区的街道。


日前,韩国上上下下掀起了一股“脱北者”问题的炒作热潮,上至总统,下至外交通商部官员、国会议员以及一些媒体和组织团体,采取发表谈话、示威、绝食、签名和连篇累牍的集束式报道等形式,要求中国不要把逮捕的“脱北者”遣返回朝鲜,而允许他们前往韩国,一时闹得沸沸扬扬。


韩国社会“关心”同胞之情可以理解,但目前韩国上下的情绪显然已经超出了“关心”,所谓的“脱北者”话题已经被高度政治化,居住于韩国的“脱北者”的真实生活状况,反而被许多韩国人所忽略,这些“脱北者”成了韩国社会弱势且边缘的群体。


朝鲜对“脱北者”另有解释


所谓“脱北者”问题产生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这一时期,朝鲜连续几年遭受罕见的水灾和旱灾,加上当时的国际形势变化,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制裁封锁等原因,朝鲜国内出现严重的经济困难,粮食大幅度减产,能源供应极度紧张。朝鲜党和政府为此不得不宣布进行“艰难的行军”,要求人们“前途艰险笑着走”,克服眼前的困难。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一些人为了解决吃饭问题,采取偷越国境的非法手段进入中国。韩国把这些非法越境者称为“脱离北方(朝鲜)的人”,简称为“脱北者”。


这些非法越境者中,一些人筹得粮食等物品后重新返回朝鲜,一些人滞留中国成为“黑户”,还有一些人则想方设法偷渡到韩国。时至今日,朝鲜的经济困难依然存在,“脱北者”还时有发生,但人数已较上世纪90年代的高潮期减少。很显然,这些所谓的“脱北者”并不是“难民”,而只是因经济原因非法进入中国的“非法越境者”。


朝鲜在“脱北者”问题上另有解释。朝鲜红十字会中央委员会发言人2月25日发表的谈话说,“脱北者”问题“本来就不是难民问题,而是敌对势力进行反朝制裁、施压活动和诱拐、劫持我国公民阴谋活动的产物”,特别是韩国当局“动员披着人权和宗教外衣的掮客,花费大量金钱,集体诱拐和劫持我国公民,把他们拉到南朝鲜(指韩国——编者注)”。


这位发言人说,韩国当局把这些“脱北者”说成“难民”,并叫嚣“反对遣送回北方”,要“按国际法处理”等等,是又一次反朝骚动,“其目的是损害我国的尊严,掩盖他们诱拐、劫持我国公民的真相,图谋使其推行的对抗政策正当化,同时离间朝中关系,向有关国家旨在缓和半岛局势的努力泼凉水”。


“脱北者”在韩国穷困潦倒


韩国一直怂恿、鼓励“脱北者”前往韩国是不争的事实,其用心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据韩国统一部今年初发表的统计,截至去年底,进入韩国的“脱北者”共计2.3万多名。韩国对这些“脱北者”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调查、甄别和教育,然后发给300万韩元(约1150韩元合1美元)的安家费,让他们自谋职业和生计。


这些“脱北者”在韩国生活得怎样?韩国媒体对此时有报道。去年12月,韩国联合通讯社组织了一个专题,集中报道了“脱北者”们在韩国的种种遭遇。


据报道,2000年,180名“脱北者”第一次进入韩国,拉开了“脱北者”定居韩国时代的帷幕。这些人因生活困难,离乡背井来到韩国,而来到韩国后的生活依然穷困潦倒。


大多数“脱北者”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朝鲜进行“艰难的行军”时,半是自愿、半是无奈地离开家乡的。他们经过中国、泰国等第三国,一路艰辛到达韩国,希望过上不同于过去的生活,然而生活并不如意。这就是今天“脱北者”的现实。


“脱北者”们来到韩国遇到的第一个难关是找工作。在完全不同于朝鲜的、韩国的资本主义体制下,一切都要自己做出决定,自己去找工作。就业、教育乃至生活所必需的所有事情都要自己去处理。一份截至2010年8月的统计显示,“脱北者”的失业率为8.8%,高出全国3.3%的失业率两倍多。这个数字反映了“脱北者”在韩国的困境。


2002年进入韩国的“脱北者”金光哲(化名,36岁)说,虽然程度不一样,但“脱北者”都难以适应在韩国的生活。金光哲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夜总会,月薪250万韩元。有一天,他与别人吵了几句嘴,一怒之下把这人给打了,工作也就没了。说起为什么打架,金光哲说,“我一直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但别人知道我是‘脱北者’后,看我的眼光立即就变了。他们总是讽刺朝鲜,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伤害。”


“脱北者”在韩国广受歧视


在韩国的“脱北者”被视为“异邦人”。一名“脱北者”说,“在韩国生活,总感到别人把我们看成另类”。“政界人士说尽好话,而社会上却躲避我们。这就是现实”。在这样的社会视线下,“脱北者”们很容易走上贩卖毒品、性买卖等违法的道路。这样一来,又导致社会上的人更加不待见“脱北者”,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


50岁的“脱北女”李顺英(化名)在朝鲜时是缝纫工,经过中国和泰国后进入韩国。她很自信,常常自夸自己既机灵,又有力气。她说,在朝鲜上过大学的人,到韩国也要重新学习,但我是缝纫工,技术活,卖力做就行了。


但是,在过去的2年里,她换了20次工作,始终没有找到能长期干下去的工厂。开始,她进入了一家缝纫工厂,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北韩来的啊,看来没有用过这种机器吧”。她当时气得要命,心里想“怎么能说这样看不起人的话”。她受不了同事的目中无人,干了没几天就另找了一家工厂。正当她慢慢感到有点熟悉适应了,另外的问题又在等着她。这家工厂的经营情况不好,老板开工资时,对来自朝鲜的人另眼相看,差别对待,拖欠她的工资。


李顺英带着两个女儿生活,每月至少要有120万韩元才能维持生活。没有办法,她只能再另找出路。她也曾想象别人那样,通过吵闹、示威获得被拖欠的工资,但是她害怕“脱北者”的形象再度受损,只能请求老板今后把拖欠的工资打进她的存折。她不得不再次悄悄地离开。这样的事情不知有多少次。


有人劝李顺英不要在缝纫厂干了,去学搓澡技术,并帮她在一家培训搓澡技术的学院登了记。但是,在接受培训的第一天,她就被告知,“要学搓澡,首先要学会按摩”,然后让她给躺在床上的一个男子按大腿。直到这时,她才感到有点不对头,慌忙离开,而70万韩元的登记费却没能要回来。


另一名35岁的“脱北女”金依淑(化名)说,她刚开始时在一家旅馆打工。她知道人们都歧视“脱北者”,所以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说是从中国吉林来的朝鲜族人。但是,时间一长,有人就说她不像是中国来的朝鲜族。她不辩驳,只是拼命干活,想默默地熬过去。但是,一天,一名警察找来了,说有人举报你不是中国朝鲜族,你到底是什么人?事后,警察弄清楚她是“脱北者”,没再追究,但她觉得生活越来越没劲了。


不少“脱北女”走上犯罪道路


在“脱北者”中,妇女占多数,达到70%以上。这些“脱北女”都把韩国当作“机会之地”,都想实现自己的梦想,然而现实却是无情的。怎样养活自己是摆在这些妇女面前最大的考验,对钱的渴望使她们很容易走上犯罪的道路。


去年10月,警察抓捕了一名雇佣“脱北女”到日本进行“远征卖淫”的按摩院老板。据调查这一案件的汉城地方警察厅的警官说,这个老板雇佣的“脱北女”都没有工作。这些妇女听信了有人说的“一个月能挣1500万韩元”的话,经不起钱的诱惑干起了“远征卖淫”。更令人吃惊的是,介绍她们去这家按摩院“远征卖淫”的都是“脱北女”,而按摩店的老板本身也是“脱北者”。这个老板到韩国的时间比较长了,利用在“脱北者”中的人脉关系,诱骗那些急于挣钱的“脱北女”干这种犯罪勾当。此外,很多“脱北女”还都干过保险诈骗、假结婚、贩运毒品、冒领最低生活费等事情。这样的事情不断增加,也使社会看待她们的目光越来越冷酷。


2010年,韩国妇女政策研究院对885名“脱北女”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发现68%的人患有关节炎、腰痛、坐骨神经痛、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还有很多人患有忧郁症、恐惧症、心理障碍、精神分裂症等。一个心理医师说,这些“脱北女”在“脱北”的过程中担惊受怕,到韩国后又适应不了社会,家里也没有安慰的人,所以忧郁症越来越严重。


韩国妇女政策研究院研究员张美慧(音)说,“脱北者”只能获得为期一年的就业帮助,而实际上很多人在一年内很难安定下来。大部分人都经历了频繁离职、家庭解体等动荡生活。她建议应该延长就业帮助时间,并进行有关卖淫犯法、不利身心健康等教育。


脱北者是社会的弱者。价值观的混乱、受到歧视的被害意识、难以找到稳定的工作,都是使“脱北者”陷入犯罪泥潭的原因。一个“脱北者”说,总之一句话,“脱北者”很受伤,如果不能战胜严酷的现实,就无法在韩国社会生活下去。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